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8章 重新审案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眼见疯子已经扑向梅青方,孟漓禾来不及多想,也跟着一下子站起,直接挡在了梅青方的面前,只不过,手里,却以最快的速度,在摇着铃铛。

    身后,梅青方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娇弱身体,只觉得心,狠狠的一颤。

    从来,他都是被遗弃的那个人,除了哥哥,从没有一个人在危机时刻挡在过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可是,她却……

    一瞬间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,她,绝不能受伤!

    想着,眸光一寒,伸出手,便想将孟漓禾扯到身后。

    只是,方接触到她的手臂,却觉手臂一阵抖动,接着便是一阵铃声,然后,奇迹般的,疯子竟然止住了向前的动作。

    而被疯子一声吼而立即冲进来的官兵也面面相觑,不知道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孟漓禾侧过头,低声说:“大人,疯子我制住了,你让他们下去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虽略疑惑,但还是挥了挥手,将人尽数挥退。

    牢内再次恢复安静。

    孟漓禾方想收回手,却觉手臂上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只见梅青方的手,此刻正紧紧的握于其上,顺着他的手看去,只见他直直的盯着疯子,眼里尽是防备。

    孟漓禾立即想明白,想来,方才,他是要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一只手伸出,安抚性的拍了拍梅青方的手背,嘴角带着恬淡的笑容,安抚道:“放心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谁料,方一触碰到梅青方的手,便见他如触电般快速缩回,眼神极不自在的转了一圈,之后稍稍侧过头,只是,脸上却多了抹不正常的红晕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这家伙,不会是害羞了吧?

    要知道,前世,她与搭档们日夜兼程的破案时,或是共同脱离陷阱之时,这种安抚性的动作,简直是家常便饭,而且有时候即将面临危险或破个一桩大案后,他们甚至会相拥鼓励或者庆祝。

    那时候,大家不管男的女的,都面对的是战友,谁也不会忸怩。

    果然,这古代的男子是相当保守和纯情啊!

    “孟姑娘,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,请不要再这样了。”身边,梅青方似乎已经恢复神色,再次开口。

    孟漓禾想了想,还是解释道:“大人,我们一起破案,是伙伴,所以有了危险互相救助是应该的,你不必介怀。”

    然而,梅青方这次却丝毫不听说服,固执的摇了摇头道:“总之,我是男人,你是女子,不能让你保护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无奈,这人才表扬过他善于听别人的意见,这会怎么就油盐不进呢?

    真是伤脑筋。

    “杀,杀。”

    忽然,身旁,疯子嘴里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糟了,怎么居然把他给忘了!

    再不深度催眠就要醒了!

    赶紧看向他的脸,只见他的眼皮微动,似乎马上就要醒来。

    孟漓禾赶紧柔和的开口:“不要睁开眼睛,你现在需要休息。睡吧,睡……睡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疯子果然慢慢的在孟漓禾的诱哄和梅青方诧异的目光中,安稳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?”梅青方显然忍不住自己的好奇。

    孟漓禾比划了一个噤声的姿势,然后走到他身边,小手伸出召唤了一下,示意他低下头来。

    接着,趴到他耳边说:“这是催眠术,你不要讲话,回头我和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安抚性的拍拍肩,后退了开来,却见梅青方的耳朵微红,眼神也有些闪躲。

    孟漓禾简直要笑出声。

    艾玛,这人怎么就这么容易害羞呢?

    拍个肩膀也不行吗?

    真是的!

    大姑娘一样!

    孟漓禾使劲在心里吐槽,丝毫没有自己就是大姑娘然而并不脸红的觉悟。

    不过,好在这次,吐槽之余,没忘了正事。

    孟漓禾回过头,看着闭着眼睛站着的疯子,开始了询问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有几个问题,你要回答我,听懂了,就点点头。”

    疯子果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梅青方一脸惊讶,这人,不是疯子么?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孟漓禾问道,“第一个问题,你记不记得,有三个晚上,你离开家,去了别人的院子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。”疯子安静的答到。

    孟漓禾皱皱眉:“那你,是砍了那三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疯子依然回答。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但是,首先看的却不是疯子,而是梅青方。

    鉴于方才的举动,孟漓禾很担心,若是梅青方再次开口,说不定就会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因为被催眠者如果催眠中若是感到威胁,那么下一次顺利催眠就会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只见,梅青方果然皱眉盯着疯子,只不过,这次没有冲动的再开口。

    稍稍安下了心,孟漓禾想了想继续问道:“你会武功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砍到他们的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动。”

    “不动?”孟漓禾抓到关键,“为何他们不动?”

    疯子似乎回忆到当时的情景,显得有些激动,开始语无伦次的说:“别人打,点,不动,拉我砍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赶紧耐心的安抚:“别怕,慢慢说,不会有人害你。”

    似乎得到了保证,疯子果然镇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黑衣人和他们打,让他们躺在地上,然后拉着我,拉着我砍,砍,砍……啊啊啊,我不要砍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说着,疯子忽然睁开眼睛,竟是从催眠中醒来,想来是把孟漓禾当成黑衣人,这一次,竟是直接朝她扑过去。

    孟漓禾这次却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,因为她尚在思索疯子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方察觉危险,疯子已经到了她的眼前,仓促间,她根本来不及躲避。

    然而几乎只在疯子扑出去的一刹那,梅青方一把伸出手,拉住孟漓禾,便用力向自己的方向一带。

    孟漓禾只觉,疯子几乎擦到了自己的侧脸,自己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,而疯子却一下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很快,牢外的官兵一拥而上,立即将疯子制服。

    孟漓禾惊魂未定,大口大口的呼着气。

    她还是鲜有如此没准备的时候,一张脸也因为紧张,变得红扑扑的。

    开玩笑,死是小事,她这张如花似玉的脸要是毁了可怎么是好?

    刚刚,简直惊险,都擦到脸了!

    梅青方亦是有些后怕,不过惊险之余倒让他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看着孟漓禾吓坏的神情,他竟然忍不住笑起来,他还真以为这个女子,天不怕地不怕呢!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梅青方看了看目前的状态,轻咳一声道:

    “孟姑娘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头顶上,一个声音温润如玉,在这惊险过后听起来格外温柔。

    孟漓禾抬起头,看到梅青方担忧的脸,立即摇了摇头,大大一笑:“我没事!放心啦!”

    梅青方避开她的灼灼目光,往下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那个,既然没事,可不可以放开我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孟漓禾朝下一看,只见自己此时更紧紧的搂着他,双手还紧抓着他的衣衫。

    红果果的吓傻的模样。

    简直……

    丢死个人了。

    然而,孟漓禾是谁?

    指望她立即羞红一张脸,眉目含情,脉脉不得语的轻锤一下俊美青年,说一声“你真坏”?

    那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因此,只见孟漓禾假装十分沉着的松开手臂,然后退开两步,还僵硬着脸笑了一下,然后就特别冷静的转移话题道:“大人,如今案情已经明朗了,的确不是这个疯子所为,而是有人胁迫疯子,想来,是担心疯子日后胡言乱语,这样,反正是他砍的,越是胡言乱语,越显得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梅青方点点头,“那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之后,便率先走去。

    却在转过头后,露出了一个忍俊不禁的笑容。

    而身后的孟漓禾则偷偷的吐了吐舌,露出一个非常调皮的神情,然后再赶紧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谁知方一出大牢,便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匆匆向这边跑来,远远的望到她后,赶紧高喊着:“小姐!”

    孟漓禾脚下一顿,糟了!

    她今日随着梅青方去办案时,便将豆蔻暂时安置在了府衙,结果她本就回来晚了,之后又是停尸房又是大牢的,竟是把她彻底给忘了。

    再看看这天,竟然都这么晚了。

    心里莫名有些发虚,装作疑惑的上前:“豆蔻,何事如此惊慌?”

    然而,跑近的豆蔻一脸埋怨:“小姐,你看看现在什么时辰了,你也不怕王……王大娘责怪。”

    身边有梅青方在场,豆蔻差点脱口而出的王爷,硬生生换了词。

    孟漓禾忍不住将宇文澈那张脸替换成一名绾着头花的老妇,顿时“噗嗤”一声笑出来。

    豆蔻气的跺了跺脚:“小姐!”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!”眼见豆蔻再惹简直就要哭了,孟漓禾赶紧安抚道,“这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之后,对着一旁的梅青方说道:“梅大人,今日的案子应该可以先告一段落,不过,可不可以,先不要放了里面那个疯子?我还有些地方需要再想明白。”

    知道此案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厘清,梅青方点了点头,反正,里面那疯子如今看起来具有危险性,而且若是放出去,恐怕真正的凶手也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好了,那我先告辞啦!”孟漓禾说完,便带着豆蔻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哎呀,确实是有点晚了啊!

    身后,梅青方张开的嘴却未来得及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那把琴,她还是没有带走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