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30章 回归皇宫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孟漓禾这几天很生气。

    因为她那日的****没有成功,其实严格来说,****这件事实际上是成功了,毕竟,某人很欣然的接受了她的诱惑,也热情的回应了。

    然而,结果却是可耻的,因为某个人非常无情,竟然事后不认账,表示自己从来没有说过得到一点好处就将秘密讲出来。

    甚至更加无耻的让孟漓禾再接再厉,将好处进行到底。

    孟漓禾翻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白眼,我再接再厉你个大头鬼!

    于是,最后在迷幽岛的几天,坚决不让宇文澈接近,誓要更加无情,以表达她有多愤怒。

    然而,令她没想到的是,即使是这样,宇文澈依然没有松口,简直虐!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呢?好奇死了啊!

    不过,不管怎么说,这一次的确是成功将外祖父和表哥都请到了船上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船舱满满,回去的时候更是多了好几口人,非常幸福。

    不过迷幽岛的岛民们可不那么幸福。

    天天秀恩爱的人走了不说,还把岛主和前岛主勾搭走了,最主要是,他们刚刚和暗卫们玩的熟了,又要分开了,好舍不得呀!

    真是恨不得一起跟去算了,不然真是好孤单。

    不过显然这并不现实,这是他们的家,他们还是习惯岛上,而且,听那些暗卫们讲了那么多故事,就知道外面的世界一定很可怕!

    所以说,岛上的宝宝们也是真纯真。

    因此,也只能用礼物抒发离别之情,这一次送了很多,要不是怕船压沉,恐怕还要送更多,真是非常热情。

    而等到出发的那一天,只见海滩上,到处都是暗卫们与岛民们相拥而泣,互诉衷肠的画面,简直感人。

    总之,大家都踏上了去往殇庆国的路途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欢声笑语当真是多了许多,而且是发自真心的,毕竟,再也不需要如来时那样有所担忧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们的皇上和皇贵妃倒是常常拌嘴,而且还伴随着皇贵妃的一些小傲娇,不过,不管他们的皇贵妃如何,皇上都好脾气安抚,也是够让大家大跌眼镜,感叹皇上真的一天比一天更没下限了,这哪里还有当年那个冷王的影子了?

    不过也好,这样他们也会因此而减少之前动不动就倒马桶这种事的机会,简直棒。

    只有孟漓禾,直到踏进了皇宫的大门,又进入了寝宫内,还是不爽的看着宇文澈道:“宇文澈,你真狠啊!竟然赶了一个月的路,都还是没对我说!”

    宇文澈依然是嘴角微勾,安抚道:“不说了嘛!很快你就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哼!不想知道了,你爱咋咋地!”孟漓禾直接换好衣服走出门去,决定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宇文澈亦笑着摇摇头,随她而出。

    他们回来,自然是要率先向太后请安的。

    芩太后当初知道他们出去散心,但也绝对没想到会出去这么久,本来还是十分担忧和生气,可是看到他们抱着两个大胖……哦不,一个大胖姑娘和一个标准帅小伙进门,真的是什么脾气都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奶奶抱孙子,自古都是最开心的事,何况一下子抱俩,还这么沉,岂不是乐哉?

    而这段时间,端太后也因芩太后有些孤单而进了宫,如今看到这一对龙凤胎也是羡慕不已,不由数落着一旁的宇文峯道:“你看看你皇兄,一下子两个,你啥时候让母后也抱上一个?”

    宇文峯一个头两个大,并且十分不爽的看了一下宇文澈!

    把江山扔给他,自己跑去死这种事就不说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留下了一条命,回来就给自己添堵。

    偏偏宇文澈还特别不嫌事大的跟了一句:“也是,五弟,有没有看上哪家的姑娘,朕可以给你赐婚。”

    宇文峯嘴角微抽:“您还是赶紧操劳您的国家大事吧,就别分心管臣弟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一听,顿感不妙,不由脸色一变道:“你这次到底又积攒了多少未处理的折子?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宇文峯往后缩了缩,“也没多久,就从收到你的信开始。”

    收到他的信……

    当初他一平安,就赶紧派人通知了宇文峯以及孟漓江等人。

    可是那会就算路上需要不到一个月的路程,可是距离他们又回来,也已经将近一个月了吧!

    这小子竟然敢给他压一个月的奏折?

    宇文澈浑身冒着冷气,觉得手有点痒,很想揍他怎么办?

    然而,身边两个太后一听到他俩讨论折子,干脆回头去逗孩子,气氛好到不能再好。

    所以,干脆咬牙切齿的说:“宇文峯,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宇文峯却干脆躲到芩太后的身后:“太后,救我!”

    端太后用手重重敲了宇文峯的头:“都多大的人了,还和你皇兄没大没小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好疼。”宇文峯捂着脑袋乱跳,他本来就是怕被二哥揍,怎么还被娘给揍了,他一定不是亲生的!

    而这一跳,成功被宇文澈一把抓住,然后对着两位太后道:“两位母后先歇着,朕要去和宇文峯进行一场兄弟谈话。”

    接着,就强硬将他拽出了屋。

    屋内,两个太后一人抱着一个孩子,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孟漓禾也不由在旁边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可是不得不说,他们这两兄弟真好。

    然而,门外的两兄弟显然不这么想。

    因为此刻都充满了对彼此深深的怨念!

    所以,你们一定觉得,两个人面对面,双眼冒火,一点不示弱?

    不,那只是想象,真实场景是,宇文峯虽然很气,但是很怕他二哥好吗?

    都快吓尿了!回来就这么凶,他一定不是亲生弟弟。

    而在盯了宇文峯一会之后,宇文澈忽然朝他走近,接着,就在他闭上眼等着被揍之时,却觉一双臂膀将自己拥住!

    宇文峯惊的迅速睁开眼。

    二哥居然抱……抱……抱他?

    更加要吓尿了啊!

    却听宇文澈抱住他后,在他耳边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宇文峯顿时鼻子一酸,眼眶立即变得湿润,不过被他这样倒是有些不好意思,只好嘴硬道:“算你有良心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嘴角一勾,发出一声轻笑,刚想放开他,却觉他也忽然伸出双臂,回抱了他一下,带着哽咽道:“你回来真好。”

    心里一阵温热,宇文澈拍拍他的后背,将他放开。

    接着,又恢复到冷酷模样,仿佛方才不是他一样道:“所以,积累了一个月的奏折,嗯?”

    显然还是想要算账。

    不过,宇文峯此时却不怕了,反而听到这句话后忽然一笑,抬头直视宇文澈道:“二哥,我想和你提个请求。”

    对于宇文峯这个样子,宇文澈不由一愣,若不是很关键的事,宇文峯还是会恪守群臣之礼,对他称呼为皇兄的。

    如今这样,自然是有很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,也收起玩笑之色,近乎温柔道:“讲吧。二哥如今是皇帝,也曾经说过,会护你一世周全,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提。”

    宇文峯的心里有许多感动,不过,却有些回避他的目光,低声道:“我想辞官。”

    他如今是正一品的王爷,身居朝廷的要职,可以说是,除了宇文澈之外,整个殇庆国最有权势之人。

    宇文澈脸色顿时一变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宇文峯深吸一口气道:“二哥,我是说,我不想在朝廷做官了,我想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?去哪?”宇文澈神情凝重,眉头紧紧皱起。

    “可能会离开殇庆国,出去走走吧。”宇文峯抬起头,这会说开了仿佛心里轻松了许多,所以笑望着他道,“如果可以,就只给我挂个王爷的虚名吧,让我做个闲散王爷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此时脸色差到极点,紧紧的盯着他道:“宇文峯,你为何如此?是因为朝中有人说了什么?所以你要避嫌?”

    毕竟,自古一山不容二虎,更何况,这是一个国家。

    朝廷中,的确很少有他和宇文峯这样的兄弟同时存在。

    在外人眼里,他赋予宇文峯如此大权利的同时,也是在让自己承担一定的风险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个人也是和自己一样,有资格继承大统之人。

    只是他很清楚,也很相信,宇文峯绝对不会为了皇位伤害自己,这是他们二十几年的感情所致。

    可是别人不一定这样想,尤其是,他已经两次代替他管理朝政,并且,还管的如此之好。

    难免,会有人因此担忧。

    宇文峯闻言,赶紧摇头:“不是的,二哥,你别多想,朝中很安稳,也没有人说什么,我离开也不是为了避嫌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……”宇文澈忽然顿住,余光不由扫向屋内。

    心里有一丝不确定,总不会,他还是因为……

    “二哥!你别乱猜了。我离开是我自己的原因。”宇文峯亦是七窍玲珑心,又怎会不知道宇文澈所想?

    他对孟漓禾固然曾经有过情意,如今也早已经释然了。

    虽然有时候难免会避嫌,但对方身份为皇嫂,不管这个人是谁,他也都会如此。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?我需要知道。”宇文澈依然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打下了江山,想给所有爱的人最好的一切,这个人竟然要走。

    这让他怎么坦然接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