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85章 出府被抓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离合院内,所有的家丁,丫鬟齐聚一堂。

    赵雪莹趾高气昂的站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面前,是被她的丫鬟按住跪在地上的豆蔻,身后两只手被绳索绑住。

    宛若福公公传旨当天,他从府外回来看到的场景。

    只不过,人换了。

    宇文澈眯了眯眼,脸色愈发冰冷。

    眼见院门外宇文澈的身影出现,赵雪莹立即迎上前,娇滴滴道:“表哥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宇文澈声音冰冷。

    被如此一问,赵雪莹立即做出一副为难的模样,似乎斟酌了片刻才道:“表哥,雪莹发生了一件事,你可万万不要生气啊!”

    宇文澈盯着她,冷声道:“说。”

    赵雪莹心里一笑,脸上却装出一抹伤心之色说道:“表哥,雪莹今晨来看望表嫂,没想到,却发现,屋内躺着的,竟是她的丫鬟,而且还穿着表嫂的衣服,并且,雪莹问遍了府内上上下下,都没有见到表嫂,也没有看见表嫂出门,所以,雪莹猜测,表嫂是半夜偷偷的……”

    赵雪莹故意留了半句话,却瞬间更让人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宇文澈眉毛挑了挑,却未发一言。

    敢从他的王府偷偷溜出去,最好,就有善后的本事!

    眼见宇文澈脸色不善,甚至话都未说,赵雪莹心里更加欢喜,不过却假意道:“表哥你千万不要乱想,表嫂虽说姿色动人,但毕竟嫁到我国不久,应该不会认识什么人,说不定并不是私会。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管家从心里狠狠的蹬了赵雪莹一眼,自家王妃怎么看都不像是那样的人,岂容这个一向刻薄的女人侮辱!

    只是,她的话偏偏看起来是劝合,自己若是再维护,倒更像是把此事拎出来提,当即,也只好阴着脸,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只不过,眼神,却一一扫过每一个想八卦的下人,吓的大家别说看八卦,如今更是连头也不敢抬。

    然而,一直被按着的豆蔻却忽然开了口:“你胡说,我家公主岂容你血口喷人?”

    赵雪莹眸光一冷:“放肆!一个丫鬟,还敢对我大呼小叫!给我掌嘴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压制她的丫鬟,便要抬起手。

    “我看谁敢?!”

    离合院外,孟漓禾的一声怒吼,如平地惊雷般响起。

    不仅没有被抓住的心虚,反而带着不容置疑的气势,顿时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。

    已经伸出手的丫鬟,就这样愣在半空,完全不敢再下手。

    她可没有忘记,之前,孟漓禾将她们整的多惨。

    宇文澈抬眸看了一眼,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方才身后那匆匆的脚步声,已经可以预感到她这会的怒气,如此反应,他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孟漓禾两步上前,走到豆蔻身旁,看着她委屈的双眸,顿时火从中来。

    一把将她从地上拉起,亲自将捆绑她双手的绳子解开。

    孟漓禾回头直视宇文澈。

    这个冷酷的男人,眼睁睁看着这一切,如若自己不及时赶来,就这样让她的丫鬟被打吗?

    那,就别怪她了!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孟漓禾忽然开口,“有件事一直忘了提,豆蔻自小与我一起长大,所以这次从风邑国出来,我便与她结拜了姐妹,所以,她并不是我的丫鬟,而是我的义妹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轻轻巧巧一句话直接一句话,却在府上所有人面前确认了豆蔻的地位,那就等于说,以后谁欺负豆蔻,就相当于欺负她。

    她来到这里,以及这具身体的记忆里,豆蔻都是一直维护自己,且目前唯一一个在自己身边,不用担心防备,真心对自己好的人。

    她的眼里,从不知道什么叫身份,只知道什么叫感情。

    如果,在这个王府,连她都维护不了,自己还有何用?

    “公主……”一旁,再怒再气也没有流出泪水的豆蔻,此时,拼命捂住自己的嘴,努力不让哽咽之声发出。

    她,不过一个自小被送进宫的丫鬟,连爹娘都嫌她是个女子将她遗弃。

    她何德何能,当一国公主,一国王妃的义妹!

    宇文澈的眼眸闪了闪,他倒是难得看到孟漓禾如此感情用事,似乎,他的记忆里,她一直都是狡猾,机灵,加上一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眼里,那隐藏不住的情感。

    为了护住一个丫鬟,而倾注的感情。

    那是他这辈子最陌生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淡淡的回了一声,他并不知道此刻还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赵雪莹一愣,眼见宇文澈竟是默认,顿时转了转眼珠,忽然扯出一抹笑:“表嫂,是雪莹方才太急了,其实我还不是为表嫂着急,毕竟表嫂半夜从王府偷跑出去,这让雪莹怎么能不着急啊!”

    孟漓禾眯了眯眼,她怎么也没想到,这个赵雪莹竟这么巧,误打误撞到自己刚巧出府这日。

    当真是额头刚好,又闲不住了。

    幸好,她昨夜的一切行动宇文澈都知道,如今也不怕解释不清。

    当即,心里有了底气,冷声道:“表小姐,多谢你为本王妃挂心,不过本王妃只是外出有事,并不是你想的偷偷溜出府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赵雪莹却不急不恼,而是露出一副看似十分惊讶的神情道,“那表嫂,既然不是偷偷溜出府,那墙上一个一个挖出来的洞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孟漓禾果然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众人也是一脸惊呆。

    逃跑?

    挖洞?

    还一个一个?

    他们的王妃难道是鼹鼠不成?

    看到孟漓禾的神情,宇文澈则是挑了挑眉,终于问出了在场所有人抓心挠肝想知道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洞,在哪?”

    赵雪莹嘴角露出一抹得意,指着院的一处道:“在那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的脸色白了白。

    宇文澈冷酷的走过去,身后一干人等翘首张望。

    只见那原本光光滑滑的墙面,如今被凿出一个一个并不平整的坑,很明显,这的确是人为的,而且一定是想爬出去的人干的事。

    顿时,所有人大气不敢出,就怕他们的覃王直接发飙,殃及池鱼。

    毕竟,在他们的心里,王爷可是对王妃十分宠爱的啊,王妃怎么能做这种事呢?

    真是让人伤心。

    宇文澈却是背对大家抽了抽嘴角,亏她想的出来!

    这种笨法子!

    一想到她用脚一个一个蹬着往上爬那个样子,他就忍不住面部僵硬。

    孟漓禾的脸,此时更是僵硬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被人找到了证据,而且觉得……

    丢人真是丢大了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该庆幸,自己当时嫌狗洞工程太大,所以没挖?

    要是那样,真是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真是特别自暴自弃。

    宇文澈终于调整好脸色,转过头:“孟漓禾,你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解释?

    孟漓禾简直想要翻白眼,这有什么好解释的?

    看不出她不会武功,所以用这种智慧型方式?

    “是啊,表嫂,你怎么解释半夜偷偷溜出府呢?”眼见孟漓禾不开口,赵雪莹赶紧火上浇油补了一句,“总不能是大半夜,一个人赏风景吧?这风景有那么好看么?”

    说完,得意洋洋的看着孟漓禾。

    哼,终于被她抓到了!

    这一次,她就亲眼看着孟漓禾怎么死!

    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这个解释是关于半夜出府的。

    这个臭男人!

    明明知道自己在哪,却不帮自己解释,还故意问她?

    恶趣味也要有个限度吧!

    老虎不发威,你以为我是喵星人呢!

    忽然,眼珠一转,故意装出一抹娇羞,看着宇文澈娇嗔道:“王爷,臣妾也想知道,昨夜,你为何不能抱着臣妾跳下去呢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赵雪莹的脸色顿时一僵。

    众人更是一惊。

    抱着……跳?

    所以意思是,昨天晚上,王爷根本就和王妃在一起,然后故意不带她飞回去,要看着她自己爬?

    哎呦我的妈,看不出,他们的王爷爱好这么奇特啊!

    宇文澈一愣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这是在报复他昨夜独自从屋顶跳下之仇?

    眼见众人偷偷看他的眼神,都带着些深意,宇文澈危险的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孟漓禾还接着转过头,继续对赵雪莹说道:“本王妃昨夜的确不是一个人看风景,不过风景好看不好看,本王妃倒是没注意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向宇文澈问道:“王爷,风景好看吗?”

    赵雪莹的脸色顿时铁青。

    她怎么都没有想到,孟漓禾昨夜竟然和她的表哥在一起,这,怎么可能?

    众人更像是听到了什么可不得的事情。

    哎呦老天爷,原来竟是王爷半夜带着王妃赏风景么?

    啧啧啧啧,这小情趣。

    难怪方才也是一前一后回来。

    这赏风景赏了一夜,还没注意风景咋样。

    到底看的是什么风景,简直不敢多想。

    幕天席地什么的,他们发誓他们真的没有想啊!

    眼见孟漓禾又将问题都推向了自己,宇文澈难得的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只不过,孟漓禾的话并没有乱讲,只不过,不是他们想的那样罢了。

    本就不是解释的性格,更不会和这些人解释,宇文澈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切,由衷道:“风景很好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心里顿时哇了一片。

    这深情款款的表白是闹哪样?

    大家其实都还没有睡醒啊!

    就被拉出来虐狗,真是太没有爱心了。

    然而,宇文澈的下一句话,更是让他们受伤,简直要狗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