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80章 独自出府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有力的双臂紧紧将自己束缚住,脸整个埋进梅青方的胸膛里,孟漓禾瞬间一愣,下意识便要抬起手将他推开,然而,耳边震耳欲聋的心跳,以及拥住自己的这具微微发抖的身体,让孟漓禾的动作一顿。

    他,这是在为自己担心?

    一种难以名状的感动涌入心里,想不到自己孤身奋战,还有个人如此担心着自己。

    高大的身躯将娇小的她几乎全部罩住,眼前是一片阴影,心里,却像洒进了一片阳光般温暖。

    终于,抬起的手伸向梅青方的身后,轻轻的回揽住他,并且安抚性的拍了拍,柔声道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树梢上,一个人影匆匆掠过,树叶轻轻摆动。

    而身边,几个属下目瞪口呆,只好低头非礼勿视。

    听到孟漓禾安抚的话,梅青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礼。

    赶紧放开孟漓禾,退后两步。

    脸色微红,神情尴尬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孟漓禾完全不想让他再为此事窘迫,便转而说道,“还不快让我进去?”

    梅青方这才发现自己还堵在门口,赶紧低着头错开两步,让开了路。

    眼见他已不敢看自己,孟漓禾看的好笑,也不再多说,而是赶紧进了屋子,随后又关起了门。

    将脸上的********拿下,头顶的花布也取下,孟漓禾那绝世的容貌,再一次浮现在大家面前。

    孟漓禾一路装瘸走来十分劳累,所以这会赶紧找个凳子坐下,这才说道:“梅大人,事情已经谈妥,我们可以按照之前商定的计划进行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这才抬起头,望向孟漓禾。

    大恩不言谢,他这会忽然觉得,这件事远非一个谢字也可以表达自己的感情。

    虽然孟漓禾没有说具体的过程,但他也想得到,一定是危机四伏,尤其是,脖间那道明显的红印,想来当时……

    闭了闭眼,这才开口道:“好,我会尽快部署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孟漓禾皱眉想了想,“在这之前,我们还是将细节再仔细谈一下。”

    时光飞逝,待所有的事情商议好,全部安排妥当,又到了下午之时。

    孟漓禾刚刚得过病,腿上的伤口还隐隐做着痛,思前想后,还是需要早些回去休息一番才好。

    于是,拜别了梅青方,孟漓禾速速回到府中。

    只是,心里这件事虽然安排妥当,但是想到宇文澈之前到府衙,依然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所以,方进府,便向管家问道:“管家大叔,王爷在吗?”

    “回王妃,王爷不在府上。”管家大叔赶紧应道,想了想又补充道,“不过中午前回来过一次,脸色还有些差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就是,王爷大概是不太高兴,王妃你可要哄哄她。

    然而,孟漓禾却是一愣。

    不是吧?

    当真生她的气了?

    想起当初两人合作之时,宇文澈那句警告,不许给他戴绿帽子。

    她就一阵发冷,他可千万不能误会才是啊!

    周身有些发冷,孟漓禾赶紧回屋,不管怎么说,等他回来去解释解释就是,只要他听到自己所调查之事,他就肯定会相信自己了。

    身后,管家大叔一脸惆怅。

    怎么王妃脸色也不好了呢?

    听说今天早上还真的吵了一架。

    哎,相爱相杀简直不要太虐。

    他还是独身一人的好。

    屋内,孟漓禾顶着豆蔻抱怨的目光,以及不重样的唠叨,喝下了堪比毒药的中药汤,之后便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醒来时,天色已很晚。

    孟漓禾边喝着小火慢炖的鸡汤,边问着:“豆蔻,王爷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豆蔻瘪着嘴,摇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心里却翻了个白眼,整个去见那个梅大人,终于想起王爷来了。

    孟漓禾皱皱眉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罢了,反正总要回来,等他回来再说好了。

    然而,让孟漓禾没有想到的是,这一次宇文澈却是整整几日未归。

    以至于,孟漓禾几乎要亲自出府去找,因为今晚,就是第七日,即将事发之日。

    若是再不和他提,就晚了!

    或许是老天爷经不起她的召唤,终于在刚刚过晌,孟漓禾听到宇文澈回到府中的消息,所以赶紧三两步便朝着倚栏院跑去。

    然而,方到倚栏院的门口,侍卫便直接将她拦住。

    孟漓禾皱皱眉,故意拿出气势道:“本王妃要见王爷。”

    谁知侍卫却丝毫不退步:“王爷吩咐过,不见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孟漓禾顿时恼怒,竟然不见她?

    真是的!

    当自己想见他不成?

    还不是因为事情紧急,这才主动跑过来。

    自己都这么大度了,这男人至于吗?

    用力按捺下心中的不快,孟漓禾开口道:“麻烦通报下王爷,就说本王妃有十万火急之事,一定要求见。”

    侍卫却依然无动于衷,再次回道:“王爷吩咐过,就算有十万火急之事,也不见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忍不住要被气笑,这男人,倒是挺有先见之明嘛!

    竟然还提前吩咐了?

    真是的,难道没他还不行了?

    哼,走着瞧!

    孟漓禾转身离去,只是临走前还特意不爽的大喊一声:“宇文澈,有本事你永远别见我!”

    屋内,宇文澈的神情丝毫未变。

    暗卫却忍不住发问道:“王爷为何不将实情直接告诉王妃?”

    宇文澈眼神一凝:“什么实情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王爷不想王妃参与到此事,去犯险这件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宇文澈狠狠一拍桌子。

    暗卫一颤,迅速跪下:“王爷恕罪,属下不该妄自揣摩王爷之意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神色略有缓和,看着眼前已经跟在自己身边有八年之久的夜,终于说道:“起来吧,这件事关系重大,她还有别的用处,还不能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夜眼眸闪了闪,从地上站起。

    “这几日本王不在,那边可有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夜想了一瞬道:“倒是没有,只是前几日有个坡脚女子倒在了他的家门口,被扶了进去,但属下也没发现有何异常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宇文澈眼睛一眯,“可有那女子的状况?”

    “那日,属下也略有担心,便一路尾随女子,但此女子的确没有半丝武功,似乎只是普通人家女子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什么?”眼见夜犹豫,宇文澈追问。

    “而且属下见她回家之时,她的夫君还出门迎接,两人在门口相拥,似是很是恩爱。”夜擦了擦冷汗,“所以属下觉得应该是寻常人家的女子,就没有再追查下去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皱了皱眉,没有武功,又有家事的女子,确实是不符合怀疑的标准。

    “罢了。”宇文澈不再纠结方才之事,而是命令道,“随我出府,准备今晚的行动!”

    而生了一肚子气的孟漓禾,刚一回到离合院,便得知了宇文澈又一次出府的消息。

    顿时,真的气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臭男人,还真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好,既然这样,那就怪不得她了!

    本来,她还想去和说完这件事之后,请示他是否同意半夜出府,自己去和梅青方一起去参加这场行动。

    既然他见都不见,那就别怪她也无视他了!

    刚好,她方才还担心,这臭男人不让自己去来着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作为一个王妃,豆蔻说的倒是对。

    整日出去的确不像话,尤其这还是半夜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

    转了转眼珠,孟漓禾看了看不远处收拾东西的豆蔻,一个主意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夜幕终于在日落后缓缓拉开,空中有些阴霾,看不见星星和月亮,在这样的夜晚,愈发显得漆黑寂寥。

    “公主,这样太危险了,你就别去了。”

    床上,孟漓禾将豆蔻用自己的棉被盖住,而自己则穿上了豆蔻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公主,这要是被人发现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!”眼见豆蔻又要絮叨,孟漓禾忽然严厉噤声,“你若是再说,小心我给你催眠!”

    一听到催眠,豆蔻马上下了一跳,她可是亲眼见过,公主为刺客催眠的样子,后果十分可怕。

    看着她老实的闭了嘴,孟漓禾满意的帮她拉下床帘,悄悄的,学着豆蔻的姿势走出门去。

    之后,进了豆蔻的房间,换上一身夜行衣之后,才又悄悄走出门去。

    因为,她要躲开那名暗卫胥的视线。

    只可惜,自己当初选离合院时,便是看中她在王府中间,鉴于自己一直被劫,所以就选了这个相对安全许多的院落。

    但是,如今也是最难出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,好在,今晚巡逻的人好像少了许多,侍卫似乎也没往日那么多。

    幸好,孟漓禾前世做刑侦之时,也学过许多追击和逃生技巧,对于翻墙这种事,还是略有心得。

    而且,她前世尤其喜欢攀岩,所以工具在手,天下我有!

    将下午临时制作好的绳索拿出,一把扔到墙外,绳索上的铁钩一下便勾到这墙上。

    孟漓禾使劲拉了拉,确保一下结实度。

    这才活动了下手腕,拽起绳索,便准备拉着她爬上墙去。

    然而,她实在是高估了这具身体的肌肉发达程度。

    她才拽着绳子走了没几下,便感觉双臂颤抖,根本就没力气再拉住。

    而光滑的石墙上,根本没有地方用脚借力,眼见便要再次掉下来!

    天,这可怎么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