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59章 鸡飞狗跳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宇文畴果然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虽然,他并不参与女人争斗,但他却很清楚,论心机,锦箐的确不是风萸的对手。

    然而,风萸的一句话,却直接打消了他的疑虑。

    “王爷,若这一切是妾设计,妾会为了嫁祸侧妃,设计让自己如此下场吗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锦箐方才那一句申辩立即变得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“你个贱人,你胡说!”锦箐几乎变得痴狂,“整治覃王妃本就是你为我出谋划策的!你竟然反过来咬我一口?”

    说着,便朝着她扑了过去,恨不得将她撕碎。

    风萸又哪里会等着被她打,两人纠缠之中,忽然,锦箐脚下一滑,一下子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顿时,一股鲜血从衣摆下流出。

    锦箐疼的弓着身子,捂着肚子痛哼。

    宇文畴脸色一变:“传太医!”

    很快,庭院内,人仰马翻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粉红色的身影出现。

    孟漓禾揉着双眼,迷茫的看着一切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宇文澈虽然表面神色未动,心里却十分好笑的看着装模作样的孟漓禾,这么满满的一出大戏都演完了,她也不痛不痒的出场了,将自己完全置身于事外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到底聪明到什么程度?

    才能独自一人将偌大的沥王府弄得水深火热,而自己却如此明哲保身?

    方才,他的确为她捏了一把汗,不过,这会却全部转为了惊喜。

    他还是第一次心甘情愿的陪她演这出戏。

    脸上关切之色顿显,宇文澈大步跨上前,语气十分紧张:“你,没事吧?”

    而此时,宇文畴的注意力也被完全吸引过来,亦是打量着孟漓禾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风萸方才所说,孟漓禾应该中了……

    “王爷,我方才觉得有些热,头有些晕,正好随身带了点降火的药,就吃完睡了一觉,现在觉得,风寒似乎是好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佯装丝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描述却刚好符合中药后的反应。

    让人觉得,只不过,可能阴错阳差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里怎么这么吵?”孟漓禾望着之前那间屋子,“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房间内,尸体已经被清理过,风萸则被关了起来,锦箐忽然出血也已抬走。

    宇文畴这会还未来得及离开,听孟漓禾如此一问,倒完全不想提起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宇文澈,沉默不已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。”宇文澈接过话题,“你若无事,我们便回府吧?”

    孟漓禾莞尔一笑,语气轻松活泼:“好啊!”

    宇文畴脸色灰暗,事已至此,宇文澈没有追究,已是万幸,若是传了出去,丢人的还是自己。

    当下,也没有过多言语,便客气的将两人送出,便匆匆去处理府内之事。

    沥王府外,两人终于上了覃王府的马车。

    只是,在车帘放下的一刹那,孟漓禾双腿一软,直接摊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宇文澈一惊,下意识弯下腰查看:“孟漓禾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成熟的男性气息涌入,本就到了忍耐边缘的孟漓禾立即呼吸沉重且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眼前的男人似乎比平时还要帅上几分,因为距离的瞬间缩进,呼吸与自己的交错,孟漓禾几乎要忍不住靠过去。

    意识彻底沦陷之前,孟漓禾艰难的开口:“王爷,我中了春满天,把我打晕吧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一愣,方才在沥王府,他的确知道她中了春药,但却因她轻松的出现,让自己当真以为她那所谓的降火药是解药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这个女人竟然是在强忍吗?

    眼前的女人双眼迷离,双颊殷红,身上甚至向外散发着阵阵热浪。

    宇文澈心里很清楚,这是药性发作到顶峰的征兆。

    他对药并不了解,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,所以根本不可能盲目将她打晕。

    因此别开视线道:“孟漓禾,你忍着点,我马上回府帮你找大夫。”

    “将……我……打晕……”孟漓禾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,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下一秒会不会扑倒眼前这个男人,她只知道那里冰凉舒适,可以缓解自己身上的热浪,只是,用残留的理智求着宇文澈,“王爷……王爷,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本就酥软的身体里,发出的却是极为酥麻的声音,配着那忍不住微扭的身躯,当真是********,只怕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无法招架的住。

    宇文澈只觉一阵心烦气躁,冷声道:“忍着点!”

    然而,本就中了多时的药,再加上方才隔壁房间那清晰可见的声音,孟漓禾忍到刚刚已经是奇迹,若不是采取非常手段,她恐怕根本撑不下来。

    请求无用,孟漓禾又不想与宇文澈发生什么,只好,一只手摸到自己的大腿上,狠狠的捏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疼痛刺骨,但却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宇文澈听这声音不对,赶紧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,从孟漓禾的手指间,鲜血正往外流淌。

    当即怒道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一把掀开孟漓禾的手,却发现她的大腿上,裤子早就被割破一块,从里面向外渗着血。

    心里一个念头升起,饶是宇文澈也有些心惊:“孟漓禾,你方才便是靠割自己的腿撑住的?”

    孟漓禾却不回答,手还要朝那里捏去。

    宇文澈狠狠抓住她的手,避开那处伤口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!

    皇上御赐的斩月刀便是做这个的吗?

    她竟然还状若无事的随自己走了出来?

    她,是想装作自己无事,怕他追究沥王府的责任吗?

    宇文澈无数个念头闪现。

    他一直觉得女人是个麻烦。

    却从未见过,为了不给他找麻烦,自己硬撑一切的女人。

    心里,第一次有些百味杂陈。

    撕开自己的衣衫将她的腿上的伤口绑好,就如两人初次相见时的情景一样,只不过,这一次,撕的是他宇文澈的衣衫。

    一只手强硬的按住孟漓禾不老实的两只手,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不能让她再用这种方式清醒。

    然而,被制止的孟漓禾失去疼痛的刺激,身体里只剩下渴望。

    尤其是,有只手还紧紧的压着自己的双手,而自己的身体还在这具身体当中。

    终于,随着最原始的本能,向那具可以解救她的身体更加靠近起来,只有贴近,才能感觉身上的不适得到些许缓解。

    为了阻止孟漓禾而不得不将她抱着的宇文澈,脸上和身体都十分僵硬。

    暖香在怀,怀里的身体还不停扭动,因为姿势的缘故,口中的热气尽数洒在自己脖间,嘴里甚至发出令人羞耻的声音。

    宇文澈再冷情,毕竟是个男人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还有那前几日同居一室那不能多提的经历。

    “快点!”马车内,宇文澈对着车夫不停催促。

    马车在夜色中极速前进。

    终于,在宇文澈亦觉得忍耐力有些匮乏之时,马车到了覃王府前。

    不做任何犹豫的,宇文澈抱着孟漓禾直接跳下马车。

    并且为了怕孟漓禾的样子暴露在其他人面前,宇文澈特意将车上的披风将孟漓禾裹起,不顾府内一干群众惊呆的眼神,直接大步走向自己的倚栏院。

    顿时,王府的下人们,感觉整个单身狗群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每天抱进抱出的不说,几日不出的缠绵不说,还偶尔一起弄个夜不归宿啥的。

    生个病也是整日照顾,顿顿饭不离,这王妃才出去赴个宴,又迫不及待的接了回来,还抱回了自己的院子。

    这王爷,到底还能不能行了啊!

    而倚栏院内,宇文峯本是来探望宇文澈,顺便汇报一些查到的事情,却没想到,宇文澈竟然不在府里,私下问了才知,竟然是和沥王有关。

    沥王从来都是个不好对付的主,且又有皇后撑腰。

    顿时,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然而,又不能做什么,此刻,正在焦急的等待。

    远远的,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正极速向院中走来。

    宇文峯上前迎接,只见宇文澈一脸凝重,而怀里正抱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心里咯噔一声,难道,是孟漓禾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“二哥,二嫂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宇文澈目光微寒,抱着人走进屋内:“等等再说。”

    将孟漓禾刚刚放置到床上,用窗帘拉起,宇文澈又折身返回院中。

    院中,却除了宇文峯的身影,还多了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“春满天如何解?”

    宇文澈直接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宇文峯一愣,孟漓禾竟然是中了春药?

    鸦雀倒是神色未变,对于他而言,比这更下三滥的药他也见得多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此药虽烈,倒也不难解。”

    闻言,两人均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当然,最容易的方法,自然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换一个方法。”鸦雀还未说完,宇文澈便直接打断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宇文峯竟觉莫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鸦雀挑了挑眉,继续道:“第二个方法也不算难,让中药之人泡于极寒之水中,将药性强硬压下去便可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立即追问:“大概需要多久?”

    “大概两个时辰即可。”

    两个时辰……宇文皱皱眉,那****便是因泡冷水受了风寒,多日方愈。

    虽然也和自己受了内伤有关,但孟漓禾丝毫没有武功底子,如今又流了不少血,若是再泡冷水,恐怕,小命都没了。

    思前想后,问道:“还有没有别的办法?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个办法便是忍,虽然依然难耐,但只要辅助真气传入,大概六个时辰便可解。只是,真气消耗极大。”鸦雀看了宇文澈一眼,壮似无意的开口,“比如,像王爷这样重伤刚愈的,便十分不适合这个方法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眉头紧皱,只觉从来没这么纠结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