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32章 凤夜辰番外:为你取药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皇上,在峡灵山捉到几名殇庆国的奸细。”

    辰风国的皇宫,属下朝凤夜辰禀报,等待着做批示。

    凤夜辰眼眸微抬,终于找到殇庆国来了么?

    这几个月时间,殇庆国和风邑国的人,一直在四处寻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非常隐蔽,不过却也逃不过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只是,他却也无论如何也打探不到,这些人到底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反正,如今已经签订和平条约,没有动到他的国土,亦没有请求他的支援,他也不会插手。

    而如今,他们终于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“有问出来什么吗?”凤夜辰转过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,这些人口风很紧,属下未得到批准,又不敢私自用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需用刑。”凤夜辰回打断道,“朕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属下有些不解:“那那几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审了,先关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属下退出,凤夜辰想了一瞬,提起了笔。

    看来,这些人找寻的东西没有找到,那他也有必要知道详情了。

    合约虽签,他也无心再战,但,也不代表可以让他国之人随意在自己的国土如何。

    何况……他总觉得孟漓禾这次忽然同宇文澈去迷幽岛,有些不简单。

    迷幽岛虽说是孟漓禾的外祖父家不假,可是,在战事刚结束,孟漓禾身子不便的情况,行这么远的路,怎么都说不通。

    自从那日之后,他便再也见过孟漓禾。

    见她的最后一面,还是停留在她昏迷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是为自己才如此。

    折腾了那么久,最后却连最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。

    如今,似乎闭上双眼,都是她那虚弱的样子,仿佛转瞬就要消失。

    很庆幸,她最终醒了过来,否则,他这辈子怕是无法安心。

    迷幽岛以医药世家著称,他们此次之行……

    凤夜辰真的希望,这一次也是他想多了。

    信很快得到了回复,只是宇文峯那个人似乎对他信不过,想要他允许,却不说详情。

    最后几番交涉,才终于知道,他们在找什么,以及作用又是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凤夜辰紧紧的盯着宇文峯来的最后一封密信:寻找鰞,摘取其上之犄角,以入药回血所用。

    回血……

    凤夜辰的心猛地一抽,是孟漓禾吗?

    当初,她就是为了救失血过多的自己啊!

    “来人!”凤夜辰已经容不得再多想,立即召换人道,“请所有太医过来。”

    太医们很快以最快的速度到达。

    凤夜辰立刻询问:“你们可知道鰞为何物?”

    太医们面面相觑,似乎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终于有年长一些的太医站出道:“臣在一本古医书上似乎见过,容臣回太医院取来交给皇上。”

    凤夜辰眼中一喜:“朕随你而去。”

    太医们几乎惊呆,他们的皇上一向都十分沉稳,喜怒不形于色,年纪轻轻却十分有威严。

    如今,到底是什么事令他如此不镇定?

    不过,窥探君主心思是死罪,他们自然不敢多想,只是也同样好奇这鰞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而直到拿到那古书才知道,原来是一种长相如此奇怪的怪鱼。

    古书上面有图片,光是看看,既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即便那犄角药用堪称神物,可又有谁敢接近呢!

    凤夜辰并未多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只是,双手却微微握紧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东西,他见过!

    在他很小的时候,去深山同锻炼他的武师狩猎之时,不慎走散,偶然见过。

    那东西太大,他又太小,所以,饶是他自小便以胆大著称,也被吓得原地不动。

    还是武师及时赶到,将他匆匆带走。

    否则,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所以,这件事他记得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……

    “来人,去召集百名顶级高手,带好武器,在寒山脚下集合。”

    凤夜辰当即就做了吩咐,事不宜迟,他缺过血,他知道这种事情有多紧迫。

    因此,不管是天黑还是夜深,他都要前往。

    按照童年的记忆,凤夜辰领着众人,一路朝着寒山深处寻去。

    冬天,刚刚下过一场雪,山上积雪皑皑,十分难行。

    尤其是山高路远,很快便走到天黑。

    再加上夜晚是野兽出没的时机,如此没有准备的急进,当真不是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贴身的属下几次想开口劝说,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下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只是,让他们谁也没想到的是,这只是一找,就找了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幼时记忆,总归太过遥远,加上当时还带了许多的恐惧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很肯定一定在这山里,恐怕已经没人再有信心继续找下去。

    “去那边。”凤夜辰亦是有些急躁,最终还是指了指一处。

    众人立即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皇上,那边似乎是沼泽之地啊!”

    凤夜辰眉头皱起:“你们个个会武功,难道还怕这沼泽?”

    众人被这凌厉的气势吓得低下头,不敢回话,可是,心里的担忧却并没有减少。

    沼泽若是只有一块,他们自然不怕。

    可是,再高的武功也怕连绵的沼泽之地,因为施展轻功也是有限的,因为人的耐力有限。

    而这一块之所以令他们闻之变色,就是因为从未有人出来过。

    凤夜辰的手微微握起。

    他自是知道这沼泽之传言,可是,若是他没记错,似乎也是近十年才有此传言。

    而地转星移,山间自然也并非一成不变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寻遍了山林,也只有那个地方没有去了,所以,他只能闯一闯。

    所以,短暂的沉默后,他还是道出一个字:“走。”

    只不过,也终究有所顾虑,命人当场用树枝藤蔓编织了一些长席,以防当真体力消耗后陷入沼泽,或者可以以供休息。

    虽然不一定万无一失,但可以一试。

    好在,这准备的确有效,再加上人数众多,必要之时也可以进行搭救,一行人竟然真的平安到达平安之地。

    而这个平安之地,竟然就是用沼泽所围绕起来的深潭!

    凤夜辰眼前一亮,终于!他终于找到了!

    只是,深潭风平浪静,且表面冒着阵阵寒气,饶是这些人功力深厚,但仅仅是站在这里,浑身便觉冰冷异常。

    而这样长久待下去,要说会冻死,都不无可能。

    然而,亲眼见过那怪鱼到底有多庞大和厉害,不到万不得已,凤夜辰并不敢命令人前去挑衅。

    因为正常状态下已经很难攻击,更何况若是将它激怒。

    所以眼下,只能暂时按兵不动,期待它或许会自己浮出,然后再见机行事。

    只是,红日从东方升起又从西方落下。

    深潭没有一丝变化,唯一变化的便是众人日趋无法抵挡而造成的内力损耗。

    凤夜辰望着这风平浪静的潭面,终于眯了眯眼,等不了了!

    这些人等不了,他等不了,孟漓禾更加等不了!

    “所有人听令,将这潭水搅乱,越浑越好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纷纷明白这凤夜辰的目的,只是,他们纵然死不足惜,可是身为一国之君呢?

    所以,一时间有些犹豫,毕竟,激怒后的后果,他们也并非不懂。

    “皇上,属下担心无法保护您!”终于,作为一直追随在凤夜辰身边的头号侍卫,还是忍不住劝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,凤夜辰却意志坚定:“无妨,你们照做就是。”

    众人互相对视一眼,终于咬了咬牙提剑飞于深潭之上。

    倒立于深潭之上,将剑深入潭中,以最大力度搅着。

    凤夜辰面色深沉的紧盯着湖面,手中的剑死死握紧。

    忽然,谭面整个剧烈的震荡起来,几乎将侍卫的剑卷入水中。

    “撤!”凤夜辰猛地呼喊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握紧手中的剑,一个翻转落回岸边。

    只见潭中随着剧烈的震荡,猛然的露出一个身形巨大,身上布满厚厚的鳞片,长相十分怪异,酷似鱼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这东西的头上,赫然顶着一个硕大的犄角!

    凤夜辰心神一荡,就是它,没错!

    怪鱼被扰清静,似乎很是气愤,两只眼睛发红,怒视着岸边的人们。

    因为它的体型太过巨大,所以即便是如今有百名的高手在,这气势也似乎被它给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,能将它激出实属不易,凤夜辰已经不管它是否愤怒,直接开口命令道:“捉!”

    呼啦啦,百名高手同时跃入怪鱼四周,挥舞着剑与之搏斗。

    怪鱼瞬间更加被激起,长长的尾巴挥出,一下子就将几个试图刺他的人扫至潭中。

    而尽管有人趁着它不备朝它刺去,却发现根本无法刺入,因为那鳞片实在是太坚硬了。

    凤夜辰独自站在岸边,死死的盯着潭中的形势。

    他是皇上,他有着天大的责任,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,所以他也知道不应亲自去搏。

    可是,潭中的形势却并不乐观,百名高手纷纷被打落,死的死,伤的伤,眼见已经所剩不多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,根本不是办法!

    可是怎么办呢?

    就让它这样从自己的眼前溜走吗?

    凤夜辰手中的剑越握越紧,而那怪鱼将一众人全部打落之后,似乎发泄掉了怒火,预计大概不会再被打扰,所以慢慢的朝深潭在此潜下去。

    身子一点一点的在潭中沉没,只剩下那硕大的头,此时也渐渐没入。

    眼见那水面之上已经几乎只剩那他无比想要的犄角,凤夜辰双眼一眯,倏地腾空而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