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14章 惩治恶人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奏折上意思非常简单粗暴。

    大意就是说,如今后宫仅皇贵妃一人,不够充盈,如今皇贵妃又身怀六甲,那皇上也需要女人安抚,因此,不如趁此机会进行选秀,相信皇贵妃也可理解。

    孟漓禾看完奏折,只觉得牙都痒痒。

    理解,我理解你个脑袋!

    宇文澈也是脑袋略大,这老顽固们怎么天天想这事?

    没子嗣的时候以这个理由提出选秀,有了子嗣竟然以他的生理需求为由提出选秀。

    也亏他们想的出来。

    宇文澈大笔一挥,直接在上面画了个叉表示驳回。

    孟漓禾挑了挑眉,语气带着些酸溜溜的,故意说道:“其实人家说的也没错,我这才不到五个月的身孕,皇上您可是还要禁欲半年呢,你受得了吗?”

    宇文澈今天一天被这事闹的浑身冒火。

    如今听到孟漓禾这样说,也是颇为无奈,虽然知道孟漓禾的话有许多玩笑的成分,但他此时却完全不想开玩笑。

    所以,很是认真的看着孟漓禾道:“小雨,我对你从来都不只是欲,你连十月怀胎之苦都可以为我承受,我这半年又算的了什么?只要每天可以和你在一起,我就心满意足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孟漓禾一时有些怔住,自然也有深深的感动,和价值观融合的激动。

    凭良心讲,女人怀孕的确不容易,承受身体的变形,食欲的影响,睡眠的影响,后期甚至手脚浮肿,肚子大了之后,更是连起身都困难,更不要说,有时候生孩子,当真就像闯了一趟鬼门关一样。

    的确,那里面的苦,只有做了母亲的人才知道。

    可是,即便是现代一夫一妻制下的男人,又有几个可以真正体谅这份苦呢?

    多少男人在老婆怀孕期间以生理需求为由,做着对不起老婆的事呢?

    可是,宇文澈没有。

    他懂她,体谅她,珍惜她。

    明明,他是一国之君,明明,他即使找女人,在世人眼前都是应该。

    可是,他依然没有。

    眼里有晶莹的泪光,宇文澈微微一笑,揉了揉她的头:“好啦,不要看奏折了,影响到情绪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呼出一口气,尽量将有些激动的情绪缓和下来,倒也点点头:“那好,我不看了,我看画册好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无奈摇摇头,宠溺的说道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看来她是睡不着,不如由着她。

    反正她自己也是大夫,应该有分寸。

    所以,也干脆不再干涉,自己拿起奏折看起来。

    而没多久,在看到一个奏折上写的内容时,双眼不由紧紧眯起,甚至不由发出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诧异抬头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宇文澈干脆直接将奏折递过去给她看。

    看到上面的内容之时,孟漓禾不由也是一声冷笑:“这个华丞相,竟然提出告老还乡?果然是担心事情暴露,想要全身而退么?”

    “全身而退不可能。”宇文澈脸色冰冷,“你虽然答应过华家小姐留他一条性命,但他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点点头:“没错,他的罪行必须公诸于世,就算华浅夕大义灭亲,可以为他留得一命,但这大牢,他也是坐定了。”

    毕竟,若不是他提供消息,宇文酬哪里有那么多暴动的机会?

    若没有机会,就不会死伤那么多无辜的老百姓。

    “看来,处罚他是刻不容缓了。”宇文澈将奏折收起,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而宇文澈既然决定,便也雷厉风行去做。

    第二日上朝,便将收集到的所有罪行,一并在朝堂上拿了出来,包括兵部那个官员的罪证,也都证据俱全,直接将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而朝堂中,也开始人心惶惶,都意识到这个新皇帝虽然年轻,但手段了得,且做事要远远强硬过先皇。

    所以,那些之前用请愿胁迫过他的大臣们,都吓得半死。

    毕竟,如今的殇庆国,再也没有翻天的可能,宇文澈就是他们的天。

    就连选秀的事被多次否决,此时也是不敢再提了,更别说什么胁迫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新皇登基,新的血液自然要铸成,但是,对于一些墙头草的老臣们,宇文澈倒也不是留不得。

    这些人没做过什么大恶的事,反倒对朝廷政务颇为熟悉,也是有所作为的,所以,也可以用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自然也少不了一通更为猛烈的威胁。

    而华丞相终于以终身监禁,抄家的结局收场。

    不过,说到做到,对华浅夕履行承诺,却又意外的让他获得了诸多好评。

    毕竟,一个弱女子而已,若是一个残暴的皇帝,只需要让她永远的闭上嘴即可。

    因此,一时间,手段强硬的宇文澈,却赢得了仁君的称号。

    而梅青方则直接被提拔为了新的丞相,开始了新的一轮对宇文澈和孟漓禾的辅佐。

    而渐渐也终于国泰民安,宇文澈那曾经堆积如山的奏折再也没有显现,基本上每日早早便能批阅完毕,也有更多的时间可以陪孟漓禾。

    真的是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一时间,画册又开始脱销起来。

    甚至还出了以夜和胥为主人公的同人本,可见老百姓们的生活也越发的变得更好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,除了吃点精神食粮,还有闲暇的时间和心情进行创作,棒棒哒!

    而依然守在太子府,不过却已经和烧饭的王婶成双成对的管家,也重新开始了制作竹蜻蜓事业。

    而且这一次,不止是竹蜻蜓,他还要把竹蚂蚱,竹蝴蝶,竹蜜蜂……等等一系列竹艺事业发扬光大。

    而且还要做一对一对的,毕竟两个娃呀,万一打起来怎么办?

    也是为了皇子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而苏子宸每每看到他埋头苦干,都但笑不语,只是,面色却似乎很凝重。

    “苏先生,是不是看上哪个了?可不许拿这个啊,你想要我可以再为你做!”

    一旁,正在琢磨新花样的管家大叔,一抬头便看见苏子宸拿着他做的竹燕子,眼睛都有点发直,所以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苏子宸回过神,将竹燕子放回,微微一笑道:“多谢管家,我只是觉得很精致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,嘿嘿。”管家听到好评立即欣喜不已,忽然想到什么,赶紧跑回屋子又跑了出来,将手中一个东西递过去,“这是我为皇贵妃做的竹扇,你这会要去宫中吧,能不能帮我顺带拿过去?天热了,皇贵妃可能会需要。”

    苏子宸将竹扇接过,对他真诚的道了声谢,便当真朝皇宫走去。

    他最近基本上每隔一天为孟漓禾把一次脉,但是,却是每天都要进宫。

    只不过,去的却是太医院,神医所住之地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他们在研究什么,只知道,他们二人在鼓捣各种药草,而且不许任何人打扰。

    就连孟漓禾也不允许,原因是怀孕远离药草。

    不过,孟漓禾倒也没什么精力,不知道为什么,五个多月之后,她的精神越发变得不济。

    有时候,甚至在花园坐着坐着都能睡着。

    吓得宇文澈都不敢让她走远,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陪着才可以出去散步。

    不然,虽说如今已到了盛夏,即使在外面睡着也不会着凉,但是,总归会不安全。

    表哥和师傅也是嘱咐她多休息,本来她还有些担心,既然如此,她也没有多想,只是觉得这怀两个孩子,的确是很辛苦。

    所以,又再一次觉得有些乏累后,坐在凉亭中,叹了口气:“澈,如今想来,我的母妃当年真是很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揽住她,吻了吻她的额头,心疼道:“你也很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摇摇头:“不,我现在处处有你保护着,但是,当时她却要处处防备着那个皇后,时时提防着被害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说着,脸色便不由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她不由又想起,那个皇后临死前对她所说的话,心里莫名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而听到这句话,一直在身边伺候着的豆蔻,也是忍不住开了口:“皇贵妃说的没错,奴婢听说,那会贵妃娘娘也是常常在御花园睡过去,但是,却没有皇贵妃您这样,时时有皇上陪着呢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倒是一愣:“果然母妃也是和我一样吗?也是经常就睡着了?”

    豆蔻点点头:“奴婢听宫里的老嬷嬷都是这么说的,不过,她们还说……”说到这里,豆蔻忽然意识到什么,脸色一变,赶紧又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“说了什么?”眼见豆蔻神色不对,孟漓禾皱眉询问。

    豆蔻眼色慌张,真恨自己这个口无遮拦的嘴,真是平日和皇贵妃随便惯了。

    所以,赶紧解释道:“皇贵妃,都是些谣传,奴婢不该讲了,会影响了你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却沉下脸:“你这样让我乱猜,更影响我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面色亦有些不愉,不过,考虑到她是孟漓禾的丫鬟还是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豆蔻只好硬着头皮说道:“皇贵妃,那您听听就罢,不要不开心。奴婢是听嬷嬷说一般怀孕不会那样,说搞不好就是皇后做了什么手脚,所以贵妃娘娘才会最后难产……而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宇文澈脸色一冷,一只手拍在石桌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