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0章 大家争先上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管家边往外走,边纠结。

    算了,还是去问问大夫好了!

    “二哥,你大病初愈,让我来吧!”安静的听完雅雀所说,宇文峯忽然开口,语气是说不出的坚定。

    鸦雀摸摸鼻子,他擅长的是毒术,武功一直都拿不上台面。

    眼前,他们三个人当中,的确是宇文峯最合适。

    只不过,输入真气有免不了的肌肤触碰,毕竟,药发后的人逐渐失去理智,可不会乖乖在那等着。

    他以往,可是听到过不少起初想用真气救人,最后,输气之人却忍耐不住的情况。

    毕竟,六个时辰,每半个时辰都要输入真气一次,等于要一直在身边守着。

    没有几个人,在那样的诱*惑下,有那么好的自制力。

    而且即便是全程忍住,那中药之人的情况也已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只要宇文澈不介意,倒是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鸦雀默不作声,他相信这一切宇文澈和宇文峯都能想到,他才不想不知趣的提出来。

    果然,宇文澈似乎更加纠结起来,在宇文峯提议后,并没有立即答应,虽然也没有立即拒绝,但那眉宇间淡淡的愁云,却让人不容忽视。

    鸦雀觉得,自己有必要推一把了。

    毕竟,在他心里,宇文澈是要做大事的人,他不能也不应该为个女人废这么多脑筋,尤其,他万一想不开,要损耗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轻咳一声,鸦雀说道:“王爷,中此药之人,若是无法趁早得到疏解或者压制,时间一久,有可能七窍出血……重则,毙命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宇文澈眸光一聚,眉头彻底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二哥,事不宜迟,我去救二嫂。”

    说完,甚至不等宇文澈的回应,便直接冲入了房内。

    宇文澈有些微愣,眸子里带着淡淡的不解,眸光闪了又闪。

    鸦雀更是一愣,原本,宇文澈今日的犹豫与纠结,便是极为少见,但他怎么也没想到,宇文峯会如此紧张自己的“嫂嫂”。

    要知道,平日里,没有宇文澈的首肯,若是有人敢一意孤行,轻则废掉武功,逐出组织,重则……

    虽然,宇文峯是他的亲弟弟,比其他人多了一些有恃无恐,但,也不该如此莽撞才对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到底是何方神圣?

    他倒也有些好奇了。

    屋内,淡淡的安神香弥漫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然而,浅蓝色的薄纱床帘内,却极为的不安宁。

    扭动的身躯透过薄纱隐约可见,难耐的哼声从里面断断续续的传出。

    饶是宇文峯已经做好了准备,也没想到,屋内的情景是这般的……让人意乱神迷。

    心跳猛的加速,宇文峯深呼一口气,走到床前,手犹豫的伸了又伸,终于,慢慢的将床帘拉开,却顿时被眼前看到的所惊呆。

    床上的孟漓禾此时双手被绑到头顶的床帏之上,身躯却不停扭动,而在这样的动作下,衣冠极为不整,领口处甚至微微敞开,里面雪白的肌肤在这样的扭动下,忽隐忽现。

    而双目紧紧闭着,脸上似红透一般,几乎要滴出血来,嘴唇微张,断断续续的发着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。

    看惯了平日冷静沉稳的孟漓禾,猛的被这样一刺激,宇文峯只觉嗡的一声,气血瞬间冲入头顶。

    “吧嗒。”

    宇文峯下意识摸摸鼻子,竟然是……鼻血!

    “你出去,我来。”

    忽然,身后传来宇文澈冰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宇文峯一回神,掩盖性的扭了下头,将鼻间的血擦掉,然后才状似无意的调笑说:“二哥,怎么?我来你还不放心吗?”

    宇文澈则是一贯的直接:“最不放心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宇文峯一噎,立即故作委屈状:“二哥,你没良心,我这还不是担心你大病初愈,不能动真气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出去吧。”宇文澈看都没看他一眼,直接上前,一把将床上的帘子拉下,却在瞥见床上那滴血时,眼眸深了深,却很快将移开,状似未发觉。

    宇文峯一愣:“二哥,你说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宇文澈霸气的往床上一坐,语气十分坚定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帮我转告管家,我未出去之前,不许任何人进入。”

    还未等宇文峯说完,宇文澈便打断道。

    眼见,宇文澈主意已决,宇文峯脸上有片刻僵硬,却很好的掩盖掉,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,开玩笑道:“二哥,美人在侧,你真气不足可不要勉强,实在不行,不妨考虑考虑第一种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宇文澈神色淡漠。

    宇文峯整个呆住,居然没有反驳?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,调笑出了这一句,但是潜意识里,他莫名希望宇文澈如往常般,否定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,就算事情真的如他所说般发展,两个人是三拜九扣,明媒正娶,也是再正常不对吧?

    心里忽然有些烦闷,或许是这屋子里的安神香起了作用,宇文峯没有再多说,转身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房间内,再次恢复了静腻,宇文澈盯着那梅鲜红色的血,眼睛微眯,希望,不是他想的那样。

    床上,孟漓禾欲发难耐,甚至感觉浑身被火烧着,却偏偏不疼,但火苗烧到身上却让她全身****,只想找一汪清泉处,一头栽下去。

    若不是现在双手被束缚着,孟漓禾说不定会冲下床,做出什么她自己也不能控制的事。

    眼见孟漓禾的动作愈发剧烈,宇文澈知道,已经没有时间着犹豫。

    当即,掀开床帘一角。

    只是却不是挂住,而是自己也脱了长靴,翻身上了去。

    床帘再次拉下,宇文澈故意避开视线,将绑住孟漓禾双手的宽大绸带解开。

    绸带是他方才进屋所绑,主要是担心她再次伤害自己的腿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,孟漓禾的双手一获得解放,直接伸过去的地方却不是腿,而是衣领。

    早已忍耐多时,孟漓禾双手直接扯到衣领之上,毫不犹豫的随着本能扯开。

    她,太热了。

    雪白的肌肤直接暴露在空气中,二月的寒冷,终于让她感受到一丝冷意。

    好舒服……

    嘴角发出满足的呻咛,孟漓禾的手上的动作欲发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宇文澈几乎还未来得及阻止,上衣已被孟漓禾扯得衣带掉落,甚至露出红色的肚兜。

    甚至,手还十分执着的朝着衣裤伸去。

    宇文澈忍不住按住孟漓禾的手。

    “孟漓禾,本王此刻真觉得,将你打晕是最好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宇文澈终究没有下的去手。

    一把将孟漓禾从床上拉起,让她坐于床中间,自己则盘腿坐在身上。

    努力屏气凝神,在孟漓禾挣扎之前,双手扶到她的后背,运起全身功力,将真气,向她身上灌入。

    真气涌入身体,药性立即驱散不少,孟漓禾乱动的双手终于缓慢下来,渐渐安宁许多。

    只是,仅仅片刻,豆大的汗珠便从宇文澈的额头低下。

    他大病初愈,终于体会到了管家那句“有心无力”。

    将手收回,暂时得到缓解的孟漓禾大概因为太累的缘故,此时闭着眼,身体有些发软。

    宇文澈将她重新放到床上躺下,自己也平复着呼吸,待呼吸平稳,额头的汗珠消失,才推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门外,宇文峯与鸦雀已经不在,只有管家,大概是得到了通知,在门外稍远处候着,脸上略担忧。

    看见宇文澈出来,赶紧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望,却更加担忧了。

    自家王爷脸色有点白,眉宇间透着疲惫,结合方才听说的抱着王妃疾步直闯倚栏院,之后就关起房门,还不许人打扰。

    瞬间,那不可抑制的脑洞就如同脱缰的野马,越发跑的漫无边际。

    我滴个老天呀!

    这得是被他限制了一段时日的结果吗?

    略劲爆啊!

    “去帮我准备些参汤,每半个时辰送一次,连续送六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房门外,宇文澈淡淡吩咐,声音显得亦有些乏力。

    管家双眼瞪得老大,半个时辰……一次?

    还连续六个时辰?

    顿时眼冒崇敬,毕竟大家都是男人,要知道,他当年年轻体格最好时,也达不到这样的能力啊!

    “听到了吗?本王让你准备参汤!”

    对于管家的反应,宇文澈十分不耐,他如今真气耗损,十分需要回房打坐休息。

    管家立即收回那不着边际的思绪,赶紧应声道:“老奴知道了!老奴马上去准备参汤!”

    不过,参汤……

    不由想到山庄那次,等等,王爷这是在暗示他什么吗?

    “对了,里面多放一些补气的。”末了,宇文澈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管家立即心领神会,慢慢点着头,十分懂。

    宇文澈冷目一扫:“管家,本王说的是补气的,收起你的那些心思,若是在往本王的碗里加那些东西,小心本王一起追究!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是。”管家连忙吓得应声。

    宇文澈这才冷哼一声,再次进了房门。

    留下,门外,频频摇着头的管家,一脸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真是个口和心不一的王爷啊!

    想要补还不直说,真是让他十分伤脑筋。

    不过,补气,又不是牛鞭,还能达到同样的效果,那要加什么呢?

    管家边往外走,边纠结。

    算了,还是去问问大夫好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