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79章 谈判告捷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锋利的剑锋抵在她的脖子之上,冰冷的触感从脖间传入,直抵心脏,孟漓禾的心倏地一紧。

    面对这么多次危险,她还是第一次,如此清晰的感觉到,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,几乎微微动那么一下,或者往前再近一毫米,她脖子上的动脉就会被这把剑直接割破。

    心里完全不害怕是假的,只是,她知道,如今越是恐惧,越对自己无利。

    稳了稳心神,孟漓禾故意装出一副毫不惧怕的样子,直视他的双眸:“我对他们我什么都没做,我如此问,只是因为这三个人,分别隔了七天被杀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中年男子一惊,“分别是哪几天?”

    知道中年男子好奇心已起,孟漓禾趁势为自己争取利益,故意冷冷道:“把剑拿开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眯了眯眼,终是觉得自己有些冲动,将剑收回,只是神色依然很冷:“说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倒也不介意他的态度,不着痕迹的深吸了一口气,故作平静道:“这个月初七,十四,和二十一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立即怔住,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眼见他如此,孟漓禾心里了然,接着道:“若是我没猜错的话,他们应该是留完信号后被杀,这也就解释了为何死期一定要相隔七日,而这样的话,你的死期,便是本月二十八。”

    被猜中了所想,中年男子眸光一厉:“你到底是谁?他们,到底是被谁杀的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说了,我是谁不重要。”知道中年男子已经信了八分,孟漓禾气势也渐渐回归,脸色也变得有些冷,“你可以在此藏匿十年不被发现,想必是聪明之人。能暗中杀害三人,又不是官府之人,你觉得会是谁下了杀手?”

    “你怎知不是官府?”中年男子皱眉。

    孟漓禾忽然像听了什么笑话,反问道:“好不容易抓到奸细,为何不审问或者顺藤摸瓜,暗杀?你自己觉得解释的通么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颓然坐下,手里的剑已经放下,眼里有的是深深的迷茫。

    良久,才忽然开口:“是有人供出我们么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孟漓禾摇摇头,“应该说是担心有人供出你们。说实话,如果不是这三个人死,大概没有人会查出你们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的眼眸竟有着一瞬开心,那日师傅被官府抓获,他就一直相信他,不会供出他们四人,看来,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只是,手却慢慢握紧了拳,既然不是师傅供出,那么便是,他们背后的组织!

    说句心里去,如果不是为还师傅之恩,他们怎会来此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四人背井离乡,卧底十年,最后,竟是因担心暴露被杀么?

    虽然,来此之人,就做好了捐躯的准备,但是,那是为了任务,不是为了被自己人所杀!

    眼见他的眼中已经有些怒火,孟漓禾适时的补了一句:“不过你们的组织可真是谨慎,若是为我卖命的属下可能被暴露,遇到威胁,我一定会第一个想到,将他们撤回,永远保护起来,这样,才对得起他们之前为我效力之情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说,中年男子更是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他们几人,正值壮年而出,没有娶妻生子,一心为了潜伏,这十年,虽然看起来平静,但却处处提防着人,没有朋友,没有亲人,最后的结果,竟是死在自己人手里?

    强烈的不甘与愤怒在心中夹杂,但是,却又化作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因为,他似乎什么都不能做,即便是到了如今,他也并不想背叛组织。

    可是,就这样等死吗?

    这个念头才起,身边,孟漓禾的声音,便适时传来:“我可以救你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下意识抬头,眸子里一丝希翼之光浮现,却又一闪而逝,摇头苦笑道:“你帮不了我,而且,你也不会无故帮我,背叛组织之事,我不做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皱皱眉,这个人,似乎比她想象中更顽固了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,她可不会无功而返,转了转眸,故意只针对一点说道:“我说要救,自是有万全之策,你何以这么肯定我救不了你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果然顺着她的思路说下去:“因为他们想杀一个人,这个人就算逃到天涯海角,也会被抓出来,想逃,几乎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忽而一笑:“很简单,那就只要让他们相信,你已经被杀死便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让我诈死?”中年男子忽然一声冷哼,“你以为我背后的组织都是饭桶不成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饭桶,我也不是饭桶。”孟漓禾挑挑眉,“我既要保你,那必定是万全之策,只要……你答应给我合作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终于皱皱眉,眼前的这个女人,从一开始就表现出非凡的胆识,应当不是简单的人物。

    良久,才开口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,你们一直策划的行动。”孟漓禾定定的看着她,并不拐弯抹角。

    “你要我背叛组织?”中年男子眯起眼。

    孟漓禾一声冷笑,忽然大声道:“是组织在背叛你!将你们派来,可曾想过接你们回去?身份未暴露之前,便先对你们下手,相对于他们的计划,你们的人命甚至微乎其微,所以,现在让你选择,你也是觉得,你的一条命,还不如一个计划重要吗?”

    一句句咄咄逼人的询问,让中年男子顿时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他,的确没有那么伟大,伟大到明明知道死路一条,还是维护这个背叛他们的信仰。

    他的师傅,他的兄弟们,如今全部……

    心里一阵绞痛,或许他也该为自己争取一次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个女人,可信吗?

    忍不住带着探究的目光看向孟漓禾,却见她扬了扬眉:“你若是对我仍有怀疑,可以在成功脱险之后,再告诉我不迟。对于合作,我一向有诚意。”

    对方开出的条件太令人心动,中年男子终于松了口:“你确定你的计划,万无一失?”

    孟漓禾这才开怀而笑,轻声将她的所有计划全盘拖出。

    反正,这个人不知道自己是谁。

    他也不会傻到出卖自己这个信息,去向组织汇报,那样,更是相当于告诉你们,我知道你们杀了同胞,如今要杀我。

    那样,即使组织之前想放过他,也再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的眼神越发明朗,这个女子确非池中物。

    也罢,既然她能找到自己,也知道那个计划,即便不是找他,相信她最终也能查出来。

    那,何不给自己一个机会?

    “好,若是你当真可以救我,那我就告诉我所知道的。”中年男子终于开口答应。

    孟漓禾满意一笑,将桌上之前那个摘下的人皮面具再戴上,绝美的脸蛋再次变成了最普通之色,只有那双眸子,灼灼生辉,露着志在必得之色。

    “那,就不打扰了。”站起身,孟漓禾轻声道,接着,又步履有些微艰的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很快,身影便消失于小巷之中。

    良久,孟漓禾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这装瘸子也真累啊,简直比谈判还累!

    不过,不确定有没有人监视,所以,与梅青方汇合前,她还是要装下去。

    只是,本就有些迟了,这样子走路,更是要很久才到汇合的小屋啊!

    希望,梅青方不要着急才好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另一间小屋内的梅青方,此刻如陀螺般在屋内转圈,简直要疯了!

    孟漓禾说过,片刻就好,最多不会超过半个时辰,可是这会时间越来越长,却没有任何的动静!

    难不成,真的是遭遇了毒手?

    他真是千不该万不该答应她的请求,哪怕是将她绑在身边七天,也不应该让她涉险。

    她只是一个女子,若不是因为偶遇自己,怎么会受此连累?

    一切,都是自己的错!

    失去的感觉如十几年前一样,陌生又恐惧。

    不行,他要出去找!

    “大人!”身旁,几个方才流里流气的男子,如今已重新装束,哪里还有方才之样?

    此时看到梅青方竟然欲开门走出,赶紧阻拦道:“大人,切不可冲动!方才那人与属下交手,得知那人武功非泛泛之辈,若是打草惊蛇,说不定孟姑娘更有危险!”

    梅青方倏地停下脚步,扭过头回望那属下,眼眶有些发红,怒吼道:“所以我一个男人,便只能在这里等吗?”

    从未见过梅青方如此神情,属下竟是一时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忽然,屋门上,低低却带有节奏的扣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孟漓禾边一只手擦着额头的汗水,边用另一只手按照之前说好的节奏对着暗号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废弃的小屋,没有院落,之前住着一位常年患病的孤寡老人,生前被梅青方多加照顾,待老人死后,这间小屋便闲置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今,倒是正好作为汇合聚点,否则,孟漓禾若是直接出了中年男子的院子便回了府衙,那真的是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很快,她刚一敲完,面前的门便被一下打开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梅青方那熟悉的面孔,孟漓禾莞尔一笑:“我回来啦!”

    却见梅青方双眼通红,直直的望着她不说话。

    方要开口催促他快放自己进去,却见他忽然伸出双手,竟是一把将她揽进怀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