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86章 真正目的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孟漓禾,本王即刻要去上朝,你去倚栏院等着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说完,便转身离开,十分冷酷炫。

    众人看的下巴简直都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这出去一夜还不够,上个朝回来还要继续?

    哎呀,果然是前几天没见,小别胜新婚啊!

    管家简直老泪纵横,他就知道没有看错人!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是不是又该禁一禁了?

    这过度了伤身啊!

    毕竟,后面还有几十年呢不是?

    简直高瞻远瞩。

    而孟漓禾此时却没心情顾忌到这些,因为她觉得,身上这件衣服有点湿,还有淡淡的口水味。

    想着等下连休息都不能,还得去给宇文澈“汇报”计划,孟漓禾便十分恼怒眼前这个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若不是她闹了这么久,自己多少也能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所以,看着犹自生气的赵雪莹,十分趾高气昂的道:“表小姐,你也听到了,本王妃等下要去倚栏院,这会还要换个衣服,就不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带着豆蔻径直回屋。

    她最不屑用男人和别人战斗,但既然对方会因这个男人生气,那她也不介意拿这男人出来溜溜!

    左右,她都是自己来找着添堵的!

    赵雪莹狠狠的跺了跺脚,带着丫鬟愤怒的离开。

    周围人也极速四散而去。

    只不过,回来就换衣服什么的大家都懂啊,等下一定趁着无人,好生交流一下心得!

    非常的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而关上门的孟漓禾,迅速为自己的伤口重新包扎了一次,又换了一件清爽的衣服,这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豆蔻,你和我说说,今天早上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眼见这里终于又只剩两人,豆蔻这才开口:“公主,你可真是把奴婢吓死了。不过,你怎么会和王爷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好了,先别关心我和王爷的八卦,你快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径直打断道,她总觉得,经过上一次,赵雪莹居然还敢过来有点奇怪,何况还是偏偏她不在的这一天。

    豆蔻愣了愣,八卦?

    和王爷八卦?

    这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吗?

    顿时脸红了又红,不过也不好再多问,而是回忆道:“今晨,天还未亮,奴婢还在床上焦急的等着公主,就听门忽然打开,本来奴婢以为是公主回来了,刚要起来,却觉得脚步不对,便感觉闭紧眼,缩在里面不敢出声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天还未亮?

    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却觉此人,竟是悄悄的走到床边,拨开床帘,然后仔细看了一番。奴婢因为担心公主,所以并未睡着,所以听到了这个动静,如若是平时,怕是根本察觉不到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眼睛一眯:“此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等她走之后,奴婢悄悄从窗子向外看,只见她匆匆的向院外跑,看那身影,像是表小姐的丫鬟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目光一聚:“就是方才按住你的那一个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之后没多久,表小姐就忽然冲进屋子,将奴婢抓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奇怪了。”孟漓禾眉头紧皱,方才那个丫鬟,她不是没交手过,看不出有半点武功,而且,赵雪莹也没有,她们,是怎么进来的呢?

    孟漓禾回想着方才进门的情景,忽然道:“院门口的侍卫呢?”

    “奴婢不知,待抓我出去后,表小姐便将所有人叫过来,奴婢看见,原先院门口的侍卫,是拿着笤帚从茅厕方向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难道是宇文澈怪其没将自己看住,所以,去罚他们扫厕所?

    然后,又让胥去接自己,所以他也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倒是解释了,为何那两人可以畅通无阻的进来。

    不过宇文澈这罚人的方式……也太创新了吧?

    简直就是一场有味道的惩罚。

    下一次,还是再换两个侍卫好,不然她每次进出离合院,肯定都会想起,简直没法愉快吃饭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某两人更苦逼,大半夜守门已经很辛苦了,还没等和人换岗,就忽然被扔进茅厕。

    他们七尺男儿,岂能与茅厕为伍?

    下一次,一定要把王妃盯紧了!

    所以说,宇文澈这一招真是非常狠,远不是打几拳给几脚所能达到的效果。

    十分腹黑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是赵雪莹的丫鬟先来,之后她来。”孟漓禾自言自语总结着,“这就更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自己要出门,是临时的决定,也没有出门做准备,她们不可能知道。

    而且,照方才豆蔻所说,那个丫鬟悄悄掀开看,明显是为了确认,那就说明,她在进这屋之前,确实是有此猜想的。

    那,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孟漓禾只觉严重缺觉,脑子都要不转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。”豆蔻忽然道,“你把奴婢的衣服放哪了,奴婢得赶紧换回来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这才注意到,她还穿着自己的衣服,刚想说,她将衣服扔到了豆蔻的房间,便眼前一亮,忽然想到什么。

    接着,猛的站起,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豆蔻不明所以的跟了过去,只见孟漓禾竟是朝着她的屋子走去,一把将她的屋门推开。

    孟漓禾环视一周,视线落在昨日,她脱下的那件衣服上。

    可能因为她做刑侦师的缘故,她的观察一向仔细,对于发生过的事,不说全部记得,但是对于明显的改变,她还是能立即看出来。

    昨日,这件衣服是被自己随手扔在床头的,所以是四散大面积扑开,如今,虽然也是扑开,但是明显收拢了许多。

    明显是有人拿起辨认,之后再想照着原样放回去。

    只可惜,做的太差了。

    冷冷一笑,看来她猜的没错。

    “豆蔻,仔仔细细简直你的屋子,看看少了什么,或者多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豆蔻一愣,也顿时明白过来:“公主,你是说有人来过奴婢的房间?”

    孟漓禾点点头:“若是我猜的没错,赵雪莹一开始的目标是你,只不过,竟是意外发现你不在,又看到我扔在床上的衣衫,所以才去我房里确认。”

    豆蔻吓了一跳:“她怎么会对付我?”

    孟漓禾冷冷一笑:“你是我的人,对付你自然是想攻击我,先找找东西,这样,才知道他们原本的意图。”

    豆蔻点了点头,赶紧开始翻找起来。

    索性她的屋子,布置十分简单,没有过多的家具和饰物,所以,只用了片刻,全屋子便被找完。

    豆蔻空着手站在那里:“公主,奴婢什么也没有找到,东西也没有找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皱着眉头沉思一瞬,低头看着地上道:“床底下,家具底下,角落里,通通找一遍。”

    果然,豆蔻很快便从床底下摸出一个布包,赶快递过来:“公主,这不是奴婢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接过,将布包打开,里面是与布包即为不符的东西——一块通体透明的翠绿色玉佩,只不过,却只有一半。

    冷冷一笑,赵雪莹,原来,你想的是栽赃。

    真是,一点长进也没有!

    将玉佩收起,孟漓禾眼眸一转,忽然试探的对着窗外,轻声喊道:“胥。”

    几乎是瞬间,孟漓禾只觉窗帘一动,再抬眼时,胥的人已经站在他的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孟漓禾安抚了一下还是有点不习惯的小心脏,饶是已有准备,还是被这情况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这玄妙的世界!

    “王妃有何吩咐?”见孟漓禾没有开口,胥主动问道。

    孟漓禾回神道:“胥,昨夜,王爷是如何惩罚你的?”

    胥的脸色白了白。

    “王爷将属下赐给了王妃,以后一切听从王妃命令,不需要再向他汇报,但若是再将王妃跟丢,便让属下提头来见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一惊,接着又是一暖。

    宇文澈竟然知道她是顾忌胥是他的人,所以不会凡事吩咐他保护,而如今将胥认她为主子,便是让她放心差使,哪怕,她要做的是隐瞒他的事。

    说不清是什么感觉,她只知道,既然别人对她报以信任,她,必定不会辜负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孟漓禾挑挑眉:“只是这样?”

    明明看他的脸色不像啊。

    胥脸色更加白,给兄弟们倒马桶一个月,这种事情怎么有脸说!

    “王爷让属下,让属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孟漓禾好心制止,想来应该也不会比扫厕所好到哪去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是她的人了……

    孟漓禾嘴角犯出一抹坏笑。

    “胥,我要吩咐你一件事,你听好了。”

    胥赶紧侧耳倾听。

    只不过听完之后,脸色变得十分的精彩。

    孟漓禾笑了笑:“怎么?怕王爷知道?放心,此事东窗事发之后,你可以私下告诉王爷,我不会怪你。”

    胥一愣,赶紧说道:“属下既然已是王妃的人,定然不会出卖王妃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的笑容却咧的更加大:“无妨,即使你不说,本王妃也会亲自说。”

    反正,这种事,以宇文澈的脑子,很容易就能想到,说不说都一个样。

    胥忍不住抽了抽嘴角。

    这是很光荣的事吗?

    他还真是极少见到这种,明明要做坏事还一脸骄傲的人。

    好像,他只见过一个。

    等等,是谁来着?

    啊对,好像是王爷。

    顿时,看向孟漓禾的眼神发生了变化,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天造一对,地设一双!

    在不坐等人欺,以及满肚子坏水上面,真是太般配了!

    孟漓禾将一个东西交到胥的手里,拍了拍他的肩膀,一脸任重道远道:“去吧,别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胥点点头,眨眼便消失在眼前。

    屋内,孟漓禾笑弯了眼。

    赵雪莹,和我斗,回娘胎再长几个脑子出来吧。

    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