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88章 定情信物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前厅内,赵雪莹端坐于上,底下跪着一排排小厮和丫鬟。

    许是到底顾及了豆蔻那个“义妹”的身份,此刻正让她站在一边,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跪下。

    孟漓禾站在宇文澈的身后,远远的看着这一切,眼里透着冷意。

    却听赵雪莹忽然一声吼:“说!到底谁拿了我的玉佩,如果再无人承认,全部给我家法伺候!来人,给我上家法!”

    宇文澈脸色亦是冷的吓人,快步向厅内走去。

    孟漓禾则气定神闲,慢悠悠跟着。

    很快,赵雪莹便看到了出现在前厅的宇文澈,连忙从座上站起,撒娇道:“表哥,你来了!”

    说完,故意向后面一望,果然与她所料无差,孟漓禾也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当即嘴角一勾,故意笑盈盈道:“表嫂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两步上前,脸上却看不出喜怒,而是眉毛一挑:“自是要来,不来怎么能看到你要动用家法?”

    赵雪莹脸色一僵,赶紧对着宇文澈委屈道:“表哥,你可还记得祖父送你的那块玉佩?另外一半竟然被人偷了,我也是不得已才如此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眉头一皱,玉佩?

    在殇庆国,一直以来都有用玉做定情之物的说法。

    所以,不止是宇文峯的母妃,在到处帮自己的儿子物色,宇文澈的母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只不过,宇文澈因种种原因,无法由母妃亲自挂心,因此,他的外祖父,竟将当年与外祖母的定情之物拿出。

    而那块玉佩,分为两半。

    一半,早已给了宇文澈。

    而另一半,则是笑言待宇文澈有了心上人,再拿出。

    然而,自外祖父外祖母过世,这件事便也无人提起,连宇文澈自己也没想过,另外一半,竟然在赵雪莹手中。

    心里有着淡淡的不确定,毕竟,自始至终,外祖父家从没有将赵雪莹许配给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因此,宇文澈还是不由问道:“你是说,另外一半,外祖父给了你?”

    赵雪莹显然知道那块玉佩的含义,只不过,当日,家中突变之时,外祖父是让她将玉佩交由宇文澈,而并非送于她。

    但是,她本来就求之不得,又怎会自己交出来?

    因此,故意装出一抹娇羞状,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孟漓禾在心里忍不住咋舌,怎么?这玉佩难不成还有点来历?

    不嫌事大的问了句:“怎么?王爷,这玉佩是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澈还未开口,赵雪莹却抢先一步,惊讶的说道:“表嫂,表哥没有和你说吗?”

    孟漓禾抬眼看了看宇文澈,只见他轻轻的皱了皱眉,看得出,并不喜欢赵雪莹多言。

    因此,故意说道:“没有呢!不如你来说说?”

    赵雪莹脸上立即浮现出自得的笑,这玉佩这么重要,表哥都没有和她说,想来,她根本就不是表哥心目中真正喜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现在获得宠爱,想来也不过因为姿色罢了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便也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尽管她如今占了正妃的位置,将来若是不受宠,这个正妃的名头也不过就是个摆设!

    她今日就拿这个玉佩,压压这个正妃的名头!

    想着,故意说道:“那块玉佩有两半,是祖父送给表哥和他的妻子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挑衅的看着孟漓禾。

    那意思是说,如何,我才是长辈心中的正妃,你算什么?

    然而孟漓禾却笑了,笑的灿烂至极。

    因为她觉得,一个人能蠢成这样,也是十分不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这宇文澈和她竟然是表兄妹,真的都是亲生的?

    抬起手,掩了一下嘴,轻咳一声说道:“如此重要,的确要好好找找了。”

    赵雪莹嘴角一仰,脸上露出胜利的光芒。

    然后就听到孟漓禾开口:“毕竟,丢的是本王妃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赵雪莹脸色一变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孟漓禾故作惊讶道:“方才你不是说,那玉佩是外祖父送给王爷和他的妻子的?那,王爷的妻子,难道不是本王妃么?”

    赵雪莹哑然,顿时愣住不知道说啥。

    而底下跪着的众人,只觉顿时扬眉吐气,几乎想要拍手叫好!

    他们早就看不惯赵雪莹动不动就威胁人了,而且还一直想要拆散恩爱眷侣,简直不能忍。

    孟漓禾却还不罢手,继续说道:“这段时间,多谢表妹代为保管了。”

    赵雪莹脸色苍白,她现在终于知道,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只好求助的看向宇文澈。

    然而,宇文澈此时却根本没注意到她。

    脑中却充斥着当年的画面。

    那颗落满院子的银杏树下,外祖母一脸笑容擦着属于她的那半块玉佩,对着尚年少的他道:“别小看这玉佩了,这玉佩有灵性,当年我和你外祖父失散,他就是凭这个找到的我,而且,当年我不慎将它丢失,它最终还是辗转反侧到了我手里,这东西认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记忆充斥,宇文澈的目光不由柔和下来,只是微微眯起,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眼见宇文澈无动于衷,赵雪莹简直欲哭无泪,她此刻,甚至不想再查下去,那样,她还有机会将那块玉佩再拿回来!

    她可不愿,祖父祖母的东西,落在这个女人的手里!

    只不过,孟漓禾怎会给她这个机会?

    甚至于,连给她想对策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  忽然眉目一厉,冷冷开口道:“表小姐,虽然本王妃感谢你帮忙保管玉佩,但,这个家法,不是谁都可以动的!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心里立即鼓起掌来!

    什么叫做霸气,这就是!

    赵雪莹几乎有些恼羞成怒,一双眼也不再伪装,此刻死死的瞪着孟漓禾。

    孟漓禾却冷傲对着所有人道:“这个王府,既然是本王妃掌家,发生任何事,都要报备给本王妃,若是敢动用私刑,别怪本王妃不客气!”

    说完,看着一旁的宇文澈道:“王爷,臣妾说的对吗?”

    宇文澈方才一直在神游,这会猛然听到孟漓禾在喊自己,不由回过神,却不知孟漓禾所为何事,只是望见一汪期待的眸子。

    或许是了解她的性格,不会做出什么离谱的事,宇文澈便也应付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个字却让赵雪莹脸色大变,如同天塌下来一般。

    而众人只觉真是出了一口恶气!

    眼见宇文澈没有拆自己的台,孟漓禾向他投了一个感激的眼神,接着看向地上仍跪着的下人们,忍不住皱皱眉。

    这古代人都什么毛病,一点点事就知道让人下跪!

    顿时有些看不过去,说道:“地上这么冷,都先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下人们顿时心里一暖,他们伺候了别人这么些年,从没听到那个主子,会体恤他们的温寒。

    尤其是孟漓禾那紧蹙的眉,根本就是真心在为他们担心,并非说的虚话。

    两厢一对比,傻子也知道谁好。

    他们的覃王真的是有福气,才能娶到这么好的王妃!

    当下,看向赵雪莹的目光,更加仇恨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赵雪莹岂会注意不到这些人的神情?

    顿时恶狠狠的瞪了一圈!

    见风使舵的东西!

    若是她如今还掌家,谁敢对她如此不敬?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虽然她不掌家,但现在丢了重要东西,他们一个一个的也别想好过!

    尤其是那个豆蔻!

    不过就是一个卑贱的丫鬟,凭什么和她平起平坐?

    原本,她是想嫁祸豆蔻,从而推到孟漓禾这个主子身上。

    如今,就算这玉佩最后还是暂时落在孟漓禾手中,但那个丫鬟也别想好过!

    偷东西,按照王法,轻则逐出府,重则面临牢狱之灾。

    到时候,看看孟漓禾还怎么包庇她!

    即便不顾一切护住,那么在王府里,徇私枉法的形象也已树立,那时候,王府上下,还有谁信服她?

    那王府掌家,还不早晚是自己的事?

    想到此,赵雪莹倒也不急不恼了,干脆就在一旁等着。

    反正,她已安排好一切,到时候,让孟漓禾自己抓出来,才是最好!

    毕竟,王府内丢了重要东西,虽说王府之事名义上是孟漓禾掌管,但宇文澈这个真正的主子,自然也没有不管之理。

    所以,两人一同走上主座,分坐一左一右。

    宇文澈自是一派霸气,龙之子,单身姿便让人望而生畏,再配上那表情,更是威严不已。

    而孟漓禾,毕竟是公主出身,仅往那里一坐,便觉十分端庄大气,然而表情虽严肃,然而骨子里散发出的亲民气场,却又不失柔和,洽洽缓解了身旁,宇文澈给人的无形压力。

    当真是一柔一刚,十分的和谐。

    下人们忍不住惊叹,这简直是人中龙凤对坐,真是绝配!

    既然宇文澈也有意过问,孟漓禾便暂时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只听宇文澈开口问道:“雪莹,你先说一下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赵雪莹偷偷一笑,开口道:“是。今晨,我自表嫂院中回去之后,便差人整理屋子,之后便发现,我的盒子被人将锁撬开,而里面的玉佩竟是不翼而飞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宇文澈眯了眯眼,“盒子在哪?”

    赵雪莹早有准备,立即差人拿了上来。

    只见那雕刻的十分精致的木盒上,一把铜锁歪歪斜斜的挂在上面,的确有翘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宇文澈将盒子放到一旁,问道:“你上一次见到这玉佩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这个,因为我并不携带,所以只是偶尔拿出来看看,大概……不足一月。”赵雪莹到底不会太傻,昨夜豆蔻在孟漓禾房里说,不可能说是昨夜,而越说的准确,越容易露馅,她干脆含糊其辞。

    孟漓禾冷冷一笑,不足一月,她嫁过来刚刚一月有余,这个女人,倒是掐的准!

    宇文澈果然皱了皱眉,却是对着孟漓禾问道:“你有什么看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