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90章 反将一军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屋外,孟漓禾低头浅笑,赵雪莹,是你自己找死!毕竟是王妃的屋子,两个丫鬟并不怎么敢乱动,即便动了什么东西,也赶紧恢复成原位。

    所以时间过了稍久,两个丫鬟才从屋内出来。

    “启禀王爷,王妃,奴婢们没有看到玉佩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说,所有人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常年相处,他们很清楚,以赵雪莹的阴毒手段,他们也不能排除她故意将玉佩放到王妃房中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们的王妃那么善良,又是一国公主,显然不会将一枚玉佩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而且,照着方才所说,这玉佩本就应该是属于她的,更没有道理去偷才对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想通的事,宇文澈不可能想不通。

    他能一直停在这里看,没有拆穿赵雪莹,便是想看看孟漓禾有什么后招。

    只见孟漓禾听完话之后,转向赵雪莹:“表小姐,你现在觉得还需要搜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赵雪莹哑然,因为她还想不通这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孟漓禾笑笑:“有没有可能是你忘记放在哪了,所以以为是丢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赵雪莹没有细想就失口否认,她精心安排的一场计划,怎么能这么失败,当下接着说道,“我的玉佩一定是被偷了,现在就算一时搜不到,既然有人证,豆蔻也摆脱不了嫌疑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脸色一冷,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偏要闯!

    “此事,本王妃会彻查,只要表小姐确认是丢的,那本王妃便一定给你找出来!”

    “那便好。”赵雪莹勉强维持着底气,“不过,豆蔻是你的义妹,你不是想要包庇吧?”

    “包庇?”孟漓禾冷哼一声,“表小姐,说话要讲真凭实据!豆蔻是本王妃的义妹不假,你的玉佩也着实珍贵不假,但豆蔻既然是本王妃的义妹,本王妃的嫁妆何其多,她又何需觊觎你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赵雪莹一时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“豆蔻,去将我送你的首饰都拿过来。”孟漓禾回头吩咐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豆蔻领命回屋,很快,便从自己的屋子拿出很大一个木盒。

    “打开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木盒打开,瞬间,在朝阳的映照下光芒万丈。

    里面许多的金银首饰,大颗的珍珠玛瑙,还有那翠绿色的玉镯,一看就是上好的翡翠。

    然而,这只是王妃赏赐的东西。

    赵雪莹顿时惊讶不已,赵家没落,她当年临时被送走,当真是一件珠宝都没有落下,之后还是这些年寄住在覃王府,仗着执家的优势,从中拿了一些,作为填补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珠宝,连她都没有。

    顿时,嫉妒的眼神投向豆蔻,几乎要烧死人。

    下人们更是双眼锃亮,果然跟着王妃有饭吃!

    一国公主果然就是有钱!

    再看看赵雪莹的穿戴,顿时感觉丑小鸭遇上了白天鹅,也不照照镜子。

    事实上,孟漓禾的穿戴也很简朴,首饰珠宝只是用来点缀,但下人们却觉得,自家王妃真是低调,一点都不张扬,真是非常棒!

    这鲜明的是非观,真是不能再好。

    然而,豆蔻却忽然一声惊呼:“王妃,这里面有一根白玉金钗不见了!”

    孟漓禾望过去:“是我前两日送你的两根?”

    豆蔻点点头:“正是!明明昨天黄昏之时,还好好的在里面的!”

    孟漓禾皱皱眉,做出一副苦恼的样子看向宇文澈:“王爷,看起来,我们的府内,是真的遭了贼了,如今,不彻查不成了!”

    宇文澈淡然的在一旁看她演戏,心里猜了个**分。

    果然,孟漓禾忽然眼前一亮,说道:“不过,既然这根金钗昨日还在,那么这次搜查范围就小多了,豆蔻,从昨日黄昏到现在,你可有看到有谁进过你的房间?”

    众人的心里,齐刷刷的想到两个人。

    事实上,闹出那么大镇仗,让大家想不到也很难。

    豆蔻似乎仔细想了想,然后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孟漓禾显然很着急。

    豆蔻看向赵雪莹那侧,开口道:“是表小姐和她的丫鬟。”

    赵雪莹登时一怒,怎么也没想到诬人不成,还惹上了嫌疑。

    顿时吼道:“你不要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孟漓禾皱皱眉:“表小姐,豆蔻只是说你来过这里,你又何需如此大反应?之前,你的丫鬟不是也指正过豆蔻么?豆蔻可是当时一句未多言,怎么表小姐还不如本王妃的义妹稳重?”

    “我,我只是担心你们弄错!”赵雪莹明知孟漓禾是在讽刺她,却偏偏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孟漓禾却冷冷道:“会不会弄错,搜一下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赵雪莹顿时瞪大眼:“你要搜我的房间?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孟漓禾挑挑眉,“若是本王妃没有忘记的话,你亲口说如果东西有可能在你房里,你便会让搜,怎么如今又如此排斥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赵雪莹此时才深觉自己被绕了进去,赶紧澄清道,“我并不是排斥,只是方才听说要搜,毕竟是闺房,怎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本王妃的屋子搜得,你的屋子便是闺房,搜不得了?”孟漓禾冷声质问。

    赵雪莹顿时哑然。

    下人们心里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而宇文澈,只觉十分无趣,因为这仗打的实在是没有势均力敌,他实在是不明白,为什么赵雪莹偏偏上来找死,明明她与孟漓禾实在差的太远了。

    这还只是孟漓禾的反击,若是真逼的孟漓禾自己出手,那后果,连他都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只不过,事情到此地步,他虽知等下的结果大概会如何,却也已经无法制止。

    希望,赵雪莹这次可以长点教训。

    “表小姐还有何异议吗?”孟漓禾再次开口。

    赵雪莹狠狠的攥着手中的手帕,冷冷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搜便搜,反正她没有拿孟漓禾的东西,还怕她不成?

    孟漓禾满意的笑了笑,挥手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管家这次不用吩咐,直接便拖着一帮人进了莹雪阁。

    毕竟,看赵雪莹吃瘪,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所以,下人们这次简直神清气爽,抬头挺胸便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与进离合院的忐忑不安,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孟漓禾好笑的看着,不禁摇摇头,这就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啊!

    很快,赵雪莹和那个丫鬟的房间,便如在离合院那般,被一一搜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片刻后,当两个丫鬟从赵雪莹屋里出来之时,手里不再是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一个木盒中,不仅放置着孟漓禾的白玉金钗,还有之前那半块玉佩!

    众人顿时哗然。

    宇文澈冷冷的看着,赵雪莹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”赵雪莹瞬间情绪无比激动,竟是一把拉住孟漓禾的衣襟道,“是你!是你嫁祸我!将她放在我这的!”

    孟漓禾虽然被抓住衣衫,却丝毫不显狼狈,甚至眼睛都没眨一下,只是淡然道:“表小姐,在今天早上之前,本王妃听都没听过这个玉佩,王爷也亲口证实,并未告知过本王妃!所以,你是连王爷也怀疑么?”

    “你!”赵雪莹简直要疯狂,“我怎么会怀疑表哥,一定是你!”

    孟漓禾自是不会轻易放过她,冷冷道:“赵雪莹,东西是在你的房间里发现,也是你说在谁的房间发现,便是谁偷的,怎么处处到了你这,便反过来咬人呢?”

    “你敢说我是狗!”赵雪莹咬牙切齿,恨不得眼前的女人立即死。

    孟漓禾冷冷一哼:“本王妃是说,你是小偷!”

    赵雪莹怒气上头,大声喊道:“我才不是小偷,那玉佩明明就该在豆蔻的床底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爷,王妃,这玉佩和金钗都是奴婢偷的,不关主子的事。”赵雪莹还没说完,她的贴身丫鬟珠儿却忽然跪下,大声喊着,将赵雪莹后面的话全部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只不过,在场之人,任谁都看得出,如今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若是这个珠儿不承认,赵雪莹其实已经不打自招。

    而这会的赵雪莹才冷静下来,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顿时闭了嘴,一双手却开始发抖,方才差一点,她就自投罗网,要知道,在殇庆国,嫁祸别人的罪名可远比偷窃大的多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这些东西都是你偷的?”孟漓禾挑挑眉,赵雪莹倒是好运气,终究还有个护她的人。

    珠儿依然低着头道:“是。奴婢喜欢玉,所以就起了贪心,不想被发现,便想着嫁祸豆蔻,那根玉钗也是今早去离合院,顺手偷来的,表小姐根本毫不知情。”

    赵雪莹的嘴张了又合,眼里有难得的动容。

    只不过,事已至此,却不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否则,维护了她,惨的是自己。

    孟漓禾看了看宇文澈,见他神色淡漠,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。

    心知这点伎俩不可能骗过他,如今便也干脆做个顺水人情。

    毕竟,赵雪莹是他的表妹,赵家唯一的血脉。

    若是,他有心维护,那自己也不多做纠缠。

    左右,不过就是想让赵雪莹尝尝苦头而已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好奇,冷酷如宇文澈,到底会做啥处理。

    所以,便也开口道:“王爷,既然此事,已经有人招认,你看,应该如何处置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