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91章 别再惹我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孟漓禾这一问,底下之人立即由衷赞叹。

    掌家却不忘自己为人妻的本分,时刻将王爷放在首位,他们的王妃简直典范!

    而宇文澈则是挑了挑眉,知道孟漓禾的用意,倒也不做犹豫。

    冷冷开口:“偷窃主子钱财,栽赃王妃义妹,罪不可赦,沉塘处置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惊,她万没有想到,宇文澈处置的这般严重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个丫鬟也跟了赵雪莹多年,她原本以为,至少会留她一条命的。

    赵雪莹更是没有想到,这会也顾不得其他,立即求情道:“表哥,是我管教不严,但珠儿贴身照顾我多年,还请表哥手下留情啊!”

    宇文澈却丝毫未被打动,冰冷的目光投射过去:“赵雪莹治下不严,致使王妃平白受冤,罚闭门思过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皱了皱眉,方要说话,却听宇文澈继续开口:“求情者,与之同罪。”

    摸了摸鼻子,孟漓禾没有开口,她方才是有那么一瞬,想替那个丫鬟求求情,毕竟偷窃的那个罪名,和她拖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但是看到宇文澈这般坚决,倒也罢了。

    单就奴才诬陷主子这一条,也足够定她死罪了。

    而且,从赵雪莹的智商看,这主意还说不定是谁出的,要怪,只怪她跟错了人吧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孟漓禾却忽然理解到,之前宇文澈的话,有些人确实不值得别人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想到此,孟漓禾忽然开口:“王爷处罚甚好,以后全府上下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说完,还特意当着赵雪莹的面,将玉佩拿起,收到了自己怀里,淡然道:“如今,虽然曲折,但玉佩终是物归原主,王爷,臣妾多谢外祖父外祖母赏赐,若是有机会,还望带臣妾亲自祭拜,以示谢意。”

    “澈儿,若有那日,你将她带来,外祖母亲自交给她。”外祖母的话忽然在耳边浮想,宇文澈眸光幽深。

    却听底下,赵雪莹忽然一声呵斥:“贱女人,我祖父祖母岂是你这等人可以拜会的?”

    孟漓禾脸色发冷,她之前的确想点到即止,但是这个女人,竟然敢当着全府的面骂她,今日,她若是就此忍了,颜面何在?威望何在?

    何况,她孟漓禾岂是谁都可以骂的?

    当下,走到赵雪莹的面前,一字一顿道:“你方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赵雪莹虽然如今势弱,但毕竟表哥在身边,她量这个女人不敢奈她如何,当下,阴狠着一张脸,亦是一字一顿回道:“我说你贱!”

    “啪!”一个响彻院落的巴掌,直接盖在赵雪莹的脸上。

    五个鲜红的手指印,清晰的在赵雪莹的脸上出现,半张脸迅速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孟漓禾这一巴掌,使出了浑身力气。

    宇文澈挑了挑眉,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赵雪莹这个性子,被孟漓禾调教调教并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不然若是日后嫁到别人的府中,与妻妾斗的你死我活,这般不长脑子,恐怕下场更惨!

    终究,孟漓禾还顾及着他的面子,没有下狠手,不然以她的计谋,想要往她身上扣个罪名,恐怕连他都要费上一番脑筋。

    只是,虽然赵家没落,但她好歹也是大小姐,到了王府也是表小姐,又怎受过这种待遇,当下,如疯了一般,直接便是一声怒吼:“你敢打我?”

    接着,便朝孟漓禾扑了过去!

    然而,孟漓禾只觉眼前一闪,胥的身影便直接挡在了自己眼前。

    赵雪莹这一扑竟是扑到了胥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给我滚开!”赵雪莹眼看人不对,头抬起,发丝在这一冲撞间凌乱,更显得狼狈。

    然而,胥却丝毫未动,淡然道:“任何人不得伤主子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挑了挑眉,孟漓禾还真是懂得物尽其用,自己刚赐了胥给她,便被她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而胥这一个出声,下人们更是哗然。

    宇文澈本有两大贴身暗卫,统管其他暗卫。

    这个便是其中之一,基本上,他的出场就代表的是王爷的意思。

    啧啧啧啧,就说王爷不可能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而眼见胥不离开,赵雪莹心头的火无处发,当即拉扯着胥便开始胡乱撕打。

    胥又碍于宇文澈的面子,不能还手,便干脆站在那里任她闹腾。

    一时间,简直是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宇文澈再也看不下去,冷冷的呵斥一声:“再闹就滚出王府!”

    赵雪莹登时愣住,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宇文澈,她的表哥,她从小就爱慕的男人,竟然为了一个女人,不要她了?

    顿时不再撕打,而是趴在地上,大声啼哭了起来,只不过却高喊着:“祖父,祖母,你们听到了吗?表哥让我滚!他不要我了!”

    听到她竟然将外祖父外祖母抬出,宇文澈头痛欲裂,他这辈子最讨厌的便是别人胁迫自己,偏偏,这恰恰是他的亲人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宇文澈冷冷的出声,“赵雪莹,赵家既然将你交于本王,那你的事本王便要负责到底,若你不服本王管教,那本王即刻帮你相中人选,待你嫁出去,便无需再听本王管教了!”

    赵雪莹这一次当真被吓到,她这辈子本就打算了非宇文澈不嫁,若是将她嫁给别人,那等于要了她的命。

    当即,老实下来,赶忙道:“表哥,雪莹错了,雪莹不敢了。我全都听你的,你不要将我嫁人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的脸色,这才缓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莹雪院内,也重新恢复了安静。

    胥的身影已不见,却定是在周围保护。

    孟漓禾清了清喉咙:“好了,大家都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场闹剧,可真是让人精疲力竭。

    管家立即将人打发走,方要离开,却听宇文澈开口:“管家,将王府的账册全部送到离合院,王妃既已管家,有些事情便要她亲自过目。”

    管家一愣,赶紧应声。

    赵雪莹呆呆的看着地板,只是心里却翻江倒海,她当年执掌王府之时,从未得到过宇文澈的公开认可,而且,也只是管管府内的一些事务,王府的生意,从来没有让她参与过。

    可是孟漓禾,却这么轻易便接触了账册。

    看来这个女人,当真是不除不行了。

    若是待她真正掌权,那么便不那么好对付了。

    心里主意已定,赵雪莹一脸平静。

    孟漓禾,是你逼我的!

    然而,待回到离合院,看到桌子上满满一堆账册的孟漓禾,简直更是吃惊。

    天哪,难道管王府不是管几个丫鬟小厮就好嘛?

    最多也就是发发月银吧?

    这一堆堆土地收租,店铺收租又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宇文澈这到底是信得过她,还是没事找事啊!

    她前世是刑侦师,又没做过会计,谁会算账啊!

    真是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谁能告诉她,她现在逃婚,还来得及吗?

    “王妃,您若是有什么不懂的,大可以问我。”一连看了几日,管家终于对着一张苦瓜脸,有心淡淡不忍。

    孟漓禾从一堆账册中抬起头,苦笑道:“既然你都懂,要不就交给你可好?”

    管家赶紧摆了摆手:“这些年因为没有王妃,老奴才一直是代管,如今是到了交给王妃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翻了个白眼,所以这年头古代人娶老婆都是要做这么多事的吗?

    这年代的女人难道不是生生孩子,斗斗小妾为主业?

    还是说宇文澈看她与这两件事无关,故意找点事给她做?

    “管家大叔,我问你件事啊。”孟漓禾的眸光又开始贼溜溜的闪。

    “王妃请讲。”管家十分的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孟漓禾嘿嘿一笑问道:“殇庆国,所有的王妃都要管理账册吗?”

    见管家有些微愣,孟漓禾好心解释了一下:“比如说,这么重大的事接手,万一她们日后生孩子,没有时间管……”

    管家倒吸一口凉气,眼中蹦出惊喜。

    “王妃,难道你已……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赶紧解释道:“我没有要生孩子啊,我的意思是,这女人管这么多帐总会不方便啊,你说是吧?不如你和王爷说说,还是你来管?”

    “王妃你当真没有……”管家的眼神开始变幻莫测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孟漓禾凶巴巴制止,这到底是什么眼神?

    为什么不能把重点放在账册上,重点并不是生孩子啊喂!

    管家立即怏怏收声,不过也对了,这王妃嫁过来才一个月,就算王爷再健壮,也要天时地利人和不是,而且,就算是,这会也难察觉呢,不能失去信心!

    孟漓禾欲哭无泪,这根本就无法沟通嘛!

    算了,等宇文澈回来再说!

    她要好好谈谈这个合作内容了,她当初可没说还要帮他管账这一条!

    想到此,孟漓禾只觉一身轻,当即道:“管家大叔,帮我备车吧,我要出府一下!”

    管家却未动,而是问道:“王妃要去哪?王妃多次出府受伤,王爷特意吩咐王妃要在府内好生休养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撇了撇嘴,什么好生休养,是怕自己乱跑吧?

    “管家大叔,我有个东西在朋友那,只是想把它取回来,去去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管家皱皱眉:“不如让老奴去取?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。”孟漓禾连连摆手,她现在还不能让梅青方知道她的身份,只好道,“你去有些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管家依然道:“那可否待王爷回来,禀明王爷后再说?”

    孟漓禾头大,要是宇文澈来了就更不好说了,当即说道:“不行,这东西非常紧急,我要用它舒缓情绪!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。”管家忽然一拍脑门,“王妃,你看老奴这记性,稍等老奴片刻!”

    说着,便一溜烟跑了出去,十分健步如飞。

    孟漓禾望着这绝尘而去的背影愣神,这什么情况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