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29章 节操不能吃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孟漓禾终于看不过去,走了过去将孩子接过。

    两个妇人也终于松了一口气,朝着孟漓禾行了个礼之后走出。

    毕竟,宇文澈也在,她们还是不打扰的好,真是十分有眼力。

    眼看着小念的脸上竟然真的有泪珠,孟漓禾也有点心疼,赶紧掀起衣服喂了过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,平时这个家伙一般都是只有雷声不下雨的啊!

    可见今天是真的委屈了。

    不由看了宇文澈一眼,故意道:“你惨了,闺女肯定恨上你了。”

    没错,她就是故意给他添堵,谁让他昨晚那么坏来着。

    宇文澈一愣,虽然知道孟漓禾这是在开玩笑,不过也十分配合的伸手摸了摸小念那肉嘟嘟的小脸道:“父皇错了,小念不要气哦。”

    然而,小念那正在抱着软绵绵宝贝的手却忽然一巴掌胡过来,将他打开。

    好讨厌,戳她的脸,差点把奶挤出去!

    虽然并没有力度,但宇文澈却觉得自己果断被嫌弃。

    而且,推完这只碍事的手后,小念还将她那软绵绵的宝贝抱的更紧,不过大眼睛却在瞅着宇文澈,仿佛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宇文澈不由眯起眼,再次伸手戳了戳她的小脸蛋:“你有什么好得意的,父皇昨晚刚吃过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:……

    “啪!”这次打到他手上的,是孟漓禾的手。

    “宇文澈,你敢不敢再没下限点!”

    宇文澈挑了挑眉,轻咳一声:“反正她也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听得懂,我肯定杀了你。”孟漓禾特别暴躁。

    不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"qing ren"吗?

    你们两个到底是为什么见面这个气氛啊!

    真是让她不省心。

    本以为儿子会是淘气的那一个,结果儿子倒是最省心,这不,这会还在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哎,真是该多吃的不多吃,该多睡的不多睡。

    真是操碎了心呦。

    不过,好在喂完小念之后,小司也终于悠悠的醒来,也开始美美的饱餐了一顿。

    然而不哭不闹,简直乖。

    所以,深得宇文澈的喜欢,吃完早饭就主动抱着儿子出去晒太阳。

    孟漓禾抱着小念跟在后,挑眉看了看他,故意道:“呦,皇上您今天胳膊有力气了?”

    毕竟,估计是怕她发飙,今天的早饭都自己吃的。

    宇文澈轻咳一声:“现在还有点,等下估计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撇撇嘴,我信你个鬼!

    “禾儿。”身后,苏子宸的声音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孟漓禾转过头,欣喜道:“表哥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子宸点点头,看了看两人怀中可爱的宝宝们,笑着说道:“前段时间比较特殊,没有给孩子们办满月酒,祖父和我商量着,过两天在岛上办一场,你们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不过很快回道:“好啊,表哥看着办就好。”

    对于此,她也不推诿。

    这里是她的外祖父家,也就是娘家。

    为孩子们办满月酒是他们的心意,她拒绝的话就是见外了。

    而且,她算是看出来了,都说迷幽岛富足,这次她才知道,这里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富足。

    她这个表哥,有钱的很呐!

    吃他两顿也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,宇文澈表情却是有些严肃。

    本来满月酒应该在皇宫里办的,如今却不得不在这里,但也不想因此委屈了孩子。

    只是,经历了这么多,迷幽岛付出何止一点半点,所以有些话也不必多说。

    因此,只是说道:“有劳表哥了。”

    苏子宸拍拍他的肩,没有回话,又和他们闲聊了一会其他才离开。

    因为岛上的人虽然也不少,但是因为民风淳朴,基本上若是有喜事,都是全民参与。

    何况,他们真是太久没有过喜事了,毕竟,他们年轻的岛主并没有娶妻,而且看这个样子,还不知道何年何月。

    所以,一下子来了一对恩爱的夫妻,还有一对在此降生的龙凤胎,他们的热情空前高涨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便开始纷纷激动起来,一时间街头巷尾,山上海边,到处都是吊嗓子啦,练乐器啦,跳舞啦,各种热闹的景象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到时候都准备将看家本领亮出来秀一秀,那必须练好。

    而暗卫们因为如今不怎么需要保护,被宇文澈放了假,这会也掺和进去,那画面也是十分美腻。

    只不过,岛上的人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迷幽岛一直有风俗,凡是婚事或者生子的喜事,都要沾沾喜气,说不定那些单身们还能因此觅得好良缘。

    所以,举办满月酒的当日,这群热情的岛民们,一直从早上嗨到了晚上,而且纷纷给两个宝宝送上了小礼品。

    两个宝宝开心的咯咯笑个不停,以至于睡神小司都没有心思去睡,吃货小念也暂时忘记了她那软绵绵的宝贝,两个宝宝手里都抓着小玩意儿玩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孟漓禾与宇文澈靠在一起,心里从未这么宁静过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乐不思蜀了?”宇文澈看着孟漓禾心满意足的样子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,孟漓禾却摇了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有些意外:“没有?我看你在这里过得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刚想回答,却忽然眼珠一转:“那如果我真的乐不思蜀,你也愿意在这里陪我吗?”

    宇文澈闻言,沉默了一瞬。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好笑,其实她不过是故意逗他,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位子,又怎么能这样放弃了?

    所以,也赶紧想要解释,不然误会了可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却听到宇文澈道:“我愿意,只是……我怕宇文峯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不得不说,宇文澈其实真的是个宠弟弟的好哥哥。

    宇文峯是真的无心皇位,相比于他,还是宇文澈更适合那个位子。

    不由笑道:“傻瓜,这里的确很好,可是我这么开心,只是因为有你啊。”

    因为有你,哪里都可以是家。

    没有你,景色再好,我也无心欣赏,美食再香,我也无心品尝。

    这些话,孟漓禾没有说出,但是,她相信宇文澈都懂。

    果然,宇文澈被感动的无以复加,不顾还有那么多人在场,将她紧紧的抱住。

    岛上的人们热情似乎因此被点燃,更是一直闹腾到月亮升起,丝竹声依然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只是,再好的地方也终究不能多做逗留,宇文澈虽然力气的确没有完全恢复,但是毕竟身有神功,底子也不弱,只要假以时日,完全康复并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而他们离开殇庆国太久,回去的路也要月余,所以,也只能没过多久便要告辞,尤其是如今距离过年已经很近,宇文澈这个正牌皇帝,自是要回去。

    苏子宸表示理解,虽然有些不舍,却也并未将人多留,只道来日再聚。

    然而,老岛主却有些不愿了,因为他和神医的比试还没有比完。

    毕竟有些配药需要过程,而且要达到一定时间之后才会有效果的。

    这么快走了怎么办!

    神医也颇为郁闷,毕竟,他可是用了大半辈子的时间,都在忙于制造这个老头儿无法战胜的药。

    这眼看着成果在即,怎么就这么回去了呢?

    非常不情愿啊!

    于是,两个人一拍即合,决定一同去殇庆国,反正老岛主多年未入世了,出去走走也不错。

    孟漓禾自然是欣喜不已,毕竟殇庆国算是她的地盘,可以亲自招待外祖父总是开心的。

    只可惜,表哥这次大概是不会再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此,她还是觉得十分舍不得,毕竟,曾经相处过那么久,而且以后大概很难有机会再碰面了。

    宇文澈见状,不由问道:“是不是想让表哥一同跟我们回去?”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瘪瘪嘴:“当然想,不过不太可能吧?”

    毕竟,他之前离开了那么久,而且之前还有外祖父在岛上坐镇,现在外祖父都走了,表哥作为岛主,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了吧?

    宇文澈则勾了勾唇:“我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神秘的走了出去,看样子是去找苏子宸。

    而令孟漓禾吃惊的是,不知道宇文澈和表哥谈了什么,表哥竟然真的答应和他们一同前去!

    这也太惊讶惊喜意外了吧!

    孟漓禾忍不住拉着宇文澈询问:“澈,快告诉我,你是怎么说服表哥的?”

    宇文澈自得的挑挑眉:“想知道?”

    孟漓禾速速点头,表示非常好奇。

    然而,宇文澈却嘴角高高扬起:“秘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顿时嘟起嘴,疑惑的审视着他:“你不会是胁迫了表哥吧?”

    宇文澈无奈一笑:“那是表哥啊,以你对他的了解,你觉得他可能被我胁迫?”

    孟漓禾有些赞同,也是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更好奇了好吗?

    要知道之前表哥真的一点随他们而去的意思都没有啊!

    而且越说秘密越想知道!

    孟漓禾干脆翻了个白眼:“哼,不告诉我,我去问表哥!”

    宇文澈却十分镇定:“他不会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孟漓禾大惊,到底什么情况啊!表哥怎么会和他变成一伙?这不科学!

    宇文澈但笑不语,看样子非常笃定。

    孟漓禾被好奇心勾的心痒痒,只好嘿嘿一笑道:“皇上,宝贝,孩儿他爹,你就告诉我吧?”

    宇文澈心一颤,真是差一点就没忍住!

    幸好最后还是坚决的摇了摇头:“不能说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:……

    竟然她这样掉节操了还没有用,难道还要继续掉吗!

    不过真的特别想知道。

    算了!

    孟漓禾闭了闭眼,节操值几个钱又不能吃,所以,为了某个答案,干脆……朝着某人扑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