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15章 蛇毒复苏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看到宇文澈因自己的话面色变差,豆蔻吓了一跳,赶紧跪下解释道:“皇上,皇贵妃恕罪,是奴婢多嘴。不过这一定是谣言,您看又没有人对您下手,您还不是和贵妃娘娘当时情况一样,依奴婢看,只是体质罢了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的额头却并没有舒展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看了看明显担心的宇文澈,还是微微一笑开口道:“先起来吧,本来就是谣言,而且你说的对,现在哪有人可以害我。”

    豆蔻这才内疚的起身,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。

    宇文澈面色依然很难看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豆蔻对孟漓禾并没有恶意,但是,这种话听起来依然让人心情很差。

    孟漓禾只得摆摆手,让豆蔻先下去。

    然后,拉着宇文澈的手安抚道:“好了,别多想了。肯定是母妃受皇后刁难多次,所以不管什么样的事,大家都会自然联想到那个皇后而已。你看,我在这里安安全全的,而且皇后也已经死了很久了,还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宇文澈神色稍缓,然而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道:“要不然还是请几位太医过来再瞧瞧吧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皱皱眉:“不需要了吧,表哥都已经每隔一天来为我号脉了,若是有问题他肯定会说的吧!而且师傅也常常过来呀!要是他们两个都发现不了问题,太医们来也没有用吧。”

    只是,宇文澈眉头紧蹙,心里显然依然很不踏实,所以想了想还是道:“不是信不过他们,但多几个人看总归会放心许多,这里的太医虽不比你的师傅和表哥,但也是全殇庆国顶尖的医者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不再等下去,直接站起身,拉起孟漓禾便要回去。

    孟漓禾拗不过他,也干脆顺着他的意。

    其实,在她心底深处也是有些忐忑的。

    虽然在现代她不是妇产科的大夫,但是也没有听说过,哪个怀孕的人到了五六个月的时候还一直这么困。

    然而,刚走到寝宫的门口,却见苏子宸和神医一同迎面而来,孟漓禾赶紧迎过去,惊讶道:“表哥,你今日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因为按照他的频率,应该明天才会过来才是。

    而且师傅竟然也一同过来了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方才的事情,看到他们,心里不免更加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苏子宸将手中一个东西递过来道:“替管家送东西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接过那一把精致的竹扇,不由欣喜道:“没想到管家的手艺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苏子宸笑了笑,想说他手艺好的东西你还没看到呢,太子府都快被他做的东西堆满了。

    不过忽然想到什么,还是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没有觉得头晕发困?”一旁,神医开口询问道。

    孟漓禾点点头:“刚才有一点。”

    神医的脸色微微一变:“回屋吧,我来帮你号号脉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的担忧更大,不过还是没说什么,同他们一同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神医依然是静静的为她号脉,而在这之后,苏子宸也同样为她再号了一遍。

    两个人对视了一眼,却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有苏子宸转过头对孟漓禾说道:“你的身子越发的笨拙,从明天开始,我会每天来为你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表哥,我的身体到底有什么问题?你们直接说了吧!”孟漓禾听到苏子宸的话,再也忍不住,直接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苏子宸的脸色微微一变,眼神有些闪躲:“哪有什么问题,你好好养着便是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却摇摇头:“表哥,师傅,我虽然医术不如你们强,但到底也是学了不少,虽然我号脉并未察觉自己有什么问题,但我知道,正常的孕妇不应该是这个样子,你们越是隐瞒我,越说明我现在的问题很大。”

    苏子宸的眉头终于紧紧皱起,似乎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世间很少有事情令他如此,孟漓禾的心沉得更加彻底。

    倒是神医忽然叹了一口气道:“罢了,不如对她直接说吧!反正也没有多少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的心一时间都提到了嗓子眼,赶紧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神医终于说道:“禾儿的体内有毒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如同晴天霹雳般,将孟漓禾和宇文澈直接震惊在当场。

    好半晌,孟漓禾才不可置信地喃喃道:“我中毒了?”

    而宇文澈也是如梦初醒般,双眼都在冒火:“谁下的毒?我一定将他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苏子宸却摇摇头:“这个毒恐怕在禾儿的体内潜伏许久了,并非近期才中的毒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顿时有些不解:“许久是多久?你们不是最近发现的我中毒的吗?”

    她记得,虽然近期他们号脉的次数增多,但是之前也因为各种原因并非没有检查过,难道之前都没有发现?

    神医接下去道:“是近日发现的,那是因为这是一种复苏之后的蛇毒,不到一定的阶段,即使是我或者你表哥,也发现不了。其实,那****去太医院为我送菜,我号了你的脉象,觉得有些奇怪,但当时并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恍然大悟,她就觉得当时师傅的话有些含糊其辞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怎么都没有往中毒那个方向去想,所以也并没有太在意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复苏之后的蛇毒?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别急,我慢慢告诉你。”眼见孟漓禾有些着急,苏子宸安抚她道,“有一种毒,在发作一次之后,会潜入人体,之后在特定情况下会复苏。你好好想想,是不是中过什么毒?”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震惊,没错,她之所以可以穿越过来,不正是因为当初这具身体的主人被毒死吗?

    不过,灵魂穿越这件事,让宇文澈一个人知道便够了,所以并没有多说,只是道:“没错,我在和亲来的路程中的确中过一种蛇毒,是那个皇后下的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故意没有说毒发后的后果,想看看苏子宸会怎么说。

    宇文澈也想了起来,当日那个所谓中毒诈尸以及破案的过程,他都有在场。

    只是从那会儿,他便一直认为这毒已经解了,怎么竟然两年过去了还会留存?

    苏子宸了然的点点头,“这就对了,这种毒非常的邪恶,它短时间发挥完毒性之后,即使服下解药逃过一死,也会在体内沉睡,等到身体孕育新的生命时,又会再次复发,只不过是一点点的苏醒,所以在人的身体里也是一点一点的增多起来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的身子一颤,原来是这样!

    当日的皇后那志在必得的话不由再次响彻耳边。

    难怪,她一直说很快就会与自己见面了,难怪她到死都不告诉自己,自己的母妃到底是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原来她在下毒的时候根本就知道,自己怀孕的时候便是自己的死期。

    忽然间,她也明白,为什么豆蔻说,她与母妃的症状是一样的,原来她们根本就是中了同一种毒。

    想来母妃第一次中毒,应该也是服了解药吧?

    只是,却在怀她和哥哥时,再次让毒复发,最终以大家所以为的“难产”而死,其实,根本就是毒发!

    那也就是说,她这一次也是必死无疑了吗?

    心彻底沉了下去,谁能想到太平盛世,所有的坏人都已经消除,她却还是逃不过这结局。

    宇文澈也一下想明白这前因后果,立即问道:“那现在她的体内已经复苏了多少毒?为什么没有见你们为她服解药?”

    神医眉头紧皱:“因为我们尚在研究解毒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还未研究出来?”宇文澈心狠狠一沉,哪怕,意志强大如他,如今也不免几近崩溃。

    孟漓禾母妃的下场大家是有目共睹的,若是未研究出来,不就代表……

    苏子宸眸光一黯,低声道:“还没有万全之策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身子狠狠一震,几乎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因为这句话,几乎等于为孟漓禾判了死刑一般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以!

    不再多想,立即道:“我会立即下令在三国范围及藩外寻找解药。”

    然而,苏子宸却摇了摇头:“这种毒一旦复苏而发,根本没有解药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会有毒没有解药?”孟漓禾亦皱了皱眉,“师傅,你不是说万物相生相克嘛?”

    “相克的是它第一次的毒,第二次是生命复苏的毒,或许也有同等的东西相克,但我们目前遍查医书均没有找到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眼眸闪了闪,不由低头摸上自己的腹部。

    真没想到,孩子出生的那天便是与他们永远诀别的那天吗?

    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?

    宇文澈摇摇头,目光有些绝决:“我不信,我不信她必死无疑,一定还有别的办法。你们方才说的没有万全之策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苏子宸眉头紧蹙,叹了一口气道:“禾儿的确并非必死无疑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宇文澈焦急问道,“只要有一丝可能,我都不会放弃,哪怕是用我的命来交换。”

    苏子宸却摇摇头:“恐怕,并非用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顿时一惊,心里有种隐隐的直觉,让她下意识护住自己的肚子,警惕的问道:“表哥,你这句话什么意思?你要用谁的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