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18章 到达迷幽岛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我和你说啊,我来你们这破岛,绝对是因为我徒弟,要不然,请我我都不来!”眼看着迷幽岛越发临近,神医在船上越发暴躁。

    苏子宸微微一笑:“是,晚辈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,那个老头子可不一定知道。”神医再次翘翘胡子。

    苏子宸眼珠一转:“晚辈会对祖父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神医傲娇转身,心满意足离去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一旁,坐着吃鱼的孟漓禾看着自己的师傅在那里拼命给暗示,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宇文澈眉头一皱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刺……”孟漓禾有气无力的说着,嗓子被卡的有些疼。

    苏子宸闻言赶紧走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才走到半路,就见宇文澈宠溺的摇摇头:“这么不小心,来,张开嘴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孟漓禾乖乖把嘴张开,等着宇文澈凑近帮她挑。

    苏子宸挑挑眉,脚底下方向一转,直接走进船舱。

    船尾,暗卫们齐齐瘪嘴。

    这一个来月的赶路过程,可真的是要活生生把他们虐死。

    来海上之前,一路游山玩水,捉蜂捕蝶,怎么逍遥怎么来不说。

    就说到了海上之后,吃虾拨虾皮,吃螃蟹拨蟹壳,这好不容易鱼不用拨了,还被刺卡了。

    得,不用说,接下来,肯定是他们的皇上连刺都要先帮忙挑干净了。

    这不,正想着,就听见宇文澈开口道:“好了,刺挑出来了。你先别急着吃,我先帮你挑一遍。”

    暗卫们神色平淡,算了,反正已经被虐习惯。

    还是默默的吃着自己盘子里那没人挑刺,就算想帮别人挑刺也找不到那个人的鱼吧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胥淡定的夹了一口夜挑好的鱼肉,美滋滋吃下去。

    末了,还不望补了一句:“你挑的鱼刺真干净。”

    接着,就只觉一道冷冽的目光向他袭来。

    吓得胥手一抖,刚夹好的鱼肉就径直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哎呀我滴妈,皇上好可怕。

    他到底怎么了啊,皇上这是要杀了他吗?

    宇文澈看了一眼,终于将目光收了回去,只不过收回去之前,不爽的瞪了一眼夜。

    夜额头上青筋直跳。

    这个傻子,偷偷享受不就好了吗?

    非要这么高调。

    而暗卫们更是纷纷冲着他们瞪了一眼,然后,果断两两组队,互挑鱼刺!

    果断也要体会一把被人挑刺的快感!

    就是这么任性!

    也就是这么……傻。

    可见,这一路,宇文澈和孟漓禾两个人又给他们虐出了新高度。

    好在,迷幽岛近在咫尺,如今在海上已经可以看到。

    大概在黄昏之前,便可以靠岸。

    再靠近一些,便可以看见岸边有许多密密麻麻的人们站立,看不太清面孔,但也看得到衣衫的色彩无比斑斓。

    一看,就特别像好客的样子。

    苏子宸从船舱走出,看着他那岛上的子民们,欣慰的看向孟漓禾道:“禾儿,他们是来迎接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孟漓禾欣喜道,“你告诉他们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苏子宸微微一笑,“你也是迷幽岛的公主。”

    果然,船刚一靠岸,热情的岛民们便开始大声欢迎,甚至还进行了高歌一曲。

    并且是以孟漓禾为主人公编写的词,让孟漓禾简直受宠若惊,再次领略了这些世外桃源居住的人们的热情。

    另外也感慨了一番,这古代人民,当真是很有才啊!

    而大概是被憋太久,暗卫们如今看到情绪高涨的人们,顿时内心的洪荒之力再也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竟然手拉手的和人家一起跳起舞来,甚至还很快学会了那只歌!

    直让孟漓禾觉得无比头大。

    好歹矜持一点啊你们!

    都不好意思说你们是和我们一起的。

    不过,岛上人们显然并不介意,甚至还更加高兴,觉得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。

    所以,也簇拥着,将他们迎进了迷幽岛的主殿。

    殿中,一位头发全白,胡子也全白的老者端坐于堂上。

    孟漓禾只看了一眼便惊住。

    哇,仙人!

    苏子宸不由好笑:“禾儿,这位仙人就是你的外祖父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顿时一惊,不由张大嘴:“我刚刚喊出声来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堂上刚刚还端庄而坐,摆出一副威严之姿的老者,顿时笑的没了形。

    而且,还一下子从上面蹦了下来,跑到孟漓禾的面前道:“这就是我的外孙女,好可爱哈哈哈,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嘴角微抽,乖巧的喊了一声:“外祖父好。”

    其实在暗暗腹诽,外祖父您画风突变成这样真的好?

    这个样子,哪里还有方才那傲骨仙姿啊!

    我可以收回刚才的话吗?

    “乖!”老者嗖的从怀中掏出一锭金元宝,“送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表情复杂的接过,表情僵硬的说道:“谢谢外祖父。”

    竟然还送金子,她真的要收回那句仙人的话了啊!

    苏子宸但笑不语,仿佛早已习惯。

    “孙婿拜见外祖父。”一旁,宇文澈也上前行礼道。

    这一下,老者忽然又严肃了起来,摸了摸长长的白胡子,审视道:“你就是我外孙女的相公?”

    宇文澈依然低着头:“回外祖父,正是。”

    老者挺着了身板,对着他点点头,无比挑剔的道:“长的倒是还可以,不过配我的外孙女还差了点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抚额,外祖父,见过护短自夸的,也没见过您这么直白的啊!

    而且,您这假装正经的样子是闹哪样?

    好像别人刚刚没看到你那样子一样。

    也是real醉醉的。

    宇文澈挑挑眉,并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而只听一直站在最后面的神医忽然冷哼一声:“果然还是那个让人讨厌的样子,一点没变。”

    老者一怔,仿佛现在才注意到他。

    顿时“咦”了一声,接着道:“哇,手下败将,多年不见,你可安好啊!”

    “你!”神医顿时炸毛,“还是那么不尊重人,我现在可是你外孙女的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老者好像恍然大悟,“所以说,你比我低了一辈吗?不过也是,反正也是手下败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神医气的为数不多的几根胡子都翘了起来,“就那么一次而已,信不信我现在随时打败你!”

    “不信!”老者十分严肃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信就比一场。”神医气到极限。

    老者气定神闲:“比一百场你也赢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比!”

    “比就比!”

    说着,两个人竟是不顾这么多人在场,干脆从殿内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行人看的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这是闹哪出啊喂!

    不过,这样一来,孟漓禾倒是放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这个外祖父好像很好相处的样子嘛!

    而且,到了这里,或许是大家热情好客感染了她,或许是独特的风光迷醉了她。

    总之,倒是觉得心情舒畅了许多。

    对于生死都不那么在意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先带你们去休息。”苏子宸看了那两个令人无语的老头儿一眼,对着孟漓禾和宇文澈说道,“收拾一下出来,等下还有篝火。”

    “篝火?”孟漓禾眼前一亮,“是怎样的?”

    苏子宸笑笑:“类似于皇宫的宴会,不过是围着篝火,有表演,有戏耍,还可以在篝火上直接烤各种肉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。”孟漓禾顿时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最近因为在海上漂了很久,虽然也带了不少的粮食,但是,毕竟是夏天,肉类无法带上船,所以干脆在海上捕捞鱼虾来吃。

    她真的是太久没吃到肉了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馋了。”苏子宸边说着边带着他们到住处,并且还拿了两套衣衫递给他们,“入乡随俗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欣喜的接过,和宇文澈舒服的洗漱了一番,便换上了当地的衣衫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暗卫小伙伴们因为很快与岛上的人们打成一片,所以必须获得了热情邀请,加上有宇文澈的首肯,再也不需要隐藏的他们,简直爆发了整个小宇宙的能量,感觉那篝火都不如他们有能量。

    而篝火宴会上,到处都是令人垂涎欲滴的香味,以及令人欢快的舞蹈和乐曲。

    大概因为这一切太吸引,外祖父和神医也停下了手上的比试,互相挑衅的来到了宴会上。

    甚至,还比拼上了吃羊腿!

    看谁吃的又快又多,甚至,暗卫及子民们还做了裁判!

    真是……让人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总之,一切温馨而美好。

    孟漓禾吃饱喝足,好笑的看着大家在那边热闹着,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愉悦。

    身边也有最爱的人,最亲的人。

    轻轻依偎在宇文澈的身上,真想就这样下去啊。

    耳边,传来宇文澈的声音:“你若是喜欢这里,以后可以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孟漓禾诧异的看着他,不知道是不是这里太吵,没有听清,还是怎么的,总之没有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然而,还未等宇文澈回答,便听身后外祖父的声音响起:“禾儿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赶紧回头:“外祖父?”

    外祖父站在那里:“来,让外祖父号号脉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被宇文澈搀扶着站起,将手伸了过去,看着他一本正经为自己号脉的样子,不禁勾了勾唇。

    她都快忘记她的外祖父才是真正的医圣了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总算还有个认真的样子嘛!

    脉很快号完,然而,还未等她询问,却听外祖父对着宇文澈道:“澈儿,你随我进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