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5章 谁给我下的毒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车帘掀开,一张敷着厚厚茉莉粉的老脸,探了进来。

    果然,是长着一双倒三角眼,五官虽然并不难看,可却透着一股子宫里的女人才有的哀怨阴霾。

    油光水滑的发髻上,插着几只样式简单的银簪。

    她记得这个嬷嬷,永远站在那个女人的身后,用她仿佛锈住了一样的眼珠,阴鸷得盯着每一个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的人。

    嬷嬷却没有察觉到,她的一举一动,都落在了车上的女子眼中。

    只是淡淡的看了那个倒在马车的女子一眼后,低头,看到的便是地上的铃铛,一抹残忍的笑,毫无保留的,暴露了她心头的阴冷的期盼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这个铃铛是孟璃禾母妃的遗物,她平日都是贴身佩戴,甚至是拼死守住。

    现在竟然扔在了地上,那不就说明……

    按着自己的想法抬头看去,果然,公主斜靠在车上,双手垂下,黑发隐藏住了她的脸,把那最后的仓惶,都遮盖住了。

    哼,有倾国倾城的脸蛋又如何,还不是成了死鬼!

    不过,为了保险起见,嬷嬷还是将手伸向了孟漓禾的手腕。

    果然,没有一丝脉搏!

    脸上的笑容收起,一双充斥了得意的眼睛,却硬生生的挤出了几滴眼泪来,阴沉的声音,也转化成了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“不好啦,公主中毒身亡啦!”

    紧接着,便是如丧考批的痛哭嚎叫,倒是一副忠仆的样子。

    真是全世界都欠了她一座小金人的虚伪!

    孟漓禾打心眼里厌恶。

    随着嬷嬷的一声大叫,外面的一切,似乎都陷入了兵荒马乱中。

    哭叫声,伴随着所有人慌乱的反应,一切,都仿佛按照预定的轨迹,一一上演。

    “怎么。。。怎么会这样。。。不。。。公主。

    真正的悲伤,隐藏在若有若无的哭泣声中,外面一片哭天抢地中,唯有她的小丫头,殷殷切切的,却是唯一一个,在为她痛苦的人。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一暖。

    在随行的太医到来之前,轻轻的睁开了眼,一双眸子不留痕迹的,看了一眼假装痛哭而趴在车边的嬷嬷。

    刘嬷嬷,皇后身边不声不响,却总是忠实得如同一条听话的狗。

    缓缓坐直了身体,将腋下夹着用来阻挡脉搏传递到手腕的木梳取出,孟漓禾冷冰冰的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是谁告诉你我中了毒?”

    轻柔的声音,带着些许的冷意,不过,却淡然温润,就好像如同局外之人。

    刘嬷嬷身体猛然一僵,声音戛然而止,一双眼睛,瞪大了看着眼前又醒过来的公主。

    那双刻薄的双唇,此刻却大大的张开,眼神里带着几分真正的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她方才明明探过了脉搏,怎么可能还活着?

    而且没有半点中毒的迹象?

    孟漓禾却不等她回答,一个跨步从马车上跃下,趾高气昂的站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再次逼问:“说,到底谁告诉你我中了毒?”

    “公主你没事!”豆蔻一下子冲了过来,惊喜的看着她,一张团团圆圆的清秀小脸上,眼睛红肿,泪水,止不住的流下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一次是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孟漓禾脸色稍缓,对豆蔻做了个眼神,示意她先安静。

    而周围的人却非常嘈杂,因为拜方才刘嬷嬷那恨不得全天下人都以为公主死的一嗓子所赐,此时整个送亲队伍的人全部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却见公主马车前挺拔的身姿,比之以往的窈窕动人,仿佛更多了些英姿飒爽。

    哪里有半分中毒的迹象?

    再加上孟漓禾一问,更是一石惊起千层浪。

    好歹在皇后跟前伺候了许久,刘嬷嬷从方才的震惊中缓过来后立即跪地,脸上的表情,却在顷刻间变成了诚惶诚恐的恭敬。

    “公主恕罪,方才叫公主无反应,老奴一时心急才喊出了这大逆不道的话,公主宅心仁厚,还请原谅老奴。”

    不可能!刘嬷嬷到现在,还是不敢相信。难不成,她刚刚见鬼了?

    孟漓禾嘴角一勾:“刘嬷嬷,我,并未怪罪于你。”

    刘嬷嬷松了口气,转了转眼珠,眼神里浮上了几分轻蔑。没死又能如何,还不是软弱一如往昔。

    却听孟漓禾再次开口:“我只是问你,如何判断我是中毒了。”

    轻轻巧巧的一句话,却让刘嬷嬷猛的颤了一下,转了转眼珠儿,刚想开口,可孟漓禾又补上一句。

    “还是说,这毒,是嬷嬷你下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