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74章 东施效颦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看着赵雪莹突如其来的以极其诡异的姿势,极其不合理的路线,朝着墙的棱角撞去。

    孟漓禾下意识的闭上眼,因为结果一定很惨烈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的确没有预料错。

    虽然,面前有两大高手。

    但是,宇文峯是压根不想出手相救。

    而毕竟是自己的表妹,宇文澈倒没那么冷漠,只不过,他倒觉得,赵雪莹最多扭个脚,怎么也没想到是那样的运行轨迹。

    所以,待所有人反应过来时,赵雪莹已经撞到了墙角上,头上的鲜血直流,顺着额头的发丝流淌下来,恐怖至极。

    当真是,够惨。

    孟漓禾抽抽嘴角,竟然真的做起戏了。

    而且,赵雪莹还真是个好学生。

    自己前面刚教导的够惨,这么会就学以致用了。

    啧啧啧啧,哈哈哈哈。

    “表哥……”赵雪莹被这一撞,只觉头昏眼花,当真有些站立不稳,虚弱的朝着宇文澈的方向,弱弱的叫着。

    宇文澈眉头一皱:“来人,送表小姐回去包扎。”

    今日,赵雪莹为了演戏,特意没有带俾女过来。

    所以,目前进来的只有管家和院门口他派给孟漓禾的守卫。

    宇文澈眯了眯眼,望向赵雪莹时,一道寒光闪过。

    “表哥,我头好晕,怕是走不了了。”赵雪莹扶墙而立,那软软的身子几乎一阵风就能刮倒,当真让男人忍不住怜香惜玉,如果不看她全部糊满血的脸的话。

    “管家,抬表小姐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管家应声,回头给几个小厮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立即,几个小厮便围在赵雪莹身边,准备将她抬走。

    赵雪莹一惊:“表哥,我不要他们碰,他们都是男人啊!”

    几个小厮一愣,犹豫着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宇文澈却是神色未变,只是淡淡的说:“那便叫你的侍女前来抬你。”

    “表哥。”赵雪莹有点着急,三两步走到宇文澈的面前,想要伸手拉住他,却又不太敢触碰,只好伸伸手道,“我的额头还在流血,耽误不得,不如表哥你抱我回去?”

    啧啧啧啧,孟漓禾饶有兴致的在床上看着这免费表演。

    十分想要来上一盘瓜子。

    是谁说古代女子含蓄来着?

    怎么说起抱来这么大言不惭呢!

    让她这等薄脸皮都没眼看啦!

    不过,这剧本编排的可不好玩,自己若是不参一脚,岂不是要草草落幕了?

    孟漓禾坏坏的笑容在脸上绽开,接着却转变成愤怒的语气:“表小姐,你怎么骂人呢?”

    赵雪莹一愣,完全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当即做出一副委屈状:“表嫂,你在说什么?雪莹没有骂人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孟漓禾眉毛一挑,“你方才说别人不能碰你,因为都是男人,接着却又让王爷碰,岂不是在说,王爷,不是男人?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话音一落,宇文峯很没品的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宇文澈冷冷的扫射过去。

    宇文峯立即夸张的捂住嘴,而那眼神却止不住往宇文澈的下身瞅去,仿佛在确认某个人,是不是男人。

    宇文澈青筋暴起,在犹豫要不要将宇文峯踢出去。

    然而,孟漓禾脑中闪现的第一画面却是——宇文澈一把拉过宇文峯,眼神邪魅:怀疑我不是男人?那就让你仔细看看我到底是不是男人!

    后面省略一万字。

    顿时……

    “噗。”一声,孟漓禾终于忍不住,生生被自己的脑洞雷到。

    宇文澈目光转移,他倒不知道,原来宇文峯的动作这么好笑么?

    这个女人的笑点,是不是有点太低了?

    眼见自己的话被孟漓禾扭曲到这个程度,并且还被这般耻笑,赵雪莹解释不成,竟是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边,两个人在笑。

    一边,一个人在哭。

    那画面太美,旁边人真是不敢看。

    毕竟有人在哭,而且管家和众多小厮在场,宇文峯和孟漓禾也不好一直笑,对视了一眼,便收回了笑声,只不过,有没有在心里笑,便无人可知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只有赵雪莹的哭声,在这个静匿的屋子里,显得尤为刺耳。

    “哭够了吗?”宇文澈冷冽的声音似乎从地底下传来,吓的赵雪莹登时就止住了哭声,弱弱的看向宇文澈。

    却只见宇文澈的眼神之中,丝毫没有任何怜惜,反倒多了一丝不快,顿时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难道,她又中计了?

    这个孟漓禾,难道是算准了自己会有这么一出,所以,才故意让自己故意变惨?

    顿时,狠狠的瞪向孟漓禾,若不是她,自己最多摔一下,何至于到了头破血流这个境地?

    然而,孟漓禾却坦然的接受这个怨恨的目光,甚至一直咧着的嘴都没有合上,仿佛是在生生告诉她,没错,我就是要算计你!

    忽然,一股说不出的畏惧,从内心犹自发出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哭够了,可有力气回去了?”宇文澈冷冷的抛下一句话,将赵雪莹的心彻底击碎。

    也罢,她今日就是中计了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次,一定要讨回来。

    想及此,赵雪莹轻轻的擦掉泪水,甚至掏出手帕,将脸上的血迹擦干,之后,才顶着红肿一片的额头说道:“雪莹觉得好了许多,如此,便先行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还行了个礼,之后才抬头挺胸,准备来一个华丽转身。

    只不过,理想与现实之间永远差一个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所以,当她维持优雅的姿势,快速转身时,头一晕,差一点再次撞到墙上。

    若不是身旁小厮扶了一把,大概额头上的伤口可以对称了。

    孟漓禾很没有同情心的在心里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她可不会对找自己麻烦的敌人心软。

    屋内很快变成三个人。

    孟漓禾的笑也从心里转移到了脸上,与某个同样幸灾乐祸不嫌事大的五皇子,默契的在这种时刻对眼。

    “孟漓禾。”忽然,宇文澈阴恻恻,“你很开心?”

    “额。”孟漓禾瞬间像调皮的小学生被老师逮到般,迅速收敛了笑容,瞪大眼睛无辜道,“没有没有,表小姐受伤如此严重,我怎么会开心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宇文澈冷冷一笑,“受伤这么严重,难道不是你的功劳?”

    欸?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宇文澈怎么会知道?

    他方才明明不在呀。

    难不成,是乍自己?

    当即,挺直腰板,故意严肃道:“王爷,说话要讲证据哦,你有什么证据,证明表小姐的伤和我有关?

    宇文澈眸光一厉,望向孟漓禾道:“本王不是你的犯人,更不是什么大人,本王需要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接着冷冷一哼,这个蠢女人。

    以为自己没看到就猜不到了吗?

    赵雪莹平日最怕疼,之前装过无数次都不疼不痒,怎么就偏偏见了孟漓禾就变了,猜不到又和猪脑子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还敢和他提证据!

    她以为,他会像梅青方一样听她摆证据?

    笑话!

    “你!”孟漓禾当真恼怒,这人怎么这么无理取闹?

    难道,表面对赵雪莹冷冰冰的,其实内心是在怪她了?

    所以,就这般故意找茬,为了给赵雪莹出一口气?

    真是看不出,他原来这么在意赵雪莹呢!

    心里不服气,嘴里更不会闲着,孟漓禾冷声回道:“王爷是皇子,当然不需要什么证据,但我也是王妃,也不是可以随便因为阿猫阿狗便责难的!”

    宇文澈眼睛一眯:“孟漓禾,注意你的言行。”

    毕竟,此刻下人们还未走远,若是被听到孟漓禾眼里无人,那她这个王妃便很难让人心悦诚服。

    就像赵雪莹一样,无论怎样,大家都只是畏惧她的身份,所以不敢违抗,但一出事,恐怕被欺压之人,不落井下石就是好的。

    他,不希望孟漓禾也重蹈覆辙。

    然而,孟漓禾却被他这句话更加点燃了怒火,当即反问道:“呦,我说赵雪莹,王爷不高兴了是吧?既然你心疼她便去找她啊?在我这待着干嘛?看她欺负不了我,你帮忙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宇文澈直直的盯着孟漓禾,似乎已经处在发怒的边缘,眸光闪了又闪,冷冷的丢下一句话,“不知好歹!”

    接着,便大力推开门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留下全程围观,不敢参与的宇文峯以及瞬间仍在气鼓鼓的孟漓禾。

    “二嫂,我觉得二哥他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想了一下,宇文峯还是决定劝和一下。

    然而,自古兄弟间都是互相帮助,穿一条裤子,宇文峯的好意,孟漓禾丝毫没有心领,而是淡淡道:“五皇子不必为他解释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峯只好收住嘴,不管怎么说,他可是劝过了,可是人家不听,可别说自己没有兄弟情义。

    如今,宇文澈都走了,他也不好多待,更何况,手里还拿着等着破解的密函。

    对了,密函!

    宇文峯忽然想到此,犹豫着开口:“今早刚截获的密函,与上次的方式应该一样,二嫂能不能帮二哥破解一下?”

    “密函?”孟漓禾下意识严肃起来,不过又想到方才宇文澈那无理取闹的话,置气道,“算了,上次那个破解的方法我已经教过他了,如果一样,你就让他自己去破解吧。”

    宇文峯一噎,还真是生气了啊……

    既然这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