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23章 思念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难得的,老岛主和神医对视了一眼,却均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孟漓禾几乎要急疯了,忽然想到什么,立即转向苏子宸道:“表哥,我记得你有生血丸,那药不是可以很快补血回来吗?就算补的数量不多,可是有四十九天呢,每天一粒,难道还不够?”

    苏子宸却摇了摇头:“禾儿,这生血丸在换血之时,是不可以服用的,所以我们提前为他服了保命秘药,否则,可能在换血的过程中,就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支撑不住了。但是此药亦有限制,那就是与生血丸相冲,在保命秘药作用的时间,不可以再服用生血丸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跌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手里抓着的那只宇文澈的手一下随之滑落。

    孟漓禾猛地一惊,再次将他牢牢抓住。

    不,她不信!

    既然还有四十九天的时间,她一定要找到为宇文澈生血的办法。

    怎么办呢?

    孟漓禾一只手使劲按着头,努力想着在现代学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最快的是输血,如果外祖父已经可以进行换血,那输血想来也并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,这和换血又不同,这是外人的血融合。

    除非是相同血型的血输进去,否则同样会性命不保。

    可这古代,又哪里有验血型的地方?

    所以,这个方法根本不可行。

    那就还是要想办法尽快补血了,但是失去了那么多的血,又岂是随随便便可以靠自身补回来的?

    而且,看起来药物的属性之间还有影响,也不能贸然行事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好呢?

    眼见孟漓禾刚生产完便开始如此思虑,苏子宸终于没有忍住,还是开了口:“禾儿,其实还有一种方法,只是,很难实现,所以不管是你,还是宇文澈,我们都没有告知,便是不想让你们空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猛然抬头: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只要还有办法,再难她也不怕。

    苏子宸就知道她会是这个反应,所以,叹了一口气道:“但是你要答应我,好好在岛上坐月子,不可以亲自去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手不由微微蜷了蜷,明显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可以救宇文澈的任何一点希望她都不想错过,如果有千难万险,她也愿意去闯。

    可是,让她就这样等在岛上?

    她又怎么可能安得下心?

    然而,苏子宸却十分坚决:“禾儿,坐月子有多重要你不会不知道,纵然可以体会你的心情,但你身旁亦有许多人可以协助,你若是执意自己前往,那表哥只能心狠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闻言,孟漓禾闭了闭眼,终于深呼一口气道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苏子宸这才略微放下心,将这件事的始末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其实,早在宇文澈同意换血之后没多久,苏子宸便已经与老岛主通了信,也从而知道,可以暂时用祖传秘药暂时吊着性命。而在这吊着性命的期间,只有一种动物的犄角可以迅速令人生血,并且迅速到仅仅一个时辰便可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动物却只有在古书的记载中见过,那是一种生活在深潭中的怪鱼——名为鰞。

    据记载,此鰞身长数十丈,头有犄角,身上有着厚厚的壳,像龟,但是却没有脚,身形修长似鱼,且有一条修长有力的鱼尾。

    极少从深潭中出来,且能从水中跃出,力大无比,战斗力极强,且未记载有天敌。

    是个十分难以找寻踪迹,且很难捕获的一种动物。

    所以,从得知这个消息那一刻起,苏子宸却暗中通知了宇文峯及凌霄,甚至孟漓江等人。

    因为,这已经远不是他的力量,甚至是迷幽岛的力量所能及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表哥,你是说,五皇子,凌霄和我哥哥,他们早在几个月前就开始寻找了?”孟漓禾闻言不由一惊,原本她觉得自己即将离去,不想提前告诉他们徒增烦恼,也无法做到一一与他们当面告别,甚至写好了书信,准备让宇文澈在回皇宫后,一一交给他们的,没想到,原来他们早就知道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苏子宸点点头,“不过,是我请他们不要告诉你们的。毕竟,这个鰞可以捕获的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孟漓禾眼眸微闪,顿时了然。

    “所以表哥,目前为止都没有人能找到下落呢对不对?”

    苏子宸叹了一口气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孟漓禾不再说话,只是转过头看着宇文澈,目光近乎呆滞。

    他们离开皇宫四月有余,四个月的时间,倾了殇庆国,风邑国,以及风言社的全部力量,都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难怪,没有人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谁又能保证在剩下的四十九天里,找到并且捕获呢?

    眼见孟漓禾的眼神再次黯淡了下去,苏子宸不由在一旁劝慰道:“禾儿,告诉你只是让你知道,或许还有奇迹发生,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寻找,但是,你也要好好保重身体,知道吗?”

    老岛主终于也忍不住道:“禾儿,你表哥说的没错,澈儿可是天子,有老天庇护,说不定吉人自有天相,倒是你,这一个月是关键期,养好了身子才是主要的。所有人都会尽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我站这老头!”神医亦在一旁接过话,“你给我听话,好好养着,否则落下了病根,可别指望几副药可以治过来。”

    眼见所有人都在关心着自己,孟漓禾终于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也的确不是她逞能的时候。

    纵然她想要跑遍千山万水去寻找,纵然她不怕身体会如何,她也不可能扔下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孩子们。

    而且,她也想陪在宇文澈的身边,哪怕就是这样看着他也好。

    所以,想了想还是道:“我可以答应在这里等待,但是,我还有个请求,我想和他及孩子们同居一室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一愣,不过也随即想通。

    “也好,你先回屋子,等下外祖父派人将澈儿抬过去。”老岛主点头道。

    孟漓禾终于松了一口气,不舍的放下宇文澈的手,率先由豆蔻搀扶着回了屋。

    宇文澈很快被人抬进,放到床的最里侧。

    孩子们则在隔间的小木床上休息,由岛上的妇人们看护。

    一切都很温馨,除了宇文澈未醒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这样,孟漓禾依然觉得心安了许多,有宇文澈在身旁,哪怕就这样守着一辈子,她也愿意。

    只是,刚躺回床上,便听到一旁豆蔻在那里边抽泣边说道:“皇贵妃,这么大的事你竟然瞒着奴婢。你若是不在了,奴婢怎么办?”

    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,这小丫头大概是方才同她一起过去,听到他们所说,明白了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不由微笑道:“你放心,我已经提前和皇上说过,若是你想留在宫中,殇庆国可以养着你,若是想嫁人,皇宫也会出嫁妆,若是想回风邑国,皇兄也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贵妃!”豆蔻忽然大哭道,“你以为奴婢在乎的是这个吗?”

    孟漓禾顿时一愣,心里也不由一软。

    是啊,她的确是安置好了豆蔻的一切,所以方才就下意识说了。

    可是,豆蔻也只是在舍不得她而已。

    不由叹了口气,她的确就是不喜欢看到别人因为自己这样哭泣,所以才选择默默离开的。

    她从来都很坚强,可是,在这方面,却宁愿逃避。

    只是,如今她性命已经无忧了,还是让别人担心了。

    所以,也很快安抚道:“好啦,我知道,你看我这不是没事嘛,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豆蔻一脸委屈,还想说什么,却听身旁,孩子的哭声响起。

    而且,一个哭出声,另外一个也跟着哭出声。

    之后此起彼伏,好像在比看谁的哭声更响亮一般。

    妇人们赶快走过去为孩子们动作娴熟的换着尿布,又给他们抱起在怀里哄着。

    孟漓禾想要下床走过去,豆蔻沫沫眼泪道:“皇贵妃,您还是不要下来走动了,奴婢让她们把孩子们抱回来。”

    孩子们很快被妇人们抱过,对着她恭敬的说着:“公主,看来他们是饿了,要请奶娘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奶娘?

    接着,才反应过来,似乎在古代的贵族里,哺乳都是用奶娘的。

    她也算是迷幽岛的公主,所以想来也是这样没错。

    可是,她却笑了笑说道:“不必请奶娘,我的孩子我自己喂。”

    妇人们有些诧异,不过却也没多说什么,毕竟,他们只需要听命就好了。

    孩子们很快被送到孟漓禾的怀里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抱着自己的骨肉,心情自是十分奇妙。

    小家伙仿佛知道自己到了母亲的怀抱,两只小手摇晃着四处乱抓,嘴也张开,头四处晃,好像在找吃的一样。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笑出声:“真是两个小吃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大大方方的掀起衣服,为孩子们送上她这个娘亲的第一顿美餐。

    可以亲自养育孩子们,这是作为母亲最大的幸福,又何必假他人之手呢?

    只是,看着小家伙们无比幸福的样子,孟漓禾还是忍不住看向宇文澈。

    澈,你看到了吗?

    小司和小念都很像你,这还是他们之前一起起好的名字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分离,都会思念对方。

    可是,澈,我不愿和你分离,所以你一定要坚持下去,等到他们将药送来的那一天!一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