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31章 大结局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二哥,其实你知道。”宇文峯看着宇文澈,笑着说道,“我喜欢游山玩水,不喜欢朝政,如今你大局已定,不再需要我守护了,我也想过过自己喜欢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的确,宇文峯的性子他怎会不知道?

    有的玩,有酒喝,便是他想要的快意人生。

    他从小得到了父皇的宠爱,却并未将他视为继承大统之人,整日逍遥自在,从来都和自己不同。

    原本,他也是可以一早就离开这是非之地的,只是为了自己,硬是这么多年都置于漩涡之中。

    所以,如今听到他这样说,自己真的是无力反驳。

    只是,依然会觉得惋惜,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想好了?”宇文澈沉默良久,终于还是问道。

    听到他这样问,宇文峯就知道他已经算是答应了,所以认真的点点头:“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眼神有些黯淡,不过,还是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道:“好,那之后,换我来守护你。”

    宇文峯眼前一热。

    他这个二哥真的变了很多,若是以前,这样的话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。

    所以,也被他带动的一阵激动,再次抱住宇文澈道:“你放心,二哥,我以后会经常跑回来看你的,我还要帮你教孩子呢。”

    然后,就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起来。

    宇文澈:……

    他现在如果说你放心去玩,也可以不常回来,并且不用你教孩子过分吗?

    真的不希望将儿子教成这个样啊,想想就头疼。

    而且,又开始把鼻涕蹭在他身上,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略微嫌弃的将他缓缓推开,宇文澈道:“好了,就算要走,也不要急,等过完年吧。”

    宇文峯用袖子擦擦眼泪:“好。”

    如今距离过年已经只有半个月了,他就算再贪玩,也要好好在皇宫庆祝一番,毕竟,也还有他的母后,孝心也是必须尽的。

    宇文澈这才神色暂缓:“而且,我还有一件事,希望你在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宇文峯一愣,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而屋内,孟漓禾也是同步好奇。

    其实她的耳力这么好,这两兄弟又在屋外,离的并不怎么远,所以谈话不可能听不到。

    方才,也一度有所感动来着。

    不过,宇文澈有什么事,想要宇文峯在场的?听起来略微神秘啊!

    所以,她赶紧竖起耳朵倾听起来,只是,任凭她怎么听,都没再听到两兄弟说什么,甚至一直到他们再次回屋!

    孟漓禾表情复杂,所以你们两兄弟是用了哑语吗?

    宇文澈,你很好嘛!

    和她表哥有秘密,如今又和宇文峯有秘密,就是不告诉她。

    哼,再这样下去,继续冷淡你!

    然而,宇文澈不知是因为返朝后奏折太多,还是其他,这一次,都不用孟漓禾故作冷淡,他自己都很晚才回寝宫。

    虽然也没忘记抽时间哄两个孩子,但是,大部分时间都在御书房,与孟漓禾想象的会被他纠缠不休,完全是两个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,孟漓禾倒也不会真的生气,说穿了,也不过是两个人的小情趣罢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会不懂分寸到影响到他的大事。

    而且,如今外祖父和表哥都有过来,又被她强行留在了宫里,就连管家大叔也请了过来,一同住在太医院那边的殿里。

    虽然不在后宫,但也是常常见面,非常热闹,她也一点不会无聊。

    毕竟,管家大叔做了那么多竹子玩具,如今好不容易派上了用场,怎能不让他亲自拿过来?

    那简直就是每天换个新花样的逗着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只不过,小司和小念却明显很难伺候,简直是非常难以琢磨。

    就比如,管家编了朵小花送给小念,小念咯咯一笑,因为太胖,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。

    然后,靠着这一条缝的目光看着手里的小花。

    这是个什么东西,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耶?

    之后就朝嘴里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呦,我的公主耶。”管家吓的赶紧抢过来,虽然他做的时候已经将棱角打磨的很光滑,也绝对不会露出尖尖的地方,以免扎到孩子,但是,也不能吃好吗?

    “哇!”小念刷的哭起来,作为一个吃货,被抢了粮食的心情你们谁能懂?

    嬷嬷赶紧抱起来哄,并且十分不爽的看着管家,每次都弄哭孩子,你到底是个什么情况?

    管家一个头两个大,为什么不管给什么都要吃啊!

    你看看人家小司!

    这不,喜滋滋的一手拿着竹蚂蚱,一手拿着竹蜻蜓睡得好香?

    虽然看起来这玩具到了他手里也没什么用,但至少不哭啊哎!

    真是头大,以后要好好想想做点什么不会引发食欲的了。

    总之,日子在一天一天幸福的过着,而距离过年,也只有几日时间了。

    新皇登基,在第一年的年初是要祭拜祖先,祭拜天地,并且接受全民朝拜的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孟漓禾作为皇贵妃也应该准备很多。

    不过,宇文澈却只是为她准备了一身喜庆的宫装,请她当日穿上而已。

    孟漓禾不免有些疑惑,毕竟,就算她没参加过,她也知道,这步骤和礼节都是十分繁琐的。

    怎么也应该有个人对她指点一番。

    不过,宇文澈做事一向周密,想到他当初举行登基大典时,就将一切简化,或许这一次应该也是一切从简吧?

    所以,也不再多想,安心等着。

    然而,直到那一天之时,她才知道,自己的猜想到底有多错。

    地点,依然还在殇庆国那最高之地——天庆台。

    对于此地,当年为先皇祝寿之时,孟漓禾同宇文澈一同携手从高高的台阶走上去过。

    是每个皇帝祭祖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,却是比她记忆中的那次,更加盛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因为,不仅到处都是张灯结彩,大红的地毯长长的铺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两旁是已经按照官阶品级站好的百官们。

    而四周,竟然也已经开放,在大内侍卫们的维护下,百姓们有序的站成了密密麻麻的人墙,将他们这块地方全部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孟漓禾不禁有些讶然。

    原来,这就是所谓的百姓朝拜吗?这场面也太宏大了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没准备,真的好吗?

    手心不免有些冒汗,虽然百姓们喜欢她不假,可是如此没有准备,也很担心出纰漏,毕竟,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呢。

    “别怕,跟着我走就好。”眼见孟漓禾表情有一瞬的迷茫,宇文澈对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孟漓禾微微一笑,将手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手相牵,便是力量。

    孟漓禾果然少了那份惶恐,不再理会周围到底有多少人的目光,只是关注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没错啊,她也只是想跟着这个男人走下去而已,不管走向哪里。

    长长的台阶在面前,长长的衣摆垂在后面,两个人手牵手缓缓走上最高点。

    百姓们心中激动不已,却也安静的看着这一幕圣洁又美好的画面,谁也不忍出声将其破坏。

    按照礼制,宇文澈先要和孟漓禾一同祭拜天地,之后再祭拜祖先。

    只是行礼,孟漓禾早已懂这礼数,所以一切做的也十分从容。

    接下来,只要再站在那里,接受全民朝拜,一切就算结束。

    的确是过程从简了。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松了口气,还以为布置了这么多,是要多复杂呢?

    然而,她刚刚准备转身面对百姓时,却被宇文澈一把拉住了手。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动作一顿,面对面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左侧是祖先的排位,右侧下首是百官们伫立,四周是百姓们仰望。

    这宇文澈要做什么?

    却只见宇文澈忽然伸出双手,将她的两手拉住,深深的凝视着她,缓缓开口道:“孟漓禾,请问,你是否愿意做我的皇后,与我生生世世结为夫妻,永不分离?”

    满堂肃静。

    因为,所有人都已经震惊的发不出声。

    他们的皇上在做什么?

    历来,不都是由皇上册封皇后的吗?

    哪一个皇后不是接旨后感恩戴德,还从来没有见过皇上竟然要询问皇后意见的。

    而且,还是当着这天下之人。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的震惊自然也是无以言表,只是,在一瞬间的震惊过去,也瞬间想到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曾经,宇文澈问过她,在她的年代,成亲是个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她笑着对他说,一般男人会向女人求婚,女人答应了才会嫁。

    才不是这里的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

    所以,女方答不答应才是最关键哦。

    那时候,半开着玩笑,也没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可是,如今才知道,原来宇文澈一直记在心里,而现在,是在以求婚的姿态,要给她皇后这个位置吗?

    亏他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心里又是好笑又是感动,然而,众目睽睽之下,以及宇文澈那炽热到烫人的目光之下,孟漓禾还是赶紧点了点头:“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答案,宇文澈听到这句话,脸上还是抑制不住的迸发出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接着,转过头,对着一旁的公公点点头。

    公公很快拿着事先准备好的圣旨上前,高喊道:“圣旨到,皇贵妃接旨!”

    文武百官,满城百姓,在这一刻齐齐跪下。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也要赶紧跪下,然而,却被宇文澈一把拉住,并且对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是他的妻,她与他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他不要她跪自己,永远都不需要。

    而一旁,小公公视若无睹,开始高声念诵起来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。辰风国公主、皇贵妃贤良淑德,多次助殇庆国于危难之中,多次救皇上与危险之下。皇上与之情投意合,故特迎娶辰风国公主为皇后,聘礼为青山以西十座城池,且以天子之名,在祖先面前及天下人面前立誓,后宫只此一后,不再纳妾。钦此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请后面的宫女们,端着早已准备好的凤冠霞帔,当着所有人的面,为她从外面穿戴上。

    这一次,周围当真是喧哗声滔天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震惊在一瞬间爆发。

    可是,孟漓禾已经听不到,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她的双眼已经被泪水模糊,眼里只有面前的这个男人——宇文澈。

    他用的是迎娶,用的是辰风国公主的身份。

    就是在告诉世人,她孟漓禾不再是因为和亲而不得不娶的质子公主。

    他给了十座城池作为聘礼。

    就是将当年打下来的风邑国江山,还给风邑国,让风邑国的人也知道,他们的公主为他们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纵然,这一次与辰风国的战争,风邑国出了不少力气。

    可是,能够坦然将城池还过去,又岂是那么容易做到?

    一切,都是因为她。

    并且,他在如此神圣的地方发了誓。

    就是将未来所有的选秀等一切烦恼在此全部断绝,为她扫清所有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他,怎么可以这样好?

    宇文澈伸出手,静静的将她的泪水擦去。

    终于!他终于扫清了所有障碍,让他可以放心的将她立于天下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不用担心在此过程中有任何的危险和意外。

    也终于,将这个最尊贵的位子亲手送给了她,从此再没有人敢轻视她,侮辱她,她只能被仰视和尊敬。

    孟漓禾的眼泪成串的流着,但是嘴角却高高扬起,终于道:“臣妾接旨。”

    全民欢呼,这一对他们追了几年的有"qing ren",终于得到了上天最好的眷顾!

    百官祝贺,孟漓禾所作所为有目共睹,即使她成为唯一的后宫之人,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人群之中,亦站着几张欣慰的面容。

    宇文峯,凌霄,梅青方,苏子宸,外祖父,神医……还有那与管玉牵着手之人,孟漓江。

    这就是宇文澈辛苦保守的秘密,如今,要让所有人见证。

    锣鼓声天,鞭炮齐鸣。

    天庆台之上,宇文澈与孟漓禾紧紧相拥。

    梦一场离合悲欢,爱一场山河璀璨。

    生生世世一双人。

    (正文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