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92章 王妃不干了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说着,便一溜烟跑了出去,十分健步如飞。

    孟漓禾望着这绝尘而去的背影愣神,这什么情况?

    片刻后,管家再次回到屋内,并且还带着大大的笑容。

    而他的身后,两名小厮抬着一个东西,正往孟漓禾的屋内搬。

    孟漓禾仔细看去,只见那已经放在地上的东西,赫然是——古琴!

    只不过,并非是之前她买的那一把。

    孟漓禾惊讶不已: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这是王爷特意送给王妃的。”管家微笑回应,“对了,王妃之前要取什么东西缓解情绪?”

    孟漓禾咬牙切齿:“王爷在哪?”

    这个家伙一定是故意的!

    这个老家伙也居然合起伙来,还能不能行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就要去看看他每天在干嘛,把这堆东西扔给自己,自己去嗨,哪有那么便宜的事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管家万没想到孟漓禾完全和他所料不符,但又不能不回答,“王爷应该是在忙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孟漓禾点点头,却抬头喊了一声,“胥。”

    只是眨眼间,胥的身影便刷的出现,把管家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去确认下王爷在哪,本王妃要去找!”

    孟漓禾出言霸气,胥只是有些微愣,不过也立即消失在眼前。

    只消半个时辰,胥便返回。

    孟漓禾笑眯眯的看着管家:“管家大叔,现在可以备车了吗?”

    管家也是笑得高深莫测: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屁颠屁颠的前去安排。

    王妃找王爷,那必须响应啊!

    说不定王妃为了不管账册,就会非常努力的生孩子,那简直太棒啦!

    所以,不仅很快就让孟漓禾坐上马车,还十分欣慰的挥了挥手,目送她远去。

    而马车上孟漓禾,终于得以逃脱账册简直要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宇文澈,这个想偷懒的家伙,我来啦!

    而事实上,被认为偷懒的某人,方才刚刚巡视完整个茶场,听完了所有汇报。

    却听暗卫来报,孟漓禾要过来,顿时看了看面前正在邀请他进屋品茶的诗韵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诗韵眼中一喜,很快便引他入了自己的小院。

    宁静的小院内,种着两棵桃树,上面刚好开满了桃花。

    宇文澈眼神幽远。

    依稀可见,桃花树下,一男一女相笑而立。

    女子为男子抱来一壶酒。

    男子为女子摘下一束桃花。

    画面消散,记忆定格。

    宇文澈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王爷?”诗韵轻轻蹙眉,不解的看着一直望着桃花树的宇文澈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宇文澈却未回头:“这桃树,是你种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诗韵笑的面如桃花,“之前在山坡上移来的桃树苗,没想到今年竟然开了花,是不是很美?”

    宇文澈皱皱眉:“你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诗韵疑惑询问,“王爷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宇文澈犹豫一瞬,终是说道:“我是想问你是不是喜欢桃花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。”诗韵一笑,“我觉得桃花很美呢!王爷不如坐着欣赏一会吧,我去给王爷炒新采摘的茶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点点头,坐在一旁的石凳之上,目光却随着那个身影,逐渐变得幽深。

    茶庄在城北东山之上,马车只行到半山腰,便无法再行进。

    孟漓禾拖着愈发沉重的步伐,郁闷开口:“胥,到底还有多久?”

    “回王妃,很快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简直气急败坏:“半个时辰前你就这么说好吗?”

    “额。”胥老实回答,“其实就属下而言,确实可以很快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到底为什么不能用轻功带我飞上去?”孟漓禾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胥擦擦冷汗,这种事情不是明显着,王爷的女人谁敢碰。

    然后,忽然眼前一亮,指着前面一处屋子说:“王妃你看,马上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看着眼前不远处的院落,心里怒意不平,于是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宇文澈,你倒是有时间来赏风景。

    而院内的宇文澈,此刻心思却完全不在风景之上。

    品着诗韵方才炒出来的明前茶,心里却在思量。

    “王爷,好喝吗?”诗韵眼中满是期待,为宇文澈管理了三年茶庄,这里面都是她的心血。

    宇文澈放下茶盏,淡淡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诗韵立即眉开眼笑,拿起茶壶站起身:“那我再为王爷沏一壶。”

    滚烫的热水倒入壶中,茶香瞬间四溢。

    院中的桃花,在微风吹拂下,慢慢飘落,从诗韵的额头略过。

    宇文澈眯了眯眼,忽然说道:“花间一壶酒,为我拿一壶醉卧花间吧!”

    诗韵一愣,脑中瞬间闪过一个画面,想要捕捉,却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顿时,只觉头痛欲裂,脑中更是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手中的茶壶,不受控制的跌落,眼看就要落在她的脚上。

    宇文澈眉头一皱,立即飞身而起,一把捞过诗韵,往旁边一带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茶壶落地,四裂开来,滚烫的茶水在地上袅袅飘香。

    宇文澈松了一口气,却只见眼前,诗韵脸色苍白,双眼紧闭,额头上有显而易见的汗珠,心知不好,立即抓住她的手,要试探她的脉搏。

    而方到院外的孟漓禾,忽然听到茶杯打破之声,直以为有什么事发生,赶紧不顾其他,三两步跑过去,一把推开院门。

    却只见,院内,桃花树下,一名男子正背对于她,一只手怀里揽着一名女子,另一只手正抓着女子的手。

    顿时待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胥也是傻了眼,此情此景,他下意识要做的事就是,隐身!

    而听到院门打开的宇文澈下意识回头,一眼便望到愣愣看着他的孟漓禾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宇文澈的眉毛不由自主的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怀里,诗韵的身子忽然动了一下,宇文澈回过头,看着她脸色似乎有些恢复,不着痕迹的将她放开。

    诗韵慢慢睁开眼,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的宇文澈:“王爷,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宇文澈还未说话,便听身后,孟漓禾的声音忽然冷冷响起:“胥,带我下山。”

    她真是气死了!

    亏她方才听到声音就跑过来,还以为出了什么事!

    原来,竟是在里面会"qing ren"?

    呵,把账册扔给她,府里的事情也扔给她,原来就是为了有时间和女人私会?

    她还真当他冷情冷心呢!

    看看刚刚那副温柔的样子,再看看对自己!

    还说什么不许给他戴绿帽子!

    他就可以随心所欲吗!

    这世界上哪有这么不公平的交易!

    她要违约,不干了!

    孟漓禾气不打一处来,拉开院门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眼见宇文澈脸色不对,再看看孟漓禾的背影,诗韵诧异道: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宇文澈皱了皱眉:“胥,带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胥犹豫了一瞬,还未动手,就听院外,孟漓禾冷冷的质问:“我让你带我下山,到底我是你的主子,还是他是你的主子?”

    胥觉得自己苦逼急了,然而,王爷的确把自己赐给了王妃。

    若是说起来,他如今确实要听王妃的。

    不敢直视宇文澈阴冷的双眼,胥低声开口:“王爷,对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面对孟漓禾老实道:“属下遵命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终于觉得出了一口恶气,不过想到来时的情景,直接开口道:“我命令你,抱我飞下去!”

    她觉得,潇洒转身也要潇洒好吗?

    直接跑下去多不优美?

    万一再不小心摔一跤,那真是丢死个人了!

    就这样刷的飞走,听起来就炫酷!

    胥假装无视身后宇文澈冷冷的视线,终于,还是服从命令,伸手拉过孟漓禾,双脚点地,朝山下飞去。

    而院内的宇文澈,脸色阴的要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然而,身边,诗韵的脸色依然很是苍白,宇文澈狠狠皱了皱眉,止住了追过去的冲动。

    毕竟,是他有意试探,才刺激到了她。

    如今,山上无人,他不能把她自己扔下,毕竟,前车之鉴,他知道那有多危险,如今,必须确定她无事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宇文澈按捺住情绪询问。

    抬头看了眼宇文澈,诗韵轻轻皱眉,虽然她的记忆全无,但眼前这个人的心思却似很容易看穿,似乎她以前就习惯了揣摩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想到方才那个靓丽的身影,诗韵站直身子,扯出一抹微笑,摇摇头道:“王爷,我老毛病了,没事,你快去追她吧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再次探了探诗韵的脉搏,再三确定了她无事之后,方开口:“本王改日再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转身快步离开,极速飞下山去。

    然而,同样都是轻功,只消片刻,便能拉开很大距离。

    宇文澈冷眼看着空空如也的山下,一个掌风,将山下的树击倒一片。

    “来人,去联络胥,追查王妃踪影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冷冷吩咐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真是反了!

    而某个正坐在马车上返城的女人,此刻亦吩咐道:“胥,如今本王妃是你的主子,所以没有我的允许,你不得再接受王爷暗卫的联络,透露我的行踪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胥点头答应,冷静的看着空中,其他暗卫传来的信号,假装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孟漓禾这才满意,深呼一口气,拨开马车上的窗帘,看着外面的街道,忽然道:“等下,现在不回王府!”

    马车骤停。

    车上的孟漓禾转了转眼珠:“去府衙,找梅大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