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20章 宇文澈番外:小雨,让我来保护你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太医院。

    神医的院落中,到处弥漫着药草的味道。

    院内,两个人的神色亦是无比的沉重。

    方才将隐瞒了已久的实情告诉了他们,心里那块仿若一直压着的石头,却并没有因此而卸下。

    而是深感自己医术不精,就像孟漓禾所说,万物相生相克,可是,他们却找不到解毒之药。

    宇文澈抬手挥下了准备通报的太监,站在院门口,沉默的看了他们许久,才抬脚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或许是太过于专注,一直走到他们面前时,苏子宸才感觉到,猛然抬起头。

    看到是宇文澈,不由有些诧异道:“禾儿呢?”

    神医亦是皱起眉:“禾儿刚知道实情,你怎么扔下她自己了?”

    宇文澈却并不急,只是淡淡道:“她睡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苏子宸与神医均是一怔,眸色瞬间黯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精神疲惫,就是毒每次复苏一些的表现,他们比谁都清楚。

    气氛说不出的压抑,宇文澈亦是没什么心情兜圈子,而是道:“我此次来是想知道,你们方才说的方法,是不是少了一种?”

    苏子宸眉头一蹙:“你为何这样说?”

    宇文澈淡淡说道:“据我所知,迷幽岛曾经有过一个传闻,那就是为中毒颇深的人,换血。”

    苏子宸双眼骤然一眯:“倒未想到你还知道这个,可是,换血等于换命,你应该知晓。”

    因为身上的血是循环相通的,一旦毒入血液,要进行换血的话,就需要全部更换。

    那要提供一个人的血量,另一个人则相当于抽干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宇文澈神色未变,很是镇定。

    苏子宸顿时明白他所想,不由无奈摇头:“你是想为禾儿换血?不行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闻言,这才脸色一变:“为何不行?我的血不够吗?”

    苏子宸却摇摇头:“那个传闻你大概没有听全,先不说换血这个能力,恐怕只有我的祖父拥有,就说换血的条件,你也并不满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宇文澈眉头拧成一条线,急切的等待着答案。

    “必须是父母和子女,或者是……”苏子宸停了一下,犹豫道,“亲生兄弟,哪怕我这个表哥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顿时怔住。

    孟漓禾的父母已经全部去世,如果只能是兄弟的话,也只有孟漓江可以。

    难怪,苏子宸并不提出这个解决方法。

    恐怕,若是孟漓禾知道这件事,一定会更加坚定自己去承担。

    就算孟漓江愿意,她也绝对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而且,即便是他,也无法做到如此自私。

    心不由狠狠的沉了下去,原本,他还以为有希望的。

    人最怕的就是,有了希望再给绝望,那比一开始就绝望,还要更加打击。

    一瞬间,宇文澈的力气便像被抽空了一般,一下子跌坐在一旁的石凳之上。

    神医却忽然开口:“如果是这样说,我倒想到一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倏地抬头,眼中冒出一抹光亮: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然而,神医却紧紧的盯着他道:“不管什么办法,都会要你的命。你甘愿?”

    “我甘愿。”宇文澈未做丝毫犹豫。

    神医狠狠一怔,第一次有所震撼,原本,他一直担心自家徒弟付出太多,这个男人未必有她那么痴情。

    而苏子宸也难免被震住。

    他不怀疑宇文澈对孟漓禾的爱,但是,可以豁出性命又是另外一码事。

    因此,不由问道:“宇文澈,你别忘记,你是一国皇帝,你肯放弃江山性命,只为救一个女人?”

    然而,听到这个问题,宇文澈却笑了,转过头,一字一顿的回答:“皇位谁都可以坐,可是这个女人的丈夫,孩子的父亲,却只有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苏子宸和神医不可避免的动容,亦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老天不公。

    “神医,到底是什么办法?”不同于他们的感叹,宇文澈如今最想知道如何解毒。

    苏子宸亦是转过头看向神医,说实话,他自己亦不清楚神医何意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仿佛那些对宇文澈是否考虑好了,这种再三的询问确认已经不必要。

    所以,神医叹了一口气,终于解释道:“无法为禾儿进行换血,但是可以为两个孩子换血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脸色一变:“你是说,将毒引到孩子身上,但是孩子不是会必死无疑吗?”

    神医却摇了摇头:“现在引过去,因为孩子太小,一定是必死无疑。但若是孩子足月,且毒性并不是很大的话,或许来的及换血。”

    闻言,苏子宸亦是眼前一亮:“没错!而且因为是两个孩子,各自分担一半毒量的话,本身就会减弱许多!”

    神医跟着点点头:“而且,可以率先在毒彻底复苏之前将毒压制住,等到临盆之前,将毒迅速引入孩子体内,这样毒亦不会瞬间爆发,那等到孩子出生,再立即换血,完全可行!”

    宇文澈在一旁也很快明白过来,赶紧道:“太好了,那就这么办吧!”

    然而,神医却依然神色凝重:“可是,凡事有利有弊,两个孩子虽然毒性各分担了一半,但是你要换的却是两个孩子的血。倘若是一个孩子,或许你还可以保住一条命,若是两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宇文澈直接率先打断道,“他们身上流着我的血,代替我活着,我会更欣慰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神医摇摇头,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苏子宸亦是摇摇头:“可是禾儿不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却笑了笑道:“所以,还需要你们帮我隐瞒。”

    苏子宸的眉头不由一皱:“你要让她最后才知道?她一定会恨你的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的神色很快黯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他到底答应过孟漓禾多少次呢?

    答应她,任何事都不要再隐瞒她,任何事都一起承担,也答应她,不要总是以为她好这个理由,便伤害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,到头来,他还是食言了。

    只是,如果可以,他是多么想遵守,对她许下的每一个诺言啊!

    所以,苦笑了一番道:“相比于她恨我,我更愿意她好好活着。因为,我若无法保护他们母子,我亦会恨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苏子宸彻底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即便久居迷幽岛,并不关心这尘世的一切,但人心也终究是血肉筑成。

    他亦无法坦然面对这一切别离之苦。

    良久,才平复了情绪道:“好,我答应你。不过,换血之事我尚不会,恐怕,要去迷幽岛请祖父亲自动手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点点头:“那就麻烦外祖父了。”

    苏子宸神色凝重,只是阵阵叹息声。

    御书房。

    被临时叫来的宇文峯一百个不满的出现。

    他明明告了假呀!

    为什么竟然还被这个二哥的暗卫们强制着从酒楼拽出来!

    不!开!心!

    所以,一进门,就特别疏离的行了个礼道:“臣参见皇上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抬眸,不称兄道弟之时,就是宇文峯极度不爽之时,对他最了解不过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在心里微叹了一口气道:“免礼吧。”

    宇文峯依然摆着一副棺材脸道:“不知道皇上大黄昏的叫臣来御书房何事?”

    “处理朝政。”宇文澈简单作答。

    “啥!”宇文峯一听到这四个字,简直脑袋都要炸了,当即跳了脚,“你又要去做什么?为什么老是让我处理?你才是皇上啊!”

    宇文澈不由好笑,放眼整个殇庆国,除了孟漓禾之外,能对他这个皇帝敢这样有恃无恐讲话的也只有宇文峯了。

    不过,都是自己宠出来的,又怪谁?

    只是,想到什么,还是眼神一黯道:“你也可以是皇上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宇文峯顿时脸色一变,这才注意到宇文澈今日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虽然以往他也是冷着脸,看不出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可是今日,他那冷着的脸之下,却似带着一些说不出的柔和,仿若对他温柔了许多。

    心里顿时一惊,这才走到身边道:“皇兄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宇文澈看着他道:“我要带你皇嫂去一趟迷幽岛。”

    宇文峯不由皱眉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宇文澈避开他的视线道:“之前答应过带她去玩,现在打完仗,终于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宇文峯却很快摇摇头,依然审视着他的脸,“皇嫂现在出行很不方便,若不是必须,你肯定不会带她离开皇宫,而且,你方才那句话到底什么意思?什么叫做我也可以是皇上,你知道我从来都没想过坐这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低头整理着奏章:“你就别问那么多了,我知道你不愿意坐,但我不在的期间,你好好管理着殇庆国吧,你也是宇文家的子孙。”

    然而,宇文峯却很坚定:“不,你不说清楚,我是肯定不会同意的,我今晚就去到处游历!”

    宇文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本来不想这么早告诉他的,徒多一个人伤悲而已,但是他亦了解宇文峯的脾气。

    所以,想了想,还是将事情全部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也许,告诉了他,他会安心挑起殇庆国这个重担吧。

    宇文峯久久回不了神。

    不,这怎么可以!这怎么行?

    忽然,一把拉过他道:“二哥,两个孩子那么小,你就算全部换了,也可以活着的对不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