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25章 苏醒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眼见苏子宸神色不对,孟漓禾赶紧问道:“表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子宸抬起头,难得的带着激动的说道:“这就是鰞的犄角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孟漓禾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近乎颤抖的说,“表哥,这就是说,澈有救了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苏子宸一向喜怒不惊,如今也是无比的激动,直接将木盒拿过,匆匆道,“但是犄角要入药还需要调配,我尽快拿去给祖父,不过你放心,时间肯定来的及!”

    说完,便不再多说,竟是直接运起轻功,带着木盒飞远。

    喜悦来的太快,又足够意外,几乎撞的孟漓禾一时缓不过神。

    她真的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最后,竟然是凤夜辰将救命的东西送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东西已送到,我们也要告辞了。”身边,来人对着孟漓禾再次说道,“不过,孟姑娘是否可以答应个请求?”

    孟漓禾回过神,赶紧回道:“请讲!”

    如今既然可以救宇文澈的命,哪怕凤夜辰当真有所求,无论是什么,她都会尽力去做。

    因为,再也没有什么比宇文澈的命更重要。

    然而,来人却看向她手的方向道:“小的是想请问孟姑娘能否把这丝帕还给小的,皇上吩咐过,要让小的将此帕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下意识抬起手,低头看向那绣着她名字的丝帕。

    手中紧了紧道:“这就是你的请求?还有其他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。”来人摇头道。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这个凤夜辰,其实也是个很傻的人吧。

    以为他连战争都不再继续了,想必是想通了,释然了。

    可是若是真的看开了,又何必还要对这一块丝帕执着?

    手不由紧紧的攥着这个丝帕,该给他吗?

    还是……

    “还望姑娘成全,我们皇上……皇上得到那东西不容易,如今并无其他要求。”眼见孟漓禾在那里犹豫,来人不由劝说道。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一颤,猛然想起方才那旁边之人未说完的话,如今再听到他说不容易,顿时想到什么一般问道:“凤夜辰……我是说你们皇上,还好吧?”

    来人面色顿时有些凝重,不过却只是道:“吾皇乃天子,自有神明保佑。我等还要回去和皇上复命,还请姑娘可以成全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不禁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因为这话明显听起来不像无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难道,凤夜辰为得到此东西受了伤,还是……

    可是,对方明显不想说,想来自己再问也问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低头再次看向手中的丝帕,终是递了过去,认真道:“替我转达对凤夜辰的感谢,并且……让他好好保重。”

    来人低头,双手恭敬的将丝帕接过,小心的收起,继而行了个礼后,转身直接朝船走去。

    夜里的海浪加大,海风也不停呼啸,孟漓禾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想要上前请他们留一晚再走,然而,看他们行色匆匆的样子,还是将话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罢了,既然他们还可以回去复命,那就说明,至少现在凤夜辰是平安的吧?

    深呼一口气,孟漓禾转回头,快步朝着屋子走回去。

    表哥已经去调配药了,宇文澈很快就可以醒了!

    想到此,步伐第一次变得轻盈了起来。

    犄角很大,最终被老岛主制成了数十粒药,而宇文澈只要服下一颗,便可以在一个时辰内醒来。

    这也恰恰是最后的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的等待着,孟漓禾更是寸步不离的握着宇文澈的手,守在床边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脸色渐渐浮上血色,感受着他的手一点点的变得温热,孟漓禾的心也跳的越发加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终于,眼皮微动,宇文澈慢慢的睁开眼。

    所有人均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几个月一直压在心里的离别之痛,四十九天苦苦期盼的神经紧绷,终于在这一刻可以全部放下。

    孟漓禾终于失声痛哭:“澈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宇文澈有一瞬间的恍惚,不过,仿佛条件反射般,让他第一时间回握住了孟漓禾的手:“别哭,我在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更加忍不住那汹涌而至的情绪。

    真好啊,他说他在!

    屋内,众人看到这个情形,均十分默契的默默退去。

    并且,还贴心的关好了门,只留豆蔻在门外守着。

    这对有"qing ren"真是磨难太多了,如今好不容易重逢,再也不忍去打扰了。

    躺了一个月,宇文澈只觉浑身无力。

    不过,眼见孟漓禾哭的和泪人一般,也不由分说的努力撑起身子,将她拉到自己怀里,为她细细的抹着泪。

    方才的确有一瞬间的意识朦胧,但是,根据目前的状况,宇文澈大概也能猜到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他记得自己为两个孩子换了血,按理来说,是不该醒过来的。

    可是,如今似乎是捡回了一条命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怎么得救,但是应该过程十分艰辛,不然,孟漓禾不会如此这般痛哭,声音里满满都是委屈。

    “不哭了,我这不是好好的?”眼看孟漓禾眼泪越来越多,担心她把眼睛哭肿,宇文澈开口安慰道。

    孟漓禾发泄了一会,也终于觉得心情舒畅了一些,如今听到宇文澈这样安慰自己,往日被宠着的感觉再次袭来,终于找回了那种真实感。

    抬起头胡乱抹了一把眼泪,孟漓禾泪眼戚戚的看着他道:“宇文澈,你真狠,瞒了我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自知理亏,所以完全不狡辩,非常好脾气的道:“是我错,随你罚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嘴巴不由嘟起,哼,腹黑的家伙!

    罚?怎么罚?

    他现在这幅样子,连坐在床上看起来就用了好大力气,还能罚他做什么?

    而且,现在也懒得让他对自己保证什么,反正他性情已注定,大概也改不了了,下一次遇到这样的事,相信他还是会如此。

    好气哦!

    看着她这种明明有着怒火,却带着心疼的样子,宇文澈不由好笑的揉了揉她的头:“好了,以后一定补偿你。现在告诉我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毕竟,之前那么严重的生死离别,完全不好奇是假的,最主要,在这场一直在以命换命的过程中,他要确定没有人再因为他有事。

    孟漓禾也赶紧将发生的事慢慢解释给他听。

    宇文澈这才知道,原来换血之前自己吃的竟然是迷幽岛的保命秘药,也当真让自己捡回一条命。

    只是,听到那最终将他治愈的药,竟然是凤夜辰送来之时,眉头还是忍不住的皱起。

    若说这个世界上,他最不想欠谁人情,恐怕就是凤夜辰了,这事关男人的尊严。

    只是,他也不会傻到因为是凤夜辰的缘故,再把命还回去就是了。

    不过,心里还是免不了有些不那么舒服。

    而孟漓禾在说的时候就清楚这个家伙肯定会因此介意,所以,一说完,就立即转移话题道:“啊你睡了这么久,饿不饿?要不要我叫人送饭进来?”

    真是话题转的一点不刻意,妥妥的。

    宇文澈也立即将这件事抛到脑后,欠了人情日后找机会偿还就是了,如今,他和孟漓禾重逢才是应该在意的。

    所以,一把将正准备下床吩咐人的孟漓禾拉进怀里,迎着她诧异的目光低下头。

    感觉到一双温热的唇贴上自己,孟漓禾的心怦的一跳。

    宇文澈虽然一直躺在那里,但每日还是会为他清洗身子,连口中都放着可以清理口腔的叶子,清香扑鼻。

    孟漓禾几乎在一瞬间便迷醉了起来。

    唇齿交缠,说不出的甜蜜。

    很快,便吻得两人气喘连连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宇文澈挣扎着将唇从孟漓禾的唇间离开,贴着她的额头,呼吸沉重而急促,看着孟漓禾那飘红的脸颊,嘴角忽然勾出一抹坏笑:“的确是饿了,你好甜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的脸霎时变得通红!

    还要不要脸了啊!

    一醒来就狼变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等等,她要去问下外祖父和表哥,那怪鱼的犄角不会除了回血还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功能吧?

    看着她这幅害羞又有些惊恐的样子,宇文澈使劲呼出一口气,咬牙切齿的道:“若不是躺了太久需要沐浴,真想现在就把你吃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特别不爽的从她身上翻下,看着自己狼狈的样子,不由感叹,早知道就等等再亲热了。

    然而,两个人自从战争之前到现在,大概一年之久都没有亲热过,如今看到宇文澈在极力忍耐,孟漓禾咬了咬牙,终于捂住自己的双眼,自暴自弃道:“我早上帮你沐浴过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动作一停,有些诧异的看向孟漓禾。

    只一眼,便瞬间想明白她到底什么含义,眼眸几乎是一瞬间便加深,再也不想忍耐,直接彻底狼变,向着自己甜美的猎物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什么浑身无力在这一刻,都化作了乌有。

    毕竟,小别胜新婚有多厉害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何况,他们是经历生死之别,以及之前更长久之别,所以,那火热程度自然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再也不顾忌其他,两个人用行动向对方倾诉着爱意。

    然而,还未等火热开始爆发,却听一个声音,立即让两个人的动作同时停了下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