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21章 宇文澈番外:孩子,父亲来救你们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宇文澈的眼眸闪了闪,面对宇文峯期待的目光,终究还是不忍道:“或许吧,毕竟迷幽岛都是灵丹妙药,可以很快帮我回血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宇文峯的眼中立即闪出光彩。

    虽然,他知道宇文澈大概是在安慰他,可是他宁愿要这样相信着。

    所以,一把抓住宇文澈的双臂,目光灼灼的看着他道:“二哥,这可是你说的,你也要坚信,他们一定可以为你补回血,所以,失血过多,很困很累的时候也要撑着知道吗?”

    宇文澈心头发酸,却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过,终究还是受不了他这样期待的目光,转过头,将方才在御书房里写好的书信拿起。

    “这封信,等到……若是……你帮我拿给母后吧。”

    然而,宇文峯却并没有接,反而退了两步道:“不,你不会有那一天的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叹了一口气,走到他面前,直接将信放到他手中,强迫他收下:“就当是以防万一,若是我回来,就不必给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峯躲避不过,但还是赌气的将它放到书桌之上:“总之,我等着你回来。芩太后还等着你尽孝。”

    声音里,带着浓浓的委屈和些许的哽咽。

    纵是已看淡生死,也终是不习惯离别,何况,兄弟之间已经相伴二十载。

    眼看宇文峯红了眼眶,宇文澈一只手微抬,想要去安抚,然而,终于还是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还有,你的皇嫂以及两个孩子,日后也要你多加照扶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宇文峯猛烈抬头看向他,“他们需要的是你!我什么都给不了!所以,你一定要坚持到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开始沉默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他可以决定的事?

    若是有一线希望撑过去,不管过程多么难熬,他也会坚持下去,怕的是,根本没有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宇文峯眼眶通红,倔强的看着他,仿若在等他给自己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宇文澈终于抵不过这目光,回答道:“我会尽力。”

    一滴泪从宇文峯的眼中滑落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们成人之后,第一次看到宇文峯哭。

    宇文澈心头发苦,别过眼去。

    月有盈缺,花有开谢,人间最苦的从来都是离别。

    脚步微动,宇文澈终于还是要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多说只会更加伤感,不如就此别过。

    宇文峯却忽然大叫一声:“二哥!”

    声音凄凉,泣泣而诉。

    宇文澈脚步一停,深呼一口气道:“记得我的话,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。”宇文峯直直的望着他,声音沙哑,忽然像小时候那样,以近乎撒娇的语气开口,“可是二哥,你知道我从来都不喜欢这些奏折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眼中的波光,宇文澈心里一颤,低声道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一定要回来!”宇文峯说着,飞快跑过去将他紧紧抱住,将头埋在他的肩窝,一如小时候,每次被人欺负,或是淘气被父皇责罚。

    宇文澈眼眸微闪,终是伸出手,拍拍他的肩。

    仿若小时候每一次,都这样让他的情绪莫名安宁下来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迷幽岛。

    “小雨!”眼看床上,生完孩子的孟漓禾,手从自己的掌间垂落,宇文澈担心的叫出声。

    苏子宸松了一口气,将银针收起,道:“她没事。只是太过疲惫,而且我方才刺了她的穴道,令她安神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的确,只有她安静的睡过去,自己才有机会做接下来的事,也可以不用她清醒的面对。

    只是,离别在即,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不舍。

    把他们母子三人留在这尘世间,纵然有宇文峯照料,纵然他们后半生无忧,但终究没有人可以代替的了他的角色。

    可是,这是唯一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将她的手抬起,轻轻的放到被子里,宇文澈的目光只剩深情。

    “澈。”孟漓禾的双眼紧闭,眼珠却在眼皮底下呼噜呼噜打转,明显休息的很不安,就好像知道了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宇文澈的眼中支离破碎,再次对着她的额头印上深深一吻:“我永远都在你身边。等着我。”

    急促的呼吸逐渐平复,孟漓禾仿若感应到了一般,逐渐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苏子宸在一旁催促着,即使不愿,但如今毒已经尽数转到了孩子们身上,必须尽快排出去。

    宇文澈点点头,深深的看了孟漓禾一眼,终于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隔壁的房间,早已布置好一切。

    虽然已近夜深,但满屋子的烛光亮起,让屋内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老岛主已经在那里安静的等待。

    他与宇文澈已经私下见过面,也就此事深谈过。

    因此,也已然十分了解宇文澈的决心。

    原本接过宸儿的书信时,他还有些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未入俗世,不代表不知道俗世的一切。

    真没想到,他那个外孙女,倒是觅得一个好夫婿。

    就因此,他也要用尽毕生所学。

    否则,他这个医圣岂不是徒有虚名?

    如今,眼见他走进,直接递给他一颗药丸道:“吃下去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并未犹豫,直接接过。

    因为自从那日单独见面之后,外祖父就给他这种药丸,命他每日服用一颗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是何作用,但想来也是为他好。

    所以,迅速服下。

    身后,孩子们大声啼哭着,被岛上的妇女们随后抱了进来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两个孩子虽然身上有毒,但似乎并不影响他们的生命力,那哭声是一个赛一个的嘹亮。

    可却愁坏了这抱着孩子的妇人们,眼见他们越哭越大声,不由焦急的使劲颠着,但是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额头也渗出许多汗珠,看着一旁的苏子宸为难道:“岛主,孩子们哭闹不停,大概是饿了。”

    苏子宸皱皱眉:“再哄哄,孩子现在不能进食,换血前情绪必须稳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妇人们只得点点头,继续抱着孩子们边摇边哼唱着。

    “让我来吧。”忽然,宇文澈走到两个妇人面前,看着哭闹的孩子们。

    妇人们明显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知道此人是他们公主的夫婿,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,可更知道这是那个殇庆国的皇上。

    抛开身份不说,一个大男人会抱孩子么?

    毕竟,这只是刚出生的孩子而已,这么娇弱。

    “让他抱吧。”猜出妇人们的想法,苏子宸开口道。

    这里只有他和祖父知道即将发生的事,也只有他们知道,这个拥抱有着怎样的意义。

    宇文澈内心其实是很忐忑的,可是,却从未如此激动过。

    伸出两只手,等着妇人们将孩子分别放在他的左右臂之上,之后便小心翼翼的揽在胸前。

    然后,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是,尽管宇文澈的动作远没有妇人们娴熟,甚至于肢体十分僵硬,但是,两个孩子却忽然神奇的同时安静了下来,并且,用那双大大的眼睛,使劲盯着宇文澈看。

    视线与两个孩子相撞的那一刻,宇文澈的心里是震撼的,汹涌澎湃都不足以形容他心底的感受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孩子们。

    是他和孟漓禾的孩子们。

    他宇文澈,竟然是一个父亲了!

    这一刻,欣喜大过于所有哀伤。

    曾经在他的内心深处,其实并不是十分理解孟漓禾的选择,这大概,也与他的自身经历有关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却彻底明白,为什么孟漓禾宁愿付出生命,也要保护这两个孩子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他们生命的延续。

    低下头,轻轻的挨个亲吻在他们的脸颊。

    稚嫩的皮肤,碰触在他的唇上,真的让他整颗心都要化了。

    忽然,仿佛感应到了父亲对他们的爱,两个小宝宝小嘴一咧,竟是开始相继“咯咯”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亲生父亲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

    一边,两个妇女在那里不由感慨。

    闻言,宇文澈更是激动不已,孩子们这是因他而高兴么?

    然而,唇角方上扬,却听身后,老岛主的声音响起:“准备好了么?”

    宇文澈脸上一僵,不舍的盯着两个刚出生的婴儿,还是冷静道:“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来吧。”老岛主手持银针,还有一些宇文澈不认识的工具,指挥着,“自己躺上去,将孩子放到两旁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闻言照做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分别躺在他左右两侧,伸出的小手不约而同的抓着他的两只手。

    仿佛,知道他们的生命即将联通一样。

    老岛主面色凝重,完全没有一丝不严肃的神情,吩咐道:“闭上眼。”

    接着,手持银针,对着宇文澈的左右手臂,分别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苏子宸亦在一旁,对孩子们做着什么。

    看不到他们具体在做着什么,只可以感觉到,体内的血液开始流逝。

    因为,他的身体越发变得冷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想到自己的血是流向两个孩子,心里却是温暖的。

    只是,多想再睁开眼看看他们,多想再起来抱抱他们,多想亲口叫他们的名字,多想告诉他们“父亲爱你们”。

    可是,都没有力气了。

    床上,宇文澈脸色苍白,嘴角却牵起一抹笑。

    孩子们,你们流着我的血,以后的日子,就代替我,来好好爱你们的母亲,好好陪伴她吧。

    孟漓禾,我爱你。

    终于,宇文澈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淡去,彻底进入了一片宁静的黑暗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