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5章 重新验尸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孟姑娘,方才在堂上,你到底发现了什么疑点?”

    一下堂,梅青方便迫不及待的询问孟漓禾,他要看看,是否当真有他遗漏的地方。

    孟漓禾嘴角一弯,只觉自己并未看错人。

    一般的官员,甚至一般的人,在自己已经下了结论之后,很不愿再去听别人的意见。

    而这个梅青方,不止没有半丝不愿,反倒肯主动聆听别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个人,不管将来官职做到几品,都将会是一个好官,明官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从他的断案方式来看,这个人,喜欢从正面的方向去思考问题,而且十分讲究证据。

    这本不是个错误,但就现代刑侦学的观点来说,一定是个缺陷。

    也许,自己可以顺带提点他一下,给他一个系统的感觉,毕竟,古代人断案,靠的是摸索和经验,并不像现代人一样,已经成为了一门学问。

    想及此,孟漓禾慢慢说道:

    “大人,一件事想要论证它是否成立,不仅要从正面论证他正确,还要反过来推亦然。不仅要在这个要素身上成立,还要在其他相关要素上一样行得通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眼睛充满了疑惑,很明显对于孟漓禾如此抽象的理论十分不解。

    孟漓禾接着说:“大人,我们首先拿作案时间来说,有人目击天黑之后,此人扛着斧头出现,也有人证实,那晚他确实不在家,从正面看,他的确在时间上,符合作案时间。然而,大人反过来想一下,此人的地点在城中,而那个死者在城西,此人疯癫一定是步行,那么需要走多长时间方到?而且,杀人之后已是凌晨,再走回去又要多长时间?恐怕,来时经历白天,回时经历早市,那么为何大人调查了这么久,只有一个目击者?而且,如果明显的疯癫之人扛着斧子,甚至回来时可能还滴着血,这么具有危险性的人,为何没有人报官?”

    梅青方心里一震,他的确没有这样反过来想过,如此一想,的确不太不太合理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那这样说的话,那个目击者是有意将视线引向这个疯子?”

    孟漓禾点点头:“虽然我也未想通原因,但不排除这个可能,大人不妨再将此人传来审问一番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表情凝重,忽然喊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手底下的官兵很快上来。

    “去将上次的目击者带来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官兵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孟漓禾接着说道:“这就是我说的,正面成立,反推一样要成立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眼前一亮,似乎终于茅塞顿开。

    孟漓禾微微一笑,她就知道,这个人绝对是个聪明人,只需要稍稍引导即可。

    转过头,继续说道:“大人,我们继续来说作案动机。看起来,此人的确是有收藏癖,对那些东西很是狂热,所以,因为喜欢的东西而杀人,的确看起来也合理。但是,我们从其他人身上想一下,仅仅被偷个工具,就拼命阻拦,最后甚至于被杀死,这样的人的确有,但想必十分少,一般人恐怕只要不伤害自己,随便任他抢也无所谓,而这三个人,却偏偏全部反抗了。大人,这从其他人身上分析,合理吗?”

    梅青方心里越来越震惊,他的的确确把关注点全部放在了作案人的身上,觉得只要作案人动机合理,按此推下去,结果也是必然,却没有想到,在其他人身上,这个发生的理由,根本不充分。

    此时,他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大人,其实仔细想的话,还有许多疑点,比如,疯子虽然力量很大,但面对屠夫也可以在搏斗中不受伤却使对方致死?比如,既然如此激烈的搏斗,为何邻居没有一人听见?再比如,死者的伤口均不致命,都是出血过多而死,那死者为何不自救或者喊人?再比如,疯子虽说要抢东西,但为何邻居的不抢,却偏偏跨越如此大的距离去那三家?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口气说出许多,梅青方的脸色却从最开始的期待转为了阴沉,甚至久久不说话。

    孟漓禾一惊,糟了,她是不是说的太多了?

    本来她只是想引起他的怀疑,让他自己调查,没想到,一不小心就秃噜了出来。

    想必,对他来说,会有些打击吧?

    这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万一觉得不行再一蹶不振……

    哎呀,她原本是要鼓励他的呀!

    想来想去,还是想解释一下:“梅大人,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孟姑娘!”梅青方却忽然开口,黯淡的脸色已去除,望着惊讶的孟漓禾说道,“梅某真是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。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,日后,还望孟姑娘多多指教,我一定虚心学习,不再犯今日之错。”

    毕竟,他今日差一点就轻易判了一个人杀人之罪,这将会是他一辈子铭记之事。

    注意到梅青方竟将本官换成了我,孟漓禾简直既惊喜又欣慰。

    就是喜欢这种积极向上有正能量的学子,妥妥的!

    只是,梅青方却当真一改之前的态度,对她多了许多恭敬:“孟姑娘,此案疑点众多,不知姑娘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孟漓禾有些淡淡的不适应,怎么一副学生请教老师的模样了,说好的朋友呢?

    不过谈及案子,她还是很严肃。

    “我怀疑,是有人故意嫁祸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点了点头:“我也是这样想,只是,嫁祸一个疯子的目的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孟漓禾摇了摇头:“目的是什么,我暂时也想不通,也许,是想掩盖一些秘密,或者转移我们的注意力。”

    “掩盖秘密……”梅青方不自觉的自言自语,忽然眼前亮光一闪,“难道说,这三个死者身上,有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孟漓禾亦是眼前一亮:“大人,我想要对三个人重新验尸。”

    知道孟漓禾的本事,梅青方自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然而孟漓禾却还多加了一个条件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希望可以暗地查看,并不想大张旗鼓,目前还不知道嫁祸之人到底要掩盖什么,还是想转移注意力,所以,不想让他知道我们已经心生怀疑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点点头,虽说验尸之事在府衙进行,但关键时刻,确实只有自己最靠谱,当然,现在还多了孟漓禾。

    于是,两人特意支开其他人,朝着停尸房走去。

    平日里,因为在地下,地点隐蔽,所以停尸房并没有人看管。

    如今,那三具尸体就摆放在这其中。

    因案子未结,所以没有进行下葬。

    还好,停尸房因为设在地下,里面放置大量的冰块,所以尸体并未腐烂。

    孟漓禾裹着厚厚的棉衣,走进停尸房。

    身后,是紧紧跟着她的梅青方。

    停尸房内,一盏油灯忽明忽暗,随着他们的到来,轻轻摇摆。

    身旁,停着大量的尸体,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和尸臭味。

    比犯罪现场的恐怖程度,明显更多了几个重量级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景,饶是梅青方都有些或多或少的紧张,然而,孟漓禾却十分淡定自若,脚步,亦没半点虚浮。

    梅青方终于忍不住道:“孟姑娘,你……不怕?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怕?

    她的确怕过。

    不过那还是她刚上大一的时候,那时候她刚好十八岁,花一般的年龄,却被关在停尸间解剖尸体。

    曾经,她也崩溃过,吓的双手颤抖,甚至夜不能寐。

    但是,等她完整剖完第一具尸体时,恐惧就不在了。

    尸体在她面前,就是骨骼和肉的拼接而已,真是没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方要说不怕,却忽然一想,这个家伙不会是自己害怕了吧?

    毕竟,他不是仵作,只是个状元郎来着,虽然也接触了一些凶杀案,但和走进停尸房还是不一样的概念。

    想着,坏坏一笑,故意说道:“大人,我怕,要不然,你在我前面走?”

    梅青方一听,顿时,保护欲激增,虽然事实上他确实也觉得这里瘆的慌,但作为男人,他绝对不能在女人面前退缩。

    当即两步走到孟漓禾前面,挺直腰板道:“别怕,我在前面带路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那副呆样,孟漓禾差点笑场。

    其实面对这么多尸体,当年他们医学院很多男生都吓的崩溃,甚至还有的哇哇大叫,真正的吓尿。

    这个梅青方当真不用这么逞能哇!

    想了想忍不住逗他道:“梅大人,我看你吓的都哆嗦了,你若是害怕,不然还是我一个人进去吧,你在外面等着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怕了?我只是觉得这里有些冷。”说着,紧了紧自己的大衣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方才,他哆嗦了吗?没有吧……

    孟漓禾差点笑出声,居然说不怕?

    那我就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不怕,嘿嘿。

    小眼珠一转,坏心思便忍不住蹦了出来。

    悄悄的伸出一只手,扯了扯前面梅青方的衣角:“大人,你看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梅青方停下脚步,疑惑着回头。

    孟漓禾迅速做了一个鬼脸,并且舌头伸的老长,还故意喊出一声:“啊!”

    梅青方顿时吓了一跳,不自觉向后退去,脚下却一个不稳,生生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孟漓禾一惊,下意识伸手抓住他的手,想把他拉住。

    然而,跌落姿势已定,梅青方的身体重量又远远高于孟漓禾的。

    孟漓禾不仅没将人拉住,反倒觉得手上也被一扯,身子便控制不住的直直向前倒去。

    一下,便压在了梅青方的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