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70章 亲自上药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终于,拉上床帘,老实的在里面鼓捣一番之后。

    忽然,“啊!”一声,之后,便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宇文澈眉头一皱,看着倒在地上的豆蔻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大夫想也未想道:“想来是晕血。”

    躺在地上紧闭的豆蔻心里偷偷一乐。

    她早就观察好了,王府内,除了莹雪阁有几个侍女外,外面的侍女非常少,而且这会想来已经全部睡下,王爷除非要派人将他们从床上拎起来,否则,便只能亲历亲为了。

    刚刚王爷那张脸可真是可怕,没准,自己这一招,可以替公主争取点被怜香惜玉的机会,想必,任何一个男人,看到女人受伤,都多少会心软,那样,说不定今日晚归之事便不会再责难了!

    真是想想就开心,当下更加认真的装起死来。

    妥妥演技派。

    终于在她主子孟漓禾的日夜熏陶,耳濡目染下,得到了升华。

    宇文澈皱皱眉,这些下人,都是谁挑的?

    怎么个个关键时刻掉链子?

    当即决定不管,反正晕血,一会便会自己醒来。

    将不会怜香惜玉的精神发扬的十分光大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王妃如今高烧不退,还是早些用药比较好,不然高烧最有可能的是烧坏脑子,依老夫看,不如王爷亲自查看一番如何?老夫只是大夫,王爷不必窘迫。”

    眼见宇文澈还在思考,大夫好心建议道。

    毕竟,都已经是夫妻,这点小事实在不足挂齿。

    而且,对于一个大男人,着实也没什么好窘迫的。

    宇文澈眼眸闪了又闪,窘迫?

    他看孟漓禾会窘迫?

    真是好笑!

    当年在他面前洗澡,他还不是一样淡定自若?

    想着,直接跨过地上装死的豆蔻,坐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丝毫不记得当年自己如何夺门而出。

    帘子内,孟漓禾腿上的裤子已经被褪下,两条腿在纱裙中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宇文澈目不斜视,扯过一旁的被子将她盖住,只露出伤口部分,这才仔细瞧去。

    只见白皙的腿上,裹着一圈白白的纱布,纱布上面渗出许多血迹,想来是没有完全愈合后又撕裂。

    宇文澈到底还是动作放缓,慢慢将纱布一层层解开。

    看着伤口,描述道:“伤口周围有些红肿,且有些泛白,渗出少许的血,伤口大概有半指深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依此情况看,伤口本不碍事,但看样子,怕是沾了水。”大夫皱皱眉,赶紧提醒,“王爷,无论什么伤口,都不得沾水,王爷一定要嘱咐王妃啊!”

    宇文澈忍不住朝昏睡中的孟漓禾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是猪吗?

    平时机灵的像猴子一样。

    关键时间,竟然明知有伤口还要泡水?

    怎么没有蠢死?

    大夫在外面斟酌片刻,随后开好了药方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是老夫开的药方,按此药为王妃煎服,可以去热消肿,但是腿上的伤,还需要用药涂抹,老夫也已开好,这些王府应该都有,还请王爷速去安排,王妃情况严重,耽误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宇文澈坐在床上,大声吩咐。

    管家赶紧进来。

    “领大夫去王府的药房拿药,将涂抹之药先行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管家领命,带着大夫前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手里拿着药膏再次返回。

    宇文澈冷静的接过药膏,这一次没有再犹豫,直接涂抹其上,并且还特意换了新的纱布将其重新包扎好,又将被子整条盖在她身上,这才停了手。

    反正看伤口都没人可以使唤,涂抹,就更懒得做无用功了。

    想着,不由又冷下了脸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不是说掌家么?

    这就是她掌家的模样?

    身边,连个多余的丫鬟都没有。

    若不是自己调了暗卫过来,整个离合院,恐怕只有她和豆蔻两个人。

    这,哪里像一个王妃该有的样子?

    看起来,真的是太纵容她了。

    想着,便站起身,再次从豆蔻身上跨了过去:“管家,等会吩咐人喂王妃吃药,本王先回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要离开,忽然,却又想到些什么,冷冷道:“本王累了,没有天塌下来的大事,不要再来找本王,否则,打扰到本王的休息,全部逐出府。”

    之后,便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管家擦了擦来回奔波的汗。

    啧啧,真想不到,这王爷吃起醋来这么可怕!

    不过嘴硬心软,生着气还给人上药,简直太感动了。

    王妃,你可要对我家王爷好啊!

    身前,宇文澈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身后,孟漓禾依然昏睡。

    管家,摇了摇头,也抬步离开。

    只有地上的豆蔻,在人走后,从冰凉的地上爬起,一脸哀怨。

    然而,却不料,这种哀怨很快再次升级变成了抱怨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你醒醒,起来喝药啊!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身边,一直有个声音在吵。

    孟漓禾睁开眼,头顶上方,豆蔻担忧的脸瞬间变成惊喜。

    事实上,孟漓禾之前不算是昏迷,最多算是昏睡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发烧太严重,所以对周边一切事情都变得异常模糊,而且缺乏反应能力,只是昏昏沉沉睡着。

    而经过宇文澈那皇家专用的良药,此时发炎的伤口上,炎症消退不少,而且睡了一觉,身上的温度也降了许多,虽说还没有完全恢复,但已经没什么大碍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会被这持续的呼喊声,扰的直接清醒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你醒了,太好了,快起来喝药!”

    喝药?

    孟漓禾脸部僵硬,朝着豆蔻手中的碗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大大的瓷碗里,满满都是黑褐色的药。

    看起来就……非常苦。

    顿时觉得,天都灰暗了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学医的人,怕吃草药,估计说出去会笑掉大牙,然而,她还真的怕。

    前世,她有个中医的爷爷与她相依为命。

    整日用各种草药制成膏方,从小便让她喝,据说可以强身健体,让她茁壮成长。

    茁壮是真茁壮了。

    然而阴影也是实实在在的大阴影。

    所以,从爷爷去世之后,她便坚决不喝中药汤。

    好在,现代医学发达,很多中药也治成了中成药,所以,她也不算讳疾忌医。

    结果,没想到到了古代,居然还要面临喝草药的命运?

    天哪,还不如杀了她。

    于是,下意识说了一句:“我不喝。”

    豆蔻一愣:“公主,你在生病,怎么能不吃药呢?快,喝完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立即顶着一张苍白的脸道:“不用喝了,你看,我都好了!”

    豆蔻脸上迅速严肃起来,眼瞅着又要开始长篇大论。

    孟漓禾赶紧抢在她说话前开口:“那个,我嗓子疼,暂时咽不下去,哎呦,头怎么又这么晕,快让我再睡会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便似支撑不住一般,再次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简直机智。

    豆蔻愣了愣,怎么这么快就睡了啊!

    这药怎么办?

    可是,眼看自家小姐似乎很累的样子,也不好再呼喊,毕竟刚刚的大夫又嘱咐了,一定要多休息。

    兴许,休息多了,自然会好吧?

    想着,便帮孟漓禾掖了掖棉被,还是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公主自从嫁了过来之后,便不喜欢她守夜。

    不过,反正她就住在隔壁,只要公主一点动作,她就能听得到。

    门,从外面被关上。

    床上,孟漓禾依然闭着眼睛,只不过,嘴角却得逞的上扬。

    反正,过了今晚,明天她彻底好了,就没人逼她吃药啦!

    然而想法是丰满的,现实是没有肉的。

    她显然低估了豆蔻的执着程度。

    一大早,孟漓禾尚在沉睡,豆蔻便端着一碗浓浓的带着药草苦的药汤推门而入,并且再一次将孟漓禾从美梦中唤醒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药,孟漓禾第一个反应就是——逃跑。

    然而,眼下的形势十分明朗,她即使出得了这个门,也出不了这个府。

    所以,孟漓禾迅速转完一圈心思后,坐起身子,笑着说:“豆蔻,我现在已经不发烧了,你摸摸?”

    豆蔻不明所以,顺着去摸她的头,又试试自己的,开心道:“果然只有一点烫了呢,那快喝药吧,喝完就全好啦!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孟漓禾摸摸自己的额头,“不烫了啊,肯定是被窝里面太暖和了,所以才有点热。”

    豆蔻点点头,将药碗端到孟漓禾的面前:“那就好,吃药吧公主。”

    闻着就让人几乎想吐的味道传来,孟漓禾险些忍耐不住。

    这丫头,怎么就这么油盐不进呢?

    孟漓禾微笑着推开快碰到嘴的药碗:“豆蔻,我的意思是,我好了,药就不用吃了。”

    谁知,豆蔻一听,立即瞪大双眼:“那怎么行?公主,药都快凉了,你快些喝了吧!”

    孟漓禾扶额,自己斗过那么多犯人,都没感觉像豆蔻这么难糊弄的。

    转了转眼珠道:“豆蔻,我才刚醒,还没有胃口,不然你先放在,我过后就喝。”

    豆蔻却摇摇头:“公主,喝药还要什么胃口,你先喝了,等下我帮你拿蜜饯过来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欲哭无泪,感觉人生简直就是这杯药碗,连个杯具都不如。

    身边,豆蔻还是不依不挠:“公主,快些喝了啊,眼看就凉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忍无可忍,干脆……

    “啊,头好晕……”

    接着,又一次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身边,豆蔻大惊失色,甚至来不及放下药碗,就跑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