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87章 革命情谊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倚栏院。

    孟漓禾百无聊赖的独自等在屋内,很快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以至于,当宇文澈下朝后回屋时,看到的就是孟漓禾整个身体歪在椅子上,头倚在一旁的桌子上,睡得正香。

    宇文澈悄无声息的走进她的身边,忽然在她头顶冷冷道:“孟漓禾,你是猪吗?”

    他还真是没见过哪个人这么能睡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耽误了一晚上的觉而已,况且,回来在车上还睡了那么久,至于这么困吗?

    被吵醒的孟漓禾揉着双眼,毫不修饰的打着哈欠抬起头,看着面前的宇文澈正盯着自己,一脸鄙视。

    忍不住翻了个白眼:“王爷,说话给自己留点后路,我要是猪,娶猪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宇文澈成功被激怒,双眼眯起,十分吓人。

    孟漓禾没有完全睡醒,这会还处在松弛状态,眼睛也不是很有焦距,所以站起身,还好死不死的拍拍宇文澈:“王爷,大早上的,不要火气这么大,来,坐下喝杯茶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宇文澈一声冷哼,双手背在身后转过身,“本王没空陪你喝茶,你别忘了本王叫你过来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孟漓禾举双手投降。

    冰山男!

    傲娇帝!

    惹不起我就哄还不行嘛,真是的!

    “王爷息怒,我这就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狗腿的搬过一把椅子,毕竟,昨天晚上怎么说也是她偷溜出府,今天早上还拉他出来躺枪,多少心有点略虚。

    所以,也十分好脾气的将昨夜的行动计划,以及问出的结果,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宇文澈。

    听完一切的宇文澈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,简直让人无端生寒。

    不过,此事孟漓禾有功,宇文澈倒也不至于对她冰冷,收敛了一丝情绪道:“此事做的不错。倒是没想到,你误打误撞,倒是轻而易举的替本王做了件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轻而易举?”孟漓禾眉毛一挑,“王爷,你觉得我和那人谈判会轻而易举?”

    “你?”宇文澈皱皱眉,“难道不是梅青方去谈判的么?”

    方才,孟漓禾只讲了昨晚之事,确是没交代当日谈判之时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才不是背地做好事不留名的活雷锋,毕竟,人要多邀功才能争取更多的权益,这一点,她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所以,当即挑了挑,自得的说道:“王爷,他们二人一见面就剑拔弩张,若不是我易容成瘸腿的村姑去接近他,你以为,那人会合作?”

    这话倒是不假,照着梅青方与那中年男人不到三句话就要谈崩的架势,那日若是换了他,这合作恐怕连影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孟漓禾得意洋洋,毕竟她可是为宇文家探出了重大阴谋。

    “村姑?”宇文澈眼睛一眯,声音瞬间寒冷,“所以那日,是你扮做了村姑的样子与奸细谈判,之后到约定的小屋去和梅青方汇合?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脸惊讶,立即崇拜道:“王爷,你真是神机妙算!”

    竟然连他们准备了小屋,以防被人发现都知道。

    却不知道,这间小屋不仅一早被某人发现,就连屋外那个异常“幸福”的拥抱,都早已落入了某人的耳中。

    只不过,之前宇文澈不知是何人。

    而现在,孟漓禾却来不打自招。

    果然,在得到孟漓禾的确认后,宇文澈的脸色忽然变得异常冰冷,眼神也变得危险至极。

    “孟漓禾,你是不是忘了,本王说过,若是你胆敢给本王戴绿帽子,是什么下场?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什么绿帽子不绿帽子?

    难道他以为自己竟是……****?

    心里的火气噌的窜上头顶,当即怒吼道:“宇文澈,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?”

    门外,树上的鸟儿吓的四处飞散。

    暗卫们也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原则上,宇文澈吩咐过,凡是他与王妃谈话时,他们便要避开。

    虽没说原因,但大家都懂,毕竟新婚夫妇什么的。

    然而,孟漓禾这一嗓子,绝对是让他们想不听也没辙。

    那,简直就像是……母老虎下山。

    只不过,敢这样对王爷讲话的人,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只是,等下万一王妃被扔出来,他们到底是接还是不接呢!

    真是十分纠结。

    事实上,宇文澈确实紧紧的瞪着孟漓禾,极力控制住将她扔出去的冲动,一字一顿的说:“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他发誓,这个女人若是再敢出言不逊,他一定将她扔的要多远有多远。

    孟漓禾却是丝毫不甘示弱,直接瞪回去:“宇文澈,我说你有没有脑子,对付一个奸细,我需要以身相许?”

    宇文澈显然一愣:“谁说你和那个奸细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那个奸细又是谁?”孟漓禾简直崩溃,他们不是一直在讨论那个中年男人吗?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,还能有谁?

    不对,等等……

    孟漓禾忽然想起他之前说的小屋,与梅青方汇合,难道……

    心里咯噔一声,试探道:“你是说,梅青方?”

    听到此人的名字,宇文澈脸色更冷,几乎下一秒便要将人冰冻。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一沉,糟了!

    她怎么忘记,这件事宇文澈也一直在追查,恐怕也安排了人一直在监视。

    看这个样子,明明之前她演戏成功没让人发现,现在竟然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真是蠢透了!

    这可要怎么解释……

    这几天本来被他误会的就够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孟漓禾转了转眼珠,忽然说道:“王爷,你不会是吃醋了吧?”

    宇文澈一愣,随及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一样,忽然仰天大笑三声:“哈!哈!哈!”

    门外,刚刚落下的鸟儿又一次四处飞散。

    暗卫们齐齐震惊。

    他们明明都分配好了,大家在各方位守株待兔,准备接应王妃,因为,并不知道等下王妃被从什么方向扔出来。

    毕竟,按照目前府内流传的王爷宠爱王妃的程度……

    搞不好虽然吵了架,但到了最后王爷自己也会心疼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十分贴心的找来了绸带,准备等下直接将人从空中捆住,保证丝毫不碰到人。

    没想到,人没被扔出来,他们的王爷,竟然还笑了?

    天,这果然是爱情的力量吗?

    然而,一想到他们冰冷的王爷,竟然连被骂都甘之如饴,甚至可能成为妻奴,瞬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非常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而屋内的孟漓禾也觉得人有点不太好,这个宇文澈,是中了邪吗?

    没吃醋就没吃醋,她也不过是想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,有必要这样一脸嘲笑吗?

    喜欢她很丢人?真是的!

    将来一定找一个特别优秀的男人给你看看。

    然后下一秒,她就听到宇文澈冷酷开口:“孟漓禾,你觉得有这个可能性吗?”

    没有就没有,谁稀罕!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暗暗反驳。

    不过,她也懒得就这个问题和他再讨论下去。

    当即说道:“那不就成了?你只要相信,我和梅青方,那只是革命情意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革命情意?”宇文澈脸色一冷,“所以你是承认你们之间有情了?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她怎么不小心把这话秃噜出来了,这种词明显他不能理解嘛!

    赶紧又解释道:“革命情意就是指伙伴,搭档,朋友的之间的情意,和儿女私情无关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的眼底微凉,冷冷一哼道:“强词夺理,你是怕本王不成全你们?”

    孟漓禾扶额,这人不是一向挺痛快的,怎么这会就说不通了呢?

    当即心里狠狠握了握拳,她豁出去了!

    “王爷,在我们那边,如果大家一起携手做了胜利的事,就会拥抱祝贺,这个不能代表什么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冷哼一声,方要反驳,就觉眼前的孟漓禾忽然向自己身上一扑,双手一下子搂住自己,身子不由一下子僵硬,还未来得及推开,便见她已主动离开,然后望着他道:“就像昨晚咱们也打了胜仗,也可以拥抱庆祝一下,就像刚才这样,这下你明白了吧?”

    然而,宇文澈的脸色却没有变好,反而更加阴沉如水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说的是什么鬼话,切身体验,他绝不相信哪个男人只当做胜利的庆祝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当真是只猪……不,是蠢!

    “从现在开始,这件案子你不用再插手,后面事情由本王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孟漓禾简直要跳脚,“我辛苦查到这个份儿上,你不让我参与了?而且我撒手不管,梅大人那边怎么交代?”

    宇文澈眉毛一挑:“本王需要向他交代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我!”孟漓禾狠狠一噎,这个万恶的帝王制!

    算了,大不了不让查,她自己查呗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。”孟漓禾瘪了瘪嘴,“等我回头取琴时再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眉头一皱,还不待说话,便听门外,管家的声音焦急的传来:“王爷,王妃,快去前厅看看吧,表小姐她……”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一声冷哼,来的倒是真快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,至少要等上几天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?

    这样连续找事,哪个男人会受得了她?

    果然,只见宇文澈眉间夹杂许多的不耐,冷冷问道:“她又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管家擦了擦冷汗:“王爷,您还是亲自去前厅看看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