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34章 小包子番外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五年后。

    “大皇子,该起床了。”宇文司的屋内,小太监苦着脸在床边召唤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今天第一百二十九次叫起了,可是床上的小皇子根本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能做到不被外界打扰,而稳如泰山的睡下去,他表示很奇怪。

    每天都要呼喊到嗓子哑了也不一定有用,真是好痛苦。

    也因此被皇上训过好几次,真是太可怕。

    他甚至觉得,原来这做太监最痛苦的并不是那一刀啊!

    看了看窗外的天色,小太监硬着头皮继续喊道:“大皇子,皇上就要下朝了,您再不起来,错过了早膳,皇后又要责罚您了。”

    床上,小被子动了动,依然沉寂下去。

    小太监一个头八个大。

    这是皇子,他又不能怎么着,掀被子?

    虽然皇后娘娘的确这样说过,可是他也不能真的去掀吧?

    呜呜呜,好纠结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忽然,身旁有个萌萌的声音。

    小太监一愣,低头看去,只见他们的公主正站在那里,抬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圆圆的脸蛋,像个小猫一样可爱,但是大眼睛咕噜咕噜转,那表情却像个小狐狸一般。

    “公主?”小太监有些不明白,公主这是要来亲自叫皇子起床?

    没见过她除了吃肉,对其他东西也这么热衷过啊!

    然而,事实上,他的想法是对的。

    因为,这家伙不起床,会严重影响她吃早膳的时间!

    昨天就是因为母后训他,导致早膳晚了一刻钟,一刻钟啊!简直就是煎熬!

    所以,一想到此,她的双眼便冒出燃烧的火焰,二话不说,迈着小短腿,从床上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宇文司,给皇姐起床!”宇文念站在床边,双手叉腰,大声喊着,可霸气。

    然而,宇文司却将被子一把扯上盖住了头,好吵。

    宇文念顿时恶从胆边生,敢不听话?她可是姐姐!虽然据母后说,她大概只比小司早出生一盏茶的时间,那也是早呀!

    所以,教育弟弟,姐姐有责!

    于是……

    蹲下矮小的小身子,宇文念眯着眼道:“再不起床就别怪皇姐不客气了啊!”

    然而,宇文司依然不动,特别特别坚定。

    宇文念深呼吸,好气哦,然而还要保持微笑!

    不过……嘿嘿!

    宇文念眼珠一转,忽然朝着宇文司压了下去!

    没错,就是连人带被子,一同被压到她的身子底下!

    我看你受不受得了,就是这么霸气!

    床边,太监吓得抖了三抖。

    他们的公主由于专注于吃肉已有五年,如今是个妥妥的小肥妞,比他们的皇子不知道重了多少,这样压……不会被压坏吧?

    果然,没过多久,宇文司便一把掀开脑袋上的被子:“快下去,我喘不上气来了!”

    宇文念昂昂头:“还睡不睡了?”

    “不睡了。”宇文司小小的脸上写满了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宇文念这才满意起身,直接从床上跳下去。

    “咕咚”一声,简直把地板震的发响。

    “限你一刻钟内,洗漱好穿戴整齐,出现在餐桌前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宇文司翻了个白眼,否则就用你肥硕的身躯压我吗?

    女人真是好可怕。

    宇文念这才穿上小小的绣花鞋,啪嗒啪嗒跑出去,成功!

    太监抽抽嘴角,这种方法,也就公主能想的出来吧?

    总之,宇文司真的从床上爬了起来,虽然眼皮还耷拉着,一脸困倦,但好歹还是按时到达了。

    孟漓禾十分惊喜。

    昨晚宇文澈还在说自己数落的太温柔,大概没啥用,可这不是明显被自己的爱感化了吗?

    真是孺子可教。

    然后一高兴,拼命的给宝贝儿子夹了好几块肉,嘴里也说着:“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小念看的直流口水,也赶紧趁机多夹了两筷子肉,然而,却被孟漓禾制止:“小念,你要少吃点肉,多吃点蔬菜,你太胖了!”

    毕竟,才五岁就快五十斤了,真的必须马上立刻制止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啊!

    不然将来胖的像头猪,还怎么嫁人?

    最主要对身体也不好呀!

    宇文念动作一顿,小嘴一撇,满脸委屈,眼看就要哭了出来!

    给弟弟吃不给她吃,偏心!

    宇文澈看的好笑,每次吃饭这母女俩都要斗智斗勇。

    其实他觉得胖点很可爱啊,虽然跑几步就喘的确严重了一些,不过慢慢来嘛!

    而且他女儿虽胖点,但是很漂亮啊,谁敢不喜欢?!

    没错,这就是父亲宠女儿的正确姿势!

    所以,用筷子夹了一个她爱吃的肉,准备给她夹到碗里,却见她忽然“啪”的一声扔下筷子,然后,就扭着小胖身子跑了出去!

    跑到门槛时,还险些摔了一跤,可蠢。

    孟漓禾眉头一皱:“小念。”

    赶紧站起身,准备追过去。

    宇文澈却是将她一把拉住:“小心点,都八个月的身子了,还这么不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宇文司也随后将筷子放下,“父皇,母后,还是我去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便恭敬的朝他们行了个礼,随后出门。

    这个姐姐,真是让他头大,到底哪里像姐姐了?真不想承认。

    而宇文念一边跑一边哭,没有肉吃的人生不完美,这一刻,她觉得自己失去了全世界!

    然而,却忽然脚步一停,被眼前的一幕吸引了目光。

    只见院中,一名身穿浅蓝色华衣的男子,手中正握着一把长剑,在院中舞得煞是好看,而且时不时的飞起,从树上到院中。

    真是太酷了!

    怕伤到两个孩子,平日里寝宫的院中都是不允许舞刀弄剑的,所以,宇文念还是第一次看到,顿时冒出两个星星眼,什么吃肉不吃肉的事情全忘了!

    而紧随其后而来的宇文司,也是瞪大了眼看着这个陌生的叔叔。

    但是脑子里想的也是:他方才的招式,真的好潇洒呀!

    男子感受到旁边的注视,将剑一收,快步走到他们的面前,唇角一扬:“你们两个就是宇文司和宇文念?”

    两个小包子齐刷刷的点头。

    男子笑了一下:“很好,叫五皇叔!”

    五皇叔?宇文司和宇文念对视一眼,猛然想起父皇的确有和他们常常提起,有一个五皇叔在外面游历,一直未有机会得见,难道就是他吗?

    如果这么酷的人是自己的五皇叔也很棒的耶,所以,两个人并未纠结,直接齐齐喊道:“参见五皇叔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宇文峯摸摸两个人的头,“真乖。”

    “五皇叔,你的武功是不是很高?”宇文司没有控制住好奇心,还是问道。

    宇文峯嘴角一勾,十分大言不惭:“那是!想不想和我一样厉害?”

    “想!”宇文司重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宇文峯眼珠一转:“那就要好好练习武功,第一步就是做好基本功,那要每日早早起来练习,你能做到的话,将来也会和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宇文司顿时怔住,早起吗?那可是他最害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五皇叔真的很潇洒耶!他也好想变成这个样子怎么办呢?简直太纠结了。

    看宇文司不说话,宇文峯又怎能不知道他所想?

    早在进宫之前,他就已经打探了这两个小娃娃的习性,知道一个贪睡一个贪吃,所以,才有了方才这一出。

    不过任何决心都是要自己下了才行,所以,他也任由小家伙纠结,并不催。

    而宇文念却忽然开了口,说道:“那你能不能告诉我,我将来怎样才能嫁给你这样的男子?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宇文峯没忍住,直接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本来这一招他是单纯对宇文司的,难道对宇文念也管用?

    不过,这小家伙是不是太早熟了点,竟然已经在想嫁人的事了?

    所以忍不住问道:“你知道嫁人是什么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啊。”宇文念抬起头道,“母后一直说我太胖就嫁不出去了,然后胥叔叔告诉我,嫁人就是嫁给喜欢的男子呀!我觉得,五皇叔就是我喜欢的男子类型。”

    树上夜闻言,挑眉看了看胥道:“成亲就是嫁给自己喜欢的男子?”

    胥瞪了他一眼:“少废话!”

    而宇文峯也是大吃一惊,不过莫名有些欣慰,毕竟这做娘的看不上自己,做女儿的说喜欢自己,也是一种莫名的安慰啊!

    所以,摸了摸她的头道:“你若是想嫁给五皇叔这个类型的男子,首先就是要变得苗条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宇文念眨眨萌萌的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那小样子太萌,宇文峯都差点编不下去,不过还是坚持说道:“没错,所以你要听话,多吃些蔬菜,多做些运动,这样子身体会好,人也会漂亮,你喜欢的男子才会娶你啊!”

    要多吃蔬菜啊,还要多运动啊!

    很明显宇文念也开始沉默起来,同宇文司一样,开始进行了剧烈的思想斗争。

    然而,沉默了许久的宇文司却仿佛一瞬间想通,咬牙大声道:“五皇叔,我决定了,我之后再也不贪睡,要早早起床练武,要练的和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宇文峯开心的笑了起来:“好!有志气!那晚上要早点睡,不能贪玩,这样即使早起,每天也要保证充足的睡眠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一定办到!”宇文司信誓旦旦。

    宇文念也一愣,看到自己的弟弟连贪睡都改了,也不甘其后道:“那我也不贪吃了,以后不要只吃肉了,将来嫁给你一样的男子。”

    宇文峯更加笑开了颜:“乖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,随后而来的宇文澈和孟漓禾看到这一幕,均傻了眼。

    他们曾经最怕宇文峯将孩子不知道教成什么样,结果没想到,这两个小家伙五年的毛病就被他这么一下给改掉了?

    真是世事难料啊!

    不过看到他,欣喜大过于这些,赶紧走过去问道: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宇文峯抬起头看过去,爽朗一笑:“昨天晚上。”

    然而,正说到此,就听旁边一阵弱弱的舞剑声响起,几个人不约而同朝那边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穿着黑衣的小男孩儿,手中拿着一柄长剑一直挥舞的有声有色。

    “哇!好帅!”宇文司和宇文念顿时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郁哥哥,我要和你学武功。”

    “郁哥哥,我喜欢你这个类型。”

    而小男孩旁边,欧阳振郑重的行了个礼道:“皇上,皇后失礼了,郁儿不懂事,大概是看到王爷舞剑,所以,也拿了剑过来耍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笑道:“无妨,让他们去玩儿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欧阳郁只比小司小念大了半岁而已,就已经被训练的武功如此出色,活脱脱就是一个欧阳振的翻版。

    哪像她这两个没节操又不上进的……

    所以她刚刚到底是为什么担心会缠上宇文峯啊!

    这么快就见异思迁,真的是孩子啊!

    宇文澈也无奈的摇了摇头,让欧阳振好好去看着他们三个,不要伤到了就好。

    嘱咐完才看向宇文峯,语气带着淡淡的责怪道:“回来也不知道提前说一声,这次还走吗?”

    宇文峯“嘿嘿”一笑:“不知道,看情况吧!”

    (古代篇番外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