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19章 龙凤胎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听见屋门开合的声响,孟漓禾赶紧从床上起身。

    然而,笨重的身体却让她无法一下子坐起。

    宇文澈赶紧快步走到床前,从腰后面拖住她,六个半月的身子已经非常沉重,加上她肚子里又有两个,自然比其他人要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外祖父和你说什么了?”孟漓禾一坐好,赶紧拉住宇文澈的手询问。

    宇文澈笑了笑:“没什么,就是闲聊了一番,之后再确认了一下我们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孟漓禾闻言点点头,若是只是闲聊她断然是不信的,可是确认决定,想来也是外祖父一定会做的。

    那避开她,是怕再刺激她难过吧?

    不过,既然说好了,就算要告别,也不要悲伤的来。

    她其实如今也看得开。

    有她的孩子们代替她来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,还有什么不好的呢?

    只是可惜,宇文澈要孤单了。

    即使真的按照他们异想天开的那样,可以有来世再见,可是这一生呢?

    哎,世事真的没有两全法吗?

    “又想什么呢?”眼见她神色黯淡了下去,宇文澈刮了刮她的鼻子道,“说好的不难过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立即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啊,不难过,怎么能难过呢!

    这么想着,眼珠一转道:“没有难过呀,我只是在想,胎教的时间到啦!快来!”

    说着,便又躺了回去,让肚皮冲上,手里拿着一本书晃着。

    宇文澈好笑的躺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据她说,这是宝宝在肚子里和父亲最好的沟通方式。

    父亲低沉的声音,相比母亲的声音更容易获得宝宝们的喜欢。

    所以,便让他每晚都拿着写着儿童故事的书给他们读。

    反正这种书,当年老百姓们高瞻远瞩,早已经送了一堆,所以读了这么久也读不完。

    而这种事,若是放在两三年前,他自己都会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对着肚皮读书?疯了不成?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却极其珍惜有这个机会的每一晚,也非常希望真的如孟漓禾所说那样,即使孩子们还未出生,也可以认得听到他这个父亲的声音。

    所以,接过书,让孟漓禾枕在自己的臂弯,缓声的读了起来。

    还没有多久,就听到孟漓禾忽然抓着他的手放到肚子上喊道:“澈,他们又开始踢了,你看我就说他们喜欢!”

    宇文澈的手缓缓摸着,手掌之下,小小的拳头隔三差五的顶出来,亦碰到他的手心。

    那真的是,多少言语也无法描述的感觉。

    直让他的下巴枕在孟漓禾的头顶上,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日子就这么温馨的度过着。

    岛上的空气格外新鲜,风景也格外的迷人。

    孟漓禾拖着日复一日更加笨重的身体,还是和宇文澈手牵手一起走过了每片土地,也度过了每个清晨和黄昏。

    夕阳洒下,海浪拍打着金色的海滩,孟漓禾同宇文澈依偎在一起,面朝大海,心情却无比的平和。

    宇文澈一只手揽着孟漓禾,轻声说着:“小雨,你知道吗?这几个月是我活到现在最轻松快乐的日子,我永远都不会忘记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一愣,是啊,宇文澈这个出生在皇宫的皇子,恐怕,真的是从小就开始了提心吊胆,又无比谨慎的生活吧?

    哪像现在这样,可以远离朝堂,不在乎外界的是非纷扰,无忧无虑。

    自己能够在最后的日子里,送给他一段快乐的时光,也算是宽慰了。

    所以,转过头,认真的看着宇文澈道:“不是有那句话么?若心已足,一瞬也可以是一生。宇文澈,我很满足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双眼一闭,将她紧紧的搂住。

    “啊!”孟漓禾猛地一叫。

    宇文澈脸色一变,迅速将她放开:“怎么了?是不是我抱的太紧,压到肚子了?”

    孟漓禾却紧紧皱着眉,双手捂住肚子,摇了摇头:“我大概……是快生了。”

    她虽然第一次生孩子,但也有自己的感觉。

    如今,她明显感觉到有潮湿的东西流出,不用看也知道,不是见红就是羊水破了。

    宇文澈顿时惊住,立即将她打横抱起:“别急,我们马上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运起轻功,飞快朝所居住的屋子飞去。

    好在,因为大概可以推算出孩子出生的日子,所以,大家都心知肚明是最近几天。

    因此,他二人即使出门散步,也离开的并不太远。

    而宇文澈又用了十成的速度在飞,所以只是一会的功夫,便已经到达屋子。

    将孟漓禾放到床上,宇文澈轻声安抚道:“别怕,表哥和外祖父应该很快就来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怎么会怕生孩子呢?

    她怕的是再也见不到宇文澈了啊!

    所以,即使身子的阵痛已经袭来,额头也因为疼痛开始出现大颗的汗珠,她还是一眨不眨的看着他,仿佛要把这张脸,刻入到骨血中带走。

    宇文澈亦紧紧的拉着她的双手,同她一样,眼里除了不舍,再没有其他的情绪。

    若教眼底无离恨,不信人间有白头。

    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刻,终于,他们还是要面临死别的境地。

    好不甘啊!

    “禾儿,你怎么样?”忽然,一个人影飞快闪入,急切的在旁边询问。

    孟漓禾这才转过了目光,道:“表哥,我还好。”

    苏子宸飞快的为她把了把脉:“产婆马上到来,你的胎位很正,虽然生双子会辛苦一些,但是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知道苏子宸是在安慰她,孟漓禾努力牵出一抹微笑。

    怎么会没事呢?

    她体内的毒,应该马上要爆发了吧?

    果然,下一刻,只听苏子宸说道:“但是因为你体内有毒,我需要先行针拖延毒发时间,毕竟是两个孩子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孟漓禾有些诧异,原来还可以拖延一些时间么?

    不过,身体里随着时间越来越痛的感觉,让她无法思考更多。

    表哥说什么,自然就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不会害自己的。

    所以,咬了咬牙道:“表哥,你看着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苏子宸松了一口气,看着宇文澈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产婆很快进入,下人们也在孟漓禾肚子之处搭好了帘子。

    苏子宸坐在帘子上方,飞快拿出银针,朝着孟漓禾之前被压制毒素的地方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之后,又顺着脉络开始行起针来。

    而产婆则在帘子另一方,开始为孟漓禾接着生。

    宇文澈紧紧的拉着孟漓禾的手,心疼的为她擦着脸上成片的汗珠。

    不知是身上毒的作用,还是生育的过程实在是太痛。

    孟漓禾只觉神智都有些涣散,只是用本能来回应产婆的命令,用本能努力的配合着。

    只是,尽管这样,她还是记得牢牢抓着宇文澈的手。

    只要她还有一丝意识,她都不会松开。

    尽管,已经控制不好力度,生生因为疼痛,在宇文澈的手背上,抓出几枚深深的指甲印记。

    “公主,用力啊!看到头了!”眼见孟漓禾的力气变小,产婆在那边急的喊出来。

    宇文澈亦是一阵激动,紧紧握住孟漓禾的手,如此大的痛苦,如果可以,他真想替她承受。

    听到此话孟漓禾似乎也清醒许多,赶紧咬紧牙关,拼尽最大力气。

    很快,一声响亮的啼哭传来。

    产婆欣喜的大喊:“恭喜公主,是个千金!”

    孟漓禾松了口气,看向宇文澈,嘴角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真好,是个女儿,以后可以好好代替自己照顾他了。

    宇文澈亦是激动不已,只是在她耳边道: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而产婆一句话亦将他们打回现实:“公主,还有一个呢,继续用力!”

    孟漓禾只得闭上眼,深呼吸,再次积攒起所有力气。

    而宇文澈则眸光幽深,看向那已经被伺候着清洗穿衣的宝宝。

    而有了第一个孩子的出生,第二个并没有用太久。

    很快,就听到产婆大叫:“恭喜公主,是个公子!”

    接着,便将两个宝宝都抱到孟漓禾的面前,让她看着。

    孟漓禾泪眼模糊的看着两个自己的骨肉,心里悲喜交加。

    孩子们,妈妈真的好想多陪你们一些日子啊!

    看着你们长大,亲手为你们**吃的饭菜。

    妈妈,甚至还来不及抱你们一下啊!

    对不起,泪水从她的脸上滑落。

    孩子们,原谅妈妈吧!

    而屋外,听到这声音的暗卫和百姓们却开始欢呼。

    天呐,皇贵妃竟然生了龙凤胎!

    真是好大的福气。

    只是,孟漓禾的意识却在这喧闹间变得越发模糊起来,意识到自己可能很快毒发,目光赶紧转向宇文澈。

    她要和他告别,可是,为什么却似乎看不太清他的脸?

    心里的恐慌在这一瞬间变得更盛。

    她马上就要和宇文澈分离了,再给她多一点的时间好吗?

    她只是想再和他多说两句话。

    而宇文澈则开始凑近她,弯下腰,朝着她的唇狠狠的印了下去。

    接着,抬起头,爱怜的将脸颊上被汗水沾湿的碎发拨到一旁,轻声道:“小雨,再见了,好好照顾孩子们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脑中猛的一闪。

    他在说什么?

    手也不禁紧紧的拉住他,她听不明白他的话,她要问清楚。

    然而,疲惫感再次袭来,眼前大片的黑暗笼罩。

    她的双眼无法控制的闭了起来,手也终于从宇文澈的手中滑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