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71章 喂你吃药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身边,豆蔻大惊失色,甚至来不及放下药碗,就跑了出去。房间外,豆蔻慌慌张张的向倚栏院跑去。

    宇文澈久未上朝,今日刚刚下了朝回来,便听到老远,匆忙的脚步声朝着这边跑来。

    听起来,像个女人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宇文澈淡定的换好便服,坐在屋内。

    很快,院外,便听到院外侍卫的阻拦以及一阵疾呼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王爷!”

    听起来似乎是孟漓禾那个小丫鬟的声音。

    宇文澈在屋里淡淡开口:“让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得到许可,豆蔻赶紧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进,匆匆行了个礼便气喘吁吁道:“王爷,公主她,奴婢是说王妃……王妃,又晕倒了!您,快去,快去看看行吗?”

    宇文澈皱皱眉,又晕倒了?

    昨日,他回来以后,明明再次问过大夫,孟漓禾只是伤口引起的发烧,并不是很严重的问题,按理睡上一觉,发发汗,就好了才是。

    她虽然身子确实单薄,但,也总不至屡次晕倒。

    想到昨日管家夸张的通报,宇文澈开口:“是不是只是睡着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豆蔻赶紧摇摇头,“奴婢,奴婢是看着王妃倒下去的!昨夜已经有一次,今晨又是一次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宇文澈眯了眯眼,“两次都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豆蔻着急,回答的也直接:“都是奴婢进去喂药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喂药?

    一个难以想象的念头在脑海里形成。

    宇文澈冷冷开口:“将事情的始末细细与本王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虽不知道宇文澈这是为何,但豆蔻还是一五一十的将昨夜与今早之事的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宇文澈却渐渐弯了嘴角。

    站起身道:“走,待本王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床上,孟漓禾正闭着眼睛打着小算盘。

    方才,豆蔻没说一句便离开,想来是想要自己再休息。

    可是,总不能每次都以这个为借口躲避喝药啊!

    怎么办好呢?

    不然,她出去转转,然后告诉大家她好了,真的不需要吃药了?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十分可行,孟漓禾准备偷偷下床。

    然而,身体还未动,便听到门外,宇文澈的声音清清冷冷的传来。

    “药呢?”

    孟漓禾吓了一跳,不是吧?

    怎么会是宇文澈?

    到底是哪股子风把他老人家吹来了?

    而且,还好心的给自己送药?

    太阳,打西边出来了吧?

    然而,心知宇文澈比豆蔻还要难缠上几个等级,孟漓禾干脆眼睛一闭,心里暗暗决定,待会打死不睁。

    门外,豆蔻重新将药又热了一遍,才递给了宇文澈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有些疑惑,为何王爷不将大夫请来。

    但是,毕竟她一个下人,不像在自家公主面前随意,再加上宇文澈一贯冷冷冰冰,这会更是即便有话也根本不敢讲。

    所以,也只能按照宇文澈的吩咐,眼看着他端着药进入,自己则在外面焦急等待。

    门吱呀作响。

    门内的孟漓禾正安静的平躺着,没有因为门的响动而有任何反应,看样子的确像是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宇文澈慢慢的走近,将药碗端在手里,坐到床沿上。

    “孟漓禾,起来喝药。”

    床上的孟漓禾,没有丝毫反应。

    “若是醒不过来,本王便只能强灌进去了。”宇文澈不急不恼的说着,边观察着孟漓禾的反应。

    床上的孟漓禾身子一僵。

    但是依然没有反应,只不过,嘴巴却下意识的使劲抿了起来。

    宇文澈嘴角不自觉的高高扬起,几乎被她这古怪的样子笑出声。

    然而,面上却依然故作冰冷的说道:“不过,本王不喜欢用强,孟漓禾,既然如此,本王就勉为其难亲自用嘴喂你,待你好了,可要记得多为本王做几件事!”

    床上的孟漓禾,被这几句话震得脑袋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别的话她没听见。

    但是她清楚的听见了,四个字——用嘴喂你,用嘴喂,用嘴,嘴……

    顿时心中大骇,心跳如鼓,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被子里面的手紧张的抓住床单。

    不!是!吧!

    发现孟漓禾依然没反应,宇文澈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很好,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,还能装多久。

    想着,端起碗,嘴角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,接着,竟是真的含住一口药。

    然后,双手捧住孟漓禾的肩膀,头朝她的脸上低低的探了过去。

    孟漓禾只觉头上的阴影越来越多,不用睁开眼,也知道,宇文澈的嘴现在离自己越来越近,估计马上就要碰到。

    当即,不顾其他,忽然睁开眼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鼻尖上方的宇文澈动作停住,双目与她对视。

    俊美的脸在自己眼前放大至此,孟漓禾只觉心跳比方才更加剧,几乎都要从破腔而出。

    却只见宇文澈的嘴角轻轻的扯了一扯,接着便抬起头,将嘴里的药吐了出去。

    然而,只是这么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孟漓禾却感觉到了百花盛开,那感觉就像人在满是雪的天空及地上行走,忽然前面绽放开了一整片的花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身边,宇文澈清清冷冷开口,方才的笑容好似昙花绽放,甚至让孟漓禾以为是错觉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孟漓禾回过神,老实应声,因为很显然,装死这一招在他面前根本行不通。

    “那就把药喝了吧。”宇文澈将药碗递上前。

    孟漓禾看着药碗苦笑,支支吾吾说:“王爷,我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澈眉毛一挑:“怎么?想让本王喂你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。”想到方才的情景,孟漓禾一个慌乱,赶紧否定着,甚至接过碗就将药一口气喝了进去。

    只是,那秀气的眉头全程紧蹙,五官扭曲,那喝药的过程简直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甚至,在喝完之后,舌头还不自觉的伸了伸,似乎想将苦味驱除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看到这幅惨样,一定不会相信这就是风邑国的第一美女。

    然而,宇文澈却觉得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果然,张牙舞爪的小猫,就要被驯才有意思啊!

    只不过,逗人有时候也像毒药,逗逗就会上瘾。

    宇文澈看了看尚在苦味中挣扎的孟漓禾,淡淡道:“孟漓禾,本王又救了你一次,你要怎么谢本王?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:“王爷……救了我?”

    她不就是发了个烧而已嘛?

    递碗药就算救人,王爷你脸皮也真厚!

    宇文澈扫了一眼孟漓禾盖着被子的身体,淡然道:“当然是救,你若是没有本王的冰晶玉石膏,恐怕现在,脑子已经被烧坏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宇文澈说的不假,大夫所说的那个冰晶玉石膏,是极其珍贵之物,就连皇室,也只有皇帝和皇子才有,哪怕是后宫嫔妃,也没有资格使用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孟漓禾眨眨眼,原来还真的不止喂药耶,立即狗腿道,“那多谢王爷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宇文澈状似无意道,“不需要本王再帮你涂抹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不需……啥?”孟漓禾刚刚反应过来,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话,“等等,王爷,你说这药膏,是你帮我抹的?”

    宇文澈淡然道:“不止如此,纱布,本王绑的还好吗?”

    孟漓禾赶紧从旁边掀开被子,只见被子里,自己那两条白花花的大腿,此时正光溜溜的在里面,而那纱布,的的确确不是自己的捆绑手法!

    将被子重新盖起,孟漓禾虚弱道:“所以我的裤子,也是王爷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药喝了,就多休息吧。”宇文澈不置可否,更让孟漓禾觉得人生灰暗。

    跟着,人也低落不少。

    然而,人家是好意,上次帮她解春药是好意,这次帮她抹伤口也是好意,她实在是不好怪罪。

    但是,为什么总有种被人卖了,还给人数钱的感觉呢?

    宇文澈强忍住笑意,故意扳起脸:“那本王便回了,你好生休养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慢走。”床上,孟漓禾眼神迷离,随便挥了挥手便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接二连三被打击,人生真是惨淡如雪。

    宇文澈轻咳一声,绷着脸,沉默离去,只是,第一次,在确定四下无人时,轻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眼见宇文澈离去,豆蔻赶紧跑进:“公主,你醒了?”

    却见孟漓禾双眼直直的望着房顶,表情呆滞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你怎么了?”豆蔻顿时惊呆,这怎么醒过来后变傻了?难道真的是发烧把脑子烧坏了?

    孟漓禾半响无语,终于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算了,人生不如意,十有九点九。

    她就当,不小心走光好了。

    反正,她也没少块肉不是?

    大不了,下一次再把他看回来好了。

    于是,某个刚走回倚栏院的人,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。

    完全不知道,自己一番好心,却已经被人惦记上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二哥,受凉了?”

    倚栏院内,宇文峯已经在等,方才在宫内与端妃闲聊耽误了一会,所以这会才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宇文澈一脸严肃,摆摆手,“有急事?”

    “嗯,昨夜,又截获一封密函。”

    宇文峯边说,边将窗户关好,初春的早上,的确依然泛着冷意。

    而离合院,孟漓禾梳洗好打开窗子,闭着眼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嗯……没有污染的空气就是新鲜啊!

    却听门口,一个声音忽然出现。

    孟漓禾睁开眼,她,怎么会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