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6章 凶手 归案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脚下,改变了行走的方向,嘴里轻飘飘丢出一句:“若是想帮忙,先证明自己的能力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朝府衙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眼前忽然一亮,这是……成了?

    因为案发地在城西,距离府衙并不近,因此这一次,梅青方一行人乘着马车赶往。

    倒也并没有用多时,便到了案发之地。

    依旧是一处安静的院落,受害者也是倒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让孟漓禾有些意外的是,此人的死状乍一看,与上一次碰到的死者十分相似。

    都是身体下方,汪着很大一滩血。

    因为这次有仵作在场,孟漓禾并未率先上前,只在仵作验尸之时,在一旁细细观看。

    只是,越看,方才那种相似的感觉越强烈。

    果然,片刻之后,仵作抬起头回报。

    “大人,此人大概死于夜间,伤口与前两名一样,应该也是被斧头所伤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皱眉,抢在梅青方前面开口问道:“两名?”

    梅青方也感觉到了事情的凝重性,如果说上一次被害人也是如此,可以勉强说是凑巧,但现在出现第三具同样情况的尸体,那就绝对不可能是巧合。

    于是也点点头:“七天前,在城南,也发生过一样的命案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几乎想都没想的说道:“那八成是连环杀人了。有什么线索吗?”

    梅青方摇摇头:“第一桩案子之时,本官一直在仇家方面下手寻找,发生第二桩时也觉得斧子为凶器或许并非偶然,于是锁定为天平山的樵夫,但一番调查下来,似乎那些人都排除了嫌疑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想了一会道:“那这几个被害人之间,有什么联系吗?”

    “目前前两具并未确认到联系。”梅青方说道,“就职业来看,一个是打更之人,一个是卖鱼之人,据调查,两个人并没有过任何交集。而这个人,方才得知,是个屠夫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孟漓禾忍不住朝正朝着摊着的手掌瞧了一眼,只见上面有着厚厚的茧,确实是长期拿刀之人。

    “可否让我查看下屋内?”孟漓禾想了想说道,毕竟,勘察现场,是十分重要的环节,尤其是这种连环案,说不定会有什么相似之处,可供参考。

    只是,她很遗憾,第一次只把这当成了一般的杀人案,并没有去仔细看现场,而上一次,她又没赶上,那只能这一次来看了。

    既然答应让孟漓禾协助,梅青方自然不再拒绝。

    因此,便也随着孟漓禾一起仔细勘察,一直从屋内查到院中。

    只是,看完这一圈下来,孟漓禾的额头却锁的越发紧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才说道:“梅大人,此案尚有许多疑点,还需慢慢梳理,不如我们先扩大搜索范围,将之前做过樵夫的人也作为调查对象,如何?”

    梅青方点点头:“本官之前确认也考虑过,但毕竟调查范围有些广,还没有实行,如此看来,的确要彻查上一番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孟漓禾对于梅青方这种调查精神十分满意,毕竟,在她的印象里,古代似乎有很多不作为的官差,于是接着说道,“梅大人,我觉得,我们或许也可以从目击证人入手,我说的目击者不是指目击凶杀案,而是目击周围出现之人,我想,如果有个人是这三个地方均出现过的人,或许就可以锁定目标。只是,也有可能这人根本没出现在人的视线中,但这不失为一个调查方向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眼前一亮,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瞒姑娘说,第二起凶杀案出现之时,我便已经着手这样调查了,只是还未有结果,姑娘所说,当真与本官不谋而合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他都是独自办案,很少与人讨论过案情,从来不知道,有人与自己的想法相通时,是这样一种感觉。

    而且,这位姑娘,看起来的确是真的有能力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即便他高中状元,但在任此官职的前两年里,像这等简单的分析方法,也不是一开始就会,而且,之后,也经常因案情的烦乱而忽略掉。

    顿时,再不复最初的疑惑,看向孟漓禾的目光也带了许多的赞赏和喜悦。

    孟漓禾倒是一愣,被这目光看的反倒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本来嘛,她信誓旦旦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结果,也没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,就算是想出来的破案方法,也是人家已经用过的。

    难得的,孟漓禾真的有些惭愧起来,脸上也染上一抹红霞。

    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,孟漓禾开口道:“梅大人,我本名孟漓禾,你别姑娘姑娘的叫了,直呼名字吧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一愣,虽没有一般官员那惺惺之态,但毕竟直呼其名显得有些亲密,想来想去还是道:“也好,孟姑娘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见他如此,倒也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毕竟,在古代,男子大多迂腐,不会像现代男人一样,别说直呼名字,再亲密的叫法也可以只是玩笑。

    而且,何况是这种金榜题名,整日四书五经,读遍道德伦理的状元郎?

    “大人。”身旁,一个官兵忽然上前,“属下方才在询问周围百姓时,有人说,天黑之后,有看到一个穿着有些破烂的人,肩上扛着斧头,在四处跑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与孟漓禾对视一眼,均在对方的眼中读出意外。

    “可还有别的发现?”梅青方继续问。

    “回大人,暂时没有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点点头吩咐道:“派人根据此特征,撒网式盘查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像想到什么般开口喊道:“等等!尤其注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精神不正常者。”

    接话的却是孟漓禾。

    从方才的描述来看,如果不是有精神上的疾病,没有几个人,会在杀人之时,扛着斧头四处走,仿佛是巴不得别人知道他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,似乎有些不合理,但按照这个描述,只有这个解释。

    官兵一愣,却见梅青方点点头,这才转身走开。

    身后,两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比合作搭档配合默契更开心的事。

    时间飞快,转眼已过了午后。

    梅青方在办案现场随便解决饮食倒是稀疏平常,毕竟,断案不是任何时候都可以凑巧,刚好在用餐的时候回到府衙。

    而他一向险少去餐馆用餐,在花官银上,他一向很节俭,这也是他风评一直很好的原因。

    朝中,多少人想笼络他,都无法下手。而且此人刚正不阿,甚至不结交任何党派,是实实在在的中间派。

    只是,这会,他却不能让孟漓禾,一个姑娘如此陪着自己。

    思前想后,还是吩咐道:“来人,将孟小姐送去酒楼用餐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顿时心中有些了然,脚步丝毫未动,更是不由笑道:“大人,是想让我自己去酒楼,那你呢?”

    梅青方一愣,状似无意道:“官员在外办案,有专门的伙食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孟漓禾故意道,“那大人是不是也让我享受享受这官员专门的伙食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梅青方目瞪口呆,无论如何没想到孟漓禾竟提出这样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的包子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为了应景,手下这会刚巧买回来几个包子,送到梅青方面前。

    梅青方顿感尴尬不已。

    毕竟,把包子说成官员伙食,着实太寒酸了一些。

    然而,孟漓禾却眼前一亮:“呀,包子,大人,我可是从早上就心心念念着包子,如今终于可以吃到了,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竟然自己伸手接过来,从里面拿了两个,然后递给发愣的梅青方。

    接着,一只手捧着一只包子。

    薄薄的嘴唇张开,白皙的牙齿直接一口咬上一只手上的包子,咬下小小的一角,接着露出满足的表情,眼睛笑的像月牙一般,仿佛孩子吃到了世界上最美味的糖果。

    梅青方不由看呆了,也吓呆了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女子,可以如此无拘无束,更不知道,无拘无束的可以这般可爱。

    而且,这女子分明就是玲珑剔透,对于他吃包子这件事,想必不是没有别的想法,却显得丝毫不在意,不仅如此,还向自己在表达她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梅青方眼波微动,说不出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官兵们却真是吓傻了。

    这大人,整日在案发现场,那种尸体还在的地方,吃东西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这一个姑娘竟然也能这般。

    这果然是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

    然而,一想到尸体,他们又感到整个人生都不好了,果断拿着包子再离门口近一些再吃。

    一顿包子宴,就在大家心思各异中吃完。

    只是方休息了不出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便听到有人从外面大声疾呼:“大人,有发现!”

    梅青方同孟漓禾一起从椅子上站起。

    来人很快跑了进来,带着微喘说:“属下根据大人吩咐,在一处屋子找到了嫌疑人,而且还发现了作案工具!”

    梅青方眼前一亮:“带路!”

    很快,马车飞驰到所说的地点。

    只见一人已被绳索绑起,只是表情呆滞,时而还发着笑,而他的身边,赫然放着一把斧头,且那斧头的尺寸,虽然光凭目测,也知,与死者身上的伤口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人出现过犯罪现场,身边有作案工具。

    然而,孟漓禾,却只觉,不对,很不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