笔趣阁

第95章 盟约岌岌可危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孟漓禾迅速看了眼一旁的胥。

    胥立即疯狂摇头,以示无辜。

    宇文澈回身,冷冷的向胥扫去。

    胥摇晃的头立即停止,迅速行了个礼便隐了身。

    王爷真是吓死人,枉费他辛苦盯人一晚上!

    但是毕竟违背命令在先,眼下还是趁早闪开,别被王爷一个怒气当了活靶子!

    孟漓禾郁结的看着眼前的宇文澈,所以,这是刚巧碰上?

    呦,回来的可真够晚的嘛!

    山间品茶,也不怕着凉!

    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更加晚归,十分的没有觉悟。

    微风吹来,孟漓禾身上的酒气飘散,连她自己都闻到一股浓郁的酒味。

    顿时一愣,糟!

    不会又被他拿来说东说西吧?

    要是他知道自己方才和梅青方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不对,知道就知道,怕什么?

    他自己还不是美人在怀?

    孟漓禾内心不停的上演小剧场,甚至想好了如果他要发难,自己一定不会等着,必须回击回去!

    只是,宇文澈却出乎意料,似是没有察觉般,淡淡开口: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微怔,什么情况?

    难道是心虚?

    自己有人在外面,所以也不好管她了么?

    呵呵,还真是现实!

    想着,便干脆翻了个白眼,理都不理他,直接闪身进门。

    王府之内,已是一片烛火,还未到就寝时间。

    所以,大家都有幸目睹了,王妃在前面走的趾高气昂,王爷在身后走的安静沉稳。

    顿时觉得,人生观都塌了!

    虽然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人生观。

    但是,在这种时代,看到男人走在女人的后面,尤其是他们不可一世的王爷,这件事简直太惊悚了好吗?

    宠妻宠成这样,真是妥妥不能让人好。

    然而,由于一路有心事,加上宇文澈本就步伐极轻,孟漓禾根本不知道身后还有个人。

    直到,离合院的门口。

    侍卫忽然齐刷刷抱臂行礼,嘴里喊着: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顿时吓了一跳,扭头看去,只见宇文澈正沉默的走在自己身后,脸色依然很冷,却总觉得有些别的意味。

    皱皱眉道:“王爷有事?”

    “进去再说。”宇文澈脚步未停,直接进了院。

    怎么这么正式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难道又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好吧,既然这样,干脆把条件重新谈一谈!

    孟漓禾也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屋内一直有人放着暖炉,温暖许多,只是两人身上都散发着寒气,似乎,宇文澈的身上更冷一些。

    孟漓禾皱皱眉,他,果然是才回来么?

    这是在山上待到这会?

    若不是有事,恐怕,今晚不会回来了吧?

    也难怪,经常夜不归宿,以前还以为他有事,现在看来,根本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也是了,哪个男人还没有红颜知己?

    “孟漓禾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眼见孟漓禾的表情丰富变化诸多,宇文澈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孟漓禾自然不会将所想讲出,而是冷淡的说道:“没什么,有些头晕,王爷有事快说吧!”

    宇文澈“嗯”了一声,却忽然不知从何说起,难得的需要斟酌。

    孟漓禾却忽然笑道:“王爷可是因为山上那一幕?”

    宇文澈看着她,未置可否。

    想到那一幕,孟漓禾还是有些心里发堵,不过也想通许多,左右他是个王爷,也确实可以不用亲自打理账目,她只是不爽,都交给她罢了。

    所以,也理解般的开口道:“王爷不必多想,你我不过是名义夫妻,有自己喜欢的人再正常不过。只不过,那个盟约,我们还是再谈谈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喜欢的人,宇文澈不由眯了眯眼,眼前瞬间闪过方才凉亭那一幕,还未来的及冷哼,却又听她提起盟约,顿时冷冷道:“你想将盟约作废?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盟约作废,那不就意味着名义夫妻终止?

    而名义夫妻不是了,实际夫妻更不是,那她不就只有一条路?

    他这是有了"qing ren",便连自己在府内也无法容忍了吗?

    顿时心里有些发凉,还是带着一丝疑惑,追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,让我离开王府?”

    宇文澈眼睛一眯:“孟漓禾,你就这么急着离开王府?”

    方才凉亭那一幕,作为一个男人,对于梅青方的眼神,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只是,他尚且以为那是梅青方单方面的事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是他想错了么?

    孟漓禾简直笑哭,说她急?

    明明是他在往外推自己好吗?

    至于还把帽子扣到她的头上吗?

    罢了,反正她也是早晚要离开这里的,如果可以早早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而且,她也不稀罕占着别人的位置!

    当下,不想再多做争辩:“好,算我急,你如果能让我全身而退,我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双手握拳,明明已在暖暖的屋内多时,周身的气息却比方才还要更冷。

    沉默多时,终于一字一顿的开口:“好,本王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对于人才,他一向尽力留之,但是,他也绝不会做强人之事。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却听他再次开口:“只要你帮本王治好两个人,那本王便顺你的意,让你假死,之后去哪里,随你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孟漓禾不做犹豫,冷冷开口,反正这个世界上没有白捡的事,两个病人换一辈子自由,值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胸口忽然有点发闷,头也更疼。

    想来,是酒劲做的遂,这会儿竟是有些支撑不住身体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面临决裂,倔强如孟漓禾自是不愿在宇文澈面前表露脆弱,勉强稳住身体,故意冷冷道:“王爷随时差遣,只不过,夜深了,王爷请回吧!”

    “哼!”宇文澈一声冷哼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屋内,终于只剩孟漓禾一人。

    勉强走向床榻,却终于在坐到床上的一刹那,眼前一黑,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“公主,公主?”

    身边豆蔻的声音越拔越高,孟漓禾迷茫的睁开眼。

    豆蔻明显长出一口气:“公主,真是把奴婢吓死了,你怎么没换衣服就睡了,奴婢还以为你晕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慢慢坐起,却也想不通。

    昨天她明明没有醉啊?

    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胸口,还是有些微微发闷,孟漓禾揉着眉心,总不会,还是上次旧伤未愈吧?

    这具身子还真是挺弱的。

    早知道,当时给宇文澈安排药膳时,自己也补补好了。

    孟漓禾微愣,这个人,很快就和自己没关系了吧?

    胸口那股闷闷的感觉越发透不过气,孟漓禾忍不住捂住胸口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你怎么了?”豆蔻瞧见孟漓禾脸色不对,赶紧焦急问道,“用不用奴婢去请个大夫?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却听门外,管家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启禀王妃,府外有个人,自称是公主的黄太医,带着几个人求见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与豆蔻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“快快请进。”

    虽然传了入内,但孟漓禾昨夜均未洗漱,这会自是不适合出去。

    因此,在匆匆沐浴了一番之后,黄太医等人已在王府前厅内等候。

    看着当日在城外,被黄太医带走治疗的几人,与黄太医一起回来,虽然并非是真的风邑国公主,但毕竟共同进退过,此时,孟漓禾还是十分开心。

    只是,想到自己可能不久后离开王府,怕是这些人很快离散,孟漓禾难得的有些伤感,毕竟,这也是来这里见到的第一批人。

    “公主似乎脸色不好,可否让老夫看看?”眼见孟漓禾有异,黄太医问道。

    孟漓禾也干脆伸出手腕,她方才确实有些不舒服,本也没想着找人看,但既然有现成的太医,倒也顺便。

    黄太医静静的把着脉,眼里眸光一闪,只是,很快隐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才抬头道:“公主只是简单的气滞血瘀,无妨,老夫这里刚好有之前亲自熬制后,制成的片剂,公主不如先吃一颗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接过片剂,惊讶道:“想不到黄太医还会研制中成药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黄太医有些涩然,“药丸而已,并非难事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点点头,余光却瞥到一旁的豆蔻欲言又止,不由问道:“豆蔻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豆蔻看了一眼黄太医,犹豫了一瞬,还是低声道:“公主不用试试药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黄太医忽然一声笑,“难道是担心老夫加害公主不成?”

    豆蔻怯怯的看了一眼公主,没说话。

    但是,从小到大,别说太医,上到皇后,嫔妃,下到宫女,太监,欺负过孟漓禾的人都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所以,前车之鉴,她并不是很信任这个黄太医。

    孟漓禾却摇了摇头:“黄太医乃是父皇的御医,虎毒不食子,难道,父皇还会害我不成?”

    黄太医的表情僵了一瞬,立即说道:“无妨,既然如此,不如让老夫试试药。”

    说着,竟是抢过药丸,直接一口服下。

    孟漓禾惊讶,眼中对豆蔻的责怪之意明显。

    黄太医却大度的又拿出一粒药丸道:“公主有个衷心的丫鬟是好事,此药只是理气,常人服也无妨,公主可自行决定要不要服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含笑接过,直接吞下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胸闷的感觉果然有所缓解,脸色也很快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“黄太医果然医术非凡。”孟漓禾由衷赞叹,不过还是皱了皱眉,“只是,害你背井离乡尤为不忍,既然这里一切安顿,不由黄太医便回风邑国吧。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她还是想要提前安顿好这些人。

    孰料黄太医却一口否决:“公主真是折煞老夫,能留下为公主效劳,是皇上的莫大恩赐,公主一路走来危机四伏,老夫岂能弃公主而去?”

    孟漓禾沉默,若是换做之前,或许她确实十分想要身边留个亲信,但是如今,只要治好两人便走,那应该很快了吧……

    “公主,属下有个重要东西要呈给公主。”

    眼见孟漓禾没有再说话,身边,一个侍卫看了眼四周忽然上前。

    孟漓禾意外接过,然而,却看到手里的东西时脸色大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