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24章 最后的时刻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迷幽岛上的日子,还是那般静好,与世无争。

    孟漓禾果真如她承诺的那般,这一个月专心在屋子里坐月子,奶孩子,陪丈夫,当真哪里都没有去。

    只是,一个月已过,就代表着,时间只剩下十九天。

    而之后,每每当孩子们午睡的时刻,孟漓禾都会徘徊在大海边,遥遥望着远方,什么都不说,只是,眼底的期盼和那孤单倔强的背影,让老岛主和神医每每看的心里发疼,只能摇头离去。

    时间越来越少,可是,宇文峯和孟漓江那边都迟迟未传来好消息。

    而苏子宸也在那日之后便离岛协助寻找,也依然没有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看来,有时候没有消息,也不一定是好消息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心急如焚,只是为了对方感受,没有人提出来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宇文峯更是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国不可一日无君,他便不能离开这皇宫,如其他人一般远去,只能派人四处寻找。

    可是,几个月时间,真的将殇庆国和风邑国两个国家都翻遍了,哪里都没有,甚至藩外也一直在找寻,并没有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所以,已经得到换血成功的消息后,他再也无法等待,只得吩咐人前往辰风国寻找。

    只是,一国国君的性命问题,是头等机密。

    他们的确与辰风国签订了合约不假,但凤夜辰为人狡猾,诡计多端,他不能全信。

    若是明摆着和他谈,恐怕很快会被他识破。

    所以,思前想后,才派人暗中在辰风国境内寻找。

    反正,那动物生长在深山中的深潭里,那必是无人之地,想来也不容易被发现。

    然而,事情往往不会那么顺利,半个月前,那暗中潜入的人便被辰风国抓到。

    而两国又刚刚签订条约没有多久,如此这般,若是解释不清,自是十分难办。

    因此,宇文峯不得不亲自书信解释,并且表明寻物之急切,希望辰风国可以准许他们入境寻找。

    然而,那凤夜辰又岂是这般容易妥协之人?

    宇文峯看着信函上,对方要求必须说明所寻何物及目的的要求,一拳砸到了木桌上。

    然而,冷静下来,却还是提起了笔。

    告知他所寻动物及效用也无妨,至于救谁,便随他猜去吧。

    反正,他做好一切应对的准备就是。

    如今,最关键的就是找到鰞,拿到犄角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时间再等了。

    “皇贵妃起风了,回去吧?”迷幽岛上,豆蔻心疼的对着孟漓禾劝说道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,孟漓禾在岸边停留的时间越发变长。

    而晚上则是整晚整晚的燃着烛火,陪在宇文澈的身边说着话。

    加上还要给孩子们喂奶,如今身形越发单薄,脸色也暗淡无光,眼睛下面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挂着。

    若不是有老岛主和神医两个人在拼命调理着,恐怕早就抗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孟漓禾直直的望着海平面。

    风平浪静,没有一艘船只,只有黄昏的光芒洒在上面,夕阳,真的是无限好。

    可却总是在残酷的预示着黑暗的到来。

    终于,还是这样吗?

    距离当日换血的时间仅仅只有两个时辰了。

    孟漓禾紧紧闭了闭眼,终于转回身,朝屋中走去。

    最后的时刻,她要守在他的身边!

    哪怕他将永远进入黑暗中,临行前也要自己亲自送他,不然,他该多孤单,该多害怕?

    然而,未走几步,却听到胥在树上忽然喊道:“皇贵妃,远方有一艘船!好像是苏先生的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脚步一停,手不由的握紧。

    而紧接着,胥的声音再一次传来:“皇贵妃,南方更远处还有一艘船,太远,看不清具体情况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一愣,还有一艘?

    会是谁呢?

    无论如何,心里免不了的激动,还是转回身,焦急的等着。

    最前方的船很快靠岸,孟漓禾迎上前。

    只见船上苏子宸和凌霄一前一后跳下,一看到她时一怔,行动似是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就连凌霄都没有率先开口,只是跟在苏子宸的后面。

    孟漓禾顾不了那么多,赶紧开口问道:“表哥,凌霄,怎么样?”

    苏子宸面色凝重,慢慢走到孟漓禾面前:“禾儿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身形一颤,升起的希望再次坠落。

    只是,眼看着苏子宸与凌霄满脸憔悴,想想也知道他们这些日子为了找寻那怪鱼,费了多少精力。

    能让两个武功高手如此,恐怕已经是没日没夜的找了吧?

    自己又怎么会怪他们?

    所以,嘴角努力牵起一抹笑:“不,你们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眼看孟漓禾这笑容比哭的还难看,凌霄终于忍不住上前:“漓禾,你还有我们。那个东西实在太难找,宇文峯和孟漓江那边……也没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木然的点点头,强忍住眼泪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这四个字已经是她能说出的极限了,她不是没做好最终还是与宇文澈告别的准备,可是这一刻被宣判的时候,还是那么难过。

    所以,转过身,让眼泪在无人看到的地方掉落在脚下的沙滩上,她抬脚向屋子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既然每个人都没有了办法,剩下的那艘船也没有什么用了吧?

    可能是哥哥,也可能是宇文峯。

    不是不想迎接他们,是没办法做到坦然。

    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伤心,自己,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如果最后这两个时辰是最后的时间,她希望可以和宇文澈单独度过。

    不管他听不听得到,她也要将心里的话不厌其烦的告诉他。

    告诉他自己要怎样将孩子们带大,告诉他自己以后打算怎样生活,告诉他将来转世一定要找她。

    这样他才可以走的更安心,自己也更放心。

    想到此,不由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身后,苏子宸和凌霄亦是十分难过。

    那样坚强的女子,却总是没有一个好的命运。

    只是,再多的安慰恐怕也无济于事,因此,没有一个人多说。

    屋子就在眼前,只要推开门就能进入。

    孟漓禾却站在那里,让自己深呼吸几口气。

    说好的,如果要离别不可以悲伤的。

    宇文澈肯定也不希望听到她的哭声。

    所以,抬起手擦干眼泪,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让脸上重新绽放出笑容。

    终于,伸出手,朝门推去,然而,却听身后,胥的声音忽然传来:“皇贵妃,有人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手一顿,疑惑的转过头:“谁?”

    胥却只是将一个东西递上来道:“来人说您看到东西便知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诧异的接过来,然而,却是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因为手中的东西是一块丝帕,而丝帕上则绣着一个“禾”字。

    孟漓禾猛然想起,这不是当年凤夜辰假扮凤清语的侍卫时,随她一起去山上捉采花贼时不小心受伤,自己递过去的么?

    当时他笑称沾上了血,不如送给他。

    自己也并未在意,没想到,他竟然一直留着?

    那如今说明,来的人是凤夜辰吗?

    虽然心里不明白凤夜辰为何此时到来,但对他的了解却知道,此人从不做无用的事,不管怎样,她都要去见一下。

    所以,只考虑了这么一瞬,便说道:“走,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再次回到了海岸边,苏子宸与凌霄大概为了安全,亦在那里守着这陌生的船和陌生的人。

    孟漓禾远远看去,却并未看到凤夜辰的身影,只好对着来人问道:“你们是凤夜辰的人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几个人均是十分奇怪。

    而那来人则大概更是奇怪,这女人竟敢直呼他们尊贵的皇上大名。

    不过,却也并未言其他,只是道:“不错,我们是奉皇上之命前来,将这个东西交给您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将一个木盒递过。

    孟漓禾诧异的伸出手,然而,凌霄却先一步喊道:“等等,我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然而,来人却将手缩了回去,冷然道:“皇上吩咐过,这东西只能亲手送到孟姑娘手上。”

    知道凌霄这是担心事情有诈,不过看到那块丝帕开始,孟漓禾便不怀疑这些人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而且,凤夜辰诡计多端不假,可是最后那一刻,他也说过,从来没有害过自己。

    想来,他如今也不会来害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,对着凌霄安抚道:“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凌霄还欲说什么,苏子宸已经从一旁拉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他亲眼见到孟漓禾对凤夜辰相救,既然孟漓禾这般笃定,那应该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凌霄也不再多言,不过还是仔细的盯着那木盒,手握向腰间的剑,准备随手出手。

    那手拿木盒旁一人,对此种不信任明显极为不爽:“真没想到,你们竟然不信!我们皇上那样费尽心机,差点搭上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手拿木盒之人忽然冷言喝道,“忘记皇上怎么吩咐的了?找死不成?”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皱眉,搭上姓?还是性?还是……性命?

    然而,刚想要询问,便只见那人将木盒再次递了过来道:“请孟姑娘收下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便也先接了过来,并没有多做犹豫,便将木盒上的盖子随之打开。

    然而,看到里面那血淋林的东西时,却是当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差一点,就手上一个哆嗦,将木盒打翻。

    而苏子宸却是神色一变,直接将木盒稳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