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73章 端妃探望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三人的脸色均是一变。“梅大人?”端妃一脸疑惑,“可是当年的新科状元梅青方?”

    孟漓禾愣了愣:“端妃娘娘也知晓?”

    她确实听说梅青方很出名,却也未想过竟是出名到了连后宫嫔妃都知道的份儿上。

    “说来惭愧。”端妃敛了敛眉,“峯儿有个表妹,曾经仰慕过这个梅大人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端妃用了曾经,不过孟漓禾却明白,想来,这个表妹,又是被梅青方拒绝的女子之一。

    赵雪莹目瞪口呆,怎么是这样?

    难道,端妃对于孟漓禾私下见别的男人当真不介意?

    方想着,只听端妃终于问出了声:“覃王妃为何会认识梅大人?”

    赵雪莹一个冷笑,她就说一个后宫嫔妃怎会不注重此事,要知道,后宫可是个连男人都看不见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倒要看看,孟漓禾要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只是,孟漓禾却只是微微一笑:“不瞒端妃娘娘,说来也是巧合,漓禾偶遇梅大人在办案,因觉得案情有蹊跷,便忍不住掺和了进去,漓禾不才,一直查了整整一天,才还嫌疑人清白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说的极其笼统,端妃却是一惊。

    说实话,虽说之前孟漓禾确实冒着极大的风险救了自己,但自己的皇儿与宇文澈本就交好,因此她一直认为,想必,这也是在给宇文澈一个人情。

    毕竟,宇文峯因为此事一定心存感激,那最直接的受益人便是宇文澈。

    那么宇文澈说不定,会因此看重孟漓禾。

    毕竟,没有哪个女子不愿意自己的丈夫疼爱自己。

    她在后宫多年,过得几乎天天是这样的日子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孟漓禾,虽然感激,但却没有发自心里。

    毕竟,在她看来,她不过也是一个跳板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,今天,她却知道,即使仅仅是凑巧,孟漓禾却依然可以挺身而出,为其申冤做主。

    虽然她说的轻易,但能从梅青方底下救人,也不会是什么简单之事。

    当下,心里温暖许多。

    她,到底多少年,没有与人不带目的的相处了?

    又有哪个人,会不带目的的对自己施好?

    心里短短的震撼之后,是突如其来的感激,于是,感叹道:“覃王妃还是如此热心,想来,那个嫌疑人一定从心底感激。”

    谁料孟漓禾却笑了笑:“他呀,不会感激我。因为,他是个疯子。”

    “疯子?”

    端妃惊讶出口,只是这回,却让三个人都诧异了。

    不过,端妃心里的暖意却愈发加深,毕竟,她着实想不到,孟漓禾能从一个疯子身上获得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那,就更加证明了,孟漓禾当真是一腔热血,别无其他。

    心里,竟无端生出一种保护之欲。

    就像,人都有自己理想中的一个形象,自己却做不到,那么就反过来保护这个可以做到之人,仿佛,那也成为了她们的一种寄托。

    “对啊,神经不正常,也不知道可不可以治好。”孟漓禾下意识回应着,心里却在想,这古代又没有什么精神病院,没有地方收容这些精神病,确实有些危险呢……

    身旁,赵雪莹却彻彻底底的翻了个白眼,这个女人,当真是神经病!

    不好好在家守着自己的男人,跑出去帮个神经病翻案!

    端妃眼底的赞许直达心底,看着宇文澈道:“澈儿,真是好福气,娶了个如此宅心仁厚的王妃。若是我家峯儿有这等福气便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母妃又在偷偷说我什么?”

    门口,宇文峯那标准的吊儿郎当的语调传来。

    方才,他虽然已经先到了覃王府。

    但是,因为只有宇文澈知道如何解那个密函,而宇文澈却又不能失了礼节先行离开,所以,便只好简单的将方法告诉了他,让他破解。

    怎奈他当时就没怎么听懂,后来就别说破解了。

    于是想着还不如来离合院,反正里面那两位,谁都可以。

    端妃摇了摇头,看向孟漓禾无奈道:“瞧瞧,这么大的人了,整天这么不正经,还指望着谁家好姑娘看上他?”

    孟漓禾被逗笑:“端妃娘娘,您可别这么说,五皇子一表人才,别说担心谁看不上了,只怕是姑娘瞧上一眼就会喜欢吧?”

    没想到孟漓禾会这般说自己,一向厚脸皮的宇文峯竟觉脸上一热,掩盖般的说道:“就是,还是表嫂会看人!母妃你真是太看不起你儿子了。好伤心,呜呜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的目光从宇文峯脸上略过,眼眸闪了又闪。

    “别装了!”端妃站起身,一巴掌拍上宇文峯的头,“没个正行!”

    宇文峯立即抱头做痛苦状:“哎呦,母妃你谋害亲子!”

    孟漓禾在一旁看的好笑。

    果然,生活就要吵吵闹闹才暖啊!

    她前世,从小便没有爹娘,这具身体的记忆,也没什么和爹娘有关,现在,又嫁了个冷冰冰的王爷,想要如此热闹的生活,恐怕,也是奢望吧?

    身边,吵吵闹闹。

    宇文澈却敏锐的捕捉到孟漓禾黯淡下去的眸子,想到他调查出的那些消息——歌姬的公主,极不受宠。

    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皱,眼神也变得有些深邃。

    “好了,本宫真是老糊涂了,今日本是来探望病人的!!”端妃忽然又拍了拍宇文峯的脑袋说道,“都是被你闹的!”

    回答端妃的自然又是一阵嚎叫。

    端妃直接无视他,转而对着孟漓禾说道:“其实本宫一直想对覃王妃和覃王设宴道谢,但覃王似乎一直不方便,好不容易听说上了朝,这覃王妃又病了,本宫觉得,那定是要来看看了。怎么样,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一暖,毕竟,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长辈的关爱了。

    嘴角高高的上扬,轻快的答道:“好多了,多谢端妃娘娘惦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端妃满意的拍着孟漓禾的手,越看越喜欢。

    真是可惜了,怎么就不是自己的儿媳妇。

    将怀中一块玉掏了出来,这块玉,本来是打算送给宇文峯将来的正妃的,不过如今,越看孟漓禾越喜欢,若不是礼数不合,真想认个干女儿。

    “这是藩外来的红玉,可以护体驱寒,本宫送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将此玉放到了孟漓禾的手上。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光是此玉接触到手心,便能感觉一阵温热,再看这外形,通体透亮红润,一看便知,是上等的好玉。

    赶紧推脱道:“端妃娘娘,这个太贵重了,漓禾不能收。”

    身边,宇文峯微微惊讶,这玉,自己开玩笑向母妃讨要过,然而她说是留给自己正妃的。

    怎么会?

    不过,不知为何,却没有一丝的可惜,竟是有一股莫名的欣喜。

    “表嫂,难得我母妃舍得,你,就快收下吧!”

    孟漓禾为难的看了一眼宇文澈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快出来说说话啊大哥!

    她又不知道具体价值,多了少了都不合适啊!

    宇文澈却反常的避开她的目光,脸色淡然,看不出喜怒,只不过,眸光却一瞬便的望不到底。

    孟漓禾泄了气,算了,既然不阻止她,那她就收了好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漓禾就恭敬不如从命,多谢端妃娘娘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道了谢,却觉身边,忽然射来两道冷冷的目光。

    赵雪莹那自是不用看,从端妃娘娘进来以后,她虽然大部分时间没说话,但都在用眼神表达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另一道?

    顺着方向看去,只见宇文澈正盯着自己,脸上虽然仍是那样的表情,但却莫名让人觉得有些发冷。

    忍不住打了个冷颤,这宇文澈当真是个冰棍,简直能冻死个人!

    “是不是冷了?”一直将孟漓禾手握在自己手里的端妃感觉到她的反应,不由关切的问道,“本宫也是时候回宫了,你好生休养,待好了,可一定要赴本宫的宴。”

    说着,拍了拍孟漓禾的手,便站起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孟漓禾赶忙下床,这次说什么也不能窝在床上了。

    然而,端妃却严令禁止道:“不许送!否则本宫要不高兴了!”

    孟漓禾只好收回已经迈出去的脚步,目送她出门。

    临走,端妃还不忘加了一句:“宇文峯,你若是以后不给本宫找个这么好的媳妇,本宫为你是问!”

    宇文峯机灵躲开,勘勘躲过端妃欲拍下的魔掌,高声喊道:“儿臣谨记!恭送母妃!!”

    端妃摇摇头,一脸宠溺。

    屋内很快安静下来,宇文澈与宇文峯只交换了一个眼神,便知那个密函,还没有被宇文峯破解成功。

    那,干脆,还是交给孟漓禾破解比较好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看了看一旁依然站立的赵雪莹,想到方才之事,语带不耐道:“你还有事?”

    赵雪莹其实正在盘算自己初来的意图,如今宇文澈已经到来,倒是省了她再找机会了。

    想到孟漓禾之前说的话,赵雪莹眸光一闪,忽然柔柔一笑:“雪莹只是来探望表嫂,既然表嫂要休息,那雪莹就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故作姿态的向孟漓禾行了个礼,这才慢悠悠的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却忽然,脚下一崴,身子一个歪斜,伴随着“啊”的一声,头部竟是朝着最近的墙,直直撞了过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