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2章 凤岩门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然而,孟漓禾却丝毫不惧,甚至补充了一句道:“王爷,如果和你合作是这等大事,那么,不合作也罢!”

    说完,竟是扭头走了出去!

    书房内,看着孟漓禾离去的背影,宇文澈满身怒气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的话却让他有些吃惊,虽然与他一直以来的想法并不合,但却让他忍不住思考。

    宇文峯静静的看着宇文澈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,他总觉得,最近的宇文澈情绪变得有些多了,而且似乎每次都和孟漓禾有关。

    是他多想了么?

    苦笑一声开口道:“二哥,抱歉,方才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提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关你的事。”宇文澈冷哼一声,“让她闹,不和我合作,难道,她还有第二条路不成?”

    而气呼呼鼓着嘴巴回到离合院的孟漓禾,此时亦是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她本来是去为追问他的身体过去的,说起来,他这次救了自己,自己应该好好道谢才对,怎么发倒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细想想,宇文澈一开始似乎也是为了开解她来着。

    她好像,确实有点反应过激了。

    而且,合作这件事本身就是她为了保住自己而主动提的,好像如果不合作,并没有别的路可走啊!

    简直烦!

    但是让她主动去给那个冷男人道歉?

    还不如离家出走!

    “豆蔻,我们离开覃王府吧!”

    瘪着个脸蛋,孟漓禾盘算着自己这里的可能性,银子她有了不少,不知道能不能隐姓埋名做个小生意啥的。

    “公主,去哪?你是想拿回我们的琴吗?”

    小丫头一脸纯真,只当自己的公主有事出去。

    琴?

    孟漓禾拍了拍脑袋,这些天好多事,她都把这事给忘了!

    过了这么多天,琴也应该修好了吧?

    也不知道那家伙的案子破的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想及此,孟漓禾干脆道:“好啊,去取琴!”

    虽说喊着去取琴,但毕竟天色已晚,孟漓禾还是等待了一个晚上,才在第二天天刚发亮时,便出了府。

    许是为了方便群众击鼓鸣冤,梅青方的府衙所在的地方并不偏僻。

    早早的,甚至在府衙未开之时,还有着早市。

    孟漓禾心情不错,宇文澈神马的回头再说好了,逛街才是女人的乐趣所在。

    所以,不出多久,身后,又是豆蔻瘪着嘴,抱着一大堆东西的身影。

    而罪魁祸首,还在某个包子摊位前,驻足凝视。

    白白胖胖的包子,放在蒸笼上,热气袅袅!

    哎呀,这个包子看起来很好吃呀!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,是不是饿了?要不要来个包子?”摊位前,小贩看着这个容貌飘飘欲*仙,表情却非常想食人间烟火的人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孟漓禾不好意思的笑笑:“银子在我家丫鬟身上,我等等再买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小贩用纸包上两个包着递了过来,“饿了先吃好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由衷感叹,古代人果然朴实啊!

    也好,反正等下,多买几个照顾照顾他生意好了。

    想着,便一边道谢,一边接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,方拿到手里,却只见一个嫩嫩的小手,竟是直接抓上她手上的两个包子。

    孟漓禾吓了一跳,低头看去,只见一个十分瘦小的小女孩,怯怯的看了她一眼,便开始跑。

    衣衫并不像一般乞丐般褴褛,应该不是街头的小乞丐。

    “快抓小偷!”

    身旁,卖包子的小贩开始大喊。

    小女孩顿时跑的更快,甚至还被拌的摔了一跤,包子也滚到了地上,沾满了沙土。

    然后她却还是重新捡了起来,接着又跑去。

    孟漓禾皱了皱眉,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由于这里本就在府衙旁边,所以被这一声喊,立即有府衙的官兵前来,很快,便将那偷包子的孩子抓住。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一紧,其实方才,她并不想这孩子被抓,倒不是提倡抢劫,而是她觉得这孩子一定有苦衷。

    否则,绝不会在这里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毕竟,六七岁的孩子,也已经有判断事情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官兵,正在抓着她的衣领,将她往地上一摔。

    接着,便是小女孩的痛呼声。

    “说,是不是你偷了东西?”官兵恶狠狠问道。

    小女孩却紧紧咬住唇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看着地上瑟瑟发抖,却依然抱着包子的小女孩,孟漓禾怒意四起,一个五大三粗的官兵,竟然如此对待一个孩子?

    在前世,哪怕她们抓到再罪大恶极之人,也不会对犯人动手。

    更何况,只是一个抢了两个包子的孩子?

    顿时,忍不住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包子是我送给她的,并不是她抢的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低着头的小女孩,顿时惊讶的抬起头,却看到孟漓禾悄悄的翘起嘴巴,对她飞快的坐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眼里安抚之意明显。

    方才还倔强无比的孩子,却因为这一动作,双眼立即浸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官兵诧异的回过头,上前打量着孟漓禾,似是想判断这句话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“你给她的?那为何,方才那位摊主,说是她抢的?”

    孟漓禾面不改色的说:“他可能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身后,刚刚赶上的豆蔻,听到自己小姐,这么一说,顿时心领神会,将银两迅速给了方才卖包子的小贩,并且偷偷叮嘱了几句。

    小贩本不是心思多坏之人,方才,也只是下意识的喊出声。

    而这会,既然有人出钱,维护之意明显,他自然不愿意多嘴生事。

    当下,对着官兵说道:“这位官爷,方才可能确实是我不了解情况,不知道是这位姑娘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小贩和当事人都这么说,官兵自是没有办法,然而,他也不是傻子,很明显,这是两人事后的故意维护。

    想糊弄他?

    没那么容易!

    “方才她抢了就跑,这是很多人看见的。是不是你们二位说的那样,还是见了大人再说吧!”官兵的恐吓之意明显。

    小贩一听,果然吓了一跳,要知道府衙这种地方,可不是寻常百姓想进去的场所。

    孟漓禾却淡淡一笑:“梅大人么?正好,我正想找他!”

    说着,便不等官兵带路,自己朝着府衙门前走去。

    官兵一愣,这女人莫不是有什么来历?

    这么想着,却见有官兵把守的府衙门口,孟漓禾只说了几句话,便径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顿时眼睛瞪的老大,心里一阵发虚,难道,他真的是遇到哪家大佛了?

    只是,他又没做错事,怕什么?

    想着,便带着孩子亦随后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其实要说大佛,孟漓禾这个覃王妃绝对当的起,只是,她如今并未报身份,而是,刚巧,守着府衙的几位是那日随梅青方一起断案的官兵,又被梅青方吩咐过,自然赶紧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甚至,还有人赶紧提前进去通报,他们那个早已修好琴,****想着为何还不来取琴的梅大人。

    梅青方一听是孟漓禾前来,赶紧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却见孟漓禾身后,手下还带着名孩子,也跟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同站到自己面前,手下鼻孔朝天,显然十分不屑。

    “你们,这是怎么回事?”梅青方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官兵上前一步,抢先开口:“回大人,方才有人报官抢劫,属下上前缉拿要犯,方要将此罪犯绳之于法,这位姑娘便谎称此案并非抢劫案,然,现场有许多目击证人,因此,属下将犯人及此姑娘带回,请大人明断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忍不住抽了抽嘴角,这一番话,听下来,不知道的还以为出了什么大案。

    大哥,你真厉害,不就是一个未成年儿童因为饥饿抢了两个包子吗?竟然说的和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,把事当事是好的,只是,这也太当事了吧?

    梅青方皱皱眉,看向孟漓禾:“姑娘,是这回事吗?”

    孟漓禾扫了一眼瞬间变得刚正不阿的官兵一眼,开口道:“听起来似乎是这么回事,不过简言之,就是这小孩饿了拿了我两个包子,我打算给她,你这属下非要抓人,就是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事情虽小,但性质很大!俗话讲,不因恶小而为之,不因善小而不为……”

    孟漓禾好笑,竟还是个读过书的,眉毛一挑质问道:“所以,你将孩子重重扔在地上,便不是恶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官兵有些语塞,但也不退缩,“自然,对待罪犯就要严冬般寒冷,对待群众要……”

    梅青方听的头疼,赶紧挥了挥手:“下去吧!”

    官兵愤愤不平,但服从上级是基本,倒也没多说,便瞪了一眼孟漓禾之后离开。

    孟漓禾简直被气笑,这位大哥,当真不是穿越来的吗?

    官兵离去,地上的小女孩忽然开口:“姐姐,我不是因为饿抢你的包子,而是我的娘亲重病,再不吃东西就没命了。姐姐求你救救她。”

    许是因为觉得孟漓禾心地善良,小女孩竟然对着她而不是梅青方求道。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一软,赶紧将她扶起,柔声说:“快起来,慢慢说,你娘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姐姐,我娘生了病,很严重,但是我不想被送去凤岩门,姐姐救救我好不好,我可以给姐姐当牛做马,只要让我见到娘亲就行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因激动说的有些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孟漓禾却大体听懂的差不多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梅大人,凤岩门是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