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16章 艰难抉择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眼见孟漓禾的姿势,苏子宸就知道她多半已经猜出什么,但是深呼一口气说道:“此毒目前尚在复苏阶段,待孕期满六个月后便会融入血液,从而使孩子和大人同时中毒。所以,在这之前有两种选择,一是暂时压制毒性,这样可以避免孩子中毒,但是孩子临盆的那一刻,毒性会爆发,大人便会立刻死亡。而另一种就是,将毒尽数引到孩子身上,只是,那样孩子便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!不能引。”苏子宸的话还未说完,孟漓禾便直接打断道。

    将毒引到孩子身上,不就是让孩子代她去死吗?

    试问哪一个母亲可以做到?

    宇文澈当场怔住。

    他怎么能想到,最担心的事情,还是发生了呢?

    现在离六个月,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个月之内,必须做出最终决定。

    苏子宸叹了一口气道:“禾儿,我和神医都会继续想办法,但若是万不得已,希望你可以理智些,毕竟,孩子还未成形,你们以后还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神医亦是说道:“不错,我也同意这个观点,你想清楚,不要犯傻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大脑一片空白,根本不知道如何做想,只是下意识用双手护着自己的腹部,明显保护之姿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宽厚温热的胸膛从她的身后贴近,双臂从后面将他圈住,双手亦覆在她的两只手上,声音竟是带着从未有过的坚定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你们有事,无论付出任何代价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闭上了眼,将身上所有的力气尽数卸下,让整个身子依偎在宇文澈的身上。

    虽然,她也知道宇文澈这句话不一定真的可以实现,可是,她太累了,身心疲惫。

    她也真的,没有那么坚强。

    苏子宸和神医均叹了口气,对视一眼,还是告了辞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们能做的也只是夜以继日的寻找解毒办法。

    屋子重新宁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夕阳的余晖从窗口照进,带着些凄美的光芒。

    两年半的时光,两个人经历过无数次的生死磨难,遇到过无数次的艰难险阻。

    可是都没有哪一次,像这一次这样,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困倦感再次向孟漓禾袭来,不知是否因为疲惫,变得越发的猛烈起来。

    终于,还是倚在宇文澈的肩头之上,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宇文澈面色沉静,将她放在床上,细心的盖好被子,终于,还是出了屋子,朝着苏子宸离开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夜色渐渐笼罩整个皇宫,偌大的寝宫之内,安静的只闻得见呼吸声。

    孟漓禾不知何时已经醒来。

    屋内,想来是下人担心打扰她休息,烛光还未燃起。

    只有她的一双眼,睁开在那里,静静的望着屋顶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手掌细细的研磨着腹部,脸上露出可以称得上是慈爱的表情。

    黑暗中,几乎有一种看不见的光环显现,那,叫做母爱。

    良久,孟漓禾的目光变得坚定,终于,从床上走下。

    微微整理了一下发髻,推门而出。

    屋外,天空中已经有繁星点点,一如那晚她与宇文澈一同散步之时,那么静匿而美好。

    只是,心境却已然是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豆蔻很快迎了上来:“皇贵妃,您起来了?身子还好吗?”

    孟漓禾点点头,冲着她微微一笑:“我没事。皇上呢?知道现在在哪吗?”

    “皇上好像在御书房。”豆蔻赶紧回道。

    御书房?

    孟漓禾微微蹙眉,是去批阅奏折了么?

    一旁,想到孟漓禾又休息了那么久,怕是被自己的话所累,豆蔻依然有些内疚:“皇贵妃,奴婢之前不该说那么多,奴婢该死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却摇摇头:“我反倒应该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谢谢她的提醒,让自己对自己的身体状况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虽然,表哥和师傅的刻意隐瞒,是为了让她少担忧一段时日。

    但是,她却并不怨恨自己提前知道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因为人往往在要失去的时候,才会倍感珍惜拥有的日子。

    她很庆幸,眼下的每一秒,她都可以加倍去珍惜。

    豆蔻不明所以的看着孟漓禾:“皇贵妃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要去御书房,你先去歇着吧。”孟漓禾不想就此多做讨论,豆蔻不知道也好,知道了也是多一个伤心之人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,此行也不必她跟着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豆蔻欲言又止,但听到她要去找皇上,还是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御书房,远远的便可以看见房门微微开着。

    一丝光亮从开口处透出,映在门外的石板上。

    看起来,宇文澈的确是在里面。

    因为,如今是夏日,气候炎热,只要有人,基本上房门都不会关闭。

    只是,让孟漓禾有些奇怪的是,一直守门的小太监却并未在门外守着。

    不由好奇的朝着门的方向走去,眼看行至门前,却忽听里面传来一声“二哥”!

    孟漓禾脚步微停,宇文峯?

    据她所知,自从那次宇文峯将堆积的奏折尽数扔给宇文澈之后,便在朝堂消失,据说连早朝都没有上,说是请长假休息,一度给宇文澈气的牙痒痒,怎么今天这是忽然被抓回来了吗?

    要不然,为什么听着他的语气里,似乎带着许多悲伤和哀怨,仿佛还有些抽泣的声音。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好笑,这个宇文峯每次都装的这么像。

    而紧接着,却听宇文澈回道:“记得我的话,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。”宇文峯又紧接着抽泣了两声,“可是二哥,你知道我从来都不喜欢这些奏折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嗓音低沉,带着些许内疚的看着他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一定要回来!”宇文峯忽然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接着,竟是站起身,跑到宇文澈面前,一把将宇文澈抱住。

    难得的,宇文澈身形并没有动,任他将眼泪和鼻涕蹭在自己的肩头,甚至,还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只不过,却并没有对宇文峯的话有所回应。

    门外,看着这一切的孟漓禾彻底傻了眼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不就是帮忙批阅个奏折吗?

    有必要演的这么逼真?

    因为宇文峯哭的连眼睛都红了,怎么看也不像假的啊!

    还是说,宇文澈当真……

    “皇嫂?”忽然,正在哭的宇文峯一抬头,便看到门外,正杵在那看着他们的孟漓禾,顿时也傻了眼。

    宇文澈此时正背对着门而立,闻言,赶紧将宇文峯从自己的身上扒下来。

    转过身,快步走到孟漓禾的面前,有些紧张道:“小雨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孟漓禾面色僵硬,老实道:“在你俩拥抱之前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额头跳了跳,不过,倒像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宇文峯转过身,飞快将眼泪擦干,接着,走到孟漓禾面前,嘴角一勾道:“皇嫂,皇兄又欺负我批阅奏折,你看都把臣弟欺负哭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嘴角微抽,这话听起来,怎么就这么……

    咳咳,算了,不能多想。

    反正这两个人一直都这么相处,她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宇文澈瞥了他一眼:“好好批吧,我们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拉起孟漓禾,头也不回的离开,余下的只有宇文峯的哀嚎声,可凄凉。

    孟漓禾有些无奈的看着宇文澈:“你怎么又让宇文峯代理朝政啊,要是大臣们知道了,会对你有微辞吧?”

    孰料,宇文澈却道:“他处理朝政其实处理的很妥当,只不过性子有些浮躁,若是踏实做个皇帝,也会是个好皇帝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皱皱眉,有些奇怪的看向宇文澈。

    宇文澈做皇帝已经是尘埃落定,宇文峯看样子,也并无此心。

    为什么宇文澈会这么说?

    “想吃什么?”忽然,宇文澈在一旁问道。

    孟漓禾这才想起,的确因为她睡觉的关系,如今晚饭还没有吃。

    不由叹了口气道:“你又在等我,所以没吃饭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宇文澈笑笑,“没有你,我自己吃的又有什么滋味?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眼神瞬间黯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,宇文澈却仿若未见般,继续牵着她的手道:“不如我们去喝点粥吧?天色有些晚了,吃多了容易积食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孟漓禾点点头,嘴角微微勾着,心里的惆怅却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御膳房从不缺让人食指大动的餐点。

    孟漓禾虽然身体疲惫,但胃口一直很好。

    此时大概也是因为饿了,所以一口气喝了三碗粥。

    宇文澈不由笑着一边为孟漓禾擦着嘴,一边说道:“三碗,刚好你和两个孩子一人一碗,你说孩子们这么能吃,将来会不会生出来是两个小胖子?”

    孟漓禾眉头微蹙,并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因为今天的宇文澈好奇怪,真的好奇怪。

    看起来,好像对下午的事并不在意,也未一起讨论。

    但是,又并非避而不谈。

    “吃饱了吗?”宇文澈微笑着看着她。

    孟漓禾点点头。

    再次牵起她的手,慢慢走回寝宫。

    一如既往的宁静美好,孟漓禾却明显心事重重,多次看着他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而宇文澈却依然仿若未见,只是淡淡的和她闲聊着其他。

    甚至,一直到洗漱完,要躺回床上休息,都没有要与她讨论那件事的意思。

    孟漓禾深吸一口气,终于还是道:“澈,我们谈谈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