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75章 案情新发现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算了,上次那个破解的方法我已经教过他了,如果一样,你就让他自己去破解吧。”

    宇文峯一噎,还真是生气了啊……

    既然这样……

    宇文峯忽然坏坏一笑道:“也好,这密函十分长,让他头痛去吧!”

    妥妥的见色忘哥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孟漓禾被逗笑,就说这个五皇子会哄人,比那个冰块脸好多了!

    心情倒是真是好了一些,送走宇文峯,孟漓禾推开门,准备去院子走走。

    这屋子里还有血腥味,她虽不讨厌,但却属于讨厌之人的,她还是等打扫干净了,味道散了再回来比较好。

    只是,刚走进院中,便看到豆蔻慌慌张张的跑来,嘴角还喊着:“梅大人,疯子……”

    孟漓禾皱了皱眉,看着跑到自己身边的豆蔻道:“出了什么事?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豆蔻狠狠的吸了两口气才道:“公主,门外,那个疯子在游行,大家都说,是梅大人新断的案,连环杀人案的凶手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目光一聚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疯子正在外面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便只见孟漓禾已经抬起脚步,快步朝着大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豆蔻一愣,赶紧边喊边追上去:“公主,你去哪?你腿上还有伤,不能乱动啊!”

    然而,孟漓禾却丝毫不理会,不仅快步出了离合院,而且直奔王府大门而去。

    门外,远远的,只见乌压压的人群围成一个圈,顺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圈中间,即使距离很远,孟漓禾还是看到了。

    昨日抓获的疯子,正被枷锁套住脖子,高于周围的人们一到两头的距离,想必是站住囚车之上。

    头上,鸡蛋,菜叶,垃圾,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只不过,囚车上的疯子却不似普通被游行的犯人一样低头沉默,而是似乎很好玩一般东躲西躲,甚至于还舔着脸上的蛋汁残液。

    孟漓禾眼睛一眯,冷声道:“备车。”

    身后,豆蔻将将没有赶上,猛的一跺脚,这个公主,竟然连自己都不带了啊!

    马车很快到达府衙,孟漓禾这一次没有做任何通报,直接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里面,梅青方没有升堂审案,而是坐在府衙后面的屋内,用毛笔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姑娘,不得入内,待小的去通报。”

    院内,官兵追着孟漓禾的脚步阻拦,但因着上次孟漓禾一直在梅青方身边的缘故,官兵摸不清她和自己的大人什么身份,因此也畏惧着不敢动粗,只能好生相劝。

    屋内的梅青方被扰的眉头一皱,方要抬头看是何人,却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:“梅大人。”

    眼中喜悦的光芒一闪,梅青方赶紧站起迎接:“孟姑娘,你怎么来了?我正想着,昨日有许多事还未和姑娘讨论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孟漓禾却不看他,直接跨进屋,淡然道,“大人都已经定了案,还用和我讨论什么?”

    梅青方一愣,半响才明白过来,今日孟漓禾带着怒气而来是为何。

    没有多说,而是直接让下面的官兵退下,甚至……还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孟漓禾亦是一怔,瞬间便反应过来,立即问道:“梅大人,可是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梅青方被此一问,却笑了。

    俊朗的面容,配上灿烂的笑容,不同于那日宇文澈百花齐放似的笑容,但却如沐春风般,异常的暖。

    对上孟漓禾疑惑的双眸,梅青方忽然感叹道:“人常说心里为何物,眼里便是何物,梅某,当真十分感谢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孟漓禾更是疑惑不已,怎么好端端的玩起哲学了?

    自己可没那个细胞呀!

    梅青方笑道:“方才我的举动,如果换做其他姑娘,恐怕已经开始担心我欲行不轨,而孟姑娘,却猜到我是有何打算,这不正代表了对我的信任吗?”

    孟漓禾顿时怔住,方才她看到疯子之时,其实不是没有怀疑过他是否着急立功,所以如此结案。

    但这一路,冷静下来,怀疑的心思却逐渐被疑惑取代,只不过,说起信任,她还没有做到从一开始便不怀疑。

    当下,有些惭愧。

    因此,也只好打趣道:“梅大人,就算我不是信任你,也断不会以为你对我有别的想法哇,毕竟,那么多公主小姐都不能入你的眼不是吗?我呀,觉得人最重要就是有自知之明哈哈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却只是沉默的盯着她,嘴角依旧挂着方才的微笑,只不过,却是温柔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孟漓禾好奇心作祟,赶紧问道,“梅大人到底如何打算的?”

    梅青方这才恢复严肃道:“昨日,孟姑娘所说,故意栽赃一个疯子,或许是因为更大的阴谋。所以我思前想后,不如就将计就计,引蛇出洞,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!”

    孟漓禾点点头:“主意倒是不错,只是,梅大人有更严密的部署吗?若是此人还想有什么动作,现在定案后,想必会更加肆无忌惮,我是担心若没有计划,那么还不如让他先忌惮着按兵不动。”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昨日,孟漓禾没有开口提议如何处理疯子的原因,因为她也没想好,到底是引蛇出洞,还是让他畏惧,毕竟,如今范围太广,他们几乎还没有任何抓作案人的头绪。

    “之前发生命案之时,我加派了人手到城内各处巡逻,如今打算换成便装,但依然日夜监视。我想,如此一来,他们便可以放松警惕,但又不至于无法及时抓人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皱眉深思,梅青方的想法倒是不错,只是,却有些危险,她可不希望有再出现一个命案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今天来了,她倒是刚好,再与梅青方一起分析分析案件。

    看到书桌上的纸上,梅青方亦是写满了案件的始末,孟漓禾忽然抬头问道:“梅大人,可介意我用一下笔墨?”

    梅青方点点头,自然应允。

    却只见,孟漓禾将一张大大的宣纸平铺于桌,接着拿起一旁的毛笔,竟是在上面象征性的画了几个……小人?

    好奇之心加强,梅青方不由凑近观看。

    其实孟漓禾,只是把这几个人立体化一下,重新标明一次属性,以及相关信息,再一次希望可以找出什么相关性,或者什么线索。

    因为按照方位,将三个人,分别按照居住地,画在了不同的位置。

    很快,三个人的身边,写满了,年龄,职业,性别,居住地时间等全部信息。

    又将疯子的情况,大娘的情况,等等全部加入。

    若是不知道的,还以为,孟漓禾这是手绘了一个地图。

    而且,看到一旁放置的作画颜料,孟漓禾甚至挑了几种颜色,分别将相似点,关联点,全部勾勒出来。

    隽秀的字体,配着可爱Q版的小人图,加上勾勾画画。

    梅青方只觉,眼前的案子不再冰冷死板,甚至第一次觉得,原来办案,还可以如此有乐趣。

    记忆中,从那件事之后,他竟是第一次感觉到,快乐。

    “梅大人。”苏瑾安忽然叫道,“你来看看,你觉不觉得,如果作为一张蓝图,这张图上少了什么?”

    梅青方闻言仔细看去,只见,东,西,南方向,因为有三个被害者的缘故,所以填补的十分充实,而相对来说,北面,却是空余一大片。

    若真的按照蓝图来看的话,这幅图十分的不协调。

    那么,也许……

    两人迅速对视一眼,异口同声道:“城北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忽然眼前一亮道:“大人,可有城区地图?”

    梅青方犹豫了一瞬,便将书柜上的锁打开,将里面的地图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按照王法,地图是不需要私人绘制的,甚至都不会给非官府之人看。

    毕竟,如今三国鼎立,地图这种敏感的东西,还是不能随意外露。

    但,他却相信,孟漓禾,绝对不是有歹心之人。

    孟漓禾倒没注意这么多,毕竟在现代,地图简直满大街都是,尤其到了旅游景点,更是你不想要也要塞给你一张。

    于是接过来,便马上铺于桌上。

    分别将三个人的位置,在地图上找到,之后,又测量了一下离城门的距离,终于,展露了笑颜。

    抬起头道:“梅大人请看,这三名死者,均是居住离城门二里处附近,加上来城十年,我初步猜测,这三名死者,很有可能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奸细。”梅青方冷冷的接道。

    孟漓禾沉默的点点头,表情亦是有许多凝重:“只是,如果是奸细,为何会被暗杀呢?难道,是有什么事情担心败露,因此,便被杀人灭口?”

    梅青方忽然想到什么,眼前一亮:“上个月,我破获了一个案子,便是一名盗取军事机密的奸细,目前,已被斩首示众,而这个人也是十几年前来城居住,至今已有十五年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惊,“难道此人与这几个人有关?”

    说完忍不住感叹,这个人,隐藏倒还真是久啊!

    梅青方再次往那副图上看了看,接着拿起笔在正中间,亦勾画出一个小人,也学着她的样子,将特点写出,接着说道:“这便是此人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看了看那赫然在最中间的位置,忽然眼露笑容,两手一拍:“这就对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