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28章 皇上好坏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宇文澈,你真的连自己洗澡的力气都没有?”孟漓禾看着坐在床边的宇文澈一脸怀疑。

    宇文澈摊了摊手:“原本有,但是下午锻炼了一下,累的抬不起胳膊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皱皱眉,忽然很想去和外祖父问一下。

    宇文澈虽然的确躺了五十天没有动,可是,真的会这么没力气吗?

    然而正想着,却听宇文澈叹了一口气道:“唉,看来不止肌肉的问题,说不定因为缺血,元气大伤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好像也不是没有可能啊!

    哎,毕竟那些天他的脸色惨白,浑身冰冷,也只是靠秘药来维持他的一口气而已。

    就像暂时将他冰冻,让一切生命暂停了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,也难保会有什么副作用。

    而且,这种事好像也不好问。

    毕竟,需不需要帮相公洗澡这种事……算了算了,洗就洗吧,反正之前也是自己亲自动手的。

    再说,都老夫老妻了……是吧?

    孟漓禾极力说服自己,并且暗自庆幸起来。

    好在经过昨天宇文澈的提醒,她也觉得的确将两个孩子们放在他们的屋子有些不方便,而且外祖父说了,宇文澈需要休息调理,所以,她最终还是给孩子们准备隔壁一间,由两个妇人们看守。

    而喂奶的话,也可以提前将奶水挤出,放在迷幽岛特有的泉水中保鲜,只需要到时候热一下便可。

    倒是省了她晚上也要起来,可谓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所以,如今屋子里也只有他们两个人。

    只是,眼见宇文澈赤条条坐在木桶里,挑眉看着她,孟漓禾还是觉得手略抖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以前是在昏迷状态,自己尚可以当做照顾病人一般,而且那会因为担心,当真没什么别的心思。

    如今,这可是活生生的男人!而且还这么邪魅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想让她心无旁骛也太难了好吗?

    然而,宇文澈两只手臂张开,搭在木桶上,大大方方的等着,一脸正直。

    如果她退缩了,岂不是心里有鬼?

    所以,孟漓禾也只好暗自咬咬牙,硬着头皮,拿起一旁的毛巾,当真帮他擦洗起来。

    宇文澈眼中露出一抹诧异,眼看着她低着头,眼睛飘忽不定,嘴角不由露出一抹坏笑。

    热气升腾,孟漓禾低垂着头,水中的热气尽数扑到她的脸上,让她的脸瞬间开始温热。

    而水气朦胧中,宇文澈的身子若隐若现,加上她手中的动作,水波涟涟,让人只觉心神也跟着荡漾不已。

    更严重的是,宇文澈的头离她极近,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耳边,更是让她只觉整个人都像被热气包裹住,难耐极了。

    只想赶紧为他擦洗完毕,好结束这“磨难”。

    “小雨。”忽然,耳边,宇文澈磁性的声音低低的响起,而随着开口,更强烈的热气从口中扑过。

    孟漓禾一个激灵,手上一抖,直接将毛巾掉进了木桶。

    宇文澈嘴角一歪,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样子心情大好,自然恶趣味也更高涨,故意抬手摸摸她的脸颊:“你很热?”

    孟漓禾额头的确浸出不少汗珠,闻言只好说道:“屋子里太热了。”

    如今虽然到了冬天,但是屋子里火炉生的十分旺,屋子的确是很暖和,但是也绝对到不了热到出汗的程度。

    宇文澈但笑不语,只是眼中含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孟漓禾被他看的心里发慌。

    她平日的确都很镇定,但是面对个帅的天怒人怨,身上一丝不挂,还和自己曾经缠绵不休的男人,再淡定就有问题了好吗?

    所以,并不看他,直接将手伸进木桶中,开始打捞起她掉到水里的毛巾。

    然而,水中雾气弥漫,而且,贴心的侍女们还在这水中加了许多牛奶,说是对皮肤好,所以,其实根本看不太清。

    而孟漓禾又有些慌乱,只想赶紧捞起伺候好这位皇上大人,早点了事。

    所以,一把捞不到,就继续在水中摸了起来。

    甚至忍不住汗水流的更多。

    这个毛巾到底掉哪去了呢?

    虽然木桶很大,但是也不该捞不到才是啊!

    忽然,手再次一抓,碰到一个带着热度的东西,孟漓禾的动作霎时一顿,可是,触感好像不太对……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耳边宇文澈重重的呼出一口气,眯起眼道:“我的爱妃,你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,刚刚碰到的是什么!

    脸红的简直要滴血,赶紧将手从水中拿出,然而,却觉胳膊被猛的一拽,弯下的身子一个不稳,直接朝木桶中栽去!

    而本以为自己要头朝下栽个落汤鸡,却觉腰间一个大气将自己翻转过来,下一刻,她就坐在了木桶中某人的大腿之上!

    变故太快,孟漓禾还在惊讶中,心跳简直达到一百八。

    却见宇文澈紧紧揽住她的腰间,眼眸幽深的看着她道:“爱妃,你原来这么不老实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刚想要辩解,却意识到什么,立即怒道:“宇文澈,你不是没力气吗?!”

    宇文澈一愣,轻咳一声道:“我的力气是需要酝酿的,一会有一会没有,刚刚休息了一会所以有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:……

    呵呵,你觉得我会信?

    这家伙恶趣味怎么就不停了呢!还有完没完了啊!

    不过,既然这样,她眼珠一转道:“那你这会还有力气么?”

    宇文澈邪笑的望着她:“还有一点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阴森一笑:“那你就自己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这个“洗”字还没说出口,唇却被大力堵住,让她的话再没有机会说出口。

    起初,她还想要反抗那么一下下,可是,水中紧贴的姿势,所谓的反抗,几乎是欲说还休最好的表达。

    宇文澈很快便被撩的动作更加热烈起来。

    衣衫很快从木桶中被扔出,木桶里的景色一片********。

    近一年的禁欲,再不用顾忌被打断,让两个人很快都忘乎所以,只恨不得如这加了牛奶的水一般,与对方水乳交融。

    而终于达到最紧密的一刹那,两个人均满足的发出一声喟叹,又吞没在唇齿之间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爱妃,我的力气用完了。”宇文澈并没有继续动作,反而抵着额头,气息微微不稳道。

    孟漓禾:……

    真的假的啊!

    没有力气就不要撩好吗?

    现在都这个样子了,和她说没有力气?

    “所以,接下来就靠你了。”宇文澈坏笑着仰躺在木桶边上,看着坐在他腿上,与他保持着最亲密姿势的女人。

    靠……

    孟漓禾气的低下头一口朝着他的脖子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宇文澈,真想杀了你!”

    因为真的是太气人了啊啊啊!

    然而,箭在铉上不得不发,就算还搞不清这家伙到底是真没力气还是装的,也没精力去争辩,终于还是着了他的道,闭上眼,做出连自己都羞耻的动作。

    宇文澈嘴角依然挂着坏笑,昂着头承受着。

    脖子上一阵痛意,却并不严重,反而让他觉得更显得刺激许多。

    加上,孟漓禾那面容娇羞无比,脸红到爆,动作却亦是火辣无比,这种强烈的反差,以及视觉冲击,更是给了他最强烈的刺激,让他恨不得与她缠绵到底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水声哗哗作响,迟迟不休。

    接下去,床榻声吱吱呀呀,和谐不止。

    真是一片大好春光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嗷……”清晨从来都如约而至,从来不怜惜晚睡的人们。

    而某个吃货小公主更是不怜惜。

    管你们到底多晚睡,总之不能耽误她的口粮。

    所以,一大早没有被喂饱的小念便开始扯着嗓子哭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在隔壁,但是孟漓禾还留有一半内力,自然耳力还不错,加上做了母亲以后,对孩子声音特有的敏感,让她很快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转过头,宇文澈竟然已经不在床上。

    是很晚了吗?

    孟漓禾赶紧从床上坐起,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哎呦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小腰!简直累到散架!

    眼里不由冒出两团怒火,宇文澈真想咬死你!

    然而,孩子在哭,再累也要爬起来。

    匆匆穿好衣服,推门而出,还没走进隔壁的房间,却听到宇文澈的声音从屋内响起。

    “小念,别哭了别哭了,你娘还没起床,昨晚很累,你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哇!”紧接着就是一声嚎头大哭,明显已经不甘那嗷嗷喊叫。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好笑,悄悄推开门。

    只见宇文澈正在抱着小念,动作僵硬的颠着。

    旁边两个妇人面面相觑,又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孟漓禾顿时脸上一红,原来还有别人在啊!

    那你还敢说我昨晚累!真的是找死啊!

    只是,大概是宇文澈被怀里孩子震耳欲聋的哭声所影响,此时并没有注意到孟漓禾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所以,依然低着头哄着小念道:“好了好了不哭了,你看你弟弟比你小这么多,人家一晚上没吃东西,而且还在睡,你要不然也再睡会?”

    两个妇人不由心里感叹,这真的是宠媳妇宠到家了,竟然让孩子饿一会。

    果然,小念大概也接受到了这股不公平,这次不仅大哭,而且手脚并用蹬了起来。

    仿佛要逃离宇文澈的怀抱。

    似乎感觉到,这个男人好讨厌,自从有了他,昨晚都没有抱着软绵绵的东西吃饭!

    宇文澈顿时一个头两个大。

    到底为什么脾气这么大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