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82章 横出枝节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院中,黑衣人再次回身朝着疯子弹了一下,很快,疯子便开始乱动,四处找寻起之前那把锤子起来。

    黑衣人将绳子拿出,气定神闲的将锤子挥动到中年男子身上,每挥一下,那疯子便拿着斧子朝着那个位置砍一下。

    而且,锤子的位置还十分巧妙的避开了要害之处。

    偏偏,中年男子却连哑穴也被点,任凭身体怎么疼痛,却连声音都发不出。

    孟漓禾远远望着这一切,脸色冰冷。

    真是好变态的杀人方法!

    这个中年男子,怎么说也是他自己的人。哦!

    竟然为了掩盖真相,采取如此痛苦的杀人方式。

    真是冷血!

    正在想着,却见另一面,树微微晃动,人影斑驳。

    一些黑衣人逐步空地现身,迅速站成一排,而这些人面前,还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只见他简单的做了一些手势,接着,黑衣人便四散开来,看样子是他们的头儿。

    孟漓禾皱眉看着,因为在屋顶,倒也看的十分清楚,却只见黑衣人竟是远远的,形成了一个包围圈。

    接着,慢慢收拢,而那收拢的中心,赫然是那个中年男子的小院!

    再看黑衣人手持剑,边隐蔽边朝着目标前进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一惊,难道,他们的目标是现在刺杀中年男子之人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那自己之前的计划就白费了!

    怎么办!

    孟漓禾忍不住攥紧了拳头,她绝对不能让自己苦心布置的计划毁于一旦!

    空地上,那个头儿的身影微微晃动,孟漓禾不由仔细朝他看去,却见那身姿十分像一个人。

    就像是……宇文澈!

    孟漓禾眼前一亮,心里更是一惊,真的是他!

    他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无数个念头不由涌起,密函,奸细,府衙亲自查案卷……

    所以,他果然也是查的这件事,只不过,他的目标是刺杀之人?

    心里顿时了然,以宇文澈的性格,的确会对幕后之人感兴趣,只不过,这样,她的计划便被他破坏!

    身边,梅青方显然也看出这一变故,脸色一变:“糟了!”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决心已下,仔细记了宇文澈所在方位,忽然开口道:“梅大人,事情有变,我去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立即皱眉:“你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制止他们!”孟漓禾不待梅青方再说,急忙要顺着梯子爬下。

    然而,梅青方却一把抓住她的手,眉头紧皱:“你疯了!这样很危险你知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虽然对方的目标也是那人,但势力错综复杂,是敌是友根本无法判断。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一急,看着那边包围圈慢慢缩小,着急道:“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会受伤,快放开我,时间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梅青方也是回头一看,终于收回手,之后却道:“好,我陪你去!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孟漓禾更是一惊,若是现在宇文澈看到她大半夜和梅青方在一起,别说是谈,恐怕会更误会了。

    这次换她赶紧压住梅青方的手,十分坚决的道:“还记得那个铃铛吗?我可以用他瞬间治住一个人,现在我只需要面对一人,我有万全把握,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死死的盯着她,眼里却有着火焰,那是愤怒,也是恐惧。

    自那天起,他便发誓不会再让她一人涉险。

    他绝对不能再面对失去一个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然而,孟漓禾却忽然双手抬起,在他的面前,极快的用手指错落摆动,很快,梅青方便是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而孟漓禾刚好利用他恍惚的这一霎那,赶紧爬下几截梯子,眼见距离地面不远,竟是直接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腿有些发疼,不过也顾不了那么多,孟漓禾直接朝着宇文澈的方向奔跑着寻去。

    耳边,匆忙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很明显是冲着自己而来。

    宇文澈皱皱眉,戒备之意明显。

    毕竟,这里并非安全之地,今夜也并非平静之夜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听出这脚步无力,不似习武之人,但也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脚步声渐渐在自己身后停止,宇文澈握紧手中的剑,慢慢转过身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双手撑在膝盖之上,身子弯起,在大口的喘着气,然后头微抬。

    宇文澈戒备的看着她慢慢抬起的脸,若不是觉得这人有些莫名的熟悉,怕是此刻已经动手。

    然而,脸慢慢抬起,宇文澈的目光很快变得惊讶,最终转化为愤怒,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:“孟漓禾!”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一喜,竟然认出自己了,真是太好了!

    赶紧再向前跑两步:“王爷,我有事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脸上却乌云密布:“你怎么会在此?而且,你这是夜行衣?”

    若不是如今还有任务在身,宇文澈险些就要发作,他养的暗卫都是饭桶吗?

    本来特意叮嘱过一定要确定孟漓禾今晚在府,为的就是怕是参与此事,没想到,这个女人不仅出来了,还穿成这样!

    真是次次都要给自己很大的“惊喜”!

    “王爷,等会我再和你解释。”孟漓禾很快跑到宇文澈面前,一把拽住他,“你赶紧将那些包围的人撤回来,我已经安排了计划,不然你的人会打草惊蛇!”

    宇文澈眉头一皱:“你要放虎归山?”

    “对!”孟漓禾赶紧道,“这样才能不至于让他们改变计划,相信我,我有安排,你先撤退!”

    孟漓禾紧紧的直视着宇文澈,眸子里充满期待,她知道,自己如今的三言两语,对于撤销一个如此大的计划,实在是很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但是时间紧迫,她只能堵赌宇文澈信她。

    赌她这些天来,为他尽心完成的任务,可以让他相信自己不会故意破坏。

    赌她这些天来,自己的能力,可以让他认可,相信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宇文澈眼睛眯了眯,与孟漓禾对视。

    相顾无言,只有宇文澈审视的目光和孟漓禾坚定的目光在空中碰撞。

    终于,宇文澈抬头看了眼空中朦胧的明月,忽然一抬手,一道极光飞快从空中闪过,如同流星一般。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一喜,果然还是宇文澈比较痛快,想她每次要说服梅青方,真是要浪费多少口舌。

    只是,一声之后,周围却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孟漓禾忍不住道:“这是你们的信号?他们撤退了吗?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只觉宇文澈向前迈了一步,将她一揽,孟漓禾顿时心跳漏了一拍,还没反应过来,只觉身子一轻,人已经被他带到一旁的房顶上。

    只见,包围圈的人,正以最快的速度撤回。

    孟漓禾赶紧朝着那间院落望去,只见中年男子已经倒地,而黑衣人则淡然自若的,继续拿着那根绳子,引诱着疯子一路走远。

    果然如此!

    只是,院落的地上,中年男子的血还在不停往外流,她现在要赶紧通知梅青方派人前去止血。

    目光,不由像来时的屋顶看去,却只见梅青方此刻正直直的盯着她和宇文澈的方向,顿时心里一紧,看向宇文澈。

    心里暗暗放下心,还好,这边光线十分暗,看不到脸。

    他如果和宇文澈不熟,应该很难通过身姿辨认出来才是。

    只是,他的注意力却完全受了影响,孟漓禾心急如焚,此时不应该看她,而是应该看那边院落才对啊!

    毕竟,院里中年男子的生命,如今岌岌可危啊!

    按照他们的计划,梅青方这会应该已经带着人进去抢救中年男子才对。

    孟漓禾赶紧抬起双手,朝那边手忙脚乱的比划着。

    因为相隔较远,想到宇文澈那顺风耳的能力,担心之前那黑衣人亦是有这本领,孟漓禾这会根本不敢开口喊,只能拼命用手势示意。

    看着身边忽然异常的孟漓禾,宇文澈不由朝她面对的方向望过去,只见对面屋顶,梅青方正在上面直直的望着她,而身上,同样穿着夜行衣。

    嘴角泛起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他就说这个女人是怎么过来的,原来是和他在一起么?

    上次是光天化日关起门。

    这次是深更半夜屋顶上。

    很好!

    一声冷哼不自觉的从嘴边溢出,宇文澈冷冷道:“孟漓禾,本王发现你真是越来越胆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孟漓禾懵懂回头,只见宇文澈冷着一张脸,看也不看她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没听清,他方才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,如今梅青方没反应,那不如……

    想到此,孟漓禾赶紧堆出一个灿烂的笑容:“王爷,我要去救那个人,你带我飞到那个院落可好?”

    说着,便走到宇文澈的身边,十分自觉的伸开双臂,准备让他揽着自己飞过去。

    谁料,宇文澈却是眉毛一挑:“谁带你来的和谁去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噎,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小器啊!

    人命关天啊!

    难道忽然想起之前两个人吵架,所以又闹起了别扭?

    还能不能行了啊!

    不由气道:“那你把我放下去,我自己跑过去,这个屋顶总归是你带我上来的吧?”

    谁料,宇文澈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,随后竟是直接自己翻身而下!

    然后,抬头回望她,眼神充满挑衅。

    孟漓禾目瞪口呆,简直被这个男人的无耻程度惊到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恶趣味的人,能干出这等事?

    她现在又没梯子,要怎么下去?

    但是,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死掉吗?

    孟漓禾眼中冒火,小宇宙熊熊燃烧,好,宇文澈,你等着!

    想着,竟是双眼一闭,直接从屋顶跳了下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