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13章 找打的弟弟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那个皇兄,臣弟先告退了啊!”宇文峯心一虚,立即准备开溜。

    “宇文峯!”宇文澈咬牙切齿的盯着这托盘之上,堆了七八摞的奏折,阴沉着脸道,“你这是几天没有批阅了?”

    宇文峯正在脚底抹油,听到这话脚步一顿,身子一斜,轻咳一声道:“就……一两天……两三天……三四天吧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直直看着他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宇文峯咬咬牙:“七天!包括今天的才七天!我发誓,标着特别紧急标记的我都批了,剩下这些不紧急的,特意留着给你解闷。”

    “解闷?”宇文澈脑袋气的略疼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为什么对这个弟弟心生内疚,还对他说辛苦了这种话呢?

    脑子抽了不成?

    宇文峯轻咳一声,忽然凑近他道:“反正皇嫂身怀有孕,你也不能……咳咳,总之多多批阅奏章,有助于你清心寡欲。不用感谢我,我走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就看着宇文澈气的要对他出手之前,一溜烟飞走,完全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宇文澈深呼一口气,真是气死他了!

    母后提醒他不许胡来!

    这个不省心的弟弟就来让他清心寡欲!

    为什么说的他好像很纵欲一样,其实并没有啊!

    也是够不了解自己的,服气。

    “皇上,这个……”一旁,小太监脸快成了猪肝色,依然端着“重如泰山”的奏折,不知进退。

    宇文澈脸色阴沉:“送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如今,他半步不想离开孟漓禾,干脆就在寝宫里批阅算了。

    反正寝宫很大,在外面的书桌上批阅,也有屏风挡着,并不会影响孟漓禾的休息。

    孟漓禾此时正躺在床上百无聊赖。

    看到宇文澈和小太监进来,赶紧从床上坐起。

    只瞧了一眼,顿时一惊:“天呐,这么多奏折。”

    这真是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多啊!

    宇文澈一字一顿,咬牙切齿:“宇文峯攒了七天的量。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孟漓禾没忍住直接笑出声,好一个坑兄的娃。

    深刻的觉得,将来孩子果然不能让他带啊!

    不过,也并没有落井下石,只是安慰道:“他这段期间也的确是忙,大概是知道你要回来才懈怠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叹了一口气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然而,这个样子看到就是很气!

    非常想要朝屁股上踢两脚!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。”孟漓禾温柔的顺毛,“反正如今朝堂没有什么大事了,慢慢来,总会批完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有媳妇安抚,宇文澈终于顺了一口气,笑着说,“想吃什么,我让御膳房去做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,孟漓禾却转了转眼珠,提笔在纸上刷刷刷写了一堆。

    不过,却是额外吩咐送到了一个地方,那就是——太医院,神医的屋子里。

    太医院,神医如今刚从宫外回来,正气呼呼的打算绝食!

    毕竟,徒弟私自跑了不带他,回来也不在乎他在不在宫中!

    要这等徒弟有何用?

    早知道今日就不回来了!

    枉他还特意一早就出去,想让她紧张一下。

    身旁,太医们都在一旁劝说,纷纷表明,皇贵妃是因为接生,身子累了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毕竟,哄好了他,才有可能让他开心之余,教点医术给他们。

    可见如今神医在太医院的地位是有多高。

    然而,神医依然不听,表示很生气。

    忽然,屋外一阵诱人的饭香飘来,每个人都忍不住吸了吸鼻子。

    接着,就听太监来报:“皇上,皇贵妃驾到!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赶紧跪在地上接驾。

    只有神医依然仰着头,鼻孔朝天,对来的人完全不理,妥妥的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进来的二人很快让太医们平身。

    然而,太医们一起来,就看到孟漓禾那已经大了的肚子,顿时觉得整个太医院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当时的皇贵妃就是有喜了啊,结果还说气血不足,吓得他们魂差点没了。

    不过,也不敢和神医抱怨就是了。

    毕竟,连皇上和皇贵妃的面子都不给,古往今来又有几人。

    而对于自家师傅这个样子,孟漓禾也是很无奈。

    不过,自己偷跑在先,也只好自食恶果。

    毕竟,师傅再三交代过要好生休养的。

    眼珠微转,孟漓禾的唇边露出一抹坏笑。

    接着,故意装出一脸虚弱的样子,软软的靠着宇文澈走了过去,语气也弱弱的喊了一句:“师傅。”

    一旁,太医们顿时集体手抖。

    皇贵妃怎么了这是,又气血不足了吗?

    好可怕,皇上会不会迁怒他们?

    而神医听到这动静,果然抬头朝她看了一眼,显然是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不过,想到一直气愤的是,还是道:“别叫我师傅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抽抽嘴角,脾气还挺大啊!

    不过,依然不气馁,笑嘻嘻道:“我就你一个师傅,不叫你叫谁啊!看,我准备了你最爱吃的,亲自给你送过来啦。”

    神医吹吹胡子,神情有点微缓。

    而宇文澈则在后面补了一刀:“没错,身子不舒服,也带着两个龙子坚持来送饭,连朕说了也不听。”

    太医们集体虎躯一震,龙子啊龙子。

    神医倒没关心那个,反倒是一愣,转头道:“你不舒服?”

    孟漓禾心里偷偷笑,就知道这招对师傅最管用,被师傅心疼了就离消气不远了。

    所以,也顺势说道:“有一点,也可能是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神医眉头皱起,看了看她的脸色:“伸出手来,我给你号号脉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转转眼珠,还是将手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说起来,她也不算完全做戏,虽然她现在并没有什么不舒服,不过下午那会的确是累的头晕,所以,即使让师傅号一下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神医很快将手搭了上去。

    接着,眉头却是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问了一句:“你最近可有觉得身体有何异常?”

    谁也没有料到,他的神色当真不对,宇文澈立即有些紧张:“神医,可是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孟漓禾也有些疑惑的盯着他,因为师傅这个样子,似乎有些凝重了。

    而且,似乎并没有察觉出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所以,也如实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神医的神色稍缓,将手放下,想了好一会,才道:“没什么,大概就是累了吧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皱皱眉,师傅几时说过这般不很确定的话了?

    该不会,她真的有什么吧?

    所以,不放心的问道:“师傅,真的只是累吗?不会是孩子有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!”神医却忽然瞪了她一眼道,“孕妇就是神叨叨的,好了,不是给我送饭么?还让不让吃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径直朝饭桌走去,看样子,倒和平常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摇摇头,可能真的是她多想了吧?

    若是有事,师傅也不该不说才对。

    所以,也不再多想,赶紧走过去道:“今日,我和皇上陪您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见状也松了口气,他毕竟不懂医术,看孟漓禾没有怀疑,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。所以,也随后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神医倒也没有拒绝,只是看了宇文澈一眼,道:“这下不止是带龙子来送饭,还有皇上陪我吃饭,我这面子可更大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笑笑不语,只是给神医斟上了酒。

    太医们悄悄退去,并且,深刻的明白了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学好医术很重要,成为皇贵妃的人更重要。

    因为在皇上眼里,皇贵妃比天高。

    唏嘘啊唏嘘。

    然而,并没有人理他们,屋子里,他们的皇贵妃和神医谈笑风生,好不令人羡慕。

    一餐结束,终于哄好了师傅,孟漓禾舒了一口气,与宇文澈一起手牵手朝寝宫走去。

    初夏的夜晚,并不是很炎热。

    伴着细细的微风,让人只觉温暖舒适,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一排排昏黄的宫灯挂在高大威严的城墙之上,伴着空中的点点星辰,形成一道独特而美丽的风景。

    而宫墙下,那一道伟岸的身影和倩丽的身影交叠,温馨而美好。

    宫人们偶尔三三两两提着灯笼经过,也只是对他们默默行礼,并不忍心破坏这份宁静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样一边散步,一边笑谈,仿佛世界仅剩二人,其他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只是,回到寝宫,看到那桌上一堆奏折之时,宇文澈还是忍不住想要对宇文峯揍上几拳。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好笑道:“好啦,要不然我帮你一起看?”

    宇文澈果断摇头:“你赶紧去休息,我可不能让你再操劳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睡了一下午也不困。”孟漓禾笑着说道,干脆还直接坐到了桌前,随便抽出一本奏折,对着宇文澈眨眨眼,“皇上,莫不是担心我干政?”

    “你呀!”宇文澈刮了刮她的鼻子,显然拿她没辙,只是道,“那答应我累了赶紧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孟漓禾点点头,打开奏折,低头看去。

    然而,才扫了几眼内容,脸色便变得梦幻起来,甚至挑了挑眉,故意将奏折直接扔到宇文澈的面前,道:“皇上,这份奏折我可帮不上忙。”

    看着孟漓禾那阴晴不定的脸色,宇文澈第一反应就是,怀孕的女人情绪奇怪,一定要及时安抚,也是够懂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些好奇,到底是什么内容让她这么快情绪就变了。

    所以,也赶紧拿起奏折来低头瞧去。

    然而,看到那奏折上写的内容时,当真是面部僵硬,极度后悔方才答应孟漓禾来帮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