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89章 搜查房间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宇文澈这话一出,一直看戏的孟漓禾着实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而底下的人更是惊讶。

    天哪,他们一向我行我素,甚至可以说是目中无人的覃王,竟然会主动问王妃的意见?

    都什么时候了,还在秀恩爱?

    而事实上,宇文澈只是看多了孟漓禾的能力,有人能让他处理事情,他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况且,孟漓禾很明显就是太闲,所以才会整日出府,给她找点事做,倒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,也就干脆象征性的问了几句,便将这件事直接丢给她,谁让她,是掌家的呢?

    孟漓禾意外之后,倒是很坦然接了过来,既然她可以亲自打赵雪莹的脸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当即开口道:“王爷,看这个盒子的样子,的确是被人翘了无疑,但是表小姐不知道玉佩不见的具体时间,那么找到凶手可就很困难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看了她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赵雪莹却是有些急。

    孟漓禾余光看到,眼珠转了转,忽然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,道:“王爷,一点线索都没有,臣妾恐怕查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挑挑眉,看着她那标准的人畜无害脸,再看看赵雪莹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见宇文澈还是没反应,赵雪莹果然有些沉不住气,开口道:“表哥,查小偷需要什么线索,只要将府内上上下下搜一遍,便可以了!”

    孟漓禾却一扬眉:“你怎么这么断定,这么久了,玉佩还在府内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……”赵雪莹一急,差点说漏嘴,赶紧道,“我当然不能断定,但这也是个方法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孟漓禾故意拉着长音,“你的意思是,将他们的房间全都搜一遍?”

    下人们的脸色,顿时有些难看起来,任谁被无缘无故当做嫌疑犯,也不会开心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们只是下人,不管主子做什么,也没有他们说话的余地。

    赵雪莹的终极目标是豆蔻的房间,但是为了隐蔽,自然要拉所有人下水,当即点点头:“没错,到时候在谁的房间搜出,便是谁偷的。”

    谁知孟漓禾却摇摇头:“表小姐,虽然你的办法也许有效,但本王妃不会这样做。且不说,并不一定在谁那就是谁偷的,也有可能是嫁祸,就说最基本的搜房间,我便不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赵雪莹十分不解,难道这个女人知道自己要嫁祸她不成?

    孟漓禾冷下脸:“如果你的房间,随便被人搜,你作何感想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赵雪莹一噎,她的房间被搜,她自然一百个不愿意,但是如今这个局面,她不可能这样讲,于是干脆说道,“若是别人丢了东西,有可能在我的房间,那我也不反对被人搜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摸摸鼻子,很好。

    抬起头继续道:“那你也说了,那是在你有嫌疑的情况下。”

    赵雪莹被绕进去不自知,急道:“那他们也有嫌疑!”

    “证据呢?”孟漓禾又问道,“有什么证据,证明全府人都有可能偷了你的东西?”

    赵雪莹嫌恶的看了这群人一眼,高傲道:“不过是一群奴才,要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孟漓禾冷冷一笑,还真是顺着竿子爬。

    她正愁没机会收服人心呢!

    忽然冷冷开口:“奴才也是人,也是爹娘生父母养,也有尊严,凭什么任你践踏,侮辱,破坏他们的**?”

    她今日,的确想收拢人心不假。

    但是,这番话,对于她一个现代人来说,也的确是发自肺腑,一直徘徊在心里的话。

    她从不觉得,奴才天生贱命,更不觉得像赵雪莹这种人,到底有什么高贵!

    不过就是仗着自己投胎好,说白了就是狗仗人势而已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赵雪莹从来没听过这样的观点,顿时傻在那里,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下人们,此时已不只是初初的惊喜,而是一种深深扎住心底的感动,有些被赵雪莹欺负惯了的婢女,竟是偷偷的抹了眼泪。

    一时间,竟无人开口。

    宇文澈安静的看着这一切,目光深邃。

    忽然,赵雪莹身边的一个丫鬟忽然站出,对着宇文澈和孟漓禾就是一跪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王妃,方才王妃问起证据,奴婢这才想起,奴婢前几日,似乎看到过一人鬼鬼祟祟在莹雪阁外面乱晃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打量过去,此人不正是赵雪莹的贴身丫鬟,今日要打豆蔻的那个人么?

    倒是个护主的人,至少比赵雪莹还机灵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装作好奇的问: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丫鬟似乎有些害怕,犹豫着不敢说。

    孟漓禾冷笑,都敢站出来还装,也不嫌人看的烦。

    果然,宇文澈一脸不耐,冷冷道:“说!”

    丫鬟吓了一跳,立即指向豆蔻道:“回王爷,是她!”

    下人们均是一惊。

    只有孟漓禾不仅没有着急,反而转过头淡然道:“豆蔻,有这回事吗?”

    豆蔻也是出乎意料的安静:“回王妃,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孟漓禾点点头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不过却站起身道:“既然有你做人证,那便去搜,不过,若是做假证,后果你们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朝着宇文澈开口:“王爷,请移驾离合院吧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也站了起来,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又有什么打算。

    看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赵雪莹今日,怕是又要吃亏。

    不过,他早就烦透了她的无端生事,若是可以让她安宁,他不介意帮上一把!

    赵雪莹一愣,虽说觉得事情发展的忽然太顺利,但也觉大概是自己丫鬟的原因。

    当即给了丫鬟一个眼神,随后跟去。

    忽然,前方,与宇文澈并排走着的孟漓禾停下脚步,回头道:“管家大叔,集合所有的人去离合院,也好做个见证。”

    管家一愣,微微躬身:“是。”

    很快,离合院再次堆满了人。

    孟漓禾淡然道:“管家大叔,安排两个婢女,搜吧!”

    管家有些迟疑,偷偷看向宇文澈,只见宇文澈轻轻颔首,便也安排人搜下去。

    孟漓禾在院中安静等待,片刻,两个丫鬟便走出,手中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启禀王妃,没有找到表小姐说的玉佩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找仔细了吗?边角,床下都找了吗?”

    孟漓禾还没开口,赵雪莹已经忍不住先问道。

    孟漓禾笑了笑:“表小姐倒是想的周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赵雪莹也觉得自己有些激动,赶紧解释道,“我只是担心有遗漏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两个丫鬟却没有理她,而是向孟漓禾开口道:“启禀王妃,奴婢们哪里都找了,确实没有那枚玉佩。”

    赵雪莹顿时愣住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她明明再三问了珠儿,确确实实将玉佩放在了床底下,怎么会不见呢?

    然而她的贴身丫鬟珠儿,此时也是瞪着一双眼,显然也是很意外。

    赵雪莹皱皱眉,忽然想到,昨夜,豆蔻是睡在了孟漓禾的房间,难道,是珠儿弄错房间了?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性,若是真的歪打正着,在孟漓禾的房间找到,那就更是让她说不清了!

    想着,便忽然开口道:“表嫂,我忽然想到你之前说的话,觉得甚是有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孟漓禾挑挑眉,等着她说下去。

    眼见孟漓禾不打断,赵雪莹赶紧说道:“之前你说,就算偷了东西也不一定就在自己的屋中,我想了一下确实如此,说不定她也会放到别的屋子,我觉得还是全部都搜查一遍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微微一笑:“所以你的意思是,连我的房间都要搜一下对吗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所有人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那可是王妃的房间,竟然真的有人敢去搜。

    赵雪莹心里有了几分底气,此时只想着如何找出所谓的“赃物”,自然是无所畏惧,直接回道:“方才我也说过,若是我的房间有可能放置东西,我也会让搜的,那表嫂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谁料孟漓禾倒是很痛快,点点头道,“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本王妃也没有例外,搜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示意两个丫鬟再去搜。

    然而,有几个下人有如此胆量,敢搜王妃的房间?

    只是低着头,站在那里,不敢动。

    孟漓禾失笑,回头看了看宇文澈:“王爷,臣妾这个王府管事没有威望,看来只有等一家之主发话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忘了孟漓禾一瞬,这个女人,真是什么时刻不忘给自己找点好处。

    看似撒娇,实则是在要他的话。

    不过,让孟漓禾掌管王府这件事,他的确一直没有正式说过他的意见,倒也确实可以趁此开个口,毕竟,他看得出,孟漓禾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他倒是乐得清闲。

    于是便也看向众人道:“王妃掌管王府大小事务,所有人等一切听王妃的,不必凡事都过问本王。”

    啧啧啧啧,下人们忍不住在心里咂舌。

    一切听王妃的,真是受不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王妃真是有本事,连冷情王爷都能变成宠妻男。

    不过,这真是太好了!

    简直要普天同庆!

    既然王爷都发了话,两个丫鬟互相看了看,终于还是走进了孟漓禾的屋子。

    屋外,孟漓禾低头浅笑,赵雪莹,是你自己找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