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3章 交个朋友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孟漓禾好奇的看向梅青方询问,毕竟,她这个公主之前整日在风邑国皇宫,对于外面的事一概都不了解。

    却见梅青方眼神瞬间变得有些幽怨,怔了怔才回道:“凤岩门,江湖中专门收留孩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收留?”孟漓禾惊讶,“难道是孤儿的收容场所?”

    梅青方却摇了摇头:“非也,他们并非收容孤儿,而是收容父母一方健在,但无能力养育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还是第一次听到有如此奇怪的地方,立即问道:“那孤儿呢?他们不收吗?”

    梅青方点点头:“之前听说有人将路上捡到的孤儿送过去,但是被那边拒绝,说是门内规定,来路不明的孩子不收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奇怪了。”孟漓禾皱皱眉。

    本来还以为这凤岩门的门主,大概是钱略多,所以做做善事。

    但是这孤儿反倒不收,倒真的是让人想不通了。

    不过无论怎么样,如果这里可以暂时收容这些家庭困难一些的孩子,想必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摸了摸小女孩的头,孟漓禾柔和的问道:“既然凤岩门可以收留你,为什么不去呢?”

    小女孩却赶紧摇了摇头:“我才不要去!之前邻居家的小姐姐就被送到了那里,可是去了之后我就没见到回来过,而且,过来两年之后,就连她的妈妈也不见了。我不要去,我要我的妈妈!”

    梅青方目光一聚,直接蹲下握住小女孩的双肩:“你说什么?她的妈妈也是在孩子被送去凤岩门之后,便不见的?”

    小女孩被吓了一跳,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还很柔和的大人,此时忽然变得如此可怕,所以只知道懵懂的点着头,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孟漓禾将梅青方的举动收为眼底,看着他似忽然变了个人般,心里那个想法,渐渐有了证实。

    扭过头,将豆蔻身上的钱袋拿来,从里面取了五十两的银票,放到了小女孩手中,孟漓禾柔声道:“这里面的钱足以给你的娘亲看病,找个好一点的大夫,剩下的钱交给你的娘亲,应该足够你们很长一段时间的营生,让你的娘亲,病好后找个事做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偷偷扫了一眼尚在发呆的梅青方,偷偷凑近到小女孩的耳边继续说道:“如果你的娘亲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地方,可以来覃王府找我。不过,要对人保密知道吗?”

    小女孩顿时瞪大了眼睛,看着孟漓禾偷偷比划的噤声手势,狠狠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梅大人,可否借你的人,将她送回去?”孟漓禾抬起头,朝着梅青方说。

    梅青方这才回过神,只是额头一直微微皱着。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方才那位官兵立即上来,有些不自在的看了一眼孟漓禾。

    刚刚他离的并不是很远,此番谈话又没有故意避讳,所以他听的一清二楚,眼看孟漓禾竟然对着陌生人慷慨解囊,方才那股子气一下消失殆尽,反而变得惭愧起来。

    也许,之前,他的确不该不了解状况,便对人如此严厉,何况,是个这么可怜的孩子。

    当下红着一张脸,听候梅青方发令。

    “问问这孩子的住址,将这孩子送回去,顺便为她娘请个郎中。”梅青方眼见孩子手里拿着银票,心里顿时了然,因此直接吩咐道。

    小女孩却向孟漓禾身边躲了躲,很明显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官兵不自在的轻咳一声,对着小女孩道:“那个,方才是我太凶了,和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讶异的看了看孟漓禾,只见她一脸微笑,朝自己点了点头,犹豫了一瞬,终于跟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和官兵远去的背影,孟漓禾欣慰不已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的一些微小的善念都可以这样不自觉的影响一些人,那该多好啊!

    只是,那个冷冰冰的宇文澈,无论如何都不会被自己影响吧?

    一想到他昨天那个样子,孟漓禾还是感觉到一股子气。

    凶什么凶嘛!

    有话不能好好讲!

    真不知道这种脾气谁受的了!

    幸亏没爱上这种人,不然这辈子都没有好日子过啊……

    “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这厢梅青方倒是回了神,却见孟漓禾一脸的出神中,那表情还时而的十分凶恶。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看着面前的梅青方,好一会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轻咳一声掩饰掉方才的尴尬,孟漓禾问道:“大人,方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本官是说,姑娘的琴已经修好了,请在此等候片刻,本官这就去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孟漓禾点点头。

    不过,她其实并不着急拿琴啊!

    她倒是很关心上次的案件破的如何,毕竟职业习惯的原因,忽然没有案子破了,有点手痒啊!

    这个梅大人真是的,也不知道请自己进去喝杯茶,那样才好扯动扯西,扯到案子上嘛!

    过过耳瘾也好啊!

    许是老天听到了她内心的呐喊,梅青方说完后,刚准备向屋内走去,便只见,一个官兵分奔过来,迅速行了个礼:“大人,城北发生命案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眼前一亮,哦也!赶上了!

    梅青方立即严肃起来,下令:“速传仵作,集合人马,立即前往!”

    说完,又想到什么,赶紧对着孟漓禾说:“姑娘稍等片刻,本官速速将琴拿来,只是不能陪姑娘多叙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孟漓禾正等着他主动和自己说,当即痛快道,“大人不用急着拿琴,我看,不如我随你一块去案发现场?刚好,我也能帮点忙不是?”

    梅青方有些犹豫,上一次,孟漓禾的确帮过她的忙。

    但是,当时是因为自己当时正在外面办事,中途赶到了现场,以至仵作随后赶来,担心误了验尸时间才不得不如此。

    而这次,如若一次去,他完全可以带着仵作,毕竟,官府办案,带个女子,总是不太方便。

    想了想,还是说道:“多谢姑娘好心,本官会待仵作一同前往,就不劳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顿时有点气。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过河拆桥吧!

    用得着自己就笑脸相迎,用不着了就冷酷拒绝!

    男人,果真没一个好东西!

    不过,她也没那么好打发,觉得自己没用了?哼,走着瞧。

    “梅大人,我的作用可不只是仵作这么简单哦。”孟漓禾慢慢悠悠说着,气定神闲,“兴许,我还可以帮你勘察现场,查案也说不定呢!

    梅青方的确有点惊讶,这几日的确有案子比较棘手,但他都没有头绪的案子,这个如此年轻的女子,能行吗?他很怀疑。

    “大人,已准备就绪。随时可以出发。”

    方才的官兵,很快返回,效率十分高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梅青方不再犹豫,转向孟漓禾道,“姑娘,查案同验尸不同,并非你想象的那般简单,本官多谢好意了!麻烦稍等片刻,待我将琴速速取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要转身进屋。

    孟漓禾却忽然冷哼一声:“梅大人,你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吗?”

    梅青方抬起的脚步一顿,方要再说话,却听孟漓禾继续说道:“梅青方,新科状元,然,拒绝皇帝御赐的高官,甘愿当个五品的提刑官,而且,多次拒绝达官贵族的提亲。梅大人,若我所料不错,你当这个提刑官,根本就是有目的的!”

    梅青方眉头一拧,脸色骤然沉了下来,语气也变得愈发凌厉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明明有更好的前程,却自甘如此,若我猜得没错,这个职位,应该有助于你查关于你自身的案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调查我?”梅青方彻底不复之前的谦谦君子之样,眯起眼睛冷冷的逼问,“对于我,你还知道多少?”

    “调查?”孟漓禾眉毛一挑,“梅大人的事迹,并不是多么机密之事,随便打听一下便知,至于方才所说?梅大人,我什么都不知道,这一切,只是从你的事迹中推测出来而已。”

    梅青方半响不说话,似在猜测她的话是否属实。

    却听孟漓禾再次开口:“断案,无非需要的是观察入微,大胆推测,梅大人,你还觉得我的能力不足吗?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说这番话,当真只是想证明你的能力?”

    听她如此质问,梅青方也有些冷静下来,他的身世就算有人有心打听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女人有可能当真只是推测出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,他为官也有几载,对于他的做法,众人只是疑惑,却始终没有人能如她这般,只根据此便猜的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倒真有几分本事。

    孟漓禾仔细观察着他的神情,知道他已想通,故意语气轻松的说道:“那是自然,我对别人的私事不感兴趣。不过,也不妨碍日后若是和大人成了朋友,大人信得过我的话,我倒是可以帮帮忙。”

    朋友……

    孟漓禾说的轻松,梅青方却是一愣。

    自那件事之后,他为了隐藏自己,从小便独自一人,并不和任何人亲近。

    这个词,是他最陌生,却也是最触及心底的词。

    和她成为朋友吗?

    梅青方心头这么一想,再想到虽然接触不多,但她真诚善良,丝毫不做作的模样。嘴角竟然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也许倒也不是很赖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脚下,改变了行走的方向,嘴里轻飘飘丢出一句:“若是想帮忙,先证明自己的能力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朝府衙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眼前忽然一亮,这是……成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