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27章 所谓情趣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宇文澈,你好没有父爱。”孟漓禾看着宇文澈,用眼神和语言一并控诉。

    竟然和她提出和孩子们分房睡,孩子们还这么小呢啊!

    宇文澈头略大,赶紧解释道:“我只是觉得有些不方便,而且,在皇宫,也是有专人看守,总不能一直睡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翻了个白眼,故意道:“哪里不方便了?”

    宇文澈轻咳一声:“比如沐浴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满脸不屑:“屋子里有屏风,而且他们在隔间,又是躺着,根本看不到屋内的情形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继续解释:“比如咱俩说话,声音大了会吵醒他们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挑了挑眉:“那小点声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却勾了勾唇,故意眼神蕴藏着某些含义道:“你能保证你任何时候声音都很小?”

    孟漓禾脸上一红,瞬间明白他指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就说这个人没救了啊没救了!

    一醒来就使坏,还故意调戏她,恶趣味真是随着回血一并回来了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听到宇文澈又道:“比如刚刚那个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要发生那个情况!”孟漓禾直接打断道,简直十分霸气。

    我叫你恶趣味,我叫你使坏!

    宇文澈神情莫辩,只是挑了挑眉:“你认真的?”

    孟漓禾却嘴角一勾,看着他靠在床头的样子,坏笑道:“皇上,不管我认真不认真,其实你现在身上根本没有什么力气吧?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”宇文澈的脸一僵,被女人质疑这种事最不能忍了好吗?

    简直就想立即证明!

    然而,孟漓禾却继续打击道:“我说的呀,我每天给你沐浴的时候就发现了,你的肌肉都快没了。而且躺了这么久,估计都快不会走路了吧?”

    不管她是不是大夫,她也都知道,如果身体长久不用力,肌肉短时间内是没办法恢复作用的。

    就像现代那些宇航员,在太空待久了,下了飞船的船舱都要人扶着才能走。

    纵然宇文澈会武功,情况可能会比他们好一点,但大概也好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不然,以他平时的习惯,哪会一直在床头靠着?

    宇文澈更加头大,聪明的媳妇,敏锐的观察力。

    自己真是又被将了一军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嘿嘿。

    眼见宇文澈脸上在僵了一瞬后又开始坏笑,孟漓禾心生警惕:“你又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为什么,她感觉两个人又回到一开始斗智斗勇的日子了呢?

    这家伙还真是重生了啊!

    “没什么,都快天亮了,休息吧。”宇文澈不答,拉过孟漓禾躺下。

    孟漓禾疑惑的看着他,不过,大抵是最近一直悬着心,所以很少有睡好觉的时候。

    如今,他在身边,而且彻底不用再担忧,神经也完全的放松下来,因此,也的确很快便有了困意。

    干脆也不再多想,直接在他怀里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宇文澈亦随之收起了所有的玩笑之色,面色柔和,爱怜的看着孟漓禾。

    看着她脸上憔悴的面容,看着她那浓浓的黑眼圈,看着她躺下就沉沉睡去的样子。

    心疼大过一切。

    之所以开这么多玩笑,是不想让她再哭下去。

    知道她有多后怕,知道她有多担心,知道她有多委屈。

    其实,自己又何尝不是呢?

    没人知道他一想到接下来的日子,只有孟漓禾带着两个孩子生活,是怎样的揪心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他一想到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,还没有亲手陪她一起看这天下,是怎样的遗憾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他一想到孟漓禾所受的苦难,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将幸福给她,是怎样的不甘。

    还好,上天垂怜,让这一切只是变成一次磨难,而他们也成功的再次将这磨难跨了过来。

    双臂用尽全力将孟漓禾抱紧,这一次,他再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了。

    他发誓!

    睡了太久,所以如今即使是夜晚,也没有任何的睡意。

    不过,难得的静匿时光,他也只想看着孟漓禾,看着孩子们,即使什么也不做,也好像就这样便可以天荒地老。

    隔壁,胥再一次泛起了泪花,真讨厌,最近真是越来越爱哭了,都有点破坏他男子汉的形象!

    偏偏,夜还每次这种时刻都会拍拍他的肩,一脸充满安慰的神情,更是让他忍不住。

    所以,这次干脆胡搅蛮缠道:“你真冷漠!”

    真是十分十分的心机,因为这样就可以不显得他爱哭啊!他只是感情丰富,没错!

    夜一愣:“冷漠?”

    他都这样宠着这个家伙了,还冷漠?

    要是别人,别说安慰了,早就踢一边去,爱上哪哭上哪哭去了好吗?

    胥重重点头以表示丝毫不心虚:“对啊,皇上醒了,和皇贵妃团圆了你都不激动!还说不冷漠?”

    夜有些无奈,不过却忽然眼眸一闪,转过头直视他道::“有的人把感情表现出来,有的人选择放心里,但是,没有表达不代表不深情。”

    胥的眼神有些闪躲:“可是你不说出来,谁知道你怎么想,还以为……你根本不在意呢!”

    夜深深的看着他: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胥随手擦了擦眼睛,状似随意的“嗯”了一声,接着,便四处乱望。

    夜终于笑了起来,摸了摸袖中,那根被他拿出去请人用金边重新修补好的发簪,看着他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啊,我去睡了!”胥说着转过身背对他,紧紧闭上眼。

    身后,夜的眼眸幽深,仿佛藏着一片情深似海。

    而因为岛上一切安宁,着实不需要什么保护,因此,所有暗卫们都被安排了相邻的屋子居住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今晚特殊,所以每个人都没有睡下而已。

    被皇贵妃特许安排了单间的苍,此时根本毫无睡意,正在桌前拿着画笔飞快的画着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太过消沉,亦是从来没碰过画笔一次。

    如今,相爱的人终于团圆,他要用这只画笔为他们画下这动人的故事,留给所有人传颂。

    不仅画出之前漏掉的,还要画以后的,所以,请皇上和皇贵妃不要大意的提供素材吧!

    而事实上,他们的皇上大人,真的特别积极提供着素材,心里的小算盘不知道打到了哪去。

    由于前一日,两个人刚重逢,所以,众人不好打扰,不过在第二日,还是要仔细的检查一下身体的。

    对此,孟漓禾不免又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好在外祖父只是说了那怪鱼的犄角效用很大,检查下来也只是需要再细心调理,并没有其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唯一的嘱咐便是,身上无力是正常的表现,切不可为了恢复体能,急近的锻炼,必须循序渐进,觉得累了一定要适当休息,否则会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而且,虽然迅速生了血,但为了让身体尽快适应,充足的休息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孟漓禾终于放下了心,然而,还想多问几句,却见外祖父直接匆匆告辞。

    因为他还赶着和神医去比试,绝对不能输到他手里好吗!

    毕竟是曾经的手下败将,所以一刻也不耽误,简直又找到了人生的新目标,整个人都容光焕发!

    看着外祖父和他们告别后,一路小跑而去,孟漓禾不禁嘴角微抽,感叹道:“还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啊!”

    然而一回头,就看见宇文澈斜倚在门框上,笑着看她。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宇文澈平日可都是站的笔直,何时见他如此慵懒过?

    虽然说实话,这个样子好像还有点别样的性感,但是不太正常啊!

    看来,他是真的没什么力气,唉。

    如此,也不能急着回皇宫,要彻底调理好再说。

    好在还有宇文峯,朝政也不用他们惦记。

    想到此,不由赶紧走过去,扶住他道:“走吧,进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含笑点头,随她而去。

    “啪嗒。”筷子上夹起的青豆掉在桌上,宇文澈叹了一口气,继续努力夹着。

    孟漓禾顿时一愣,天哪,知道他无力,没想到无力到这种程度啊!

    所以,赶紧拿过用筷子夹起青豆给他喂了进去。

    宇文澈挑挑眉,心情很好,又拿了拿勺子,手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孟漓禾见状皱皱眉,终于道:“算了,我喂你吧。”

    毕竟才醒来第一个白天啊,要锻炼也不能饿肚子。

    宇文澈继续微笑点头,一点看不出异常。

    屋外,从窗子里看到这一幕的暗卫们纷纷摇摇头,把脸别了过去,没眼看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,让他们没眼看的更多,孟漓禾这一天简直对他事无巨细的照顾。

    而宇文澈除了午后趁着孟漓禾和孩子们午休的时刻,去外面锻炼,其余时间几乎全部黏在一起。

    真是好生亮瞎了所有人的狗眼,一时间岛上的人简直像打了鸡血一般。

    只有暗卫们表情复杂,皇上您明明一个人锻炼的还会用轻功飞,也还能舞剑,到底为什么拿不动筷子,别以为我们没看见好吗?

    他们到底要不要偷偷告诉皇贵妃啊,不过被皇上知道,一定结果很惨吧!

    会不会让他们刷遍迷幽岛的马桶?好可怕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的皇贵妃似乎还挺乐在其中,虽然伺候着别人,但是看起来很幸福。

    真是不懂这种情趣,简直虐!

    然而,孟漓禾的这种幸福终于还是只是维持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因为接下来的事,某个人竟然因为自己没有力气,提出让她帮忙沐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