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93章 王爷看到了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梅大人,别来无恙啊!”

    府衙的内厅门口,孟漓禾望着里面扶案的梅青方盈盈一笑。

    梅青方闻声一愣,很快抬起头,眼中惊喜之色丝毫不掩饰:“孟姑娘,快请进!”

    孟漓禾淡定跨进内厅。

    然而,暗处的胥看着简直出入府衙,比王府还自如的自家新主子,十分的不淡定,甚至替旧主子感到了浓浓的危机。

    毕竟,在王府,王妃进倚栏院还要提前通报。

    而在府衙,梅大人很明显交代了全府上下,所以一路进来,无人阻拦。

    鲜明的差距。

    再加上方才山上那一幕……

    胥忍不住摇了摇头,王爷你自求多福。

    然后,便远远的躲在树梢,哼起了南山南。

    毕竟,保护安全是本职,偷听谈话烂耳朵。

    屋内,梅青方起身迎接,只是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略有些不解:“孟姑娘,怎么这个时间前来?可是有事?”

    方才孟漓禾从王府出来,本就已经过了晌午,这会又折腾了许久,确实天色有些晚。

    只是,方才心里一股怒气,倒也没想那么多,如今被梅青方一点,方意识到:“梅大人是否不方便?”

    梅青方爽朗一笑:“我孤家寡人一个,平日都住在府衙,又有何不方便?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孟漓禾放下心,看了看桌上的宗卷,“大人先忙吧,我在一旁等等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忙完了。”梅青方拿起桌上的宗卷递过来,“刚好是这案子暂时的处理结果,一切都是按照之前的计划进行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接过,只见上面依然是疯子定为凶手,重新缉拿归案,第四名遇害者以下葬。

    的确,是按照之前说的,两个人都被隐蔽的保护了起来。

    孟漓禾点点头:“后面的阴谋,我也会一并查,不过也不急于一时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梅青方将宗卷放好,笑道,“现在急的是晚餐。孟姑娘随我一起可好?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说实话方才那一幕,真是气都要气饱了,不过也好。

    她已经许久没有和人好好聚聚餐,聊聊天了,整日在王府不是斗表妹,就是斗账册,结果那个臭男人,却在外面逍遥快活!

    那她也不管那么多了!

    三月初春,天气回暖。

    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

    凉亭下,两人当桌对座,好一桌丰盛的晚宴。

    只是,月色渐至,佳肴却少了点东西。

    孟漓禾看了看,忽然嘟起嘴道:“待客却无美酒,梅大人是觉得我是女子?”

    梅青方难得见她如此俏皮的模样,当下道:“孟姑娘想喝酒?”

    孟漓禾豪迈点头,宇文澈能潇洒,她为啥不行?

    她今日,就要一醉方休!

    梅青方哈哈一笑:“难得孟姑娘如此好兴致,来,上酒!”

    似乎是为了印证梅青方嘴里的“好兴致”,酒才一斟满,孟漓禾便端起,一口焖了下去。

    梅青方目瞪口呆,这酒虽不算裂,但辛辣十足,饶是他也不敢如此喝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好辣!”孟漓禾本以为是米酒,所以也没管那么多,谁知道竟然一下从嗓子辣到了心里,顿时,连眼里都辣出许多泪水。

    梅青方一惊,赶紧一手拿起丝帕递过去,另一只手递茶,待她咕咚咕咚的音下一大杯茶,才擦了擦因着急出的汗,关切的问:“怎么样,觉得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孟漓禾点点头,然而,辣出的眼泪,方擦拭完,便有大颗大颗晶莹的泪珠再次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梅青方顿时吓了一跳:“孟姑娘,你还有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孟漓禾却忽然摇摇头,眼泪继续掉,人却沉寂了下来。

    梅青方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,今天,孟漓禾的情绪不对,看着她掉落的泪滴,竟是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往日,看到的都是她的爽朗无畏,这样脆弱的一面,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美人垂泪,真是任何英雄豪杰无法度过的关卡。

    梅青方只觉心都柔软起来,还带着些不忍,终究顾忌了擦泪水有些失礼,柔声问道:“孟姑娘,可是有心事?”

    孟漓禾抬头看看他,一杯酒空腹下肚,再加上酒量不济,此时已经有些晕眩,听他这么一问,心里的防线倏地瓦解,哽咽道:“我想家了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一愣,不过否定了原本心里别的猜测,倒是莫名有些开心,不由问道:“孟姑娘,不是这里的人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孟漓禾摇摇头,“我不属于这里,我想回去。”

    回到现代,那个只有案件没有宅斗没有账册的地方,当然,也没有那个只把她当作交易的宇文澈。

    树梢上,一个人的手不自觉紧了紧,眼里有些说不清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孟姑娘的家,可是离这里很远?”梅青方皱皱眉,“若是想念父母,大可以回去常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很远很远,就算回去也见不到父母,我早就没有父母了,呜呜呜呜……”孟漓禾越说眼泪越盛,到最后竟然放声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自小便没有父母,爷爷一人带大,如今提起,自是一番伤心。

    再加上莫名其妙来到了这里,连朋友同事都骤然不见,每天身边都充斥着各种危机,她真是越想越委屈,当即便哭的无法扼制,恨不得把心里所有的苦闷全部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梅青方有些愣住,他一直猜想孟漓禾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千金,却未想过,她竟然是个孤儿。

    或许是同命相连,更能理解那种苦痛,梅青方沉默着,也是将一杯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酒果真是开口良品,也是壮胆良药。

    一杯酒下肚,梅青方只觉痛快许多,看着眼前哭成泪人的孟漓禾,终是忍不住抬手,将泪珠从她脸上抹掉。

    而孟漓禾此时沉浸在伤心里,加上喝完酒,大脑反应有些迟钝,只是愣愣的任由他擦掉脸上的泪水,样子真是出奇的乖。

    梅青方忍不住心里一软,手里的动作更加轻柔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某个树梢上的人,手却紧紧握住了拳,寒冷的气场,让另一颗树梢上的胥,狠狠的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王爷,你这气息散发的实在太强,这幸亏梅青方不会武功,否则,早就察觉到旁边有个人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不过,话说这场景……

    是人都看出梅大人动了情,这英俊潇洒,温柔体贴的状元郎,对他们王爷可真是极大的威胁啊!

    胥忍不住向自己的旧主子望去,却见对面树梢晃动,人却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不由目瞪口呆,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赶紧将王妃抱回家,好好解释和诗韵的事?

    怎么就竟然……回去了?

    瞬间,强烈的使命感油然而生,他可要替王爷看好了,不能被这个梅大人占了便宜去!

    幸好,梅青方擦完眼泪之后,便收回手,再次饮下一杯酒,忽然道:“孟姑娘,可还记得你之前说过帮我的忙?”

    孟漓禾微愣:“嗯?”

    看着孟漓禾难得被酒弄的脑袋转不过弯来,梅青方失笑:“关于我为何会甘愿在这个位置上待,你可是说过有机会的话,可以帮我查我自己的案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梅青方说自己的案子,孟漓禾这才清醒了一下,不过,还是觉得有些发懵。

    哎,她真是不该自告奋勇碰什么酒!

    “梅大人,可不可以来盆清水?”孟漓禾眨眨眼问道。

    梅青方不明所以,但也按照她的要求,命人端了盆清澈的凉水过来。

    孟漓禾双手放入,不待梅青方反应过来,已经捧了一捧水,朝着自己的脸上一扬。

    顿时,脑子清醒不少,只不过,身体被冰冷的水刺激的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这是做什么?”梅青方皱眉,虽然天已转暖,但尚未进四月,且又是晚上,还是很寒冷的。

    孟漓禾人精神了不少,方才又放情大哭了一场,心中郁结之气排空,心情也好了许多,顶着满脸的水珠说:“听你讲事情呀,不然方才喝了酒,太晕了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摇摇头:“早知道,便不和你提起了。”

    边说,边用手帕将孟漓禾脸上的水珠慢慢擦拭,手中温柔至极,眼底也是自己未察觉的宠溺。

    方才,孟漓禾尚晕,被他擦拭脸颊时,没有太多感觉。

    这会,温柔的触感扶在自己的脸颊,又无比的轻柔,似是如喜爱的珍宝般对待,从小便无人如此体贴照顾的孟漓禾自是心里一暖。

    暖男什么的果然就是大杀器,真是让人难以抗拒!

    如此温柔体贴,也难怪那么多大家小姐前仆后继。

    只不过,平时好像没发现啊!

    孟漓禾呆呆的想着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每次看见孟漓禾如此乖的模样,梅青方都忍不住失笑,真是和平时两样。

    孟漓禾赶紧回神,这才发现脸上已经被擦干,还没来得及道谢,却见梅青方忽然站起身。

    之后,一件硕大的披风便披在了自己的肩上。

    “天气冷,别受凉了。”梅青方重新坐下。

    “谢……谢谢。”孟漓禾有些结巴,怎么忽然这么暖简直不适应啊!

    果然是每天对着一张冰块脸,冻出抖M体质了吗?

    咦?怎么会想到那个臭男人?哼!

    傲娇的孟漓禾立即心里不爽,真诚的对着梅青方夸赞道:“还是你最好。”

    如此直白的话让梅青方一愣,脸上隐隐有些发烧的迹象。

    然而,树梢上的胥,虽然十分厚道的故意隐掉超常的耳力,但却目不转睛的紧盯二人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不由紧张起来,这画面也太温馨甜蜜了吧?

    他现在,要不要替王爷去捣个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