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77章 密谋计划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不过,他俩还在吵架,并没有和解啊!

    真是伤脑筋!

    要去找他吗?

    “孟姑娘,孟姑娘?”

    身边,梅青方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孟漓禾闻声,扭头看向他,下意识问道:“怎么了?梅大人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看了看门口的方向道:“方才瞧见孟姑娘一直望着覃王的方向出神,可是有何想法?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强烈的做贼心虚后第一个反应便是:“想法?怎么可能!我怎么可能对他有想法?”

    梅青方微微蹙眉:“我的意思是,你是不是对于覃王查此案有何想法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啊!

    孟漓禾深吸一口气,果然心虚最要不得啊。

    不过,提到案件,孟漓禾还是很快回过神来,轻咳一声掩饰掉方才的乌龙,故作一副深思状道:“我确实有点奇怪,为何一个王爷会忽然过问一桩凶杀案,还是说这桩凶杀案与他的密……某些什么事有关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说话之时,莫名想到那封密函,上面的几个大字“四,城,杀,寿”,她还历历在目,只不过她并不能随便拿出来讲。

    只是,会有关吗?

    难不成,这密函就是说的这件事?

    记得,当初也是从一个奸细手中截获……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身边梅青方倒是不太纠结,“不过,各居其位,各司其职,既然覃王不说,我也没有理由过问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孟漓禾点点头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倒是越发觉得,等下到王府,她还是有必要找宇文澈好好谈谈,万一,他们查的是同一件事,结合双方的信息,或许,事情会好办许多。

    眼见孟漓禾已无她想,梅青方立即差最得力的属下,前去按照孟漓禾之前的信息去查,那城北的第四个人。

    因地点已锁定,且人员也有很明确的定位,基本上,只要将附近的人员拿到城人志上面比对,便可大致锁定一些人物,之后再亲自根据他们的职业调查即可。

    所以,仅仅用了不到一个时辰,属下便已经回报。

    “大人,属下已按照大人要求,锁定一个目标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一喜:“将此人情况速速说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属下应道,“此人,三十五岁,男,是个木匠,十年前迁居本城,家就住在城北距城门二里处,汀家巷由北向南第五个门口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心里有了数,点点头道:“好,做的不错。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待属下行礼退下,梅青方这才看向孟漓禾。

    “那,应该就不会错了。木匠常年握锤,握锯,的确也是木柄形状。”孟漓禾思考一瞬,忽然道,“梅大人,此人,我想亲自查看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亲自查看?”梅青方皱眉,却是很快否定了她的提议,“我认为,还是不要打草惊蛇的好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美眸一转,了然问道:“大人是想埋伏在周围,届时抓前来暗杀之人?”

    梅青方点头:“不错,那样,可以将凶手一击抓获。”

    “梅大人所言极是,此方法,的确可以万无一失。”孟漓禾点点头,“但是,梅大人想过吗?奸细频频动作,甚至要将潜伏了十年之久之人杀害,那也必是他们一大损失。唯一可以解释的是,他们背后有一个重大阴谋,担心这几人泄露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眸光一厉:“那就对这个凶手严加逼供,让他将阴谋招认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却摇摇头:“梅大人,且不说这杀手,是不是只是刺杀作用,并不接触到阴谋本身,就说,他不配合呢?若是像上个月那个奸细一样,最多,到了最后只能问斩?

    梅青方皱皱眉,想到上个月那名奸细,无论自己严刑逼供,还是用利诱惑,此人都无动于衷,甚至若不是一直严防他自杀,他根本连法场都不用上。

    “确实有这个可能。”梅青方并不否认,“那孟姑娘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“我想,”孟漓禾顿了顿,看了看梅青方的神色,才说出口,“与那名‘木匠’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和那个奸细?”梅青方显然十分震惊,任他方才如何想,也没有想过和一个奸细合作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孟漓禾坚定的点点头,“我答应救他,以此为交换,他告诉我阴谋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这次却依然摇了摇头:“不行,太危险了,若是打草惊蛇,惊动了他逃跑,可能连幕后的真凶都抓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却目光一聚,忽然问道:“大人,是杀人凶手重要,还是阴谋重要?”

    梅青方狠狠皱着眉,看着孟漓禾逼问的目光,半晌,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:“都重要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摇摇头:“大人,鱼和熊掌不可兼得,你好好想一想,告诉我,到底哪个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目光灼灼,语气更是强硬无比。

    放眼整个朝堂,都没人曾对他这样讲话。

    若是平时,说不定,他直接甩袖走人,或者最起码,也不会抱以好脸色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,他却知道,孟漓禾并非针对他,这个姑娘才智过人,有勇有谋,而且最主要有一颗善心。

    闭了闭眼,梅青方尽量平复情绪,调整好心态,开始思考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作为一个专门负责办案的钦差,当然,捉拿要犯是最直接的责任,甚至于可以说将凶手缉拿归案之后,他便可以安心做他的钦差,不用再多管其他。

    可是,作为一个殇庆国的子民,他更清楚,奸细,阴谋,对于一个国家有多大的危害性。

    这远非一桩小案,一个真凶,可以相比。

    睁开眼,面前的孟漓禾依然耐心的等着自己的答复,终于迎上她的目光道:“阴谋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孟漓禾长出一口气,“那既然如此,大人应该知道如何取舍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揉揉眉心,慢慢道:“尽管如此,我也需要再严加部署,此事,还要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却立即反对:“梅大人,不用再考虑了。我已经想好对策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梅青方略感意外,“孟姑娘,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转了转眼珠,孟漓禾再次贴到梅青方的耳边,悄悄地说着她的计划。

    只是,梅青方的脸色,这次却没有半丝因过分亲密而带来的红晕,而是随着她的话变得越来越青。

    不待她完全说完,竟是直接挺直胸膛,闪道一旁拒绝继续听下去,冷冷道:“不行!孟姑娘不要说了,我是断然不会同意的!”

    早已预料出这个结果,孟漓禾也不急,只是淡然道:“既然大人不同意,那可有更好的办法?”

    梅青方面部十分僵硬,强硬道:“目前没有,但给我点时间,一定会有的!”

    “时间?”孟漓禾忽然笑笑,“也对,算上今天,大人还有六天时间。但是大人,你别忘了,距离第一个人死已经过去半个月,你有几分把握,这最后一个人,不会偶然知道这些人的死,从而自己逃跑呢?只有我那个计划,若是成功了,才真的有可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梅青方忽然坐下,一改他往日沉着的样子,竟然忽然双手将耳朵捂住,沉默的低下头,脸上十分痛苦。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一软,说到底,梅青方也是过人之资,不可能不知道眼下自己的计划是最佳办法。他,无非是担心自己的安全而已。

    慢慢走过去,伸出手,覆在他捂住双耳的两只手上。

    感觉到梅青方的身体倏地一僵,孟漓禾用力,将两只手缓慢的拿下来,眼睛平视着他的脸,坚定道:“放心,我保证我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手被孟漓禾拉住,梅青方只觉原本就有些乱的心,此时更加心乱如麻,不由一把甩开,站起身道:“如果你坚持这个做法,那我换人执行,你不许去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皱皱眉:“大人,这件事必须我去,对方有武功,如果你派有武功之人,对方一定可以感觉到,到时候直接就有了防备,而且,大人,论口才,你觉得,谁还可以赛的过我?”

    梅青方脑子一团乱,因为孟漓禾说的没错,无论从哪方面看,这个计划都很值得一试,而她的口才,的确比其他人要好的多,甚至于,即便是现在,他都觉得在她面前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实在是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梅大人,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。这个道理你比谁都懂吧?”孟漓禾终于也开始失去了耐心,如今时间紧迫,她实在不愿意浪费时间在这个上面,而且虽然宇文澈没有多管,但她经常往府衙跑,终究不是长久之计,她实在不能等了。

    梅青方还是低着头,没有说话,他甚至觉得,自己活到现在,从来没这么纠结过!

    “梅大人。”孟漓禾忽然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她当真是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怎么就这么墨迹呢!

    梅青方一惊,下意识抬头看她。

    只见她双目瞪圆,脸上透着无比的坚决,一字一顿道:“如果你执意不同意,那么就别怪我自己前去了,别忘了,地址我知道,汀家巷由北向南第五家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顾他的反应,直接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梅青方大吼一声,一把将她拉住,颓然道,“好,我答应你。你不要擅自行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