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7章 推翻结论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身上忽然多了个柔软的身躯,怡人的香气扑鼻,在这停尸房里尤为让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梅青方只觉心猛的跳了一下,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孟漓禾,顿时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孟漓禾将头从胸前抬起来,看到身体底下的梅青方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第一个念头:惹祸了。

    赶紧手脚并用的从梅青方的身上爬起,然而因为棉衣太厚,起的十分费劲,完全未注意到底下的身体因她不停的动作而变得愈发的紧绷。

    孟漓禾终于站起身,迅速理了理身上的衣服,然后不好意思的说着:“梅大人,对不起,本来想开个玩笑,没吓到你吧?”

    说着,还伸出手:“地上凉,快点起来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这才回神,看着向自己伸出的柔软小手,顿时想到了方才身上那柔软的触感,脸上有些发热,故意假装没有看到,自己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淡淡的说完,不知是为了掩饰尴尬还是什么,很快又转过头去,“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孟漓禾吐了吐舌,不会是生气了吧?

    哎,书生就是不能逗啊,又不会武功。

    这如果是宇文澈,肯定不会让自己摔那么惨。

    不过,说不定,以他的恶趣味,这种环境,吓人这种事估计还轮不上自己。

    越想越是妥妥的坏蛋啊!

    不对,想他干什么?他俩还在冷战啊喂!

    孟漓禾摇了摇头,将那冷人脸驱逐出脑子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前面,梅青方忽然站住,“方才问过,他们应该就是被停在这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动手将脸上盖着的白布掀了起来,倒是没有一丝畏惧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方才也只是觉得有些慎人,真正的害怕倒是没有,而且,经由孟漓禾这么一闹,那一丝慎人的感觉也消失殆尽了。

    孟漓禾低头看去,只见并排放置的果然是那三个人。

    将油灯提到跟前,孟漓禾仔仔细细再次逐个检查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过的无比漫长起来,然而,检验结果却依然与之前一样,并没有更多发现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孟漓禾眉头紧蹙,她办案多年的经验和直觉告诉她,连环杀人案中,被杀者多半有联系,至少也有共通之处。

    只是,到底是什么呢?

    “梅大人,这几个人的情况可否帮我描述一下?”

    想不出所以然,孟漓禾暂时放弃检查尸体,再将案情梳理一遍。

    梅青方点了点头,指着最里面的一个人说:“此人三十岁左右,十年前搬至城东,一直做打更之事,独居,与人不常往来。”

    接着指着中间的说:“此人四十岁左右,十年前搬至城南,之后杀鱼卖鱼,也是独居,周围人了解不多。”

    最后指着那具新尸体道:“此人四十岁左右,十年前搬至城西,乃屠夫,独居,但人健谈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:“都是十年?这也太凑巧了吧?”

    梅青方点点头:“一开始我也觉事情太过蹊跷,但是这三人私下并无交集,而且邻居都评价人都很老实,不爱惹事,而且不管职业还是居住地,都没什么共通性,而且,十年前,外面搬来的人口本就多一些,因此,便放弃了这条线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孟漓禾眯了眯眼,她可是学过概率论的,就算搬进的外来人口多,但是刚巧杀三个全部都是外来人口的概率,那几乎是低到不能再低。

    至于职业……

    当真没什么共通性吗?

    孟漓禾揉揉眉闭上眼睛,脑中模拟着三个人平时正常生活的画面。

    仿佛,眼前,这三个人就在眼前,一字排开,手里各拿着打更锣,鱼刀,和屠刀。

    忽然,孟漓禾猛的睁开眼。

    似是想到什么般,重新低头,逐一去观察尸体的手。

    梅青方愣了愣,虽然心里十分好奇她想到了什么,然而看着她的样子,却也不敢再打扰。

    半响,孟漓禾终于抬起头,嘴角露出一抹了然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大人,他们的职业并非没有共通性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梅青方诧异,他实在想不到这八竿子打不着的职业到底有什么相连之处。

    孟漓禾笑笑:“他们的共通性在于,这些职业都需要常年握住木柄。因此,也就极容易掩盖他们手上,长期拿剑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眼神一凛:“剑?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很确定。”孟漓禾严肃的点点头,“之前本就因为他们的职业疏忽大意,现在仔细一看,虽然都是木柄,但与剑柄粗细和形状均有不同,所以仔细辨认,依然可以看出持剑痕迹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眼神重重的眯了起来,因为在这三个国家里,剑并非一般人可以持有,一般都是皇族或其守卫,普通人顶多持刀,那这几个人,如此看来,便是当真并非简单人物!

    这场连环杀人案,说不定有更大的阴谋。

    两个人从停尸房回来,脸上均是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梅青方想到的事,孟漓禾也知道,此刻,更是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皇室?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没有哪个皇室肯隐姓埋名十年,过这样的生活。

    那么,就是守卫,或者暗卫?

    那到底是哪个国家,又是有何目的呢?

    宇文澈也是皇室之人,他会知道吗?

    要不要,回去问问他?

    “启禀大人,属下寻了很久,也未找到当时提供消息的目击者。”

    之前吩咐出去的官兵已经前来回报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时,两个人均没有意外。

    摆明了故意给他们引的方向,然后还面面俱到的布置好一切,连疯子那几日不在家的情况都制造的这么好。

    想到疯子,孟漓禾忽然眼前一亮:“大人,我想审审那个疯子。”

    “审他?”梅青方不解,那人明显神志不清,他方才已经领教过了,问他能问出什么。

    孟漓禾却点了点头:“对,我要问问当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!”

    牢里,梅青方带着孟漓禾进入。

    疯子此时正关在单独的一间牢房,两只手拿着地上的枯草编好的小人,互相摆动,似乎在模拟打架。

    孟漓禾目光一凝,示意梅青方不要出声,并且示意他一起陪着自己就他手上的草人。

    只见那两个草人,有手有脚,正在互相对打。

    令人惊讶的是,一会出拳一会出脚,还伴随着一些招式,之后,其中一个草人被打到在地不动,而另一个却开始使劲挥舞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个人可会武功?”

    终于,孟漓禾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据调查,他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,只是个樵夫而已,没有任何习武经历。”

    听到梅青方的描述,孟漓禾点点头,心里大概有了底。

    “大人,让我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却是坚决摇头:“不行,他具有攻击性,你进去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手里悄悄的攥上铃铛,笑道:“但是我必须进去,没事,他伤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紧紧的皱皱眉,看了看里面的疯子,再看向孟漓禾期待的脸,终于对一旁守卫吩咐道:“打开。”

    牢门被打开,孟漓禾方要抬步,却见梅青方先一步进去,并且刻意用身体挡住她,似是在防备着疯子忽然扑过来伤到她。

    心里着实一暖,因为眼前这个人本身就没有武功,却事事挡在自己前面,担心着自己,不感动是假的。

    心里,将他当做朋友的感觉更胜,这个人,当真值得结交。

    一旁守卫却是吓了一跳:“大人,还是让属下先把人犯绑起来,您再进去吧?”

    梅青方却摇了摇头:“不必了,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守卫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那大人若是有事,立即喊属下,属下就在外面,可以马上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知道守卫是为他担心,梅青方的语气带了些感激。

    守卫全部退下,孟漓禾随后进入牢中,之后便从梅青方的身后挪到他的一旁。

    梅青方一愣,赶紧上前再次挡住她。

    轻声说:“你要问什么,在后面问就好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好笑,悄悄趴在他身后,贴近了小声的说:“真的没事。”

    随后便再次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身高差异,孟漓禾温热的呼吸喷到自己脖颈,梅青方只觉心里和身体都忍不住发痒,极为的不自在,但却没忘记继续想要将她拉到身后。

    孟漓禾简直无奈,这人怎么就这么执着啊?

    见他还要行动,直接忍不住伸手将他的手臂一按,眼神透露着坚定的信息:不要动。

    毕竟,大声讲话,如果吵到疯子,反而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胳膊上冒然多了孟漓禾掌心的温度,梅青方果然一顿,却只见孟漓禾竟然在疯子面前蹲了下来,声音柔和的说道:“好玩吗?”

    疯子被这声音吸引,看了孟漓禾一眼,立即笑嘻嘻点点头,嘴里还接着喊出:“杀杀杀,砍砍砍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状似无意的指着那个挥舞着的草人,好奇说道:“这个人,是你吗?”

    疯子点点头:“砍!砍!砍!”

    孟漓禾皱了皱眉,人明明应该并不是他杀的,但是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而思索间,却听梅青方忽然冷声开口:“所以,就是你砍死了他们!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惊,梅青方这一声太过骇人,若是惊吓到神经病人,后果,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方想赶紧制止他,却见眼前,疯子忽然将草人一把扔掉,竟是一下跳起,朝着梅青方扑过去:“我要杀了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