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22章 换血成功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清晨的一缕阳光从窗口照进,微风吹拂着门上的珠帘,微微作响。

    孟漓禾慢慢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接触到光线的一霎那,意识猛地回笼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她没死吗?

    还是说,当真如她之前所想一般,再次穿回了现代?

    下意识的想要从床上坐起,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然而,身子刚刚一动,就听一旁有人喊道:“皇贵妃,您醒了?不要动啊!您身子还未恢复!”

    然后,便有一双手飞快过来按住她。

    是豆蔻的声音!

    而且,她在喊皇贵妃?

    孟漓禾诧异的看过去,只见豆蔻此时正在一脸焦急的看着她,再看她的衣着,古装扮相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那就说明,她并没有穿越回去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没有穿越,她应该已经毒发了啊!

    这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忽然想到什么,心里猛地一沉。

    孟漓禾飞速的朝屋子四处张望,除了豆蔻,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脸色几乎是一瞬间便没有了血色,孟漓禾一把抓住豆蔻,急切的问道:“我的孩子们呢?”

    如果她没有死,那岂不是她的孩子们……

    明明,根本就是二选一的选择。

    听到这样询问,豆蔻明显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其实,她一直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孟漓禾对于她其实并没有告知详情。

    所以,当她看到,孟漓禾生完孩子之后,大家神情并非那么喜悦,而是凝重的抱着孩子们离开之后,也是十分的诧异。

    可是,那些都是值得信任的人,所以她也并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因此,她当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然而,看到她这个反应,孟漓禾的心却是彻底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,她的孩子们!

    她要她的孩子们!

    当即,不顾其他,一把推开豆蔻,作势便要下床。

    豆蔻吓得脸色发白,赶紧说道:“皇贵妃,你不要冲动。孩子们昨晚好好的,应该只是抱到了其他的屋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只是,若是她方才这样说,孟漓禾或许还能相信。

    可是,此时看着这空无一人的屋子,以及豆蔻方才的犹豫,她心里的不安越发变大,根本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所以,尽管身体并不舒服,还是坚持着下床。

    她要去问问宇文澈,问问表哥和外祖父,她要见到她的孩子们,否则,绝对不能安心。

    “孩子们在这。”

    然而,她刚刚从床上站起,却听苏子宸的声音忽然在门口处响起。

    接着,便有两个妇女,一人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,走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孟漓禾激动的朝前迎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两个胖乎乎的宝宝,此时正闭着眼睛,睡得正香。

    穿着蓝色小衣裳的宝宝,嘴巴微微张着,口水从嘴角滑落,还不时吧唧一下,露出一个甜甜的笑,好像做了什么美梦。

    而穿着粉色小衣裳的宝宝,此时正将手指塞进嘴里,即使在睡梦中,嘴巴也不停的"yun xi"着手指,俨然是一个小吃货。

    孟漓禾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并且,从来没有这么的柔软过。

    原来,她和宝宝们都活了下来吗?

    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!

    她还以为要和宇文澈彻底分开呢,一定是发生了奇迹。

    想到这,赶紧抬起头左右看着,目光四处搜寻着。

    然而,却并未看到宇文澈的身影。

    不由诧异道:“表哥,宇文澈呢?”

    苏子宸并没有回答,只是道:“你先回床上躺着,这个身体不适宜下来走动。”

    看到表哥这样顾左右而言他,孟漓禾顿时眉头皱起,心里一股强烈的不安再次涌起,几乎是执拗的询问:“表哥,宇文澈呢?”

    苏子宸叹了口气:“你先躺下我再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的心顿时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让她躺下再说,无非就是怕她听到什么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宇文澈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忽然,昏睡前最后的一幕涌入脑海。

    ‘小雨,再见了,好好照顾孩子们,我爱你。’

    这是宇文澈对她说的话,没错!

    她那会意识已经混沌,而醒来又太担心孩子们,所以并没有想起这句话。

    如今再想到这句,那明明就是宇文澈在和她告别。

    为什么他要让自己照顾孩子们?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一个极其大胆的想法从脑中升起,孟漓禾一把抓住苏子宸的两臂道:“表哥,你们是不是还有其他解毒方式没有告诉我?是不是宇文澈代我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死”那个字,她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她不能接受!

    苏子宸不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的表妹这么聪明,就知道瞒不过她。

    所以,那些乱七八糟的借口几乎想都没想,他本就想将实情直接告诉她的。

    只是,没想到,他还什么都没说,她便已经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孟漓禾整个身子都在颤抖,抓着苏子宸的双手,也很快变得冰冷。

    表哥不说话,就是默认。

    能有什么原因,让宇文澈这会不出现呢?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母子平安,皆大欢喜的好事,她应该一睁开眼,就看得到他在身边陪自己吧?

    泪水从她的脸颊滑落,她怎么会这么傻?

    难怪宇文澈会那样坦然的接受她要保孩子们的决定。

    难怪让他在自己离开以后,不可以轻生,要好好照顾孩子们的时候,他要和自己约定,若是他离开,自己也要如此。

    原来,他根本早就知道,离开的不是自己,是他!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!

    她还以为真的有什么奇迹。

    可是那个奇迹,是他的命!

    仿佛一瞬间便被抽干了所有力气,孟漓禾抓着苏子宸的手滑落,身子也随之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苏子宸眼疾手快,一把将她的胳膊抓住:“禾儿,你不要这样,他现在还没死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孟漓禾猛地抬起头,“你说他还活着,他在哪?”

    苏子宸叹了口气道:“他就在隔壁,你……罢了,你批件衣服,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反正,她是正常分娩,虽然有不舒服,但下床走动倒也没有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让她亲眼看到,想来,她也不会甘心。

    豆蔻赶紧拿了厚厚的斗篷过来为她从头裹到脚,如今已到了十二月初冬,虽然岛上要暖和许多,但是多少还是有些寒冷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刚生产完的身子,也要好好保暖。

    隔壁的屋门被从里面打开,孟漓禾不由愣了一下:“外祖父?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老岛主神色有些疲惫,淡淡道。

    孟漓禾点点头,赶紧走进去。

    只见里屋的床上,一人正躺在上边,身上盖着棉被。

    只一眼,孟漓禾便认出是宇文澈。

    因为那个身形,那个轮廓,对她来说,再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快步走过去,看着他无比苍白的脸,以及几乎感觉不到的呼吸,孟漓禾不由伸手朝着他的脸颊摸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指尖只是轻触,便迅速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猛地回头,看向老岛主和苏子宸:“外祖父,表哥,宇文澈这是怎么了?为什么身上这么冷?”

    换了一夜的血,老岛主有些疲惫,坐在一旁的木椅上道:“因为他体内缺血。”

    “缺血?”孟漓禾完全不懂,解毒和缺血有什么关系么?

    苏子宸终于接过话道:“宇文澈用自己的血,为两个孩子换了血,这样两个孩子身上的毒才可以尽数排尽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直接问道:“可是毒不是在我的体内么?怎么会在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,孟漓禾顿时停住,接着,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,看向苏子宸:“表哥,难道你那时说帮我延长压制毒的时间,其实是在引毒?”

    知道什么都瞒不过孟漓禾,苏子宸干脆解释道:“没错,的确是将你体内的毒全部引到两个孩子身上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这下便是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将自己的毒引到孩子们身上,宇文澈将自己的血再换给孩子们。

    所以说,她猜的没错,宇文澈就是在替她而死!

    “所以,你们都知道,就只有瞒着我对吗?”孟漓禾的心不由的剧烈疼痛起来。

    她做了好几个月和宇文澈分别的心理准备,可是,她却没有想过,是以这种方式分别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想出来的解毒方式,你要怪就怪我。”忽然,门口传来神医的声音。

    孟漓禾双手紧握,身子颤抖,可是,她也知道这是宇文澈的决定,怪不得别人。

    而且,不用想也知道,一定也是宇文澈让他们所有人隐瞒的。

    这个傻瓜啊!

    神医看了她一眼,又道:“而且,他现在还没死,你外祖父在用祖传秘药吊着他的命,他暂时不会那么快死。所以,你不如想想如何救他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顿时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对!他还没死!

    想到此,一把拉住宇文澈的手,自言自语道:“秘术,我的秘术可以,澈,我来救……”

    “禾儿,你的秘术只能用一次。”苏子宸面色凝重,心有不忍,但是也必须提醒她。

    孟漓禾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对啊,在她还未修炼秘术之前,表哥就告诉过她,秘术的作用只有一次。

    可是,她已经用到了凤夜辰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而且……”苏子宸叹了一口气,“这个祖传秘药也只有七七四十九天的作用,只靠自身生血是断然来不及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外祖父,您是医圣,您一定有办法对不对?师傅,你是神医,你也可以有办法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孟漓禾心仿若被狠狠揪在一起,然而依然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们两个,眼里充满了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