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4章 升堂审案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心里有许多疑惑,孟漓禾忍不住仔细瞧了瞧他们所在的屋子。

    屋子十分简陋破旧,看起来多年没有休憩过,甚至连窗户纸都没有,寒风从窗户打进,吹的地上的枯草叶乱飞。

    而且肮脏不堪,几乎分不清哪里是床上床下,食物残渣到处都是,装着食物的碗也半倒在地上,角落里甚至有老鼠在吱吱的啃咬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要是晚上,丝毫不怀疑这里可以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再回头看看被绑着的人。

    大概四十左右的年级,身上几乎可以称作是褴褛,尽管被绑着,却丝毫没有任何感觉到,一双眼睛时而看看眼前的人,露出好奇的目光,一会又动动身体,似乎对于自己忽然不能动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孟漓禾微微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大人,快看!”

    忽然,一个官兵指着家具某一处喊道。

    孟漓禾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那处对着许多的工具,斧头,剪刀,锤子,应有尽有,而那最上面,赫然放着三个十分醒目的东西——打更锣,鱼刀和屠刀。

    梅青方眼睛一眯:“去查查,那三样东西是否属于死者。”

    官兵领命,将三样东西包好离开。而其他人中,已经有人开始嘀咕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这疯子竟然有收藏癖,我还好奇他干嘛好端端杀人呢,原来是想抢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样倒是解释的通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听得清楚,然而却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门外,调查的官兵带着一名老妇前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按您的要求,已将邻居带来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点了点头,转向老妇,脸上温和下来,问道:“这位大娘,可否和我说说这个人的情况?”

    老妇微微颔了颔首,才小声答到:“这个人以前是个樵夫,从前年开始忽然变得疯癫,但因他疯之前经常送邻居们柴火,分文不取,因此之后,大家一直轮流救济他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还忍不住感叹:“哎,本来是个好人,也不知道怎么就疯了呢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有些惊讶:“轮流救济,这个人,平时不会有攻击他人的行为吗?”

    老妇想了想才说道:“一般不会,不过他似乎非常偏爱工具,如果有人想拿走,他便会拼命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指了指那一堆工具:“那这些是他捡来的吗?”

    老妇看了一眼,点点头:“应该是。他以前喜欢四处乱跑。然后捡些街上破旧的工具回来,不过一到冬天便不怎么喜欢出去,但这些天倒应该是出去了几次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梅青方赶紧追问,“大娘亲眼看到他出了门?可知是哪几天?”

    “应该总共有三天不在。”老妇想了想说道,“这个月初七,十四,和二十一。不过亲眼看到倒不是,只是他一到晚上便会拿着工具叮当乱敲,一直敲敲打打到半夜,但那几日,却是异常安静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着实一愣,因为前两次凶杀案,分别是本月初七和十四的凌晨发生,而今天,恰恰是二十一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梅青方斟酌一下才问道:“大娘为何将日子记得如此清楚?”

    按理说,一个疯子,即使知道他晚上不在,也不会特意去记下日子才对。

    然而老妇却忽然开始抽泣:“实不相瞒,大人,我的老伴前些日子去世,民间习俗,一七到五七间要守夜,因此那几日,我便记得格外清楚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一愣,心里的疑惑随之解开。

    看来,这层层证据都指向了这个疯子。

    将大娘稍作安抚后,派人送回。

    梅青方终于下令:“将此人带回。”

    府衙内,梅青方一回到衙门便直接升堂。

    两旁,官兵手拿仗,快速的敲着地。

    嘴里大声的拉着长音喊着:“威……武……”

    屏风后的孟漓禾不由好笑,还当真是和电视上看到的一样呐。

    只是,她并非官府之人,所以如今得了梅青方的许可,在屏风后听堂。

    只见梅青方穿戴好了官服,带好了乌纱帽,十分严肃的大步随着喊声直接走进,一把掀起衣衫后面的下摆,端坐于上。

    孟漓禾还是第一次看到他,穿戴如此整齐,走路如此霸气,不禁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果然是难怪连当朝公主都喜欢的人啊!

    当真是仪表堂堂。

    很快,之前那个被绑着的疯子便被带到堂下,还被官兵生生的按着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梅青方清了清喉咙:“堂下何人?”

    疯子却只是跪在那里,根本没有反应,似乎根本不知道这是在对他所说。

    梅青方也未动怒,剑眉一挑,说道:“堂下,徐二胜,曾为樵夫,三年前疯癫,这徐二胜可是你?”

    堂下的疯子大概虽然已经疯癫,但还是记得自己的名字,忽然抬起头,嘴角咧开一个大大的傻笑:“嘿嘿,二胜,我叫徐二胜,徐二胜!”

    “大胆,不许扰乱公堂!”一旁,官兵忽然大喝。

    梅青方摆了摆手,示意手下安静,毕竟对待疯子,只能用特殊的审问方法。

    接着,眼眸一转:“将证物呈上来。”

    很快,有官兵手捧那把斧头上堂,只见那有些上了绣的斧头上,仔细看,还留有一些血迹。

    梅青方示意官兵将斧头端到疯子的眼前,之后才问道:“这把斧头可是你的东西?”

    那疯子果然回了神,眼里变得异常闪亮,嘴里喊着“我的我的”,作势便要抢回来。

    若不是手脚都被束缚,怕是肯定要夺了回来,而且那架势,确实不排除,有伤害人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老实点。”很快有人将他压制住。

    梅青方乘胜追击:“你可有拿这斧头砍人?”

    疯子似乎愣了愣,才喊道:“抢我东西,杀杀。”

    接着,便想要再次去抢他的斧子,甚至将压着他的官兵一把撑开,直接扑向那把斧子。

    那狂热的模样,以及那瞬间迸出的爆发力,让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梅青方眼眸一厉:“来人,给我压住!”

    立刻,迅速上来三个官兵,才重新将他压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门外,忽然传来官兵的喊声。

    梅青方抬起头:“传!”

    门外的官兵即刻上来,直接将方才在疯子屋内找到的三个物品呈于堂上,行个礼说道:“大人,目前已经证实,这三个东西,的确分别是三名死者的物品。”

    然而,谁料刚被治服的疯子一看到这三样物品,竟又似方才般挣扎起来,看着物品的目光有着疯狂的狂热。

    梅青方眯了眯眼,方才他还在想,他到底是怎么可以制服这三个人的,如今看来,倒是不用再想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没想到,最终竟然是个疯子杀了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按理说,疯子是一种病态,不存在自主意识,杀人应该酌情处理。

    然而,这疯子却有些如此大的危险性,今日,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悲剧发生,至少要将他关入大牢。

    想及此,眸光一寒,厉声说道:“此斧子由仵作验过,确实与三名死者身上的伤口相吻合,系凶器无误,且在家里找到的物品,证实是三名死者所有。另外,有目击者证实,案发当晚徐二胜出现在案发现场,且亦有邻居证实案发的三个晚上,徐二胜均不在家中。因此,虽未有直接的凶案目击者,但做案时间地点吻合。而方才,徐二胜亲口承认,这斧子乃他所有,也承认拿他砍人。如今,人证,物证俱在,嫌犯也已招供。如此,即可定案。徐二胜,你可还有话说?”

    堂下的疯子这会在地上被压着,呜呜直叫,根本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“来人,纸笔伺候,让人犯签字画押!”

    话一毕,便有人将写好的罪状书呈放在疯子面前,谁料,方一松绑,疯子便一把拿起罪状书。

    “刺啦……”

    罪状书被一撕两半。

    按压他的官兵要去抢,却已来不及,只能眼睁睁看着那罪状书失去了它的作用。

    而疯子却在那鼓起了掌,嘴里还叫着:“好玩!好玩!”

    若不是此刻有人按压,丝毫不怀疑,他甚至会蹦个老高。

    梅青方拍案而起:“你!”

    然而,眼前之人就是个疯子,任凭他满腔怒气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“大人,大人。”

    身后,孟漓禾的声音轻声传来。

    梅青方压了压怒气,重新坐了下来,只是身子故意朝后方靠了靠。

    孟漓禾这才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说:“此案尚有疑点,可否先退堂?”

    梅青方皱了皱眉,尚有疑点?

    看了眼面前的证据,对于凶杀案来说,已经属于证据确凿。

    事实上,即便不签字画押,如今因为疯子的状况,他也一样可以将此人定罪。

    案子审到这里,已经可以结案了。

    退堂?他很犹豫。

    身后,孟漓禾眼见他迟迟未动,知道他在思考,接着补了一句:“大人,我觉得这个疯子并不是真正的凶手,你听完我的分析之后再决定也不迟啊!”

    梅青方一愣,所有的人证物证都指向他,时间地方完全吻合,作案动机也有。

    怎么会不是真正的凶手?

    然而,却听到孟漓禾的话再次传来:“大人可知,断案里面什么最可怕?”

    梅青方皱眉,一时回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判错了凶手最可怕,因为,那兴许是一条无辜的人命!”

    梅青方的心狠狠一震,他的确需要多加思考,如果真的尚有疑点的话。

    想到孟漓禾那异常出色的观察力,梅青方终于下定了决心,至少可以听听这个女子怎么说。

    想及此,终于开口道:“先将人犯押下,本官提后再审,退堂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