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17章 最终决定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听到孟漓禾的话,宇文澈眸光微微闪烁,却也并未拒绝,而是坐到她的身旁道:“好,你要谈什么?”

    孟漓禾吸了一口气,目光中带着复杂的情绪看向他:“澈,关于我中毒这件事,没有多少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脸色不变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孟漓禾几乎有些问不出口。

    这件事对自己来说很残忍,对于宇文澈来说,又何尝不是呢?

    不管她和孩子们之间失去谁,难过的都是他。

    而自己又怎么能将这个难题交给他来选呢?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你的想法。”孟漓禾没有说下去,宇文澈却也已经接过话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孟漓禾顿了很久,然而,还是道,“我不能放弃孩子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目光灼灼,但是听到这个答案,似乎也并未有太多意外,只是看着她道:“所以,为了孩子,你宁愿放弃生命吗?”

    孟漓禾眼眸一闪,她甚至不敢看宇文澈的双眼。

    作为她来说,她是孩子的母亲,她想保护孩子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可是,她同样也是宇文澈的妻子。

    说好要陪他一起白头偕老的,说好要生生世世和他永不分离的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这样付出性命,对于他,亦是无法交代。

    所以,从一开始她就知道,无论她怎么选择,都会很难过。

    这已经,不是她敢不敢付出性命的事了。

    但,让她用孩子替她中毒,她真的做不到。

    这毒是她中下的,却要两个无辜的生命背负,还是她的亲生骨肉,她若是这样做了,后半生又要如何安宁?

    纵然,他们还会有孩子,可是,却再也不是肚子里的这两个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宇文澈忽然兀自开口,孟漓禾虽然没有说,但那凄楚又纠结的眼神,却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澈……对不起。”孟漓禾眼中有泪花闪现,终于还是滴落。

    宇文澈爱怜的摸着她的头:“你没有什么对我抱歉的,说好的,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,下辈子,记得不要忘记我,等着我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忘记你,永远都不会。”孟漓禾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老天,你给我开的玩笑还不够多吗?

    为什么,到如今都不放过我?

    宇文澈将她紧紧拥住,眸光中却带着一抹孟漓禾所看不到的坚定。

    尽情发泄了一场,孟漓禾那一下午的压抑,倒是扫清了不少。

    只是,她有些意外的是,宇文澈竟然没有反对她的决定。

    原本她还以为,这一次,无论如何都说服不了他呢。

    毕竟,你又怎样说服你爱的人心甘情愿的看着你去死?

    忽然,一丝不好的念头从脑海划过。

    她记得,宇文澈曾经说过,若是她死,他也不会独活。

    难道,宇文澈这么平静,是因为……

    心里猛的一沉,又回想到方才提起宇文峯做皇帝的事,孟漓禾赶紧说道:“澈,其实若是我真的在这里死了,说不定,会像上次那样回去,所以……所以哪怕我走了,你也不能做傻事知道吗?孩子们不能一生下来父母都没有,你一定要好好养育他们。”

    听到此,宇文澈抬起眼,看着她道:“好,那我们做个约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约定?”孟漓禾不解道。

    宇文澈神情严肃的开口:“不论谁先离开,另一方都要好好活着,将孩子们养育成人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紧紧皱眉,心里那丝怪异的感觉再次浮上心头,疑惑又带着警惕的问道:“澈,现在面临的不是我要离开吗?为什么要将你也算进去?你为什么可能会离开?”

    宇文澈却是眉头一挑,脸上露出些不爽的表情:“现在表哥和神医还在研究解药,说不定这次化险为夷,你和孩子们都会平安呢,既然要约定,自然是双方的,只约定我的话,那我多亏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摇摇头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啊,到了现在还不忘开玩笑逗她开心。

    所以,也干脆应道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这才唇角一扬,刮了刮她的鼻子道:“不许反悔哦,谁反悔谁是小狗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孟漓禾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本来有些凄凉的生死离别,愣是被他搅和的没那么忧伤。

    谁料,宇文澈那刮了鼻子的手,忽然一偏,竟是轻轻的抚上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而就在孟漓禾诧异之际,则听他说道:“说好的,下辈子要记得我,要等我,在我没找到你之前,不可以爱上别人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的心一下被触动,看着他重重的点头道:“我一定等你,你若是不来,我就永远等下去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的眼眸中亦有波光闪现,不过,似乎为了让气氛轻松一些,故意说道:“万一你要是忘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孟漓禾急急的说:“不会忘,绝对不会忘,若是我忘了,你就把我们的事像故事一样讲给我听,我一定会记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宇文澈这才满意的将她拥进怀里,久久没有放开。

    良久,才听他忽然说道:“小雨,还记得我答应过你一件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孟漓禾有些诧异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带你去迷幽岛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还记得这件事。

    的确,他不止一次答应自己,有机会要带她去迷幽岛见见外祖父,也顺便陪她好好游玩一番。

    如今想想,好像的确快没有机会了呢。

    “想去吗?我陪你。”眼看她还在愣神,宇文澈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孟漓禾自然是想的,也许留在这里的日子已经不多,她自然不想困在这皇宫里,也想出去走走,多和宇文澈在一起,哪怕多一分钟也好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的朝政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宇文峯。”宇文澈径直打断道。

    孟漓禾嘴角微抽,不由想起宇文峯那张惨兮兮的脸。

    恐怕他要是听到这消息,又是晴天一声惊雷吧?

    哎,不过,好像也只能这样了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于心不忍,不过,她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平生都在为别人着想,这一次,就自私一次吧?

    所以,也不再纠结,干脆点点头:“那好。不过,你回来可要好好补偿补偿宇文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宇文澈言简意赅,直接答应,眉眼中透着一丝欣喜和释然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孟漓禾有些犹豫道,“既然我们决定了,就让表哥尽快将毒压制住好吗?这样,我这段时间也不需要再受它的侵扰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眯了眯眼,再次说了一个字:“好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有些难过,伸出手与他十指相扣道:“那你也答应我,我们剩下的日子,都不要悲伤,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天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这一次,宇文澈久久没有出声,只是再次将她紧紧拥住。

    一滴泪悄悄低落在她的肩头,却只是说出一句听起来很是平静的话:“好。”

    屋顶上,两个暗卫的眼眶均是湿润的。

    胥甚至坐在那里,安静的任由眼泪大颗大颗的低落。

    没有一丝呜咽,没有一声抽泣,却更让人揪心。

    夜看的心里更是难受,坐在他身旁,紧紧握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他们这么相爱,一定还会相见的。”

    胥重重的点头,嘴唇颤抖,却发不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而不远处,苍一把揉掉手中已经画好的画,狠狠的用袖子抹干了脸上的眼泪。

    骗子!

    说好的让他做帝王帝后的画师呢!

    天子一言九鼎不是吗?

    帝王帝后,缺了任何一方,他要如何画?

    若是这样,他干脆封笔算了!

    反正,他这个画师,本来就是因为他们而存在的!

    手中的毛笔止不住的颤抖着,任凭苍的手怎么将其握紧。

    而屋内,两个人的手亦是紧紧相握,一晚上都没有放开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做好了决定,仅在第二天,两个人便向神医和苏子宸宣布了这个选择。

    或许是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或许是太过了解孟漓禾。

    总之,得到消息的两个人,虽然表情十分凝重,唉声叹气不断,但似乎也并未有多少的意外。

    只是,再三确认是否当真决定,才为孟漓禾正式施了针,将其刚开始复苏的一点点毒性聚集到一起,并且暂时封存。

    过程不可谓不难受,毕竟,要在全身来行针,也是极其痛苦的。

    不过,孟漓禾却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这毒无法引出,也只能压制到生产之前。

    毕竟,生产的时候人体会有催产素产生,这是可以让毒瞬间复苏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,至少在这之前,她可以再也不用被它困扰了。

    不会再昏昏欲睡,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宇文澈全程一言不发,只是深埋在心里的疼痛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那扎在孟漓禾身上的每一针,都无疑像扎在他的心口之上一般,生生的刺痛。

    压制终于完毕,宇文澈一刻也不再多等,便立即吩咐准备一切出远门的事宜。

    之后,与孟漓禾一起很郑重的拜别了芩太后,也正式宣布由宇文峯代理朝政。

    儿子儿媳夫妻感情好,也一起经历了很多磨难,芩太后自然不反对。

    而朝廷如今十分安定,大臣们也没有反对的理由。

    终于,两个人一同踏出了皇宫的大门,身后,是芩太后不舍流泪却宽慰的脸,以及宇文峯看似轻松却眼含泪珠的脸。

    宇文澈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,终是携孟漓禾远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