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612章 第一次胎动

妖六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看着宇文澈忽然如此严肃,孟漓禾不由也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一双大眼睛直直的看着宇文澈,他要自己答应什么呢?

    接着,便听宇文澈说道:“答应我,如果遇到今天诗韵的情况,不要做出与她一样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孟漓禾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虽然宇文澈没有明说,但是,她也知道,他这是让自己万一面对选择时要保自己。

    一丝痛划过心头,孟漓禾的眼神黯了黯。

    一双眼睛回望着正在等着她回答的宇文澈。

    可是,她答应不了。

    看到孟漓禾这个反应,宇文澈顿时有点急:“小雨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孟漓禾忽然叫了一声低下头。

    宇文澈马上更加紧张了起来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孟漓禾抬起一只手,缓慢的摸上自己的腹部,不可思议的抬起头,眼里仿佛一瞬间汇入了满天星光,兴奋道:“孩子动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宇文澈立即惊讶不已,手下意识伸出,连他自己都未察觉到的颤抖,只是,分明想要去触摸却又仿佛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孟漓禾见状一把将他的手拉过,放到自己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刚刚就是这里动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赶紧朝外挪了挪,将手轻轻的罩在孟漓禾的肚子之上,小心翼翼,生怕力量重了压到自己的孩子们。

    看着他这幅谨慎又带着些笨拙的样子,孟漓禾偷偷弯起了嘴角。

    然而,宇文澈贴了好一会,肚子都没有再有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怕他会失望,孟漓禾眼珠微转,故意道:“看,孩子们生你的气了,不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澈一愣。

    一种极其新奇的感觉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之前,对于孩子,他只是个概念,最多存在于自己的想象中。

    如今,才是当真有了实感。

    虽然还并没有触摸到他们的动静,但是,却是那样真切的感受到了他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两个小生命,神奇而奇妙。

    只是孟漓禾这样一说,不由想到方才自己说的话,面色一凝立即解释道:“我并非不想要他们,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孟漓禾却直接打断他的话,拉住他的手道,“我知道你一样爱他们,你放心,我和孩子们都会平平安安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宇文澈亦是神情缓和了不少,目光也带了许多的坚毅,将她的手用力回握,“我会和老天祈祷,不管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,都要保你们母子平安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无奈的摇摇头,这家伙还真的是太在意了。

    之前,他可是对什么老天不老天,祈祷不祈祷的,完全都不相信的。

    如今,竟然也开始迷信了。

    忽然,肚皮微微一跳。

    接着,便听宇文澈带着震惊的道:“真的动了!我感觉到了!他踢了我一下!”

    孟漓禾嘴角高高扬起,四个多月开始胎动,其实的确到时间了。

    作为熟练掌握这些知识的孟漓禾,虽然很兴奋,但也远没有宇文澈这般意外。

    眼前的他,此时就像得到宝的孩子一样,新奇又兴奋。

    还带着一些或多或少无措和慌张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宇文澈,相信要是别人看到,恐怕下巴都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正想着,却听门外一声高喊:“太后驾到!”

    孟漓禾一愣,赶紧神情严肃了起来。

    糟了,上次不辞而别,这太后怕是……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怕了?”眼见孟漓禾神情变化,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,宇文澈故意调笑道。

    孟漓禾不爽的瞪了他一眼:“谁让你受伤!”

    宇文澈挑挑眉,好吧,他的锅。

    “身体还舒服么?不然就不要下床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。”孟漓禾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,“赶紧扶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要是平时,她还可以示弱假装可怜,让别人不忍心怪她。

    但是,她可是知道芩太后在意啥,要是自己身体不好,她肯定会更怪她不注意她孙子们擅自离开。

    婆婆这个东西,不管咋说,都还是不好伺候的啊!

    只是,还未从床上下来,就听到芩太后在门口道:“你还要起来,累着我孙子么?”

    孟漓禾动作一顿,立即停住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宇文澈却笑了笑,继续拉起她,看向芩太后道:“母后放心,孩子们都很好,方才还在里面生龙活虎的踢我呢。”

    芩太后一愣:“真的,孩子有动静了?”

    宇文澈笑笑,一脸骄傲。

    看那样子,生龙活虎的就好像是他一样。

    孟漓禾吐吐舌,幼稚。

    不过,也赶紧回道:“是的,母后,他们很有力气呢,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芩太后终于松了一口气,不过,还是带着些怨怒看向她道:“真的是胡闹,战场那是什么地方,你怀着两个孩子也敢去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低头沉默,因为没啥好说的。

    宇文澈到底是有些心疼,因此,赶紧说道:“母后,这次我国之所以寸土未失,如此快结束战争,并且还签订了和平条约,避免了以后的战事,都是她一个人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芩太后顿时震惊的瞪大眼,几乎完全不敢相信,一个女人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。

    不过,想到孟漓禾过去种种,倒也可以想得通。

    曾经,她还担心过这个女人会成为自己儿子的障碍,没想到,她却恰恰是那个在为他一路扫清障碍的人。

    心里那时不时就要冒出来的惭愧,此时又涌了起来。

    心也不由的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有什么办法呢,自己欠她的。

    所以,不由拉上孟漓禾的手道:“那也要小心,你毕竟是女人,怀着孩子不容易。以后若是想做什么事,直接和母后说,有人帮你一把,总比一个人扛着要好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重重的点点头,眼里也有些晶莹的泪花。

    芩太后虽说口口声声惦记着孙子,其实也是很关心她的。

    能和婆婆相处到这个境地,她也没什么好不满足的了。

    而芩太后拍拍她的手,又转向了宇文澈,这次,倒是带着不爽的目光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宇文澈一愣,这又是怎么了……

    只听芩太后说道:“既然一切都已安定,那你欠禾儿的是不是也该有个交代了?”

    孟漓禾不由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欠她的?

    芩太后指的是什么?

    然而,宇文澈却听明白了,笑着说道:“的确是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芩太后这才宽慰的笑了笑,看了两个人一眼道:“好了,我这个老太婆也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,不过……”说着,看了宇文澈一眼道,“禾儿如今有孕,你可别胡来。”

    孟漓禾顿时脸上一红,想想也知道芩太后指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就连宇文澈也轻咳一声,顾左右而言他道:“送母后。”

    毕竟,他的脸皮都是厚在孟漓禾面前的,对别人,并没有讨论这些事的心思。

    芩太后摇摇头笑笑,吩咐孟漓禾不许下床,便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宇文澈对孟漓禾眨了眨眼,便跟在芩太后身后送她出门。

    孟漓禾笑着躺回到床上,听着门外,芩太后还在絮絮叨叨的交待着什么,心情前所未有的平静又开心。

    宇文澈也是听交代听的头皮发麻,才将芩太后送走。

    不用任何人说,他也会好好照顾孟漓禾的。

    然而,刚要回身进房,却听身后宇文峯的声音响起:“臣弟参见皇兄。”

    听到宇文峯的声音,宇文澈立即回过身。

    自从回来还并未见到他,如今看到他脸上似乎是从未有过的憔悴,比他以往二十来年看到的样子都要疲惫的多,心里不由一软。

    毕竟,这是因为帮他代理朝政来着。

    所以,难得的煽了下情道:“免礼,这段时间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峯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大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望着他,仿佛见了鬼。

    他的天那,他二哥竟然对他说辛苦了。

    太阳打地下出来的吗今天?

    还是说他那个二嫂彻底把他改造了?

    这改造的效果简直是毁掉重捏了好吗?

    太夸张,完全不适应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宇文峯眼珠一转,接着,贱兮兮的说道:“皇兄,既然你知道,那就让臣弟今晚离开皇宫,回府住去吧?”

    宇文澈眉头微蹙:“这么急?”

    宇文峯立即点点头,一本正经的说:“对啊!您知道臣弟最认床了!近两月未回府,日思夜想自己的床,都夜不能寐!而且,反正你也回来了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澈狐疑的朝他望了一眼,认床?

    那个满地乱跑,父皇不下令禁止出城都不见人的宇文峯会认床?

    那个恨不得四海为家,天天浏览地图名画哪都想去看看的宇文峯会认床?

    呵呵呵。

    这小子又在打什么鬼主意?

    所以,心思微转,故意道:“倒也不是不行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谢皇兄!”宇文峯一听,立即对着宇文澈道谢,坚决不让他把后面的话说完。

    之后,便对着身后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接着,就见一个小太监急匆匆的走来,手上还端着一个盘子,盘子之上的东西很高,不过看不清是什么,因为都用黄色的绸缎将其罩住。

    宇文澈奇怪的看过去,只听身边,宇文峯说道:“嘿嘿,皇兄,这都是你的东西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对着小太监使了使眼色:“还不快给皇上送进去?”

    小太监惶恐的看了宇文澈一眼,明显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宇文澈挑挑眉,倏地一把将那锦绸掀开。

    看到那下面的东西时,顿时紧紧的眯起了双眼。